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52期2018年第51期
2018年第50期2018年第49期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故事会》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读者》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意林》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9年第16期2019年第15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今日文摘》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读者欣赏》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军事文摘》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新青年》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少年版》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海外版》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意林绘阅读》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下半月》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 sheng_yin_shu_zi-34

    声音·数字

  • she_jian_shang_de_gu_du

    舌尖上的孤独

  • na_xie_ming_bu_fu_shi_de_wan_yi_er

    那些名不副实的玩意儿

  • peng_you_ni_wo_wang_shang_jian

    朋友你我网上见

  • you_qian_mei_qian_dou_yao_bu_ke

    有钱没钱都要补课

  • hao_dong_xi-104

    好东西

  • zui_hou_yi_ge_lang_man_pai_shen_cong_wen

    最后一个浪漫派沈从文

  • shen_cong_wen_chuang_zao_wo_ren_shi_ren

    沈从文:创造“我”,认识“人”

  • chen_dan_qing_le_bu_qi_de_bei_piao_shen_cong_wen

    陈丹青:了不起的“北漂”沈从文

  • shen_cong_wen_de_hou_ban_sheng_gu_ji_zhong_chuang_zao_yi_tiao_xin_lu

    沈从文的后半生 孤寂中,创造一条新路

  • shen_cong_wen_mei_li_dang_yong_yuan_shi_shan_de_yi_zhong_xing_shi

    沈从文:美丽当永远是善的一种形式

  • xiang_xi_wang_chen_qu_zhen_ban_xin_ban_jiu_de_yin_lu_zhe

    “湘西王”陈渠珍:半新半旧的引路者

  • yu_da_fu_ling_yu_zhe_de_re_chen

    郁达夫:“零余者”的热忱

  • ding_ling_de_xuan_ze

    丁玲的选择

  • feng_mian_jian_shu_sao_ma_ting_shu-5

    封面荐书·扫码听书

  • kong_ju_yi_ran_cun_zai_he_bu_kuo_san_tiao_yue_50_zhou_nian

    恐惧依然存在:《核不扩散条约》50周年

  • wu_an_ai_xin_ma_ma_shi_jian_li_li_juan_de_shuang_zhong_mian_kong

    武安“爱心妈妈”事件:李利娟的双重面孔

  • 9_1_dun_du_pin_an_xiang_nei_lu_zhuan_yi_de_zhi_du_gong_chang

    9.1吨毒品案:向内陆转移的制毒“工厂”

  • song_zhuang_lie_bian_yi_shu_jia_yu_cun_min_de_tu_di_zhan_zheng

    宋庄裂变:艺术家与村民的“土地战争”

  • ai_yu_tong_bei_chuan_sang_zi_jia_ting_de_zai_sheng_zhi_lu

    爱与痛:北川丧子家庭的再生之路

  • qiang_shi_mei_yuan_gui_lai

    强势美元归来

  • zhu_luo_ji_gong_yuan_25_nian_dian_ying_kong_long_yu_liu_xing_wen_hua

    《侏罗纪公园》25年:电影、恐龙与流行文化

  • wang_dan_feng_yi_sheng_dou_zai_xuan_dui

    王丹凤:一生都在选对

  • wo_men_xu_yao_zen_yang_de_she_ji_bo_wu_guan

    我们需要怎样的设计博物馆?

  • ju_zhu_zai_yun_duan_zhi_shang

    居住在云端之上

  • shi_shang_yu_zong_jiao_de_qi_si_yi_xiang

    时尚与宗教的奇思异想

  • ke_xue_de_jin_bu_shi_yi_chang_gu_guai_de_jie_li_sai

    科学的进步是一场古怪的接力赛

  • suo_wei_de_da_shi_dai_bu_guo_jiu_shi_yi_ge_xuan_ze

    所谓的大时代,不过就是一个选择

  • shun_cha_huan_huan_xiang_kou

    顺差“环环相扣”

  • yong_shen_jing_wang_luo_yan_jiu_shen_jing_wang_luo

    用神经网络研究神经网络

  • hao_dang_kai_lai_de_da_qing_jian_dui

    浩荡开来的大清舰队

  • you_ren_cheng_nuo_zui_cheng_gong_zui_zhuan_qian_de_shi_jie_bei

    有人承诺最成功最赚钱的世界杯

  • tui_chu_yi_he_xie_yi_yu_he_wu_guan

    退出“伊核协议”与“核”无关

  • jia_ping_ao_wo_zai_kan_zhe_li_de_ren_jian_8

    贾平凹:我在看这里的人间(8)

  • wo_ceng_hai_pa_gu_du

    我曾害怕孤独

  • huan_qiu_yao_kan_su_lan-110

    环球要刊速览

  • du_zhe_lai_xin-109

    读者来信

  • tian_xia-111

    天下

  • li_cai_yu_xiao_fei-109

    理财与消费

  • hao_xiao_xi_huai_xiao_xi-100

    好消息·坏消息

读者来信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悲傷之上


  2008年汶川大地震之后,《三联》连续做了四期封面报道,带着我们随着记者的视线,去了解前方的苦难与坚强。我们作为读者,也希望通过我们的关注、支持和陪伴,可以缓解一点灾难的伤痛。10年后,《三联》的记者再次带着我们走进灾区,让我们看到了一个“踩在悲伤之上”的汶川地区。在巨大的灾难面前,如何重生,如何撕下“灾民”的标签,在新生活中找到生命的真谛。就像记者吴琪在写沈琴的故事中说道:“时光剥夺掉的,又靠着时光,重新填补整齐了。除了爱,没有什么力量,能够起死回生。”
  (@夏至)

解不散的协会


  上个月,邻居阿奉找到我,问我有没有办法找到会计师事务所的熟人,帮他完成一笔“莫须有”的资产审计。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10年前,应几位写作爱好者之邀,阿奉和几个业余作家自筹资金3万元,发起创办了一家“自由撰稿人协会”。协会的主要活动是在网站上进行,当时的网站域名管控很严,必须要通过成立正规的民间组织,才能取得注册资格。然而,等到协会成立,网站办起来之后,阿奉才发现,自己无意间掉进一个陷阱。
  协会办了10来年,除了维持网站运转,并没有起到实际的作用。资金都是自筹,没有任何社会赞助及政府拨款,网友分散在全国各地,相聚不易。但按民政部门的要求,民间组织必须要有专门的账户、活动场所、专用票据,每年必须要在固定地点,召开两次以上的理事会或会员代表大会。之前的每回年检,阿奉都要找熟人,上下打点,才能勉强过关。到今年,协会年检手续更加繁琐。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网站的人气开始没落,到今年,坚守阵地的已没几个人了。在这样的情况下,阿奉同几位负责人商定,准备注销协会。然而到窗口一问,得知注销手续更麻烦:对协会的所有资产,须聘请专门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审计,同时还要在纸媒公示,银行账户也得重新建立,仅此三项,阿奉个人需要出资5000多元。除了网站,协会几乎没任何资产,对于私人垫资注册的3万元,根本找不出财务记录,阿奉问了几家会计师事务所,都不敢接这个活。如果没有熟人帮忙,这一关过不了,协会便无法注销。
  无法年检,又无法注销,拖下去更不是办法。窗口人员告诉阿奉,如果完不成年检,协会的法人代表就得记入个人不良行为记录,3年不能乘坐先进的交通工具、不能出境、不能享受贷款等。面对解不散的协会,阿奉一筹莫展,说有点像上了“贼船”,真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成立民间组织,是为了方便某个领域的爱好者活动,同时又在服从政府管理的前提下,更好地服务社会。作为主管部门,应该从实际出发,提供更方便的管理和服务,而不能为了部门权威,盲目立规,甚至设关阻卡,使民间组织的作用背离初衷。
  (湖南 蒋平)

职场上的“60后”


  有位在民企担任人力资源部经理的朋友,最近找到了新工作,准备离职了。他说与老板“三观”不合,他觉得待在这家企业里精神抑郁,不如另谋出路。
  他的薪水其实不错,企业前景也尚可,与老板还是校友,之所以与老板“交恶”,起于招聘。去年企业上了一条生产线,急需一批操作和管理人员。从去年夏天开始,他说总共组织了11次招聘,省、市招聘会场场不落,但招到的人离职率很高,大都上岗才几个月,就离开了,这条生产线运行一直不正常。
  这位“60后”从工人做起的老板很着急,一着急又引爆他的坏脾气,稍有不如意,就会大声呵斥,让人下不了台。
  朋友问过一些离职者,他们表达的意思大致相同:这是一家不错的大企业,但要从底层做起,固定在一个职业角色上,慢慢成长起来,让人觉得没盼头儿,这是他们选择离职的主要原因。而朋友试图与老板沟通,想改革用人制度,结果沟通时老板暴跳如雷:“这些刚从学校毕业的年轻人,不从底层做起,难道可以直接做高管?”
  十几年前或是更早的时候,大学生就业时先到基层是非常正常的。上个世纪90年代初,我毕业后分配到一家国有企业,在车间就工作了一年有余,即便有位清华大学毕业的,他也在车间跟着工人一起劳动,那个年代从来没有人觉得大学生在基层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大家都认同这样的组织体制、制度规定,当时从来没有人觉得这样的游戏规则有什么问题。
  直到去年我帮“90后”的外甥找工作,他竟然接受不了6个月的实习期。这让我顿感就业观的巨大更迭。
  去年有一则数据,在全国应届大学毕业生中,有60%以上的人都想去创业,20%的人喜欢去新兴企业和互联网企业,想进大企业的只有18%。有专家认为这是中国经济“脱实向虚”的一种信号。这个结论是否正确不得而知,但年轻一代的全新的就业观,我们这些正处企业单位中高层管理层的“70后”“60后”不得不面对。
  我们当年认为行之有效的大企业管理规则,现在可能不适用了。大企业的管理模式就像“蜘蛛网”,总经理、董事长这样的高层就是蜘蛛网中的那只蜘蛛,这个网络精密牢固而有规划,居于网中心的“蜘蛛”是不需要四处捕食,一旦有食物触网,它就可以精准地捕食到。
  而现在这个时代不一样了,信息多元,价值多元,人们选择太多,做一位优秀的高管,首先必须是一位布道者,要给大家主流的价值观;其次要善于讲故事,给每个人以梦想,让每个人觉得现在的工作岗位就是一个与企业共同成长的平台;最后一定要学会自己不能太像“领导”,而是要像一位合伙人,尊重每个人以及他们的专业。
  这对我们这些“60后”来说,真的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但如果不这样做,后果非常严重,一个公司如果没有年轻人,那这家公司也就失去了未来。
  (杭州 流沙)

酒驾风波


  “五一”期间,邻居张叔在老家因酒驾被当地交警予以扣除12分、罚款2000元的处罚后,便开始仓皇地四处求人解难,希望能够通过“关系疏通”,取得交警的“宽大处理”。只要不吊销他的驾照,他愿意破财消灾,因为对于只有小学文化且年逾六旬的张叔来说,重考驾照难如登天。
  在县交警队,张叔向执法警官递烟奉承,一通好话说尽,也没丝毫进展。对方吹胡子瞪眼就一句话:“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我们对你的处罚没有任何异议,不吊销驾照我们就是知法犯法。”面对交警的凛然,张叔只能垂头丧气地回来另觅他法。
  一想到要重考驾照,张叔就诚惶诚恐,且不说他年岁渐长精力不够,单是科目一考试的电脑操作题就已让他望而生畏。他托熟人请镇交警队的朋友吃饭,请求他们和县交警队沟通一下,对其网开一面,免除重罚。镇交警队的朋友听完张叔的诉说一筹莫展:“这事不好办呢,县交警队是我们的上级部门,他们早就在酒驾高发地提前踩好了点,人家正常执法,将你逮个正着,证据确凿,有理有据,我们如何替你求情?”见对方颇有畏难情绪,张叔“生拉硬拽”地将“谢意”和两包名贵香烟塞到对方兜里。
  鎮交警队的朋友抿了一口酒,语气缓缓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看在你知错能改的分上,我姑且试试看。县交警队执法也存在暗区,酒驾和醉驾不能相提并论,更不能仅凭主观判断草率给出处罚结论,酒驾处罚秉持的所谓‘从严从重’,无非是想让违法者交钱,用以提高他们的政绩和福利待遇。同在一个系统,我们深谙此道。”
  第三天上午,张叔拜托的那位镇交警队的同志突然通知他带上足够的钱,明天一起去县城。对方表示他动用了各种关系,说了很多好话,负责此案的县交警队的警官才格外开恩,对张叔给予扣除6分、确保驾照正常使用的决定,但是为了给上级领导一个交代,维护法律威严,必须重罚。
  翌日上午,张叔到县交警队找到李警官交了5000元罚款后拿到驾照,欣喜不已,当晚就在县城最好的酒店大摆筵席,请县、镇两级交警队的几位同志尽享美餐美酒好烟,并在筵席结束后,分别给客人准备了一份“薄礼”。
  张叔酒驾受罚纯属咎由自取,《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一条规定:“饮酒后驾驶机动车的,处暂扣6个月机动车驾驶证,并处1000元以上2000元以下罚款。因饮酒后驾驶机动车被处罚,再次饮酒后驾驶机动车的,处10日以下拘留,并处1000元以上2000元以下罚款,吊销机动车驾驶证。”但张叔说他是首次酒驾,并未喝醉,但交警仅凭身上酒气的浓淡就判他是醉驾,只有小学文化的他无以辩驳。屈指算来,为了保住驾照不被吊销,张叔被罚5000元,宴请花了1480元,给交警队同志准备的购物卡有3000元,加上其他费用,张叔这次以9480元的代价为酒驾行为买单。
  酒驾必须严惩,但与法律准绳相左的处罚方式也应严加规避。如果用金钱可以填补人为执法的漏洞,日后因此出现“马路杀手”,生命的代价又该谁来买单?
  (合肥 艾科)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0期 | 标签: | 6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