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xiang_tong_de_kuai_le

    相同的快乐

  • xiao_hua_15_ze-13

    笑话15则

  • ye_fang_nong_hu

    夜访农户

  • yu_shang_ge_hen_jiao_se

    遇上个狠角色

  • xian_ling

    显灵

  • qi_zhong_ren_sheng

    棋中人生

  • zu_che_bai_sha_kuo

    租车摆啥阔

  • shi_jiu

    试酒

  • liang_jin_bai_mian

    两斤白面

  • sun_zi_yao_ding_hun

    孙子要订婚

  • yu_ren_jiong_shi

    愚人窘事

  • shi_hua_shi_shuo-3

    实话实说

  • xiao_yu_miao_ping

    笑语秒评

  • zhao_dui_xiang-2

    找对象

  • ling_hun_gan_ying_shi

    灵魂感应师

  • huo_chi

    火痴

  • du_she_ji_hua

    毒蛇计划

  • bang_gong_feng_bo

    帮工风波

  • tian_jia_guang_gao_wei

    天价广告位

  • bao_yang_shi_de_guo_cuo

    保养师的过错

  • shuo_zhen_hua_de_yong_qi

    说真话的勇气

  • duo_xing_hao_shi_you_qian_cheng

    多行好事有前程

  • men_dang_hu_dui

    门当户对

  • shui_dong_le_wo_de_yu_e

    谁动了我的余额

  • fen_bu_chu_de_sheng_fu

    分不出的胜负

  • ling_lei_mian_shi-2

    另类面试

  • a_p_qiao_zhua_bai_chi_ke

    阿P巧抓白吃客

  • bu_yong_huan_de_zhai

    不用还的债

  • si_ling

    司令

  • yi_ci_ji_hui

    一次机会

  • fu_weng_de_yan_jing

    富翁的眼睛

  • wen_nuan_fa_sheng_zai_shun_jian

    温暖发生在瞬间

  • ying_bian

    应变

  • shang_gou

    上钩

  • gou_wu_qi_yu

    购物奇遇

  • te_chang

    特长

  • ren_cai_jin_shou

    人才尽收

  • gai_mi_ma

    改密码

  • qian_yong_gao_shou

    潜泳高手

  • tao_le_yi_jie_ke

    逃了一节课

  • xiao_wu_jian_da_wu

    小巫见大巫

  • cai_pai

    彩排

毒蛇计划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清朝同治年间,京城某钱庄的掌柜贾世道去南方谈生意,闲来无事时,便东游西逛。有一天,贾世道在街上发现了一个奇人。此人自称“蛇爷”,以驯蛇耍蛇为生,手中一条小小的竹叶青不时吐着蛇信,通身碧绿,晶莹剔透,异常神气。
  蛇爷称这条竹叶青为“孙子”,只要四面看客一聚拢,蛇爷便冲竹叶青喊一声:“孙子,四方财神已到,你快动起来吧。”于是,那毒蛇便开始绕着蛇爷的身子到处爬,而蛇爷则吹起口哨,小蛇好像听得懂似的,随着哨声的变化做出各种不可思议的动作。而等到蛇爷的哨声一停,那毒蛇竟顺着蛇爷的鼻孔钻了进去,半天没动静。
  正当看客目瞪口呆之际,蛇爷打了个喷嚏,那蛇便又从蛇爷的嘴巴里钻了出来。这时,只见蛇爷将舌头一伸,小蛇便又爬上舌头,在舌面上盘成一圈,不断地朝着看客吐红信。看客们纷纷叫好、扔钱,小蛇则不时地点着头,似乎在表示感谢。
  贾世道看傻了,等到围观者散尽,他单独将蛇爷叫到一边,说想请他吃饭,蛇爷也没有推却。酒过三巡,贾世道问蛇爷:“你技艺高超,不知像你这样一年能挣几个钱?”
  蛇爷笑道:“干我们这一行的,只求个温饱,一年有个三五十两就不错了。”
  贾世道压低声音道:“我想请你替我办件事,事成之后,我一次性给你五百两,你觉得怎样?”
  蛇爷一听,口水都快下来了,忙问办什么事。贾世道这才说出实情,原来贾世道有个死对头,名叫叶大章,是京城新开的一家钱庄的掌柜。由于此人头脑灵活,颇具经商手腕,渐渐在与贾世道的竞争中占得上风,令贾世道怀恨在心,欲除之而后快。
  蛇爷听了吃惊不小,但看在银子的分上,他还是决定铤而走险,就问贾世道要他具体做些什么。贾世道让他趁夜潜入叶宅,将毒蛇放入叶大章房中,把叶大章咬死。
  蛇爷听后,不觉大笑道:“竹叶青是小,要放进去肯定不难,但蛇一旦进入房内,它到底咬不咬人,我可说不好。”
  贾世道纳闷道:“你不是驯蛇高手吗?难道不能让这小东西张口咬人?”
  蛇爷还是微笑道:“做是做得到,但我调教此蛇,向来是用口哨,而且我的哨声还特别响亮,这半夜三更的,我要是一吹口哨,还不被当场活捉?”
  贾世道长叹了一口气,倍感失落,但他并不想就此放弃,他让蛇爷明日此时,还来这酒楼会他,他说到时定能想出完美的办法来。
  第二天,贾世道如约而至,而蛇爷也早已恭候多时。两人一入座,贾世道也不拐弯抹角,直接把计划一说,蛇爷细细想了一会儿,点头同意了。
  很快,蛇爷随贾世道一同去了京城,先在一个隐蔽的地方住下。而贾世道则来到叶大章家隔壁的茶馆,找到掌柜,用高价悄悄买下了茶馆。之后,贾世道又找到与他交好的一个戏班子。这戏班子里有个伶人,精通各种乐器,且善于谱曲。因贾世道常年听戏,两人也颇有些交情。对方听说贾世道要他帮忙,自然也乐意相助。
  就这样,贾世道带着伶人来到蛇爷住处。贾世道让蛇爷先吹了几段他驯蛇时的口哨,又问伶人:“方才我朋友吹的这段口哨,能谱成曲子吗?”
  伶人微笑道:“当然可以。世间万物之声,无不可以谱成曲子。”
  贾世道很高兴,当场让蛇爷将口哨完整吹来,并让伶人现场谱曲。完了,他又从怀里取出一张银票,塞在伶人手上,笑嘻嘻地说:“我这位朋友啊,特别喜好吹拉弹唱,就是苦于没人教他,不得已才自学口哨。今天我想拜托你教他笛子,不知你意下如何?”
  伶人既已拿了贾世道的钱,自然当场答应了。此后,贾世道与蛇爷便开始分头行动:贾世道将他买下的茶馆重新装修,蛇爷则随伶人学起笛子演奏来。
  蛇爷本就是聪明人,经伶人悉心教导,进步飞速,等到贾世道的茶楼装修完毕,开门迎客,他的笛子也已吹得有模有样。更重要的是,他在这段时间里,见证了贾世道的预言:它的毒蛇果然能听凭笛子声行动,其效果跟原先的口哨一模一样。
  很快,贾世道的茶楼开业了,他专门请了些艺人来表演助兴。笛子、二胡、琵琶、古琴……贾世道的茶楼几乎天天仙乐飘飘,热闹非凡。如此又过了一段时间,贾世道才找到蛇爷,对他说:“时候差不多了,今晚就按计划行动吧。”
  蛇爷点点头,于当晚亥时悄悄潜入叶宅,趁着月色,来到叶大章卧室前,将怀里的毒蛇抓在手上,轻手轻脚地来到了窗外。那窗户虽然关着,但中间却留有空隙,蛇爷便在此处下手,将他的毒蛇放了进去。
  之后,蛇爷便跃出叶宅,转身来到贾世道的茶楼,走到二楼靠近叶宅的雅座。贾世道早已拿着笛子在那里等他了。见蛇爷来了,贾世道打开了窗,对蛇爷说:“吹吧,整个叶宅都听得见,你的毒蛇肯定也听得见。”
  蛇爷接过笛子,熟练地吹奏起來。那清亮的笛声在寂静的夜空中,随风飘荡,绵绵不绝。一曲终了,贾世道不禁鼓掌叫好。随后,他又将蛇爷拉到身边,轻声道:“明天我就不来这儿了,你替我去叶宅打探情况。有什么消息,你直接来我家就行。”
  第二天,贾世道在家跷着二郎腿,哼着小曲,等待着蛇爷的到来。
  辰时一过,蛇爷果然来了,可他一见面便揪着贾世道的衣领,愤怒道:“你到底有没有脑子?难道你不知道,叶大章的卧房里养着一只鹰?可怜我的小蛇,连叶大章的汗毛都没伤到,一进去就成了鹰的夜宵……”
  (发稿编辑:朱 虹)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4期 | 标签: | 61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