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读者》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意林》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2018年第26期2018年第25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zhi_yi_tong_ji_shu_zi

    质疑统计数字

  • ci_ji_zhai_jiu_yuan

    次级债救援

  • yang_xing_yu_cai_zheng_bu_zhi_zheng

    央行与财政部之争

  • sheng_yin-84

    声音

  • shu_zi-15

    数字

  • gong_yu_sheng_huo

    公寓生活

  • ban_gong_shi_li_de_ping_deng_zhu_yi

    办公室里的平等主义

  • fu_qin_de_hua_hua_shi_jie

    父亲的“花花世界”

  • ping_fan_sheng_huo_de_wei_ji

    平凡生活的危机

  • fu_er_mo_si_wei_he_re_zhong_yu_tan_an

    福尔摩斯为何热衷于探案 ?

  • ma_bo_yong_zhen_tan_xiao_shuo_de_mei_li_dao_di_zai_na_li

    马伯庸:侦探小说的魅力到底在哪里?

  • a_jia_sha_ke_li_si_di_de_cheng_ren_tong_hua

    阿加莎·克里斯蒂的成人童话

  • zhen_tan_de_tong_nian

    侦探的童年

  • zhong_guo_gu_dai_fan_zui_xiao_shuo_pai_an_yu_jing_qi

    中国古代犯罪小说 :拍案与惊奇

  • yu_shou_xi_jie_de_yi_xiang_zhong_he

    御手洗洁的异想重合

  • mei_gui_de_ming_zi_zhong_shi_ji_zhe_xue_mi_gong

    《玫瑰的名字》:中世纪哲学迷宫

  • zhi_ming_de_feng_ge_yin_yu_de_mou_sha

    致命的风格,隐喻的谋杀

  • ai_lun_po_de_an_hei_zhi_meng

    爱伦·坡的暗黑之梦

  • yang_zhao_tui_li_shi_qu_li_jie_ren

    杨照 : 推理是去理解“人”

  • tang_mu_ke_lan_xi_yu_he_shi_dai_zhen_tan_xiao_shuo

    汤姆·克兰西与核时代侦探小说

  • yi_zhuang_zui_xiao_shu_de_mou_sha_an

    一桩最消暑的谋杀案

  • niu_yue_de_cheng_shi_wu_shu

    纽约的城市“巫术”

  • wu_fa_gao_bie_de_man_chang_de_gao_bie

    无法告别的《漫长的告别》

  • bu_yong_quan_tou_de_ying_han_ming_tan

    不用拳头的硬汉名探

  • hei_an_shi_jie_de_bian_yuan

    黑暗世界的边缘

  • yao_ru_he_cai_neng_xiang_xin_yi_ge_ren

    要如何才能相信一个人 ?

  • shan_zhuang_li_de_hua_li_mi_ti

    山庄里的华丽谜题

  • ru_wu_guang_hei_an_zhi_chu

    如无光黑暗之处

  • gang_tie_cong_lin_zhong_de_dou_shi_tong_hua

    钢铁丛林中的都市童话

  • zai_ai_zi_yu_kong_ju_de_bian_yuan

    在艾滋与恐惧的边缘

  • ren_xing_dao_cai_shi_chang_he_cheng_shi_li_de_ren

    人行道、菜市场和城市里的人

  • mai_er_shou_xiao_fei_sheng_ji_huan_shi_jiang_ji

    买二手,消费升级还是降级

  • xin_neng_yuan_qi_che_hui_chan_neng_guo_sheng_ma

    新能源汽车会产能过剩吗?

  • mao_bu_yi_de_yi_yu_bu_yi

    毛不易的易与不易

  • yi_si_tan_bu_er_jiao_wai_de_dang_dai_qing_zhen_si

    伊斯坦布尔郊外的当代清真寺

  • fu_li_da_ka_luo_de_yi_chu

    弗里达·卡罗的衣橱

  • ri_ben_shi_jun_guo_zhu_yi

    日本式军国主义

  • jin_rong_feng_xian_gao_zai_na_er

    金融风险高在哪儿?

  • ding_shi_zha_dan_huan_shi_xiang_le

    定时炸弹还是响了

  • zui_hou_de_wu_shi_you_hui_lai_le

    “最后的武士”又回来了?

  • xue_zhi_dao

    血知道

  • da_jia_dou_you_bing-14

    大家都有病

  • huan_qiu_yao_kan_su_lan-119

    环球要刊速览

  • du_zhe_lai_xin-117

    读者来信

  • tian_xia-120

    天下

  • faang

    “FAANG”

  • ou_meng_fa_gu_ge

    欧盟罚谷歌

  • tu_pai_you_bian

    土拍有变

  • bu_dong_chan_cha_xun

    不动产查询

  • hao_xiao_xi_huai_xiao_xi-107

    好消息·坏消息

  • dong_shou_dong_jiao_zhao_dong_xi

    动手动脚找东西

  • zen_yang_cai_suan_li_mao

    怎样才算礼貌?

  • hao_dong_xi-114

    好东西

  • zhen_tan_bing_bu_bi_ran_zhi_xiao_zhen_xiang

    侦探并不必然知晓真相

  • zhi_an_wo_du_tui_li_xiao_shuo

    止庵 :我读推理小说

读者来信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抗逆力
  当人处于逆境的时候,甚至只是处于一种不顺的心理状态下,保持一颗平常心并将为之不停奋斗是非常难得的品质,我们称之为韧性。当我有段时间每天跑5公里的时候,按照“封面故事”說的给予了自己一定的仪式感和归属感,韧性便随之变得强大了。很多时候韧性也有弹性,当你着力去培养它的时候,它便会反过来给你帮助。当你忽视对它的培养的时候,它就可能不会出现在你身上。每日5公里本身就是一种韧性,也给予了我这种韧性的模式,让我可以在其他项目中照搬其中的原理。
  (@胡_阿玥)
  看病记
  93岁的奶奶患了眼疾,父亲带她到县城医院诊治的时候,医生给出的结论是:“中度白内障,年龄很大,病情较重,无法治疗。”身体康健的奶奶因看不见东西整日心灰意冷茶饭不思,甚至萌生了轻生念头。为了宽慰奶奶,我又带她到县城另一家医院寻医问药,希望能有奇迹发生。
  搀扶着奶奶来到这家医院的眼科诊室,一位40岁左右的专家头都不抬地问:“眼睛咋了?”我慌忙解释说,我奶奶的眼睛看不清东西,已经半年多了,检查说是患了白内障,所以过来烦请专家诊治一下。专家转过身来问:“确定是白内障引起的失明吗?”我解释说:“没有失明,就是看不清东西,尤其是阴雨天和傍晚时分。两个月前去别的医院检查说是白内障,不能治疗,所以想劳烦您给看看。”专家见我言语得体,口音不像本地人,又抬头看了看年迈的奶奶,于是低头在病历本上刷刷刷地写了几行字递给我,让我先按上面所列项目逐一检查,因为“其他医院的检查结果不足为信”。我说凭您多年的经验看,我奶奶患的是不是白内障?他目光冷峻地白了我一眼:“还没检查你让我如何判断?想当然地瞎蒙是对患者极不负责的表现。老人含辛茹苦地把你养大,你们作为患者家属就心疼那点检查费用吗?”
  我无言以对,于是,在酷热的骄阳下,背着奶奶跑了好几栋楼,逐一拍了心电图,测了眼压、血压和血糖,做了尿常规、肝肾功能、感染疾病筛查与化验等等,待这一系列检查结果出来以后,医院已经下班,专家早已不见了踪影。我只好带着奶奶回家,第二天再过来诊治。
  翌日上午,我带着奶奶和一堆化验报告排了半小时队后,再次来到那位专家跟前,专家看了看化验单,又看了看我和奶奶,轻描淡写地说道:“是老年性白内障。”我颤悠悠地问好不好治?专家轻叹一声说:“老人家已经93岁高龄,且所患白内障时间较久,目前近乎失明,你怎么不早点带她过来治疗?她目前的症状已经无法治疗。”见我们祖孙俩仅存的一丝希望骤然破灭,专家又用一副多见不怪的语气补充说:“我给你们开一种眼药水,回去按时滴,只能这样维持,别无他法,你们要想开点。”
  带着奶奶回到家,每天按时滴专家开的眼药水,这样一滴就是一年。一年后,奶奶仅仅能在晴朗的白天感受到一丝微弱的光感,两眼的眼窝四围已被眼药水腐蚀得掉了皮,饮食起居全靠家人照料,黑暗中的煎熬令她痛不欲生。可是又能怎么办呢?县城两家“权威”医院都已“盖棺定论”,不面对现实又能如何?
  今年端午假期,我怀着最后一丝希望带奶奶到省城一家权威医院检查,专家用手指轻轻拨开奶奶的眼睑看了看,随后又分别竖起几根手指在她眼前晃了晃,只轻轻说了6个字:“白内障,要手术。”我万分忐忑地问,她90多岁高龄了,可以手术吗?专家一脸笃定地告诉我,只要没有糖尿病、高血压等症状,都可以手术治疗。久违的几句话让我喜极而泣,于是欣喜地搀扶起奶奶去做几项常规检查,之后便开始排队等候手术。
  一切都很顺利,奶奶的视力恢复了正常,20多分钟的手术做完之后第二天就可以出院。如此简单的治疗方式,居然等得如此艰苦。不知道县城医院是医疗设备陈旧不具备这种手术的条件,抑或是不想承担给老年人做手术的风险?(合肥 艾科)
  老家的耕地
  在我们老家那一带农村,人多耕地却少。
  我今年38岁,对小时候的情况记忆很深刻。当时,我们三姐弟都是长身体的年龄,父母又正值壮年,可家里耕种出的粮食,根本满足不了我们的吃饭需求,每年都有好几个月青黄不接。正常情况应该是一日三餐,可为了节省粮食,我们每天只吃两顿饭。
  不过,随着改革开放后打工潮、经商潮的兴起,村里许多青壮年都去全国各地闯荡。家里就只有老年人和妇女儿童留守,耕种的粮食就够吃了,并且还有盈余,大家总算告别了吃不饱饭的日子。
  再后来,一些村民在外面挣了钱发了财。中国人讲究叶落归根,有些赚了钱的村民,在年纪大后,就回老家在宅基地盖起了别墅。跟城市相比,农村山清水秀,空气也比较好,还能吃上绿色有机蔬果。并且,盖别墅也可以直观证明自己的经济实力。
  盖别墅的村民,都把别墅建得有档次。不能光盖一栋房子,游泳池、篮球场、凉亭,以及钓鱼的池塘和观赏花园等一应俱全。这些,都需要占用大量耕地。虽说这些村民都在城里买有房子,很多还把户口迁入了城里,可从农村土地承包制开始时分得的耕地他们都一直保有,并没有变动。有的村民建别墅自家的耕地不够用,就花钱“购买”其他村民的闲置耕地。
  如果村民们的耕地确实都很富余,其实也没什么。然而,村里仍然有一些村民,因为各种原因并不能在外面打工,好在他们是壮劳力,可以多耕种一些耕地养活自己,增加收入。虽说他们自家的耕地远远不够耕种,可在前些年,他们毕竟可以耕种其他村民撂荒的土地。但现在,这些耕地却被原主人收回去,“转卖”给盖别墅的村民了。他们的日子一下子变得很拮据,虽然有大把力气干农活儿,却有劲儿也使不上。政府给这些贫困户解决了一些扶贫救济款,可帮助毕竟有限。更何况,他们原本是可以依靠自己的劳力自食其力的呀。
  目前村里耕地的怪象是:一方面,有部分富裕村民盖别墅庄园浪费耕地;另一方面,却有一部分村民,有力气找不到足够的地耕种,生活比较困难。如何让宝贵的耕地更好地发挥出使用价值,给予需要耕种土地的农民生存保障?我们村里的状况,或许可以引发出一些思考。
  (重庆 蒋明芳)
  术前“预防针”
  那是一段痛苦的记忆。去年1月7日,我因为摔伤导致股骨骨折,在医院动了手术。康复后由于钢板作用,我成了个不太明显的“瘸子”。本来医生就告诉过我,一年后要取掉钢板,不久前,因为返乡装修房子正好有段空闲时间,我合计乘机把钢板取了。
  考虑到医保报销方便,我选择了一家三甲医院。接诊的是位年轻医生,我姑且称呼他小李。做了普像检查,取钢板没问题。小李是北方人,恰恰跟我当年服兵役的沈阳是邻市,于是有了一些共同的话题,他说尽快安排手术。可按照小李的叮嘱,办好医保报销的单据,加上琐事耽搁,我住院已是一周后了。
  一轮全面的体验,我的身体无恙,小李把手术定在4月3日。说实话,小李挺忙的,既要坐诊、查房,还要做手术助理,他叫我和儿子在手术通知书上签字都是抽中午休息时间。我们父子俩来到医生办公室,小李很热情,叫我坐在他的身旁,还倒了一杯热水,开始讲解手术的风险。
  虽有一定的思想准备,但听着听着,我浑身慢慢起了鸡皮疙瘩。小李几乎把所有的意外详详细细讲解到了,先是麻醉失手可能致死,接着如果钢具与钢板型号不符,割不断钢板,只能再把肉缝上。或者螺丝掉肉里了怎么也取不出,那只有与我相伴一生了。我听得手心冒冷汗。
  4月3日上午8时,我被准时推进了手术室。因为是半麻,我一直与麻醉师聊着天。直到手术开始,我都清楚知道主刀的是医院骨科主任,用了不到20分钟就取出了钢板。然后管床的小李缝线,也只用了18分钟。整个手术,前后只花了一个钟头左右,远比预计的顺利。9时30分,我被护工从手术室推到病房,精神尚可的我一路与熟悉的病友打招呼。谈及感受,连小李都说,很少碰到像我这样的伤员。想想手术后直到现在,“万一”并没降临到我头上,因为我的伤口恢复良好,更没丁点疼痛感,凭我掌握的一点常识,认可手术非常成功。
  由于得静养半个月拆完线才能出院,偌大的病房区,每天都会看到有病友去做手术,有的自然很担心失败,甚至有位60多岁的老头儿打起了“临阵逃脱”的主意。我是乐天派,闲聊时,我以自己的经历劝说老头儿,看开点,相信能挺过这道难关。解开了心结的老人,高高兴兴地做了手术,结果同样比较成功。我突然想到“良言一句三冬暖”,或許这个词用在医生身上不贴切,只是病患性格千差万别,医生告知手术风险理所当然,但绝对不是无限扩大,增加患者和家属的心理压力。再说了,真的出现医疗事故,并不代表医生能够推卸责任,恰恰脆弱的病患是更需要心理调节和抚慰的群体。(广州 袁斗成)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30期 | 标签: | 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