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li_mou_mou_de_zui_yu_fei_zui

    李某某的罪与非罪

  • ge_shou_meng_ge

    歌手梦鸽

  • ke_si_de_li_lun_yu_zhong_guo_xu_qiu

    科斯的理论与中国需求

  • zhong_guo_de_yi_fu_wei_shen_me_xi_bu_gan_jing

    中国的衣服为什么洗不干净?

  • xi_que_xin_li_xue-3

    稀缺心理学

  • dong_ba_biao_che_wan_gai_zhuang_che_de_nian_qing_ren

    东坝飙车:玩改装车的年轻人

  • ying_ba_de_jiao_yu_xuan_ze

    “鹰爸”的教育选择

  • yi_ge_shi_yong_zhu_yi_zhe_de_xiang_xiang_yu_ji_qing

    一个实用主义者的想象与激情

  • guo_zhai_qi_huo_gui_lai

    国债期货归来

  • jiang_nan_ming_shi_wen_ren_jia_ju

    江南明式文人家具

  • geng_die_wu_tai_de_nuo_ji_ya_bu_zu_de_wei_ruan_sheng_tai

    更迭舞台的诺基亚:补足的微软生态

  • hua_chen_bao_ma_de_lu_shu

    华晨宝马的“路书”

  • yong_bao_hu_lian_wang_yu_tcl_de_jia_jie_si_lu

    拥抱互联网与TCL的嫁接思路

  • an_quan_yu_bian_jie_wei_shi_dai_de_zhao_xing_xin_yong_ka

    安全与便捷:“微时代”的招行信用卡

  • dang_jia_zhang_ke_de_jing_tou_dui_zhun_bao_li

    当贾樟柯的镜头对准暴力

  • wu_shi_yu_yi_jian

    巫士与异见

  • shi_jie_jin_tou_yu_leng_ku_xian_jing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 shi_zhuang_zao_meng_ren

    时装造梦人

  • gao_ji_zhi_biao_shi_chang_de_qiang_xin_ji

    高级制表市场的“强心剂”

  • gu_jian_qi_tan_wen_hua_yu_qing_gan

    《古剑奇谭》:文化与情感

  • bu_qu_de_ren_wen_xue_ke

    不屈的人文学科

  • shu_xi_de_de_guo_yu_mo_sheng_de_wen_xue

    熟悉的德国与陌生的文学

  • shang_hai_yuan_zai_he_fang

    《上海,远在何方?》

  • xu_li_ya_zhan_shi_yu_zhong_guo

    叙利亚战事与中国

  • huan_qiu_yao_kan_su_lan-28

    环球要刊速览

  • ao_ba_ma_neng_huo_de_guo_hui_shou_quan_ma

    奥巴马能获得国会授权吗?

  • an_bei_jin_san_de_fei_zhou_ji_hua

    安倍晋三的非洲计划

  • tian_xia-29

    天下

  • li_cai_yu_xiao_fei-27

    理财与消费

  • hao_xiao_xi_huai_xiao_xi-28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_yin-22

    声音

  • liu_lang_de_di_tu

    流浪的地图

  • zhen_zao_zong_guan_qing

    针凿总关情

  • shang_hai_yuan_zai_he_fang-2

    《上海,远在何方?》

  • ran_er_hen_mei_jue_shi_le_zhi_shu

    《然而,很美:爵士乐之书》

  • pi_te_fen_ge_si_tan_de_cang_shu_piao

    皮特·芬格斯坦的藏书票

  • xiang_xiang_gang_kan_qi

    向香港看齐

  • zhe_xue_bei_lun_de_wu_li_xue_xing_shi

    哲学悖论的物理学形式

  • bu_yi_yang_de_ka_lu_li

    不一样的卡路里

  • an_quan_de_shuang_shou

    安全的双手

  • du_zhe_lai_xin-31

    读者来信

  • si_te_li_ke_lan_de_de_guang_huan

    斯特里克兰德的光环

  • hao_dong_xi-26

    好东西

  • jian_kang_zi_xun-20

    健康资讯

  • man_hua-23

    漫画

  • shou_ji

    手机

读者来信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秦的诞生


  秦的伟大堪与世界上任一民族的类似阶段比较文明的高度,这种认识史家一直秉持,但过去强调得不够,更谈不上有什么上好的展现。可喜的是,中国艺术家终于有能力利用视觉艺术予以较为完整的表达,通过这部鸿篇巨制的电视连续剧,波澜壮阔的大秦帝国史得到栩栩如生的再现。无疑,由视觉进入,足以吸引我们对于那一段历史的重新认识和思考。
西安 郑阳

幼儿园校车整治以后


  近日,妹妹的孩子上学的幼儿园又开学了,我们一家却发愁了。原因是,本地镇政府及有关部门在暑假前的6月份开展了幼儿园校车整治,还当作政绩登上了市报,大力宣传,说该镇一直高度重视校车安全问题,与区教育局联合开展整治,全镇停止使用29家幼儿园50多辆不合格校车,提供了一个安全的环境云云。但是压根没提整治了不合格校车之后,幼儿园孩子的上下学接送问题怎么解决。现在开学了,这个问题就无可避免地摆到了受影响的幼儿园孩子及他们的家长面前。
  以我家为例,我妹妹、妹夫都在外面的佛山讨生活,将孩子留在家里由我爸妈带,这在我们家乡基本上是普遍现象。这次整治之前,我妹妹的孩子就读的幼儿园,就是每天用一辆小巴作为校车来接送孩子上下学,每天早上我爸妈将她送上开到家门口的校车,傍晚再把她从送到家门口的校车接回来。因为要接送的孩子多,校车还要分几趟接送。这次整治中,我们附近乡镇幼儿园的校车全部以不符合安全要求为由被叫停,我妹妹的孩子就读的幼儿园当然也没能幸免。乡镇上的幼儿园都是小本经营,没有财力购置符合要求(当然,也就是地方政府自己制定的标准)的校车,只好将接送孩子上下学的任务又交还给孩子家长。
  诚然,因条件所限,乡镇幼儿园校车中确实存在因车型小、座位少而超载及车辆保养不善、证照不全、驾驶员良莠不齐等问题,但因为这些问题存在就一刀切地全部叫停,就是典型的懒政。对于这些存在的问题,政府完全可以也应该通过提供资金扶持幼儿园购买符合安全要求的校车、强制车辆检测达标才允许上路、对司机进行培训和考核、向校车减免税费、发放燃油及保险补贴等手段,帮助幼儿园改善校车运营条件。甚至可以因地制宜,针对乡间村道狭窄、大型校车无法开行的特点,允许、扶持幼儿园增加小型校车的数量、班次,解决小型校车载送量少的问题,而非一停了之,这才是建设服务型政府的题中应有之义。宣传中说“该镇幼儿园都已停止使用不合法校车,各幼儿园正常安全运作”,可是真就安全了吗?其实风险并没有消除,无非就是转移了,由校车转到了孩子及自行接送孩子的家长身上。而接送孩子的家长,很多都是孩子上了年纪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他们接送孩子,交通工具基本就是摩托车、电动车、自行车,近一点的甚至是步行接送,这些交通方式,比起原来的校车,到底是更安全了还是更危险了?更何况近期仍然是台风、暴雨、雷电多发季节。
  孩子还是要接送的,现在我爸爸又开起他的摩托车,每天早晚接送起我妹妹的孩子。我只好在电话里一再叮嘱他开慢点,多留意路况和天气变化,注意安全。我爸妈年纪都大了,万一有个病痛,不知道小孩上学该怎么办。我真的很希望当地政府能找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确保校车安全,又能保证孩子都能得到及时的接送,因为,无论是孩子还是家长,都伤不起了。
广东茂名 黄强

高铁,高价?


  老公刚从青岛出差完,坐高铁回到北京,让我猜猜他在高铁上吃的盒饭多少钱一份。我猜:“30元?”老公摇摇头:“55元。”“这么贵呀。”我比较惊讶。老公说:“是啊,就那么一点点分量的米饭和普通菜品,就要55元。我记得以前报道过高铁上的高价盒饭,国家也应该出过政策整治,但是现在好像没有任何改观。我当时问列车员有没有其他选择,列车员说就只提供这一种盒饭。在我的一再追问下,列车员说有18元一份的,但要自己去7号餐车吃。我在1号车厢,总不能拖着一大堆行李越过6节车厢去吃吧。如果不是特别饿,我宁可饿着也不吃这么贵的饭,这不就是垄断经营嘛。”老公接着说:“这一趟光单程车票就要小500元,因为买不上二等座,只能买一等座,虽然都是公司报销,但还是觉得贵,何况大部分旅客都是自费的吧。”
  这让我想起了即将到来的“十一”假期,我们一家三口回老家又要“被高铁”了。老家位于京沪线上的镇江,每天经过的车次有40趟,但是其中只有两趟T109和1461是普通列车,其他都是高铁或动车。T109和1461的硬卧只要300元左右,是很多人的首选,只要12306网站一放票,硬卧票瞬间就显示“售罄”了,所以大部分人都只能直接去买动车票或者高铁票。高铁到我老家大概4个多小时,的确快,但是二等座就要小500元,两个大人带个孩子来回一趟就要2000元(还好孩子小,不用买票)。
  2000元来回一趟对于一直生活在农村的母亲来说觉得太贵了,因为老家很多人一个月的收入还不到2000元。所以母亲一边非常想念我们,希望我们常回老家,一边又担心我们光路费就花销太多,根本不敢提让我们常回老家。我宽慰她说:“2000元哪不有啊,我们平时省着点花就行了。”母亲叹惜,说以前京沪高铁没开通前,老乡们热切地期盼它赶紧修成,觉得修成后能方便儿女常回家看看,也能方便老人探视儿女。没想到开通后的高铁票贵得让人有点心疼,而且高铁一开通,就把其他普通列车几乎都停了,大家只能被动地选择昂贵的高铁。其实好多人并不是很在乎非要5小时从北京赶到上海,他们宁愿花一晚上的时间坐一个硬卧,睡一觉第二天早上也到了,而且不占用白天时间,这样不仅能节约白天时间,还能节约钱。现在只能“被高铁”了,高铁的车票贵,相应地车上提供的盒饭和万一产生的退票费也贵。特别是铁道部撤部变成公司后,已经提高了退票的手续费,估计以后提高其他收费的概率也很高。
  好了,就说到这吧,我得赶紧去抢“十一”的高铁二等座了,否则只能买更贵的一等座啦。
北京 豆豆妈

  

悠着点办


  我工作中所服务的对象大部分均是以前国有、集体企业的下岗和退休职工,企业虽然已不存在了,但他们的事还得接着办。他们年龄较大,最小的差不多也有50岁了。他们大多住在老城区,以前我们单位在老城区的时候,他们到我这来办事也还算方便,家住得近的,散散步也就来了,家住得远点的,也有四通八达、方便快捷的公交车,而且他们中的不少人都有老年证,坐公交车不要钱。那时候我给他们办事的原则是能有多快就多快,能一分钟办好的事绝不会用两分钟。有时候他们的手续不完备,不能给他们办,他们就得再跑一趟,那时候也没听到什么抱怨声。
  但单位搬到远离老城区的新城后,情况有了不同。政务新区原先是一片荒山,推平后盖起了几幢孤单单的大楼,道路和其他的基础设施还不完善,只有一路公交车能直达。所处地方偏僻,路途遥远,我们坐班车都要40分钟,城里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地方。公交车不好坐,往往要倒腾;坐出租车来少则10块多则20块钱,这在一个四线城市里不是一个小数字。今年的夏天格外炎热,但老百姓该办的事还得办,购买公房了,申领低保了,退休后独生子女奖励了……他们到办公室来时往往一身汗馊味,无一人不抱怨政府机关搬到这么远的地方;如果他们手续不完备,叫他们再跑一趟,他们往往是大发脾气。
  我还注意到一个现象,那就是他们办好事后,往往磨磨蹭蹭地不像往日那样立即走,后来我才明白他们是想在办公室里歇会儿再走。是啊,在炎炎烈日里奔波少则一小时多则两小时,到了这里一两分钟事就办完了,然后又要在炎炎烈日里奔波一两个小时,谁乐意呢?但他们不走待在办公室也很尴尬,因为没有话说,他们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我想那我就干脆慢点办吧,他们自带水杯的,我就给他们加点水;没带水的,我就给他们倒杯水。跟他们拉拉家常,吹吹牛;说一点办事程序,避免他们少走弯路。其实他们到我这来,只不过是所有程序中的一个环节,他们还得到别的部门去找人签字盖章。我字慢慢签,往日的龙飞凤舞改为一笔一画;章慢慢盖,以前有个能大致看清的红印印就行,现在则清晰无比;其间再接个电话或打个电话,拖个十分钟一刻钟的,让他们歇歇脚喘口气。这要是在以前,这样拖拉的办事风格肯定会被抱怨、甚至会招到投诉,但现在没一人抱怨我,有的甚至很开心。要说这为百姓办事还真不完全是技术活,还得是心灵活、艺术活。生活真的不易,能多体贴点就多体贴点吧。
安徽安庆 余毛毛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37期 | 标签: | 1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