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意林》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xing_fu_de_shi_ke

    幸福的时刻

  • yuan_yang_jie

    鸳鸯劫

  • nian_yi

    年意

  • luo_hua_sheng

    落花生

  • xiao_wu

    晓雾

  • jiao_de_zun_yan

    脚的尊严

  • mu_qin_yu_wo

    母亲与我

  • san_zhi_chong_cao_jie_xuan

    三只虫草(节选)

  • fu_qin_zhang_bo_ju

    父亲张伯驹

  • chen_niao_yu_ye_mao

    晨鸟与夜猫

  • shu_li

    疏离

  • jie_qian_you_shu

    借钱有术

  • jin_qian_shi_ren_fu_bai

    金钱,使人腐败?

  • xin_tai_de_guan_xing

    心态的“惯性”

  • zhong_can_guan_li_de_chang_can

    中餐馆里的常餐

  • ren_wei_shen_me_dou_bu_ken_si

    人为什么都不肯死

  • ji_gong_jiao_che_de_she_hui_xue

    挤公交车的社会学

  • wang_luo_xing_dong_neng_gai_bian_shi_jie_ma

    网络行动能改变世界吗

  • ru_he_jie_du_hu_lian_wang

    如何解读“互联网+”

  • nian_nian_bu_wang_bi_you_hui_xiang-2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 dang_wo_si_qu

    当我死去……

  • dao_geng_er_xian_sheng_de_mao

    岛耕二先生的猫

  • xing_fu_zong_you_que_xian

    幸福总有缺陷

  • bie_zhi_de_wai_jiao_hui_wu

    别致的外交“会晤”

  • nv_er_de_chu_yi

    女儿的厨艺

  • xie_gei_lao_qu_de_liu_xiao_jie

    写给老去的柳小姐

  • er_zi_cheng_ren_ji

    儿子“成人”记

  • ji_yi_ni_de_ceng_jing

    记忆你的曾经

  • guo_he_chai_qiao

    过河拆桥

  • zu_mu_de_an_shi

    祖母的暗示

  • song_jin_dai_he_pi_dai-2

    松紧带和皮带

  • du_shu_de_5_ge_mi_jue

    读书的5个秘诀

  • na_yi_ge_wei_xiao

    那一个微笑

  • de_guo_zhi_zao_ru_he_zao_chu_zhong_duo_shi_jie_yi_liu

    德国制造如何造出众多“世界一流”

  • hang_ban_yan_wu_na_xie_shi_er

    航班延误那些事儿

  • rang_wu_li_xue_jie_fei_teng_de_yin_li_bo

    让物理学界沸腾的引力波

  • cong_ba_bi_song_dao_wa_er_deng_hu

    从巴比松到瓦尔登湖

  • cheng_fu

    城府

  • huang_di_de_jie_jian_yu_tan_guan_de_fang_si

    皇帝的节俭与贪官的放肆

  • di_zhen_guo_hou

    地震过后

  • nan_dao_jing_ling_de_wen_ti

    难倒精灵的问题

  • yan_lun-71

    言论

  • man_hua_yu_you_mo-71

    漫画与幽默

  • er_shi_si_jie_qi

    二十四节气

  • chi_huo_yan_zhong_de_mei_shi_di_tu

    吃货眼中的美食地图

  • sheng_ren

    胜任

  • yong_ren_zi_rao

    庸人自扰

  • si_nian-2

    思念

  • chuan_cheng

    传承

  • xing_fu_de_shi_da_sha_shou

    幸福的十大“杀手”

  • si_qi

    四气

  • lv_yao

    绿腰

  • hai_zi_he_lao_ren

    孩子和老人

  • wu_sheng_sheng_you_sheng

    无声胜有声

  • duo_zai_chu_fang_li_de_zong_tong

    躲在厨房里的总统

  • du_zhe_gao_kao_zuo_wen_su_cai_zeng_kan_di_8_ban_zhong_bang_tui_chu

    《〈读者〉高考作文素材》增刊(第8版)重磅推出

  • du_zhe_xiao_yuan_ban_zheng_gao_qi_shi

    《读者?校园版》征稿启事

儿子“成人”记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儿子是“80后”,也算得上是个帅哥,看到他朝气蓬勃的阳光模样,回忆起他成长过程中的一些往事、糗事,感慨良多……
  “输”在了起跑线上
  1983年,儿子降临。望子成龙,人之常情,我等平庸之辈,亦难免俗。单为给他取名,我几乎翻烂了《辞海》,尚难定夺,踌躇数月,才去报了户口。取名——姑隐其名吧,按《辞海》条目注:“是有卓越智慧的人”,可见我们对他寄予的希望。
  可惜,儿子小时候的表现丝毫不见“是有卓越智慧的人”的迹象,相反,他读书时,成绩总排在班上倒数三名之列。偶有考试分数达到或超过60分,那就成了我们家的节日,对他又是表扬,又是奖励,勉励他争取更大的胜利。他却调皮地说:“分不在高,及格就好。”学习状态,依然如故。
  有人怀疑他的智商,屡次建议我们带他去做“智商测定”,可发生在他身上的一些事情,让我们谢绝了这些“好心建议”。
  有一年春节,亲友团聚,十分热闹。有人发现地上有一些纸币,便询问谁是失主。儿子瞄了一眼,说是他的,随即背出一串阿拉伯数字,与纸币上的号码完全吻合,众人皆惊。
  他上小学三年级时,他母亲生病需动手术。当时床位紧张,难以入院,我们只能焦急等待。不料有一天,他放学回家,一本正经地宣布,此事他已解决了。望着他稚嫩的脸,没人相信这是真的。谁知第二天,他就领着他母亲住进了医院。原来他在学校经多方打探,听说有一名高年级学长的母亲是这家医院的主任医生。他找到那名学长,将二人关系发展成“哥们”,入院之事便水到渠成。
  这样的孩子,智商会有问题?
  儿子心地善良,看到乞丐,总是倾其所有,掏出零花钱;儿子心理健康,毫不嫉妒成绩好的同学,与人相处融洽;儿子是非分明,疾恶如仇,从不屈服于强势,也不恃强凌弱;儿子身体健壮,热爱体育活动,但就是不把头上的“差生”帽子当回事,成天没事偷着乐。看到他那副没心没肺的样子,真是让人无可奈何。
  但是,学生的一切似乎都是以分数论成败的,无论是按当时或是现在的说法,儿子都可谓彻底地输在了起跑线上。
  不成才,可以成人
  儿子小学毕业,谢天谢地,经“电脑派位”被分到一所很不错的中学,欣喜之余,我们又为他的学业能否跟上而担心。
  果不其然,开学不久,学校摸底考试后,我们就以“个别学生家长”的身份,被老师召见,在严肃的气氛中,双方进行了坦率的会谈。会谈内容仍是“成绩排名倒数”的历史问题,以及如何迅速改变这种状况的现实问题等。
  由于短时间内未见成效,我们就隔三岔五地被召见,差点成了学生(差生)家长常驻学校代表。
  依我愚见,既有排名之举,必有前后之分,终不成所有孩子都并列第一?但这种想法我不敢表露出来,于是只能对老师表示教子无方的愧疚,同时,还陷入面对儿子日趋逆反的无奈之中。
  儿子初二那年,竟领着同学在校门口与人斗殴,全家惊恐。我们对他进行了严肃审问,终于弄清了事情的缘由。
  原来,有两个不良少年在学校附近抢夺学生财物,儿子不甘同学被欺负,出手相助,召集了几个“肝胆相照”的兄弟,选择在校门口的有利地形,采取了以多制少的战术(几个打一个),教训了对方。
  明白了事情原委,我心里暗暗叫好:有勇有谋有担当,是个男子汉。可我嘴上还是得说,此类事情应当报告老师。
  我将此事反映给校方,以期引起重视,同时也欲洗刷儿子“组织斗殴”的罪名。我不仅得到了想要的结果,校方还多给了我一个结率:这个孩子总归很难成才了。
  恼羞成怒时,我也曾对儿子滥发淫威,斥责他“朽木不可雕也”,是个不成才的东西。儿子却也不示弱,瞪着无邪的眼睛反问:“你成才了吗?”
  本人一介草民,纯属无权、无势、无钱的“三无产品”。被他一枪刺中软肋,我半晌才缓过神来,为自己寻找托词,声讨“文化大革命”,控诉“四人帮”,好像没有“文化大革命”和“四人帮”,我就会成为了不起的人物。儿子举起双手,打出“暂停”的手势,抢过我的话头说:“‘文化大革命’,周总理力挽狂澜;‘四人帮’横行,陈景润照样攻克‘哥德巴赫猜想’;改革开放,年广久卖‘傻子瓜子’发财。你呢?”
  这熊孩子知道的还不少。被他一顿呛,我如芒在背,难以招架。“你成才了吗?”儿子追问。
  是啊,我们成天盯着孩子成才,可究竟什么是成才呢?我们为人父母者,又做得如何呢?面对儿子的追问,我一时语塞。
  “如果只有考上名牌大学、当大官、发大财才算成才,那全世界几十亿人不都白活了吗?”这小子,越说越来劲。“你不想成才,想怎样?”我问他,口吻苍白无力。
  “成不成才,我也不知道。”他回答得也很苍白无力,但是——一个转折,口气又硬了起来,“我保证成人。”
  我茫然:“成人?什么叫成人?”
  “做普通人,过平常日子。”儿子的回答,让我沉思……
  曲折的就业之路
  儿子磕磕绊绊地读完中学,进入一所中专学校。幸运的是,他的班主任是一位具有丰富教育(不仅是教学)经验的老教师。三年来,在她孜孜不倦、锲而不舍的殷切教诲下,儿子各方面都有长足进步,我们看在眼里,喜在心上。直到现在,我们都对那位老师深怀敬意和感激。
  高考,儿子名落孙山。时逢互联网快速发展之时,失学无业的儿子沉溺其中,日复一日,走火入魔。看着他日趋萎靡的样子,我不胜痛惜和焦虑。要让他从痴迷的网络世界重新回到现实中来,除了尽快就业,别无良策,可仅凭一纸中专文凭,就业谈何容易。
  好在儿子不是好高骛远之徒,有人介绍酒吧门童之职他也肯去,但这类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之地,对一个涉世未深的青年来说合适吗?权衡再三,我依仗“父权”断然否决:“宁蹬三轮,不当门童。”儿子说:“上海三轮已经绝迹,想蹬也没有。”父子相视而笑,那是苦恼的笑。
一日,听说以前与我有过不错交情的袁某开了一家公司,我便兴冲冲地登门拜访。
  袁老板遗憾地告诉我,他刚招了几个本科生,实在爱莫能助,还说了一大堆公司的难处。于是我向袁老板宣布了自己临时做出的决定:儿子到他的公司打工,工资由我支付,干什么都行,但要严格要求,让他经受锻炼和磨砺。
  袁老板动了恻隐之心,开了方便之门。一番密谋,假戏真做,当我把公司员工登记表交给儿子时,心中五味杂陈……儿子上班了,劲头十足。我暗中按月准时将工资交给袁老板,由他发给儿子。每一次我都尝试找些理由,比如迟到、早退或工作失误之类的,想要扣掉一些钱,让儿子明白工作的艰辛。但这样的机会,竟一次也没有过。
  一年后,儿子渐渐成了公司骨干,工资也从600元增加到1200元,增加的部分袁老板主动提出由他承担,我恭敬不如从命。
  其间,儿子对足球的酷爱有增无减,绿茵场上,屡屡可见他矫健的身影。让人惊讶的是,他还当上了国家一级足球裁判员,常执哨赛事,结识了不少体育界的朋友,其中不乏大牌明星。
  不久,他请求辞职,袁老板再三挽留,表示工资可增加到2000元以上,且由他全额支付,无意间揭穿了工资的秘密。儿子婉言谢绝,去意坚决。袁老板要我从中斡旋,儿大不由爷,我亦爱莫能助,儿子挥挥衣袖,潇洒而去。
  儿子长大“成人”了
  儿子去了一家体育用品公司,从底层做起,很快便适应了环境,得到上司的认可,工作和生活步入正轨,我那颗老是悬着的心,总算踏实了些。谁知安分了不到三年,他又辞职了。
  辞职理由:老板抠门,难成大气候。我说:“天下乌鸦一般黑。”儿子说:“良禽择木而栖。”这样文绉绉的话出自他口,放在几年前,打死我也不信,但此时已不足为怪。自工作后,他就感到自己文化知识的浅薄和匮乏,为读书时的懈怠和荒唐自责后悔。知耻而后勇,从此,他常捧着书本,潜心研读,几年下来,积微成著,倒也读了不少书。我常为此窃喜:浪子回头金不换。
  儿子新进的是家外资公司,总部设在北京,也是经营体育用品的,生意做得很大。儿子在新公司如鱼得水,凭着对工作的热爱,加之体格强壮,且对金钱名利看得淡泊,以一种零负担的状态,面对“压力山大”的工作,聪明才智发挥得淋漓尽致,取得了骄人的业绩,很快被委以重任,进入公司高层。
  2013年元旦,而立之年的儿子,自己把婚事给办了。超强的组织能力和良好的人际关系,让我由衷感慨:儿子长大了,成熟了,是个有担当、有作为的男人。
  婚礼隆重而不落俗套。我唯一感到不安的是,自己在儿子的终身大事上无甚作为,未能像有些父母那样在房子、车子、票子上折腾得痛不欲生,不知是可憾还是可庆。在此,对儿子、儿媳说一句:“谢谢,对不起。”
  婚后,小两口把家安在北京,二人世界,情深意笃。儿媳绝对是个“美眉”,学历和职业都令人羡慕,更难能可贵的是相当贤惠和孝顺。不久,孙子诞生了,我幸福得无以言表。
  儿子一家常来上海探望我们,亲情浓浓,其乐融融。我们也常去北京小住,含饴弄孙,享天伦之乐。人生至此,夫复何求也!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6期 | 标签: | 12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