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yi-yu-zheng-fan-lan-yu-te-da-hao-zi-wo-le-guan-zhu-yi-de-pian-jian

    抑郁症泛滥与特大号自我 乐观主义的偏见

  • le-guan-zhu-yi-de-pian-jian

    乐观主义的偏见

  • le-guan-zhu-yi-de-liang-mian

    乐观主义的两面

  • ji-shu-ru-he-shi-ren-le-guan

    技术如何使人乐观

  • na-xie-le-guan-de-wen-xue-xing-xiang

    那些乐观的文学形象

  • bei-guan-zhu-yi-ji-cheng-guo

    悲观主义及成果

  • ha-yi-da-yi-yuan-xue-an-shou-hai-zhe-yu-xing-xiong-zhe

    哈医大一院血案:受害者与行凶者

  • jin-yan-jie-yan-he-kong-yan

    禁烟、戒烟和控烟

  • fa-guo-da-xuan-sheng-fu-nan-liao

    法国大选 胜负难料

  • xiao-e-dai-kuan-de-shen-zhen-shi-yan

    小额贷款的深圳试验

  • zhu-zhe-qin-chu-zou-he-hui-gui

    朱哲琴:出走和回归

  • bei-jing-nong-fu-shi-ji-ruo-da-de-shi-jie-yi-xiao-zhang-fan-zhuo

    北京农夫市集:偌大的世界,一小张饭桌

  • wen-zhou-shi-yan-tian

    温州试验田

  • xiang-yu-ma-si-te-li-he-te

    相遇马斯特里赫特

  • wei-nano-sim-er-zheng-chao

    为Nano-SIM而争吵

  • bu-jiang-luo-ji-de-lan-bo-ji-ni

    不讲逻辑的兰博基尼

  • gao-bie-gao-zeng-chang-yu-hai-er-de-gao-duan-ding-yi

    告别高增长与海尔的高端定义

  • cong-ming-hua-zhong-ting-jian-de-biao-xi

    从名画中“听见”德彪西

  • ting-shuo-guo-mei-ting-guo-xu-xiao-feng

    听说过,没听过徐小凤

  • yi-chang-yong-bu-ting-xie-de-bao-feng-yu

    一场永不停歇的《暴风雨》

  • yu-gao-pian

    预告片

  • duo-xi-lai-wei-en-hun-he-dong-xi-fang-wen-hua-de-she-ji

    多希-莱维恩:混合东西方文化的设计

  • yuan-yuan-she-jiao-cheng-ren-li

    元媛,社交,成人礼

  • xiao-en-huai-te

    肖恩.怀特

  • nan-pei-san-jian-ke-de-jue-di-fan-ji

    男佩三剑客的绝地反击

  • ji-duan-nian-fen-li-de-hao-jiu

    极端年份里的好酒

  • ning-xia-zhong-guo-pu-tao-jiu-guo-ji-ren-ke-de-xin-kai-shi

    宁夏:中国葡萄酒国际认可的新开始

  • si-kao-qing-xi-du-da-jian-ce

    思考清晰度大检测

  • na-xie-xing-ge-nei-xiang-de-niu-ren

    那些性格内向的牛人

  • gao-zeng-chang-de-tian-hua-ban

    高增长的天花板

  • mi-ma-zi-de-mi-mi

    密码子的秘密

  • sai-rou-ji

    塞肉记

  • ta-jiu-shi-xi-wang

    她就是希望

  • zao-dao-dan-huan-shi-zao-jun-jian

    造导弹,还是造军舰?

  • huan-qiu-yao-kan-su-lan-9

    环球要刊速览

  • du-zhe-lai-xin-39

    读者来信

  • ji-xu-kong-jian-de-e-mei-fan-dao-wen-ti

    急需“空间”的俄美反导问题

  • ai-e-bian-jing-zheng-duan-nan-yi-ping-jing-de-fei-zhou-zhi-jiao

    埃厄边境争端:难以平静的“非洲之角”

  • tian-xia-9

    天下

  • li-cai-yu-xiao-fei-7

    理财与消费

  • hao-xiao-xi-huai-xiao-xi-9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yin-shu-zi-7

    声音·数字

  • qu-ming-zi

    取名字

  • zhai-nan-wang-wu-yu-tian-shi

    宅男王五与天使

  • dong-xue-yue-du-zhi-nan

    “洞穴”阅读指南

  • kuang-ren-xiao-ji

    狂人小记

  • hao-dong-xi-9

    好东西

  • ge-ge-de-gu-shi

    哥哥的故事

多希-莱维恩:混合东西方文化的设计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过去5年,“理想之家”一直是德国科隆家居展(Imm Cologne)最引人注目的设计装置,一个出自像扎哈·哈迪德、深泽直人等明星设计师的梦幻之家,用来展示家具和室内设计的新潮流。从今年开始,更加平实的“Das Haus”(德语中家的意思)取代了“理想之家”,改变的不仅仅名字,远没有那么知名的伦敦设计工作室多希-莱维恩被邀请在“纯粹村庄”(Pure Village)大厅中央,建立起他们的人工之家。
  在大约180平方米的白色平台上,Das Haus如同一个立体的色块拼图,或者说一场“色彩的盛宴”。浓烈的色彩印象首先来自充当空间隔断的墙壁和隔板,那些大红、鲜绿或者宝蓝色的网格状隔板,每个功能空间的墙壁都被刷成亮橙、淡紫、海蓝等不同色彩。当然,还有大部分出自多希-莱维恩工作室色彩斑斓的家具,如同走进了M&M的糖果世界。
  “Das Haus延续了‘理想之家’的传统,虽然我们不再采用之前的抽象方式。”科隆家居展创意总监迪克·斯皮伦伯格(Dick Spierenburg)解释说,“我们有意寻找与现实的更多联系,除了展示未来几年中室内设计存在的可能性,还有多希-莱维恩建立在个性基础上的当代居家生活观念。”
  多希-莱维恩是一对住在伦敦的设计师夫妇,出生于印度的妻子妮帕·多希(Nipa Doshi)加上英国人丈夫乔纳森·莱维恩(Jonathan levien)。他们的组合本身就包含了多重寓意,不仅是东方与西方、印度与英国、男性与女性,还有工业生产与手工艺、古典与现代、全球化与文化身份等等。英国设计师汤姆·迪克森(Tom Dixon)曾经评价说,他们两人结合了“两个世界最好的部分”。
  妮帕·多希1971年出生于孟买,在新德里长大,大学的设计教育来自以强调功能见长的印度艾哈迈达巴德国立设计学院。当她尝试为德国博朗(Braun)的烤面包机和咖啡机做设计时,新德里街头的人正在用火炉烧茶,这种审美分歧直到今天仍然会激发她的创作能量。她在伦敦皇家艺术学院获得第二学位后(她在那里与乔纳森·莱维恩相遇),回到印度和一些杰出手工艺人合作,试图为当地产品找到一种现代的表达方式。也是在那个时候,她产生了结合两种不同文化的想法。
  相比之下,乔纳森对设计有着更加功能化的理解。他1972年出生于苏格兰,在他父母开办的玩具工厂里在蒸汽机和各种材料的陪伴下长大。从小幻想当工业发明家,16岁离开中学去学家具木工。他在伦敦皇家艺术学院获得家居设计硕士学位之后,在著名设计师罗斯·拉夫格雷夫(Ross Lovegrove)的工作室工作了3年。这些经历留在他身上的印记是手工艺与自动化技术之间的反差,直到今天,他仍然自己亲手做设计模型。
  多希-莱维恩2000年在伦敦东区索迪治(Shoreditch)一家旧仓库的底层开设工作室,5个工作站摆放在粗糙的红砖墙之间,里面充斥着一种有秩序的混乱。从一开始,他们就把自己的设计方向定位于不同文化的交叉,试图探讨技术与叙事、工业制造与精致手工艺、平面设计元素与产品功能之间混合。他们那些混合东西方文化、色彩鲜艳的产品经常具有情感的诱惑力,吸引了像施华洛世奇、英特尔、诺基亚、Authentics、Moroso、Cappellini、Camper和BD Barcelona等全世界的客户。
  “一些东西来自妮帕,另外一些更加像我。”乔纳森这句看似平淡无奇的话,可能是对他们设计最恰当的描述。这里存在着每个人对设计的不同关注点,乔纳森具有工业设计师的精准要求,注重产品的发展过程和材料运用,妮帕更以产品的色彩、外观和审美处理见长,除了平面设计元素的运用,她对物品近乎仪式化的演绎赋予它们叙事性的、可触知的特质。
  “我的设计观念首先是关于一种态度,对仪式和日常生活细节的在意。无论是装饰印度女神、铺床叠被还是做饭,生活中一切都很重要,哪怕是似乎微不足道的事情。”妮帕说。
  这一切让他们的家具摇摆在异国情调的魅力和纯粹主义者的轮廓线条之间,在美丽感官的外表之下,散发出英式工业设计低调精准的工艺。这在“纸飞机”扶手椅系列中尤其明显,椅子的结构很简单,一个二维的形状折叠成三维的物体。因为是Mosoro和施华洛世奇之间的合作,多希-莱维恩发展的面料不引人注目地结合了水晶,只有在反射光线的时候才变得明显,这构成了整个设计的基础。
  “印度轻便床”是对一件普遍存在的家具仪式性的运用,虽然这种印度随处可见的家具经过了西方纯粹主义设计语言的改造,印度式的色彩配方却被保留下来。这里还有对当地印度裁缝工艺的赞美,以丝绸为材质的椅面上看不见任何接缝,如果不是手工制作而是机器生产的话,这是不可能做到的。为了建立使用者和生产者之间的联系,上面还绣上了生产日期及刺绣女工的名字。
  印度人纳维·帕特奈克(Naveen Patnaik)撰写的《生命花园》是一本附带美丽插画的植物实用手册,介绍宗教、药用、烹饪、美容和芳香疗法等不同用途的植物使用。里面有幅彩色插画,一对印度王子与王妃坐在铺着地毯的宫殿地面上,几十个大小不一的靠垫围绕着他们,都是有着美丽的色彩和美丽的鹅卵石形状。正是这幅画启发了“我的美丽后背”(My Beautiful Backside)座椅系列,直到今天,它一直是多希-莱维恩标志性的设计,在Das Haus空间中被摆放在最引人注目的位置。
  “这个没有靠背的长沙发有不同色彩和形状的后背靠垫,我们用了羊毛和毛毡的组合,让人联想英式西装的出色裁剪,再用金箔和银箔增加一层印度式的丰裕色彩。每个后背靠垫中间都有一个模制纽扣,一起读的时候会传达不同的信息。”多希-莱维恩说。
  这对夫妇被他们的文化差异所滋养,如果说乔纳森坚持的是精准英式工业技术和低调设计观念,那么妮帕赋予了他们的产品更多魅力、审美和文化深度。就像她所说的:“在印度生活各个方面存在着固有的摩擦和不协调,这是一种无法被定义的环境和一个不能被束之高阁的国家。历史层次与现代化、手工艺与高科技、神话传说与生存的严酷现实,所有这些以难以描述的特质给我的设计以推助力。”
  
  城市肌理下的Das Haus
  三联生活周刊:在科隆家居展的中心位置,你们对Das Haus的设想是如何开始的?
  多希-莱维恩:我们的设想是以都市的社会经济背景为出发点,它不是从外观来欣赏的孤立房子,也不是位于单纯的居住区中。这个家是人口稠密的都市肌理一部分,混合了商店、工作室、住宅、街道、市场等城市内容,就像你在罗马、上海、东京或者孟买所见到的。可以说,它是我们的记忆和空间体验的累积,既有想象的也有真实的成分,包含那些世界各地我们曾经去过以及我们想去的地方。
  三联生活周刊:哪些是你们记忆中的空间范例?
  多希-莱维恩:我们的头脑里有勒·柯布西耶的房子、雅克·塔蒂的电影、摩洛哥的庭院建筑或者印度过去的法属殖民地庞帝切里。在印度的城市里,经常有和住宅连接在一起的集市,两者好像长在一起似的。我们喜欢这样的房子,相互不同又是紧密联系的,都是生动都市景观的一部分。而且这一类空间是根据需求不断自我发展的,如同出自居住者自己的设计,这也是我们想带入Das Haus的活力,一个在时间的推移中吸收了不同身份和影响的家。我们的房子是感性的和分层的,扎根在现实中但是接近完美之家的概念,它永远是在完善过程中。
  三联生活周刊:你们为Das Haus带来了什么样的新观念呢?
  多希-莱维恩:在设计这个家的内部时,我们考虑的是房子里吃饭、做饭、睡觉、沐浴等日常活动,而不是餐厅、厨房、卧室、厨房、浴室等不同的房间。我们想挑战究竟什么是卧室、厨房之类的陈旧观念,重新定义它们以及它们的使用方法。不同的空间如何互相连接,不同的行为如何互相联系,我们希望在不同的活动之间创造一种真正流畅的关系,就像有人根据自己的需要而建立的家,把不同的偏好空间融合在一起。家具的真正能力在于创造空间,我们希望Das Haus能让人更多地思考空间、功能和日常活动之间的关系。
  三联生活周刊:这种流畅的空间关系是怎样实现的?
  多希-莱维恩:我们创造了碎片的空间,墙壁有不同程度的通透性,也有网格构成的壁板。这个家的中心是绿植所代表的天井庭院。在所有房间中,你都可以随时看到庭院,在房间里也会产生室外的感觉。我们的起居区与睡眠区是连在一起的,整间卧室只有一张床,把床变成某种平台。在白天,睡眠区也可以变成社交场所,与家人朋友相处的空间。厨房是和工作室相连的,不仅是做饭的地方,也是孩子玩耍和家人聚集的地方,把两张不同的桌子合而为一的Manzai桌支持就餐、工作、家人聚会等多项活动。穿衣打扮区域,我们和BD Barcelona发展了一张梳妆台的新原型,其中的想法是可以公开展示你拥有的东西,放在桌面上享受它们,而不是把它们藏在橱柜里。
  三联生活周刊:开放的室内结构对于家庭成员来说是否缺少私密性呢?
  多希-莱维恩:一个家不一定要为住在里面的人提供私密性,它是一个内在的小世界。为什么你不能坐在客厅里,看到家人在浴室里洗澡呢?我们也喜欢家中幸福安宁的生活感觉,这种幸福感与厨房和浴室有很大的关系。在Das Haus中它们互相连接的,有共享的橱柜,因为很多我们吃下去的东西对皮肤也是有益的,护肤也不一定要用名牌的护肤品。我们还设计了带灯光的蒸汽浴和芳香疗法SPA空间,一个遵从印度传统医学阿育吠陀的幸福空间。当然,幸福的感觉不一定是物质带来的,有时候你不需要什么家具,只要独自一个人放松安静下来。
  纸飞机/Paper Planes
  “这是为Moroso设计的阅读椅,采用定制的印花和提花面料,虽然尺寸很大但视觉上给人轻盈的感觉。‘纸飞机’的名字表明我们是以被折叠和投掷的纸飞机发展出椅子的造型,方格面料既构成对它的约束,又指明了投掷的方向。这一形式可以让使用者自由移动,斜倚在不同的位置上。这个项目开始于我们结合施华洛世奇水晶元素发展的一种新面料,基本想法来自折叠的图纸,具有数学和科学感觉的格子图案与水晶那种喜庆、欢乐的元素形成对比。我们在格子图案的毗邻线上缝缀了水晶,因为线条本身的阴影让水晶看起来不那么明显,只有灯光下才会闪烁。我们也发展了一种提花方格版本,在经纬交织过程中加强了阴影的错觉,Moroso的Logo在图表线中隐隐显示出来。”
  不可能是木头/Impossible Wood
  “这样一把具有优美弯曲弧线的椅子,除了塑料注射成型法之外,不可能用其他方法来完成,所以它的名字是‘不可能是木头’。但是大多数塑料模压椅都具有光滑匀质的表面,这把椅子却散发着朴实、自然的气息,似乎它还具有木材的香味。我们看到过非洲裔美国雕塑家马丁·珀伊尔(Martin Puryear)在1977年创作的《雪松小屋》,这件装置作品是用水平环把超薄的平行条状木片捆在一起。马丁·珀伊尔的作品决定了我们制作‘不可能是木头’椅的第一个原型,我们采用了一种构建性的语言,来逃脱通常用于生成塑料形式的被动过程。”
  儿童摇椅/Rocker
  “大多数儿童玩具不需要儿童想象力的参与,它们的形式和功能已经清楚表明该如何使用。其实对孩童来说,很多有趣的东西是没有具体造型的。对于家中那些不是用做玩具的日常用品,他们可以发挥自己的想象,即使是最简单的东西也能玩得不亦乐乎。基于这一观察,我们为Richard Lampert设计的‘摇椅’主体是一个抽象的‘马鞍’,而不是一匹可以明显识别的马,它就像一个临时制作的现成品。”
  豌豆公主/Principessa
  “由很多层薄垫组成的长椅,想法来自安徒生的《豌豆公主》。最上面一层垫子用的是我们自己设计的定制提花织布,上面的图像组成不拘一格,从雨伞、项链、钱包、眼镜到鸡尾酒杯和博朗吹风机,大概是准备过夜的公主的随身物品吧。”
  印度轻便床/Charpoy
  “有四条腿的坐卧两用长椅,结合了印度缝纫女工和意大利工业制造的技艺,这是印度全国各地无处不在的沙发床。我们用棉和丝绸的床垫,表面绣上古老的印度骰子游戏Chaupar。妮帕在艾哈迈达巴德与纺织工匠合作时,看到那些女人盘腿坐在地下,专注于拼缀、贴花、刺绣和镜绣等手工艺,用的是一些非常美丽的工具,像剪刀、顶针、标记粉块等等。所以我们发展了一系列垫子,把她们的美丽工具缝在靠垫上,后来一直延伸到我们自己在家中和工作室使用的一些物品。”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4期 | 标签: | 1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