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shen_hua_gai_ge_de_kong_jian

    深化改革的空间

  • jing_ji_zeng_su_hui_luo_qi_wei_ji_yu_gai_ge

    经济增速回落期:危机与改革

  • min_ying_jing_ji_zhuan_xing_yu_sheng_ji

    民营经济:转型与升级

  • nong_min_cai_chan_quan_li_xiao_shuai_you_xian_zhong_de_gong_ping_wen_ti

    农民财产权利:效率优先中的公平问题

  • gai_ge_mu_biao_guo_jia_zhi_li_neng_li_xian_dai_hua

    改革目标: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

  • ji_mo_shen_ke_de_zhan_zheng

    季莫申科的战争

  • zou_lang_yi_sheng_700_tian_huan_mei_you_jie_shu_de_chong_tu

    “走廊医生”700天,还没有结束的冲突

  • wu_zhao_zhu_ni_bai_tuo_qing_xu_ji_e-21

    五招助你摆脱“情绪饥饿”

  • huo_luo_chai_deng_gu_cheng_fa_xian_han_dai_gu_bi

    霍洛柴登古城:发现汉代古币

  • wu_zhao_zhu_ni_bai_tuo_qing_xu_ji_e-22

    五招助你摆脱“情绪饥饿”

  • gai_shi_he_kong_long_fa_dong_ji_shuo_zai_jian_de_shi_hou_le

    该是和“恐龙发动机”说再见的时候了

  • ying_ban_zhi_pai_wu_zheng_zhi_jia_xie_de_zheng_zhi_ju

    英版《纸牌屋》:政治家写的政治剧

  • bai_ri_yan_huo_yi_bu_shang_ye_zuo_zhe_dian_ying_de_dan_sheng

    白日焰火:一部“商业作者”电影的诞生

  • tang_suan_guang_bo_si_dian_tai_de_shi_nian_guang_jing

    糖蒜广播:“私电台”的十年光景

  • dsm5_jing_shen_yi_xue_de_xin_ban_sheng_jing

    DSM—5:精神医学的新版“圣经”

  • yi_xie_ge_yan_wei_sheng

    以写格言为生

  • bie_ren_de_xin_si

    别人的心思

  • ling_yong_jin

    零佣金

  • lai_zi_xing_xing_de_kuang

    来自星星的矿

  • wu_zhao_zhu_ni_bai_tuo_qing_xu_ji_e-23

    五招助你摆脱“情绪饥饿”

  • mei_jun_guo_jin_ri_zi_zhong_guo_zen_me_ban

    美军“过紧日子”,中国怎么办?

  • huan_qiu_yao_kan_su_lan-50

    环球要刊速览

  • du_zhe_lai_xin-54

    读者来信

  • wei_nei_rui_la_cha_wei_si_li_qu_yi_nian_zhi_hou

    委内瑞拉:查韦斯离去一年之后

  • zheng_fu_qing_ci_ai_ji_she_hui_de_jin_you_yu_yuan_lv

    政府请辞:埃及社会的近忧与远虑

  • tian_xia-51

    天下

  • li_cai_yu_xiao_fei-49

    理财与消费

  • hao_xiao_xi_huai_xiao_xi-50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_yin-37

    声音

  • hua_jia_xiao_yi

    画家萧姨

  • zhi_shi_gong_zuo

    只是工作

  • tian_kong

    天空

  • wu_zhao_zhu_ni_bai_tuo_qing_xu_ji_e-24

    五招助你摆脱“情绪饥饿”

  • hao_dong_xi-47

    好东西

  • jian_kang-11

    健康

  • wu_zhao_zhu_ni_bai_tuo_qing_xu_ji_e-25

    五招助你摆脱“情绪饥饿”

  • jin_cheng_dai_hai_zi

    进城带孩子

读者来信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东莞调查


  看过完整的东莞故事,其经济如何起飞、色情业500亿元产值何来,脉络终于清晰。这才恍悟,原来近些年一些城市开发中所谓的创新之举,很早就在东莞出现,东莞有足以自傲的辉煌期。个人感受,90年代初广州并不比东莞“干净”,酒店内虽有公安局禁止卖淫的布告,但骚扰从未停歇,广州能把色情业治好,东莞应该也能做到。问题在于,东莞色情业从业者如何转换身份?经济转型如何完成?当下,东莞缺工10万,能成为机会吗?
北京 黄桦

不可承受的版面费


  我所在的大学是当地一所还算小有名气的学校,无论如何,被贴上“985”标签的学校数量是有限的,因而,说起来还有那么些牛气。早些时候,学校的“大街小巷”、角角落落不是这般“白茫茫”的景象,如今,所到之处,但凡视之所及便会看到横着的“论文代发、价格同行业最低”等粗大字样的传单,当然少不了的还有论文代理的联系方式。我也时不时瞅上一眼,因为实在无法拒绝亮堂刺眼的白色,我也只是不经意地瞄一下,因为它实在不是一般人能消费得起的。
  不知从何时起,学校承袭了这样的施教方针,以文科为例,方案要求全日制硕士研究生在毕业答辩前,除完成学位论文外,须公开发表一篇本人为第一作者,且以所在单位为第一署名单位的研究论文,博士毕业则须至少发表三篇CSSCI来源期刊论文,部分文科类专业还要求硕士生在读期间,须发表一篇CSSCI来源期刊论文方可参加毕业论文答辩。混迹于高校的人都知道,这种级别的刊物对老师来说尚有难度,学生投递的稿件,大多石沉大海。既定方针犹如晴天霹雳直击研究生们的脑门,因为首先挂虑于心的是能否顺利毕业的问题。
  另外,学校针对学生的评价考核体系也“激励”他们在核心期刊、CSSCI来源期刊或更高级别的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倘若学生能如此,那么,保送研究生、评奖学金、评优等福利事项的把握程度会大大增加。既可得奖评优,又能顺利毕业的美好愿望是每个在校硕、博士生渴望去实现的,所以,也才有了明目张胆贴出的可以议价的论文代写代发宣传单。
  身边的朋友闲来无事,有时会私下会会那些所谓的论文代理机构。据代理们说,在CSSCI这种水准的刊物上发表一篇4500字左右的论文至少需6000~8000元,这是属于履行“正常”的投稿、审稿、发稿流程,一般投递稿件后半年内可见刊。然而,人人都有着急的时候,在高校亦是如此。倘若恰逢教师在某一阶段要评定职称,学生要评定奖学金,那么所谓的“加急型”稿件服务便可雪中送炭,当然,价格也不菲,一般每篇在1万元以上。
  听完这些,我目瞪口呆。我本清贫,更无心此事,只是对我们的教育考核体系、评定机制扼腕叹息,更对低级、功利的学术腐败忧心忡忡。多希望这样的事例只是个案,哪怕有人说是小题大做。每一个来到高校的学子,他们的内心深处真正渴望的是学有所获,学有所用。倘若不能在宁静、纯粹的氛围下追寻属于内心深处的平静,而是为功利、为负担、为任务所累,可想而知,教育致贫不只在于学费,也在于版面费。交付巨额版面费后,我们的学术,我们的创新还会剩下什么?
成都 王江蓬

爸爸今后住哪儿


  妻子每年春节都会为到底回不回娘家而纠结,她家在湖北江汉平原的一个镇上,开车要4个小时的车程,家里就剩爸妈两个老人,每次我们回去都为住哪里发愁,家里没有卫生间和洗澡的设施,儿子不愿意回去,听说可以住宾馆才答应回去。
  这次她兄妹5个全部回家过年,自然家里也住不下。回乡之前让老亲爷订了几间房,我们3家住宾馆。乡下的宾馆也比城市的商务酒店似乎档次还高些,没想到宾馆全部住满,没有预订的想加个房都没有,老板说宾馆就是过年几天爆满,平时没有什么人。妻子家爷爷奶奶还有爸妈当年都是有工作所谓吃商品粮的,所以虽然是在镇上生活却没有一分土地,在农村户口和土地值钱的今天,他们仅有的就是这几间瓦房和一纸城镇户口。老亲爷家房子还是30年前做的几间瓦房,已经是摇摇欲坠。
  兄妹在一起自然又谈到是否在老家做房子,兄妹5个分别在全国5个城市买了房子安家了,这次看到岳父家隔壁左右七八户人家房屋都空着,不是搬到别的地方就是又换地方做了新屋,只有岳父一家孤零零地在那里坚守。正好隔壁有一栋二层楼房子从建好到现在没有住过一天人,二楼的窗户已经腐烂成了空窗,我说何不买下来免得自建麻烦多,老亲爷说:“这个是我们镇上开长途汽车的老板,在别的地方做了房,他是为了把这个地方占着,才不会卖呢!”讨论来讨论去没有什么结果,大舅说等有钱了就在他住的潜江市给老人买房接去住。
  原先没有一寸菜地的岳父这次在隔壁家人去楼空的院子种起了小菜,收成多得几家人都吃不完,要我们多摘些带到武汉去免得浪费了。过了正月十五他们就要到德阳去帮小儿子装修房子,好长时间也不会回来了,菜也就没人管了,还担心房子塌了。
武汉 邱钢

亮灯记


  女儿上高中选择了住校,一年后宿舍调整被安排在一楼,南方的一楼潮湿且蚊虫聚集,卫生状况不好,我和她妈妈就在校外给她租了一间房。去年国庆假日后,送女儿返校,忽然发现这条新马路的路灯不亮了,周日傍晚很多家长开车送孩子返校,在校门口汽车和行人交织在一起,步行的孩子很是危险,而且还有一些孩子和我女儿一样走读,晚自习后离校横穿马路真是令人担心。于是我给市政热线12345打电话反映这个问题,热线那头的接线小姐很热情地记录了我反映的情况并承诺尽快转相关部门给予回复。本以为这是个很简单的问题,可是没想到一个星期接一个星期过去了,路灯就是不亮,其间又向12345热线多次催问,接线小姐每次都很客气地记录,并解释说相关部门正在协调……连我女儿听了都劝我别再难为这些接线小姐了。
  到了2013年11月24日晚上18:30左右,我送小孩返校,校门口的马路已经是漆黑一片了,再次给12345打电话,这次得到了一个神回复:路灯欠电费,相关部门正在协商解决……第二天12345再次联系我,称已向××区政府反映过此问题,让我耐心等待,并说可以告诉我区政府电话,我也可以自己联系。我还真就通过××区的政府热线找到了区住建办的×主任,主任的解释是马路建设完成后还没有完全移交,路灯的管理部门没有确定,电费无法落实。眼看问题不能解决,我在11月25日又通过市政府网站上的市长信箱直接给市长反映这个问题:路灯是公共服务,花的是纳税人的钱,到底欠谁的钱了?盼市长关注此事,冬季天黑得早,为了孩子们的安全,希望路灯能够尽快亮。
  提交后,几乎每天都上网查询是否有反馈。开始一直显示是“待审查”状态,十来天后转为“转办”状态,终于在12月10日显示“办结”,打开看到这样的答复:“尊敬的网民:……由于道路建设项目未进行验收无法移交路灯管理部门管理,代建方××国有资产经营公司又无能力再垫付电费(每月4000元左右,已垫付两个月)。目前道路代建方正在积极协调道路验收及移交工作,争取尽快解决路灯不亮问题……”
  对于这种答复,我自然是心有不甘,在12月20日又继续向市长信箱反映,希望有关部门能给出明确的答复,路灯何时能亮?提交后,又进入了漫长的“待审查”状态。元旦假期后,女儿因为有学校的社团活动,元旦一大早就返校了,到了晚上,女儿给我来电话说路灯已经亮了,我真有一种幸福来得太突然的感觉。其实在通过政府热线、市长信箱等途径反映问题的同时,我还借助微博、微信等新媒体手段。我拍了几张现场的照片,通过微博发给了本地一些报纸、广播、电视等媒体,以及CCTV焦点访谈等栏目。一家晚报派记者做了现场采访,并在晚报网站上发了报道;某广播栏目通过微博联络后让我打他们的“行风政风”热线,主持人很给力,当场就联系了××区住建办,尽管“有关部门”仍不知所云,但切实感受到舆论监督的力量。当时很是期待,觉得结果指日可待。不幸的是之后仍长期没有结果,以至于主持人都有点泄气,觉得无可奈何了。
  另有一家媒体约我参加他们的热线栏目,他们约到了市政部门的领导参加热线,现场解决问题,当我告诉编辑问题已经解决了,明显感觉到编辑有些失落。为支持媒体朋友的工作,我还是按约定参加了这个栏目,首先是感谢各位的支持使问题得以解决,其次我发现虽然路灯亮了,但学校门口专门设立的红绿灯依然不亮,不过在节目过程中,我是听明白了,红绿灯的问题是交警部门来管的,市政没办法。
  在解决路灯问题的这段时间里,“嫦娥3号”都登月成功了,我曾一度发问解决个路灯问题比登月还难吗?最终不知谁感动了上帝,路灯终于亮了。对于红绿灯问题,还要不要继续努力感动上帝呢?
海口 缪青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0期 | 标签: | 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