《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cong-zhong-kou-fen-yun-dao-zhong-mu-kui-kui

    从“众口纷纭”到“众目睽睽”

  • che-huo-wei-xiao-he-ming-biao-yang-da-cai-shi-jian-de-wang-luo-xuan-wo

    车祸、微笑和名表:杨达才事件的网络漩涡

  • ning-bo-jie-tou-shi-jian-hou-de-dian-di-he-jie

    宁波:街头事件后的点滴和解

  • tuo-xie-wu-kan-shi-jian-fang-fa-lun

    妥协:乌坎事件方法论

  • 2-45-yi-9-21-zi-jin-kui-ba-xi-lie-an-de-ji-shu-lu-jing

    2.45亿:“9·21”紫金溃坝系列案的技术路径

  • xi-la-li-ke-lin-dun-zhong-dian-huan-shi-xia-yi-zhan

    希拉里·克林顿:终点还是下一站

  • he-nan-guang-shan-xian-23-ming-xue-sheng-bei-kan-shi-jian

    河南光山县23名学生被砍事件

  • jing-shen-gao-tie-kun-ju-huan-ping-zhong-de-zhu-fang-bo-yi

    京沈高铁困局:环评中的诸方博弈

  • yang-ji-cun-chai-qian-li-yi-bo-yi-de-kun-ju

    杨箕村拆迁:利益博弈的困局

  • pi-er-ka-dan-de-ji-nian-bei

    皮尔·卡丹的纪念碑

  • you-jian-xing-ji-mi-hang

    又见“星际迷航”

  • zhuan-fang-xing-ji-mi-hang-an-wu-tian-ri-dao-yan-j-j-ai-bu-la-mu-si

    专访《星际迷航:暗无天日》导演J.J.艾布拉姆斯

  • wei-bei-jiang-shu-de-gu-shi

    未被讲述的故事

  • wan-biao-dai-kai-shi-de-shou-gong-pi-ju

    腕表带开始的手工皮具

  • ta-ben-shen-jiu-shi-yi-fen-shi-jian-de-li-wu

    它本身就是一份时间的礼物

  • lv-yong-zhong-de-ban-mu-shi-jian

    吕永中的半木实践

  • yu-ce-de-zhun-ze

    预测的准则

  • mi-xia-ai-er-ku-pu-fu-mi-le-jiang-shu-ka-fu-ka-zai-yang-guang-xia-de-ri-zi

    米夏埃尔·库普夫米勒:讲述卡夫卡在《阳光下的日子》

  • xiao-hua-de-chan-sheng-ji-zhi

    笑话的产生机制

  • 2013-guo-du-zhi-nian

    2013,过渡之年

  • yi-ge-yi-miao-zhuan-jia-de-mian-yi-jian-yi

    一个疫苗专家的免疫建议

  • di-mi-qi-yu-a-er-bei-si-de-tian-mi-tiao-zhan

    低迷期与阿尔卑斯的甜蜜挑战

  • cong-bi-xian-zi-chan-dao-feng-xian-zi-chan

    从避险资产到风险资产

  • yu-zhou-dan-sheng-de-ling-yi-ge-ban-ben

    宇宙诞生的另一个版本

  • he-jiu-bu-liao-shang

    喝酒不疗伤

  • kao-qu

    烤趣

  • yi-ming-zu-qiu-cai-pan-de-fei-zheng-chang-si-wang

    一名足球裁判的非正常死亡

  • song-gei-an-bei-de-qi-huo-li-wu

    送给安倍的“期货礼物”

  • huan-qiu-yao-kan-su-lan-93

    环球要刊速览

  • du-zhe-lai-xin-129

    读者来信

  • pu-jin-hui-dang-xuan-han-guo-zong-tong

    朴槿惠当选韩国总统

  • an-bei-gui-lai-ri-ben-zheng-tan-xiang-you-zhuan

    安倍归来:日本政坛“向右转”?

  • tian-xia-89

    天下

  • xiao-fei-li-cai-44

    消费·理财

  • hao-xiao-xi-huai-xiao-xi-90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yin-shu-zi-71

    声音·数字

  • 2012-de-gong-zuo-xian-jin-he-xi-wang

    2012的工作、现金和希望

  • lao-wang

    老王

  • ji-yi-zhong-de-sheng-dan-jie

    记忆中的圣诞节

  • hao-dong-xi-87

    好东西

  • jian-kang-4

    健康

  • da-jia-dou-you-bing-57

    大家都有病

  • wo-he-ma-que

    我和麻雀

读者来信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公共角色的是非

观看成龙,从来都不是走进影院这般简单。作为一个极富知名度的人,他提供给我们消费的除了他的功夫、电影作品、励志和财富故事,还有他的公益心和率真坦诚的个性,甚至还有他的八卦。当然,他也蒙受种种对于他的挑剔和苛责。林林总总中,最耀眼的无疑是他的电影,他是迄今为止能在世界电影史上留下名字的少数几个中国人之一,他开创的一类动作电影新样式丰富了动作片类型,有继承有发展。我最欣赏的始终是他那些小人物、低身段的角色塑造,以及他本人平实质朴的人生态度。

深圳 小龙儿

我的民工大学

由于所学专业和现实相差太大,毕业后,投了几十份简历,均石沉大海,杳无音讯。我不甘心,又上门应聘,结果,常常被人以专业不对口、没有工作经验为由拒之门外。心灰意懒之下,我回到老家,整天唉声叹气。母亲看到我的样子,不敢言声,只躲着我偷偷哭泣。父亲要去打工了,他背起被褥提着行李走到我的房间,说他要去工地干活了,让我也跟着去吧,一天90块钱。我沉默不语,父亲叹了气,说人这一辈子,别人看不起无所谓,关键不要自己看不起自己。听了他的话,我默默地站起来,穿上衣服跟着他走了。

那是邻县的一个工程,修一条通向省会城市的高速公路。活倒不累,就是把路上的土铲干净,浇上水,铺上水泥,用压路机碾平后,再铺一层。不过,那时是8月份,天上下起了火,甭说干活了,就是不干活在太阳地里也是一身的汗,稍微动一动就浑身湿透。我们清晨6点就起来干活,干到上午10点多,下午十五六点才上班。那是怎样的环境呢?帆布搭起的工棚,一排溜睡上十来个人,都是泥腿子,大家也不讲究,工棚里充斥着汗臭、脚臭和口臭。别人是一躺下就睡着了,不管蚊虫叮咬,炎热肆虐。而我呢,在这最底层的角落里,想到我的人生将这样度过,我是彻夜难眠,只有默默垂泪。父亲也不管我,呼呼睡得正香。

我没有干过重活,铲了两天石子,手就磨出了好几个血泡。父亲看看愁容满面的我,说不行让我先回家。我摇摇头。一天活干下来,腿像灌了铅似的,抬不起来。最让我不能忍受的,是饭食,早上馒头咸菜,中午白面条,下午是馒头咸萝卜丝。有时候,吃着吃着就想吐掉。看见父亲狼吞虎咽地吃着,不禁心酸起来,心想父亲为了供我上学,成年累月这样干活,这样吃饭。自己已经长大了,能为他分担一些就多分担一些吧。虽然很累很疲惫,我还是坚持干了下去。血泡烂掉再长住以后,手上便长出老茧。我干活也得心应手了,脸晒得黧黑,皮肤很粗糙,身上也像他们一样臭气熏天,从外表上丝毫看不出大学生的模样。渐渐地,我融入民工生活,为能改善一顿伙食而高兴,为多发一点钱而欣喜,相互开些玩笑,讲些荤段子,打发夜晚无聊的时光。也是从那时开始,我才真正了解了父亲,其实,他是很乐观也很幽默的。在我以往的印象中,他都是不苟言笑,沉默寡言。快过年的时候,工程结束了,我们收拾行李准备回家过年。找工头结了工资,6个月挣了将近2万元。我如数交给父亲,父亲说你收着吧,年后拿着钱去城市找工作吧,只要脚踏实地,总会有自己的一片天。原来,父亲并没有放弃我。

“你简历上写的是上了四年大学,为什么刚才你又说上了四年半呢?”面试官问。我告诉他:“毕业后我上了半年民工大学。在学校里,我只是学了知识,而那半年,却切切实实教会了我怎样生活。”这之后,面试官成了我的领导。我感谢那半年的民工大学,更感谢我的民工父亲,他身体力行充当了一回我的老师。

河南洛阳 黑王辉

农民的土地究竟谁来种?

母亲说,这几年村里的土地都租给了外地人栽牛蒡,一亩地每年能有600元租金。我说这是好事情,土地集中耕种,有规模效应,抗风险力强,收益也会提高。学过两年经济学的我,跟母亲洋洋得意地卖弄了一下。但母亲说,我说的她不懂,她只知道农村的地确实没人种了,村里都是七老八十的老人,哪里还抡得起锄头?不如拿这一份租金,省心省事。旁边的两个村,也是租给了外地人,分别种了葡萄和蔬菜。“你说奇怪不?农村人不种地,反倒是城里人不好好享受生活,来乡下租地种,受那份子罪。”母亲又补充了那么一句。

我的家乡在江苏北部农村,那里属黄淮平原,又毗邻微山湖,可谓沃野千里,阡陌相连。无论年景如何,几乎都有好收成。村里有土地300多亩,人均1.2亩,从我有记忆时就没变过。那里一年能收两季,夏季收小麦,秋季收玉米或稻谷。按照每亩1000斤算,两季也有2000斤收成,大概也能卖2000元左右。现在国家不收公粮,扣掉农药、化肥、种子及收割花费,两季算下来,仍能收入1200元以上,可比租地出去的收入高了一倍。

当然,我也理解母亲说的。村里的年轻人,考出去的自然不用多说,那些初中毕业还没毕业的,也不愿待在村里,早早选择了外出打工。如果说我们的父辈,愿意拜师学艺、成为建筑工、水暖工、装潢工或者木匠等,从事较繁重的体力劳动;这些年轻人则更愿意从事哪怕收入低,但劳动强度不大,还够“体面”点的工作,比如进入工厂,成为流水线上的一名“螺丝钉”。这些年轻人过着像城市人一样的生活,他们还建立了村里的第一个QQ群,已有几十个年轻人加入,还有一些“70后”也在其中。他们渐渐“脱离”农村,再也没有时间,再也不愿意从事农活。他们的故乡,越来越年迈的父母,打工中途结婚生下的孩子,就成了留守老人和儿童。而地里耕种的身影,多年来不曾变过,都是我们的父辈。

我问母亲,包地那人这两年收成如何。“收成不错,就是没赚到钱。听说,去年种的牛蒡,市场行情不好,没赚也没亏,也还过得去。今年就没那么幸运,菜花和白菜卖不出去,据说收入还不够种子化肥及工资。”母亲说,“估计明年那人不会再来包地种了。”其实,我觉得城市里的萝卜白菜,一直都没有低于一元钱一斤呢。当然,这背后的原因更复杂。我说没有包地的,你们年龄也大了,就将地给人家种吧。母亲说,给出去也不容易,再说,手里有块地,每年能收些粮食,心里也踏实不是。但是,他们还能坚持几年?10年、20年?可他们要是不坚持了,这地由谁来种呢?

成都 朱允慎

中国纸都VS美丽中国

我的家乡湖北孝感水资源很多,四季分明,自古即是鱼米之乡。水资源对于现今的中国有多么重要不用我赘述。可惜这么宝贵的水资源被一堆纸厂抢去并且破坏掉了。纸厂看中孝感的水资源,看中孝感的物流优势,小小孝感集中了很多纸厂,维达、金红叶、中顺洁柔……孝感政府自称要成为中国的纸都。

纸厂入驻后,耗水量应该是非常大的。因为我们老百姓原来打的小抽水井,统统都打不出水来,必须打更深的井,才能出水。花钱少,打相对浅点的小井,有时也能出水,但是出的水色泽浑浊,难保没有污染。因为如大家所知,纸厂不光是耗水大户,也是污染大户,地表水被污染并非不可能。纸厂周边的小河沟早都变成了黑色,很浑浊,沟边堆满了白色的不知道是什么的絮状物。纸厂的污水不知是否经过处理,即被抽到了堤外的府河。我可以确定的是,即使是经过处理的,也是非常简单的处理。因为通往府河的小排污水沟,常年臭气熏天,底下的石头是黑糊糊的,沟旁边是白色的泡沫。而府河通向长江,长江通向哪里大家都知道。

纸厂是逐利的,为了省钱直接排放污水。政府倘若真要治理,却可能要花费比纸厂当初所赚更多的财力和物力。而倘若任其发展,我们的“美丽中国”恐怕就要成为一个传说。

小时候,我的家乡山清水秀,庄稼是经过仔细侍弄的,土地是经过认真对待的,也许没有多少收益出来,但绝无破坏,所以童年记忆仍然美丽。而现在,走到哪里都是黑糊糊的臭水沟,农民鲜少好好种地,都在工厂打工或者做泥巴架。土地全部是化肥农药支撑高产,更伴着无所顾忌的横行的污染。所以我们说,现在的食物没有以前好吃了。

“美丽中国”是“十八大”提出的一个重要概念,我觉得也是一个沉甸甸的概念。中国人的传统,劳苦一生为的是造福子孙后代。可是现在有些中国人为了致富而不顾一切,卖资源、付出环境的代价……自以为创造了财富,却让后代无法回避日益贫瘠、日益丑陋的环境。我们那里的老百姓,对生存环境的恶化无能为力。现在只希望能早日吃上自来水,因为在污染日益严重的环境下,再打井,不知打多深才是安全的。

湖北孝感 谢喜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52期 | 标签: | 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