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52期2018年第51期
2018年第50期2018年第49期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读者》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意林》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9年第10期2019年第09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今日文摘》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上半月》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7年第09期
《读者欣赏》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军事文摘》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新青年》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意林·少年版》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知音海外版》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绘阅读》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下半月》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 xiang_tong_de_kuai_le

    相同的快乐

  • xiao_hua_15_ze-13

    笑话15则

  • ye_fang_nong_hu

    夜访农户

  • yu_shang_ge_hen_jiao_se

    遇上个狠角色

  • xian_ling

    显灵

  • qi_zhong_ren_sheng

    棋中人生

  • zu_che_bai_sha_kuo

    租车摆啥阔

  • shi_jiu

    试酒

  • liang_jin_bai_mian

    两斤白面

  • sun_zi_yao_ding_hun

    孙子要订婚

  • yu_ren_jiong_shi

    愚人窘事

  • shi_hua_shi_shuo-3

    实话实说

  • xiao_yu_miao_ping

    笑语秒评

  • zhao_dui_xiang-2

    找对象

  • ling_hun_gan_ying_shi

    灵魂感应师

  • huo_chi

    火痴

  • du_she_ji_hua

    毒蛇计划

  • bang_gong_feng_bo

    帮工风波

  • tian_jia_guang_gao_wei

    天价广告位

  • bao_yang_shi_de_guo_cuo

    保养师的过错

  • shuo_zhen_hua_de_yong_qi

    说真话的勇气

  • duo_xing_hao_shi_you_qian_cheng

    多行好事有前程

  • men_dang_hu_dui

    门当户对

  • shui_dong_le_wo_de_yu_e

    谁动了我的余额

  • fen_bu_chu_de_sheng_fu

    分不出的胜负

  • ling_lei_mian_shi-2

    另类面试

  • a_p_qiao_zhua_bai_chi_ke

    阿P巧抓白吃客

  • bu_yong_huan_de_zhai

    不用还的债

  • si_ling

    司令

  • yi_ci_ji_hui

    一次机会

  • fu_weng_de_yan_jing

    富翁的眼睛

  • wen_nuan_fa_sheng_zai_shun_jian

    温暖发生在瞬间

  • ying_bian

    应变

  • shang_gou

    上钩

  • gou_wu_qi_yu

    购物奇遇

  • te_chang

    特长

  • ren_cai_jin_shou

    人才尽收

  • gai_mi_ma

    改密码

  • qian_yong_gao_shou

    潜泳高手

  • tao_le_yi_jie_ke

    逃了一节课

  • xiao_wu_jian_da_wu

    小巫见大巫

  • cai_pai

    彩排

多行好事有前程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一杆鬼秤称人心,恶意恶为遭恶报,善心善行得善果。
  这是清朝时候的事。建湖城里有个开粮店的生意人叫范子忠,生意人笑迎八面客,信誉吃四方,这范子忠也确实如此,心地和善、童叟无欺。但他的生意总像温开水一样没有起色,究其原因是竞争太强了。可就是这么和善的他,这天竟稀里糊涂地得罪了一个人。
  这天一大早,邻居王奶奶在号啕大哭,一时间引来好多人围观。范子忠就在隔壁,哪能坐视不理?上前一打听,原来王奶奶一早起来,发现自己看家护院的大黑狗不见了,想到最近城里说有偷狗的,不用说这条狗是给偷了。
  王奶奶孤身一人,这狗既看家护院,也是她的伴,偷狗贼偷她的狗也太缺德了。范子忠一时气愤难平,破口大骂:“可恶的偷狗贼,你偷别人的狗尚且罢了,你偷了王奶奶的狗要是不还,我咒你上山摔死、下河淹死、走路跌死、吃肉噎死,反正你没有个好死!”
  众人一听,个个拍手叫好,说:“解气、解气,骂得好!”
  范子忠只顾骂得痛快,他不知道人群外边,有个人听他骂得如此恶毒,早就气得钢牙咬碎眼珠血红,只是不敢发作。这人不用说就是偷狗贼了,王奶奶的狗早被他杀了煨熟了。
  骂过之后,范子忠开始做生意,谁知晦气来了:一杆秤被他不小心掉在地上,“啪”的一声摔成两截。
  生意人最忌讳的就是一大早不顺,何况跌断了秤?一杆秤要不少银子哩,卖粮的没有个秤,还做哪门子生意?
  范子忠懊丧得不得了,只得先关了店,然后心急火燎地来到城西的“杆儿黄”家,这家正是做杆秤的,所以人称掌柜杆儿黄。
  杆儿黄是个瘦削的中年人,样子有点怪怪的,看人从不用正眼,而是斜着看,可他眼睛并不斜视;走起路来轻飘飘的没声音,脸色常年发青。有善看面相的人偷偷打量过他,说他之所以如此,是因为骨头轻,夜游神转世,不是长寿之相。
  见范子忠要买秤,杆儿黄斜视着他,阴恻恻地说:“你倒来得巧,昨天我正巧制好了一杆,就给你吧。”
  范子忠大喜,有现成的秤,这下可耽误不了生意了,当下付了银子拿了秤,急急赶回去重新开门卖粮。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范子忠继续做他的生意,不经意间发现一件喜事:到自家店里买粮的越来越多,生意渐渐好起来了。
  粮还是那种粮,价格也还是那个价格,跟同行相比并没有優势,生意怎么会突然好起来了呢?
  范子忠想来想去想不通,且不管他,生意好总不是坏事,可同时还有一件事,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就是卖出的粮食损耗较以往大了不少。不过相比起来,还是多赚了银子,毕竟流转得快了。
  生意正红火着,范子忠听到一个不好的消息:城西做秤的杆儿黄死了,听说是生病死的。那位相面的相得真是太准了!
  范子忠唏嘘不已,虽说跟杆儿黄仅因买秤才有了几面之交,但毕竟都是做生意的,何况那杆儿黄又留下一对孤儿寡母,他们以后日子怕是难过咯。这么一想,范子忠心就软了,当即来到杆儿黄家吊唁,足足出了二两银子的份子钱。
  一见范子忠来吊唁,那杆儿黄家守寡的妇人可就愣在那儿了,因为两家平素并没有交往,当见到范子忠拿出这么多银两时,那妇人更是痛哭失声。
  又过了十多天,这日中午时分,范子忠正在店里闲坐,忽见远远来了一人,到了店门口却并不进来,只在那里左右徘徊。范子忠心里奇怪,再一看,来者是杆儿黄的妇人,明白了,人家现在还在服丧期,到别人家不吉利。这是个讲究人。
  范子忠忙迎出来,说:“嫂子来买粮的吗?来了怎不进店坐坐?”
  妇人一听十分感动,因为范子忠没有因她新寡晦气而将她拒之门外。她四顾左右无人,小声说:“范先生,你是个好人,我今天来是要跟你说一件事,不说我心里不安。”
  范子忠一愣,只听妇人又说:“范先生,我那死鬼男人曾报复过你,我本来不想说的,可见你如此仁义,我实在不忍。我那死鬼曾卖给你一杆秤是不是?实不相瞒,那是杆鬼秤,一斤一两米秤出来只有一斤。”
  范子忠大惊,脱口而出:“我和他无怨无仇,他为什么报复我?”
  妇人一脸羞愧,低声说:“因为我那不争气的死鬼就是偷狗贼,那时你痛骂偷了王奶奶家狗的人,死鬼正好听到了,便记恨于心,把那杆鬼秤卖给了你,他一向是个斤斤计较的人。”
  一时间,两人相对无言。
  过了一会儿,妇人又开口了:“你知道我那死鬼是怎么死的吗?上回他又偷了一只狗,谁知在吃的时候有人大声敲门,他做贼心虚,慌乱之下将一块含在嘴里来不及嚼的肉咽了下去,偏偏肉中有一块骨头,正好卡着了,他吞又吞不下,吐又吐不出,结果硬生生憋死了。”
  说完这话,妇人就走了。范子忠呆立半晌,想不到自个儿那天随口一骂,竟一言成真:偷狗贼真是吃肉噎死的!
  同时,他突然明白了一件事:生意之所以突然火起来,就是因为这杆秤,大伙发现我秤高,便认准了我;粮食损耗增多,自然也是因为这杆秤。杆儿黄存心害我,不料却成全了我,老天爷有眼!
  范子忠当即请了几位邻居再次来到杆儿黄家,他也不说破真相,只是当着大伙的面,对那孤儿寡母郑重说道:“各位高邻作证,以后这孩子的吃喝以及上私塾的钱我全包了。我对这孩子只要求一点,长大成人后不许耍奸使坏,要知道头顶三尺有神明,害人是害不到的,只会害自己。多行好事自有前程!”
  (发稿编辑:王 琦)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4期 | 标签: | 67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