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读者》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意林》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rang_xin_qing_yi_dian

    让心轻一点

  • shou_ji_ping_bao

    手机屏保

  • mian_ju-2

    面具

  • duo_gong_neng_che_deng

    多功能车凳

  • guan_xi_hao

    关系好

  • shui_dong_le_ju_chang_de_bao_jian_cha

    谁动了局长的保健茶

  • bai_sui_lao_ren_shi_ge_bao

    百岁老人是个宝

  • xin_xiao_er_hei_jie_hun

    新小二黑结婚

  • jing_tou_sui_xiao_qian_kun_da

    镜头虽小乾坤大

  • ke_lian_de_ying_bao

    可怜的鹰宝

  • gan_bu_zou_de_zhi_er

    赶不走的侄儿

  • en_yuan_liang_qin_jia

    恩怨两亲家

  • la_jiao_la_bu_la

    辣椒辣不辣

  • a_p_song_jin_qi

    阿P送锦旗

  • shen_dao_mu_lao_da

    神刀木老大

  • fu_hun_you_hun_jia_ma

    复婚有婚假吗?

  • you_cha_yi_zhu_xiang_deng

    犹差一炷香 等

  • shen_mi_de_bao_en_zhe

    神秘的报恩者

  • ben_qi_zhu_ti_bai_zi_xian_sheng_de_gu_shi

    本期主题:白字先生的故事

  • zhen_zhu_shan_chuan_qi

    珍珠衫传奇

  • kan_tou_mi_an

    砍头迷案

  • 10_yue_you_xiu_zuo_pin_xuan_deng_zhu_ti_jia

    10月优秀作品选登 主题:家

  • jia_hua_deng

    假话 等

  • cuo_wu_duan_ju_de_hou_guo_deng

    错误断句的后果 等

  • yin_wei_yi_tiao_lv_qun_zi

    因为一条绿裙子

  • zhi_ming_shi_wu

    致命失误

  • hao_ni_ge_tou_kui_zhe

    好你个偷窥者

  • zhen_de_mei_pian_ni

    真的没骗你

  • tou_liang_huan_zhu

    偷梁换柱

  • mie_huo-2

    灭火

恩怨两亲家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半路遇上歹人
  故事发生在民国末年。这天上午,丁丑挑着麻糖饼货担,出门走村串户。当他翻过小山梁踏上平路时,碰见一个问路人。这人五十多岁年纪,西装革履,风度翩翩,提一只小皮箱,看样子是个生意人。
  两人一番寒暄,丁丑得知此人名叫何有,是个药材商。丁丑说:“老弟,你就跟着我走吧,出了这条五里冲,再向左拐三里多地,就是你要去买药材的地方,听说那里名贵药材多着呢。”
  两人边走边聊,走过一个小山村时,丁丑见四下无人,突然产生了邪念,他趁何有不备,用扁担照着何有后脑壳猛敲一记,何有当即倒地。丁丑以为何有被打死了,就慌忙把他的小皮箱放进自己的大木箱里,抄山间小路仓皇逃跑。
  丁丑胆战心惊地跑回家,骗老婆说:“今天我在路上捡到一只小皮箱,你打开看看,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老婆用钉锤砸坏小铜锁,打开小皮箱一看,不由被满箱的银元惊呆了。
  “我们发大财了!再不用做麻糖饼叫卖,赚辛苦钱了!”丁丑高兴得差点跳起来。
  而丁丑的老婆却并没那么开心,她想:如此贵重的东西丢了,失主肯定心急如焚,在到处寻找。于是,她对丁丑说:“外财不富命中人,用了心里不踏实。依我看,咱们得去找失主。”
  丁丑一听就摇头,说:“我捡的,又不是偷的,怕什么?放心用吧。”
  老婆警惕地问:“莫不是你谋财害命,抢劫路人的吧?”
  老婆这话,把丁丑吓得面如土色,赶紧掩饰道:“老婆,我杀鸡手都发软,怎么敢害人劫财呢?真是捡的!”
  老婆还是那个意思:“丁丑,不管你是捡的劫的偷的,这皮箱里的银元我们不能动用。放在家里,由我保存,过段时间再说。”丁丑拗不过老婆,只好依了她。
  再说何有,当时只是被丁丑打昏了,在地上躺了好半天后,慢慢苏醒过来。当他睁眼一看,卖麻糖饼的人走了,自己的小皮箱也不在了,这才知道碰上了谋财害命的歹人。
  这时,一个赶着毛驴的年轻人路过,他见何有满头是血,便止步询问。听何有说了原委后,年轻人顿生恻隐之心,说道:“何先生,我是‘八方客栈’的伙计,我看你头伤得不轻,不如到我们客栈休息一宿,我们掌柜的是个大善人,就是白吃白住,他也不会说什么。”
  何有感激涕零地说:“小哥,歹人谋财害命,你却路遇相救,我不知如何谢恩啊!”
  年轻人忙说:“区区小事,谢什么恩呢。快,我扶你上驴。”于是,何有骑上毛驴,二人一起继续赶路。
  “八方客栈”店老板叫魏明,是个热心肠。他忙请来郎中为何有疗伤,还安排厨师做了鸡蛋汤,让何有喝下。魏明安慰何有说:“何先生,你不用担心,你说的卖麻糖饼的人,根据你说的模样,一定就是那个叫丁丑的,我认识他。他每天都要过来叫卖,见到他后,我非抓他送官府不可!”
  谁知,他们等了四五天,却不见丁丑的影子。看来丁丑做了亏心事,呆在家里不敢出门了。魏明见何有伤势好些了,就对他说:“我带你一路打听,准能找到丁丑的家,要回你的银元。”
  何有感动得热泪盈眶,说:“魏掌柜,你真是菩萨在世,我的救星啊!”
  魏明连连摆手,说:“什么菩萨、救星,我们开客栈招揽生意,图的就是为人解难,和气生财嘛!”
  河中救起女人
  这天上午,魏明和何有出了门,边走边一路打听丁丑的家。当走在一条大河边时,忽听河里有人呼喊救命。跑近一看,是个女人,何有顾不得多想,跳下河将女人救上了岸。
  女人见何有救了自己,感激地说:“恩人,我从娘家回来,路过河边,一不小心滑了一跤。多亏你相救,不然我就没命了啊!”
  何有说:“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我能路遇相救,也是一种缘分。”正说话时,一个拉人力车的师傅路过,何有想:救人救到底吧,他就拦下人力车,掏出身上仅有的两块银元作车费,请车夫将女人送回家去。
  何有的言行,令魏明敬佩不已。两人又步行了四里多路,终于打听到了丁丑的住处。他们来到山脚下一座草屋,敲门叫道:“家里有人吗?”一会儿,门开了,双方一看,都愣了:开门的正是何有刚刚救过的女人!
  魏明试探着问:“大妹子,我们是来找丁丑的。莫非你就是丁丑的夫人?”
  女人说:“我是丁丑的老婆,两位恩人,你们找丁丑有事吗?”
  “有事,有大事呢。”魏明开门见山地说,“大妹子,几天前,你男人丁丑路遇这位何先生,他见财起意,伤人劫财,提走了何先生装有五百块银元的小皮箱,他是不是回家跟你说了?”
  “什么?”女人听后大吃一惊,差点气昏过去。她万万没想到,丁丑拿回的那箱钱竟然真是劫财害命得来的!
  这时,丁丑从外面回来了,进门一见何有,顿时魂飞魄散,面如土色,还未等他开口说话,女人就抄起一把菜刀,要上前砍他,但被何有拦住了。
  何有说:“嫂子别冲动,这只怪丁大哥他头脑一时发热做错了事,我会原谅他的。”
  女人长叹一声,对丁丑说了自己刚才得救的事。丁丑顿时愧疚得无地自容,他扑通跪在地上,连扇自己耳光,说:“何兄弟,我丁丑不是人,罪该万死。我这就去县衙投案自首。”说罢就要破门而出,又被大家拦了回来。
  这时,丁丑老婆也给何有跪下了,央求道:“何兄弟,你那皮箱里的银元,我们分文未动,现在就完璧归赵还给你,我求你不要报官好吗?”
  何有点点头,说:“放心吧,我何有一生只会帮人不会害人,只要你丈夫痛改前非,我就不追究了。”
  丁丑夫妇听了千恩万谢,很快就把皮箱拿出来。临分手时,何有说:“丁兄,嫂子,我是做药材生意的,住在城里,离你家不到百里路。我们不是冤家不聚头,就交个朋友吧。以后,你的麻糖饼也可以运到城里,我帮你代售,保证能卖出好价钱。”
  丁丑两口子听后感激涕零,差点又要跪地给何有磕头。
  亲家竟是恩人
  再说丁丑,他有个妹夫在城里做生意,也算是个有钱的主儿。丁丑的女儿叫丁小花,十三岁那年,就被妹夫接到城里念书。如今丁小花已长成了大姑娘,与学堂的同班同学何小伟暗暗相恋。后来这事被何小伟父母知道了,他们就想见见小花。
  这天,何小伟约了丁小花来到家里。这何小伟的父亲正是何有,何有见丁小花长得眉清目秀,温文可爱,立刻就喜欢上了。何有夫妻商定,八月初八到丁家提亲。
  八月初八这天,何有夫妇带上厚重的聘礼,和两位年轻人一起去小花家拜访。马车赶到丁家门口时,亲家公亲家母正在作坊里忙着做饼,见客人到来,两人赶忙放下手中活计出门迎接。
  两对亲家一见面,一时都惊得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何小伟和丁小花目睹此情此景,都一头雾水,小花问道:“伯父,您认识我父母吗?”何有说:“认识,一年多前,我出门买药材,在路上认识的。”
  “是呀,是呀。”丁丑忙接过话道,“小花,你妈那天从娘家回来,不小心掉进河里,是何叔叔救了她,何叔叔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呢。”
  “好了好了,快屋里坐,我来拿烟泡茶。”丁丑老婆喜滋滋地劝大家进屋。
  丁丑对何有说:“何兄弟,小花和小伟相亲相爱,真是天作之合,我们丁家高攀了。只是这儿女好事不能无媒呀!媒妁之言,名正言顺,你说呢?”
  “对,是得有个媒人牵线搭桥呢!”何有沉吟了一会儿说,“丁老兄,依我之见,咱们就请‘八方客栈’魏老板做媒可否?”
  “好,好,就请魏老板做我们两家儿女的媒人。”丁丑说着就去套马车,要将魏老板请来喝“托媒酒”。
  不一会儿,就见何有和丁丑两位亲家赶着马车,直向“八方客栈”奔去……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2期 | 标签: | 28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