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读者》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意林》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di_yi_ci_deng

    第一次 等

  • zhen_ni_tai_tai_de_lv_xing

    珍妮太太的旅行

  • 10_yue_you_xiu_zuo_pin_xuan_deng_zhu_ti_yang

    10月优秀作品选登 主题:痒

  • er_shou_che_na_xie_shi

    二手车那些事

  • lu_zai_jiao_xia

    路在脚下

  • yu_jia_shi_jia

    瑜伽世家

  • ju_chang_hui_jia

    局长回家

  • feng_kuang_de_huo_che

    疯狂的货车

  • yan_xi

    演戏

  • san_ge_lao_tou

    三个老头

  • a_p_jian_yi_yong_wei

    阿P见义勇为

  • ju_ren_jing_shang

    举人经商

  • yuan_chu_shi_ren_deng

    远处识人 等

  • jing_shen_gan_ying_yao

    精神感应药

  • zhui_sha_ai_ren

    追杀爱人

  • cong_ming_de_jie_ke

    聪明的杰克

  • zhe_shi_liang_hui_shi

    这是两回事

  • zhe_shi_wei_shen_me_ne_deng

    这是为什么呢 等

  • yi_wu_jiang_yi_wu

    一物降一物

  • yi_pai_ji_zhi_ma_shang_kai_shi-4

    一拍即至 “码”上开始

  • ben_qi_zhu_ti_dou_zhi_gu_shi

    本期主题:斗智故事

  • wo_yao_ying_huang_jin

    我要赢黄金

  • sheng_bu_feng_shi

    生不逢时

  • xiang_xia_lao_die_ye_chao_gu

    乡下老爹也炒股

  • shen_lin_qi_jing

    身临其境

  • qiao_zhe_jiu_he_de

    瞧这酒喝的

二手车那些事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刘科最近辞职下海,自己当起了小老板。因为业务需要,他准备买辆二手车。
  这天,岳父递给他一张名片,道:“买二手车是个技术活儿,不懂的人只能认栽,我替你找了个懂行的帮帮忙。”刘科接过一看,上面写着“万东汽车维修部冯二虎”的字样。
  刘科马上拨通了电话。这个冯二虎当时便自告奋勇说明天就有空,于是两人约在第二天中午,南环二手车市场碰头。
  第二天准时准点,刘科见到了冯二虎:皮肤黝黑,身板结实,一双小眼睛,浑身上下透着股机灵劲。不多会儿,两人就热络起来。刘科报出了自己的心理价位,冯二虎马上爽快地说:“没问题!”刘科还想多交代几句,冯二虎拍拍他的肩膀,又指指自己随身带着的工具包,说:“放心吧,兄弟,包在我身上。”
  这时候,刘科才注意到,冯二虎右手的小拇指断了一截。他小心地问道:“兄弟,你这手是?”
  冯二虎先是一怔,接着摇头笑了笑说:“没啥,修车这活儿危险着呢,这也是前一段修车时不小心弄伤的。不过你可别小瞧我手有残疾,不信你去打听一下,我在咱们市修车这一行里名号到底如何。”刘科听了,嘴上虽然没吱声,可心里却嘀咕起来:这家伙靠谱吗?
  冯二虎却似乎没感觉到刘科的犹豫,乐呵呵地催他赶紧挑车去。两个人绕着市场才逛了一圈,刘科就挑花了眼。
  多亏了有冯二虎在,根据性价比,最终帮他选出了两辆中外合资的二手车。这两辆车,从外观到内饰都差不多;再看里程数,都跑了五万多公里,价钱也不相上下。
  刘科又开始纠结了:买哪辆好呢?只听冯二虎笑道:“看我的吧!”说罢,他绕着其中一辆车转了一圈,掀开了前盖,仔细查看了一番。随后,他便把刘科拉到一边,小声说:“这辆车太旧了,不能买。”刘科将信将疑地问:“不对啊。我看里程数显示只有五万多公里,轮胎也挺新。你怎么说它太旧?”
  冯二虎嘴一撇:“你不懂其中门道,这二手车吧,所有东西都可以作假。比如这辆,先换了轮胎;再把行驶里程调低十来万公里,加起来不过两三千块钱的事儿。可我刚才根据其他部件的损耗程度一盘算,这车起码开了十五万公里呢。”
  刘科听后,惊得瞪大眼睛。冯二虎笑了:“还有更牛的呢!”说完指着角落一辆车,悄声说,“瞧,那辆车其实就是把报废车的零件组合加工,拼出来的!”说完,已经钻到另一辆车下去了。这时,刘科才打心眼里佩服起冯二虎来。
  不多会儿,冯二虎一骨碌钻了出来,发动了汽车,又打开前盖,一双小眼睛死死地盯在发动机上。突然,他笑着对卖主说道:“你这车排气筒有些问题,你好好看看吧。”卖主听了,一边说着不可能,一边转身向车后走去查看。
  说时迟那时快,冯二虎马上从包里拿出一套听诊器,把耳塞戴上,再用一块毛巾包住另一头,按在发动机上面听了起来。
  没一会儿,只见卖主从车后转过来,一把推开冯二虎,嚷道:“听什么听,我不卖了,哼,还给我玩调虎离山计!”
  冯二虎笑了:“大哥,不要生气,你不卖我还不买了呢,这车的发动机有啥问题,你不希望我在这里嚷嚷吧?”那卖主一听,马上转成一副笑脸,递给冯二虎一根烟说,“看来今天我遇到懂行的了,行行好,你可别嚷嚷。”
  冯二虎摇了摇头,便拉着刘科离开了。刘科赶紧问:“我说冯哥,你这又不是医院看诊,还拿个听诊器做啥?”
  冯二虎压低了嗓音解释说:“汽车发动机的一些杂音,光凭耳朵是听不出来的,非得靠这听诊器不可。这不,刚才我就用它听出来,这辆车气门的声响很不对劲。”
  刘科听了连连点头,可又无奈道:“这车不好,那车不好,我上哪儿买车去啊?”
  冯二虎答道:“呵呵,你不要急。这好车啊,可遇不可求,得靠缘分。”正说着,只听他突然失声喊道,“小李,嘿,你怎么也来了?”说着,朝角落里一个年轻男子招起手来。
  那个叫小李的年轻人也发现了冯二虎,迎过来,说:“是啊,我来卖车。”说着向身后一指。刘科这才发现小李的身后也有辆车子,而且和刚才发动机有问题的那辆车竟是相同的型号。于是,他便感兴趣地走上前去。可一看,他心里不免有些失望:车子虽说乍一看还成,可再看行车里程表上,竟然显示跑了十五万公里。
  再一听小李的报价,刘科连连摇头,心想这车都跑成这样了,怎么好意思要价还那么高。
  谁知冯二虎一听,问也不问刘科,竟自顾自地还起价来:“小李,你看都是熟人,再便宜五千块怎么样?”小李面露难色,道:“你们等等。”接着掏出手机跑到一旁打电话去了。
  过了一会儿,小李领着一个中年男子走过来。那人听完情况,点了点头说:“行,就这价格成交吧,小李你跟着他们办手续去,我还有点事去办,记着把钱带回来就行。”说完便离开了。
  刘科刚想说什么,冯二虎暗地里拉拉他的衣襟小声说:“别吭声,这车绝对超值,听我的没错,快交钱吧,省得别人变卦!”说完便拉着小李去交易厅办手续。
  就这样,刘科稀里糊涂跟着冯二虎进了交易厅。不过交了钱后,刘科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尤其看冯二虎和小李谈笑风生的样子,刘科更疑惑了。他立即警惕起来,忽然想起自己有个表哥在外地做洗车生意,便趁冯二虎和小李去厕所的时候,给表哥打了个电话。
  表哥一听,马上在电话里骂道:“我的蠢弟弟啊,你怎么那么傻啊,肯定是那个冯二虎事先安排好了,今天给你演双簧呢。最后好把这辆最破的车塞给你。你怎么这么糊涂啊,车都跑十几万公里了,差不多都要散架了!”
  听了表哥的话,刘科越想越窝囊。刚撂下电话,他就发现冯二虎和小李回来了,一边走,小李还一边小声说:“晚上请你喝酒啊!”
  待小李一走,刘科就黑着脸说:“冯哥,这车都跑十几万公里了,都快报废了,我出这个价太吃亏了。”
  冯二虎先是一愣,随后哈哈笑起来:“刚才光顾着抓紧时间买车,没多解释。你有所不知,小李是我的老相识了。这车其实只跑了五万多公里,是几个月前他跑过来让我调成十几万公里的,哈哈。”
  刘科听了哪里肯信,嚷道:“咋还有把公里数调高的,傻不傻啊?”
  二虎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声道:“哼,当然有啊,你不知道吧,这个小李啊,是水利局前任局长的司机,刚才另外那个是他们办公室主任。据说他们新任局长不喜欢上任的座驾,这才委托他们来市场处理掉。”
  刘科点点头“哦”了一声,又纳闷了:“那他把里程数调高图的是啥?”二虎眼一瞪:“图的是啥?图的是在单位骗汽油补贴呗!”说到这里,冯二虎叹了口气,“从他们局长骗油补这件事儿,我就知道这人不是啥好鸟,果不其然,前不久被查出问题,撤职了!”
  “原来如此,二虎兄弟你懂得真多!”刘科这才回过神来,竖起大拇指说道。
  只见冯二虎轻轻摇头,把手抬起来悠悠道:“兄弟,实话说吧,我这手指不是修车弄伤的。其实是因为前一段有个人找我调低了里程表,又把车卖给了一个老板,结果那老板的家人开车出车祸了。那老板也不是个善茬,查来查去,查到我这里,找人把我骗去一顿毒打,还把我小拇指给弄断了。从那以后,我发誓再不干那勾当,老老实实修车才是正道啊……”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2期 | 标签: | 14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