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xin_ping_qi_he_bi_you_suo_de

    心平气和, 必有所得

  • qiang_ren_da_zhan

    抢人大战

  • dai_zhe_jia_zhi_deng_ding_zhu

    戴着假肢登顶珠

  • yuan_long_ping_nian_jin_jiu_xun_reng_zai_zhui_meng

    袁隆平,年近九旬仍在追梦

  • deng_xi_hou_zhi_jiao_hao_you_sheng_ji_ge

    灯熄后 ,知交好友剩几个

  • shui_hui_zuo_gao_tie_yi_deng_zuo-2

    谁会坐高铁一等座

  • icu_li_de_nian_qing_ren

    ICU里的年轻人

  • fan_gao_de_er_duo-2

    梵高的耳朵

  • gu_du_de_dong_jing

    孤独的东京

  • yin_du_quan_yang_da_xiang_shen_wu_de_bei_can_sheng_huo

    印度圈养大象:“神物”的悲惨生活

  • mu_ni_hei_de_jing_zhun_fu_pin

    慕尼黑的“精准扶贫”

  • mai_qiang_yu_fou_bing_bu_shi_yi_ge_wen_ti

    买枪与否,并不是一个问题

  • qian_long_shen_mei_mi_kong_huan_zhe_de_ke_xing-2

    乾隆审美,“密恐患者”的克星

  • gu_shi_hou_ru_he_qiang_ren

    古时候如何“抢人”

  • wei_gong_fang_fa_chou_de_song_chao_guan_yuan

    为供房发愁的宋朝官员

  • gao_kao_zuo_wen_su_cai-7

    高考作文素材

  • xi_zhi_zhi_chu_jian_gong_fu

    细致之处见功夫

  • cuo_guo_le_qing_chun_bie_gu_fu_zhong_nian

    错过了青春,别辜负中年

  • zui_pa_ni_cheng_bu_le_jing_ying_you_guo_bu_hao_ping_fan_de_yi_sheng

    最怕你成不了精英,又过不好平凡的一生

  • fu_qin_na_dai_ren_ru_he_ying_dui_zhong_nian_jiao_lv

    父亲那代人如何应对中年焦虑

  • jue_de_bie_ren_shai_ke_neng_shi_ni_que-2

    觉得别人晒, 可能是你缺

  • du_yi_wu_er_de_xia_ba_bao

    独一无二的下巴保

  • ren_zao_rou_neng_zou_duo_yuan

    人造肉能走多远?

  • nian_ling_yue_da_shi_jian_guo_de_yue_kuai

    年龄越大,时间过得越快?

  • jian_shao_fu_qian_gong_zuo_shi_jian

    减少浮浅工作时间

  • liu_zhu_gu_ke_ren_zhen_chi_fan

    留住顾客“认真吃饭”

  • sui_yue_de_shu_qian

    岁月的书签

  • wo_huan_liu_zhe_ni_bu_yao_de_yao_shi_kou-2

    我还留着你不要的钥匙扣

  • ni_you_mei_you_liu_yi_ma_ma_geng_nian_qi_shi_hou_de_yang_zi

    你有没有留意妈妈更年期时候的样子

  • pei_ni_zui_hou_yi_cheng

    陪你最后一程

  • dai_zhe_ni_qu_quan_shi_jie_chui_niu

    带着你,去全世界吹牛

  • huan_qian

    还钱

  • wo_jiu_shi_hen_nu_li_you_shen_me_hao_xiao_de-2

    我就是很努力,有什么好笑的

  • man_hua_yu_you_mo-140

    漫画与幽默

  • dian_zan_zhi_jiao-2

    点赞之交

  • ai_zheng_zui_xi_huan_5_lei_zhi_ye

    癌症最喜欢5类职业

  • ji_su_da_pei_wei_sheng_su_ke_jian_fu

    激素搭配维生素可减 “副”

  • fu_qin_de_xin_si

    父亲的心思

  • yan_jiu_zi_ji_ni_kuang

    研究自己倪匡

梵高的耳朵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关于自拍,学者尼古拉斯.米尔佐夫在《如何观看世界》中提到一个观点,即,自拍的前身是自画像,且显现了“一个曾经的贵族消遣活动是如何成为一个全球化的视觉文化的”。
  为什么说自画像就是贵族消遣?原因很简单,前摄影时代,能掌握绘画人物肖像这门技艺的,毕竟是人群中的极小部分精英。历史流传下来的肖像画,要么是从前的有钱人,装模作样摆个架势,请画家画一幅,然后挂自家客厅,供人瞻仰;要么就是画家自个儿对着镜子来一幅,而普通百姓大多是花不起这个钱的。
  比如梵高,虽然现在看来,他差不多可以算是“丧文化”的杰出代表了。读梵高的传记,与亲爱的弟弟提奥的通信中,十封有八封都在催命似的要钱。但梵高一生,却给自个儿画了好些自画像,从《戴黑色毡帽的自画像》开始,似乎每一个他认为特别的时刻,都要用自画像纪念一下,就像现代人遇到有意思的事,也总要自拍留念。
  尼古拉斯.米尔佐夫在书里写道:“自拍是一个剧本,它描绘了人们在生活中的自我演绎和内心的情绪”,那些自拍100张最终选定一张又经过360度無死角修图最终发在朋友圈静待人们前来点赞的自拍发烧友,自然懂得这句话的涵义。其实画家的自画像也有此功能。
  梵高有一幅很有名的作品《割耳朵后的自画像》,背后的故事流传很广,说是他和画家高更发生剧烈的争吵,高更大怒而去,而梵高抑制不住自己的暴烈情绪,便自虐到将耳朵割伤。这次争吵对梵高想必是刻骨铭心的,所以选择自画像来表达自己的情绪,尤其将《割耳朵后的自画像》和另一幅《自画像——献给高更》放在一起看,更能读到一个完整的故事
  梵高最初对高更崇拜之至,热烈邀请高更与自己同吃同住同画画。对梵高而言,好朋友就应一起喝酒一起探讨绘画。高更是答应了,但梵高的喜怒无常,让其越来越无法忍受,最终爆发争执直至分道扬镳,直至高更在朋友圈中宣扬梵高是个疯子。梵高画了《割耳朵后的自画像》,或许是要纪念这段无法挽回的友谊。
  《割耳朵后的自画像》中的梵高,神情痛苦,有评论说这幅自画像有着“扭曲的面孔、恐怖的眼神和颤抖的手势,他仿佛在代替人类受刑,成为痛苦的化身。”一次失败的友谊能获得如此深刻的痛苦,大约也只有梵高这样的人才能做到。
  而智能手机时代的好朋友们,是怎么展示自己的情仇爱恨的呢?或许该是:好朋友就一起自拍,握紧拳头抵在下巴,嘟嘟嘴,比出剪刀手。而如果某天你在朋友圈看见某张照片,作者只给自己修图,让朋友真人出镜,大约就能猜出:哦,这对朋友闹掰了。
  (肖创保荐自《中国新闻周刊》)
  责编:小侧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4期 | 标签: | 2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