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hui_shuo_hua_de_zhao_pian

    会说话的照片

  • xiao_hua-14

    笑话

  • miao_ji_dou_qi_mou

    妙计斗奇谋

  • ge_liang_huan_rou

    哥俩换肉

  • lao_sun_de_sheng_yi

    老孙的生意

  • shi_zi_feng_bo

    柿子风波

  • peng_you_de_shi_ji

    朋友的诗集

  • bie_qi_fu_xin_ren

    别欺负新人

  • bao_jia_jing

    报假警

  • hui_duan_zi-26

    诙段子

  • bang_jia

    绑架

  • dou_qu_qu_er

    斗蛐蛐儿

  • fu_qin_zhe_er_duo

    父亲遮耳朵

  • zhi_guan_fang_xin_chi

    只管放心吃

  • qian_shi_zhai-2

    前世债

  • jiao_huan_sha_ren_xie_yi

    交换杀人协议

  • 3_fen_zhong_dian_cang_gu_shi-10

    3分钟典藏故事

  • qiang_ji_shi

    抢吉时

  • wu_fa_lv_yue_de_he_tong

    无法履约的合同

  • gong_jiao_che_qi_yu

    公交车奇遇

  • feng_kuang_de_mi_yue

    疯狂的蜜月

  • xiao_lin_you_cha_dian

    小林油茶店

  • xi_jie-3

    细节

  • cheng_huang_miao

    城隍庙

  • dou_shi_yi_fu_re_de_huo

    都是衣服惹的祸

  • guang_pan_you_jue_zhao

    光盘有绝招

  • er_han_mai_gua

    二憨卖瓜

  • jie_san

    借伞

  • zhao_hua_ti

    找话题

  • bi_chu_lai_de_jie_guo

    逼出来的结果

  • mai_che_can_mou

    买车参谋

  • qi_guai_de_gui_ju-2

    奇怪的规矩

疯狂的蜜月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借出差度蜜月,想赶巧却遇险。一对新婚小夫妻,在陌生的海岛遇上了一连串怪事……

1.蜜月难度


  张海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公司当翻译。最近,他苦追了八年的女友柳眉,终于和自己结婚了,这让他感到无比幸福,可面对即将到来的蜜月旅行,他却愁眉不展。
  原来,张海出身农村家庭,这次操办婚礼的钱,是他工作几年的积蓄,而原本留作蜜月旅行的钱,却临时给了父母,用来翻修老房子。
  小两口办完婚礼,柳眉高高兴兴地为巴厘岛的蜜月之行做起了准备,张海几次想把情况告诉柳眉,却张不开嘴。柳眉是城市姑娘,长得漂亮,身边追求者很多。人家嫁给自己,什么要求也没提,就说要去岛上度个蜜月,自己都满足不了,还叫男人吗?可钱从哪儿来呢?
  张海忍不住向自己的好友兼同事王明诉苦,这小子是出了名的月光族,找他借钱是指望不上的,但他鬼点子很多。王明沉思片刻,忽然一拍大腿:“兄弟,这事巧了,我有办法!”
  张海好奇地问:“什么办法?”
  王明神秘地说:“有家国企要派人去巴厘岛谈业务,为期十天,对方到咱们公司雇翻译。这活本来是我接了,现在我让给你。”张海半信半疑道:“真的?”
  王明点点头说:“对方要求翻译年轻力壮,还能兼保安,你最合适了。接了这个活,你的机票住宿就都解决了,出差还可以预支差旅费,你老婆的机票钱不就也有着落了?”
  張海还是心存疑虑:“这倒是个办法,不过我是去当翻译,怎么度蜜月啊?”
  王明笑着说:“你放心吧,资料上说去谈业务的是个五十多岁的领导,估计也没啥精力出去玩,办正事能有多长时间?你打个马虎眼,让嫂子先自己玩呗。”
  张海想想确实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就同意了。他用预支的差旅费给老婆订了机票,虽然是同一个航班的,但座位肯定不在一起,因为张海得和客户一起坐商务舱。
  到了出行这天,柳眉高高兴兴地和张海坐车到机场。时间还早,见柳眉在看书,张海趁机给客户打电话,约他在稍远点的位置见面。不一会儿,客户到了,一身西装,体态微胖,地中海发型,红光满面,不怒自威。张海赶紧上前握手道:“赵总,资料我看过了。这次出国是考察引进设备,我一定配合好。”赵总看了看高大健壮的张海,点点头,满意地坐下了。
  张海假装随意走走,悄悄溜达到柳眉身边,柳眉奇怪地问:“那人你认识?”张海早就做好了预案:“以前合作过的客户,他去过巴厘岛很多次,这次碰巧也去公干,我打个招呼,说要去度蜜月,他说可以给我当导游,指点我好玩好吃的东西。”柳眉本来就是个大大咧咧的姑娘,丝毫没怀疑。
  上了飞机,因为没能坐到一起,柳眉很不高兴,就让张海换个座位。张海只好对坐在商务舱的赵总说:“赵总,抱歉啊,我有点晕机,想到后面去坐会儿。”
  赵总疑惑地问:“晕机的人不是都喜欢坐前面吗?”张海赔笑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坐商务舱就晕,坐经济舱就没事,大概这就是穷命吧。”赵总哭笑不得,不过他似乎心事重重的,也没心情管这事,挥挥手让张海走了。
  张海赶紧坐到柳眉身边说:“一会儿下了飞机,你先在机场等一会儿,我去办手续,顺便找酒店,然后回来接你。”柳眉奇怪地问:“为什么不能一起去?”
  张海说:“那老哥告诉我,巴厘岛的风俗很差,他们一看见来度蜜月的,尤其是中国夫妻,就会拼命地宰人。我先去把价钱谈好,然后咱俩再一起去,他们就只能干瞪眼了。”柳眉总算笑着同意了。

2.波折重重


  下了飞机,张海带着赵总打了辆出租车,直奔酒店。一路上张海心急如焚,不停地催司机开快点。赵总问他急什么,张海说现在是旅游旺季,他怕酒店客房没有了。
  赵总说:“你们公司不是订好房间了吗?”张海说:“房间是订了,可房号是不确定的,咱们去晚了,最好的海景房就没了。”赵总叹了口气说:“无所谓了,什么房间都行。”
  张海心说:你是无所谓,我可是来度蜜月的。再说,我媳妇还在机场等着呢,如果不赶紧安顿完你,我怎么回去接人?
  到了酒店前台,张海说出公司的名称,对方给了他一张房卡。张海赶紧说:“错了,应该是两套房间。”服务员仔细查看后说:“先生,确实是一套。”
  赵总听不懂他们的话,就问他们在说什么,张海赶紧说:“赵总,真不好意思,一定是公司弄错了,他们只订了一个房间,我这就要求公司加订一间!”不料,赵总摇摇头说:“不用了,是我要求订一间的。”张海汗都下来了:“啊,为什么?”赵总说:“我不会英文,一起住方便。”
  张海心里暗暗叫苦,但也不敢说什么。两人进了房间,张海说:“赵总您先休息一下,睡个午觉。”赵总确实很累,躺下就睡着了。张海火急火燎地跑出去,打车直奔机场。
  接上柳眉后,张海带她直奔酒店。看到酒店旁边有个露天巨幕影院,张海灵机一动,拉着柳眉往电影院去。柳眉奇怪地说:“要看电影吗?”张海笑着说:“对呀,你看过露天的巨幕电影吗?在海滩上,头顶上是星星,看场浪漫的爱情电影,多美啊。”他这么一说,柳眉也来兴趣了。
  张海给柳眉买了吃的,待电影开场,就借口去上厕所,然后赶紧跑回酒店,给公司打电话,说客户要求多订一间房。没想到公司说要跟客户联系确认,张海赶紧说:“还是我去跟他确认吧。”放下电话,张海真没辙了。他的钱如果花在订酒店上,那就什么也玩不了了。
  张海回到客房,想试着说服赵总再多订一间房,偏偏这时赵总醒过来了,要张海马上跟他出去考察。张海暗暗叫苦,只好给柳眉发了个短信,说临时有事,让她自己先看电影。短信刚发过去,柳眉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张海小声说要去看看有什么旅游景点,就赶紧挂断了。
  赵总给了张海一个地址,两人坐上出租车,张海看着地址问:“这地方像是民宅啊?”赵总说:“我要考察他们民宅的电力设施。他们本来有个翻译,前几天辞职了。一会儿会有人跟我接洽,你记住一点,不管你听到了什么,都是我们谈生意的术语,明白吗?”
  张海一愣:“术语?”赵总点点头说:“就是黑话。”张海懂了:“我爸卖过牛,牛贩子就说黑话,外行听不懂。”赵总高兴地说:“对对,就是这样。”
  到了目的地,赵总打开免提打电话,对方说了一通英文,张海听完翻译道:“对方说风大,今天不见面,明天再联系你。”赵总愣了一会儿说:“这是黑话,意思是设备还没调试好。”
  回到酒店,赵总胡乱吃了晚饭就躺下睡觉,却不停地翻身,看来睡眠质量不好。张海计上心来,他躺在床上不停地咳嗽,也像烙饼一样翻身,可赵总始终没说话。天色渐渐黑了,想到还在电影院里的柳眉,张海感到时间紧迫,开始拼命地打呼噜,赵总虽然小声嘟囔什么,但就是不开口。眼看天彻底黑了,张海心急如焚,柳眉的电话不停地打过来,他只能按掉电话,发信息说马上就到。但这样下去肯定不行,张海心一横,拿出绝招了。
  张海下了床,两眼发直,先是满地划拉,然后直起身子,满脸遗憾地摇头,再到沙发上划拉,最后到赵总床上划拉起来。赵总越看越瘆人,正想询问,张海用双手捧起了赵总的脑袋,左拧一下,右拧一下,赵总吓得反而不敢出声了。张海回头走到桌子旁,从果盘上拿起一把水果刀,慢慢向赵总走去。
  赵总终于吓得叫了起来:“小张,你干什么?”
  张海一副如梦方醒的样子,看看手里的刀,紧张地说:“赵总,实在对不起啊,我有梦游症,小时候我爸都是把我捆起来睡觉的。有一次我把我爸的脑袋当西瓜,差点切开了。”
  赵总回想起他刚才的动作,一身冷汗道:“妈呀,你这是要割我脑袋啊!”
  張海说:“求求你赵总,千万别跟公司说,否则我饭碗就砸了。只要你不说,我保证忠心耿耿,帮你把事办好!”
  赵总想想也是,还得靠他办事呢。不过在一个房间睡是不敢了,他赶紧打电话给张海的公司:“你们赶紧再开一个房间,费用我出。”
  一听这话,张海高兴得飞奔出房间,赵总在身后喊:“小张,要保证随叫随到啊!”张海边跑边喊:“放心吧,随叫随到!”

3.危机暗现


  张海跑到前台拿到房卡,把行李交给服务员,让他先送进房间。张海正想出门,提行李的服务员小声说:“我们酒店还有很多特色服务,您看看,随时可以打电话。”说完,还塞给他一个信封。张海无暇顾及,把信封塞进口袋就飞奔到电影院。
  此时已经快半夜了,柳眉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看见张海理都不理。张海拼命地赔礼道歉:“现在海景房可不好抢了,我拼死拼活终于抢到一间。美丽的海景房是圆满蜜月的一半啊,我都快累死了,你却不理解,真是心酸。”柳眉被哄开心了,高兴地去了酒店。
  那确实是一间漂亮的海景房。两人拥抱在一起,柳眉解开张海的上衣,向沙发上一抛,那个信封从口袋里掉了出来,哗啦一下掉出好多照片。柳眉捡起照片一看,顿时大怒,全扔在了张海脸上。张海吓了一跳,只见每张照片上都是异域风情的美女,穿着暴露,姿态撩人,并且还标注着身高、体重、三围以及价格。
  张海做梦也没想到,服务员说的特色服务是指这个,他指天发誓,说这是服务员硬塞给自己的。好在柳眉最后还是信他了,两人又抱在了一起。
  正要亲热,柳眉忽然指着墙角的一盆花说:“那花怎么动了一下?”张海回头一看,是一盆当地常见的花,他不以为然道:“我们度我们的蜜月,你管花干什么?”
  柳眉不听,推开张海,走到花前面仔细看了起来,忽然她惊叫道:“花蕊里有摄像头!”
  此事非同小可,张海立刻拨打了酒店前台电话。他让柳眉躲进卫生间:“你没登记过,被人家发现了,咱们也有错!”柳眉生气地说:“为什么不给我登记?”张海说:“你忘了,他们如果知道我们是来度蜜月的,肯定会狠宰咱们的。”柳眉这才不情愿地进了卫生间。
  大堂经理来到房间,先是诚挚道歉,然后检查摄像头,这是一种针孔摄像头,藏在花蕊里很不起眼。大堂经理说:“这肯定不是酒店行为,您想,如果酒店要装摄像头偷窥顾客,肯定有更隐蔽的方式。这花每天要换的,只有打扫房间的服务员才有机会这样做。我会立刻查清楚并开除这人,希望您不要报警,这对我们酒店的声誉很不利,请您谅解。”
  大堂经理说着简直要下跪了,张海心里有数,如果他报警,警察就会来查,势必会惊动赵总。赵总要是知道自己是来度蜜月的,肯定会让公司换人,自己的饭碗也保不住了。因此他假装大度地说:“我就给你个面子,不过你们酒店确实该注意,你看看这照片,就是给我送行李的服务员塞给我的!”大堂经理满脸羞愧道:“肯定是他装的摄像头,我马上开除他!”
  一番折腾后,小夫妻总算可以休息了。柳眉嘀咕说:“这蜜月怎么度得跟做贼似的?”张海心虚得说不出话来。
  第二天,张海一大早就带柳眉去吃海鲜。巴厘岛的海鲜很不错,柳眉把昨天晚上的不愉快都忘掉了。看时间差不多了,张海把房卡交给柳眉,让柳眉继续吃,说自己要去找那老哥打听好玩的地方。柳眉边吃边点头,张海赶紧跑去叫赵总起床。
  赵总明显没睡好,脸色发青,眼泡发肿。他随意吃了点早餐后,就不停地打电话。电话接通后,张海开始翻译,对方说今天可以见面,并给了个地址。
  挂了电话,张海奇怪地问:“怎么对方说让你准备好钱呢?”赵总说:“那是货款,买设备不得给人家钱吗?”
  张海说:“您不是来考察的吗?”赵总说:“定金啊,这套设备很稀缺的,不先定下万一影响了工程,损失很大。”张海还是心存疑虑,但没再说什么。
  张海恨不得赶紧把事办完,好回来陪柳眉,他催着赵总赶快出发。赵总犹豫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五百美元给张海:“小张啊,一会儿到了客户那里,你要好好表现啊。这是小费,你拿着。”
  张海以前也收到过小费,不过从没有给得这么大方的,他试探着说:“赵总,有什么需要,我一定尽力。”赵总说:“这群客户脾气不大好,万一发火,你别害怕,要保护好我,不要丢了我们中国人的脸啊。”张海心说这是什么客户啊,但嘴上还是满口答应。
  

4.绑架惊魂


  很快,两人照着地址,来到了一处民宅。门口有个守门人,满脸横肉,屋内,一个本地的中年人坐在木椅子上,身边还有几个大汉站着。
  中年人用英文说:“你把钱打过来就行了,干吗还专程过来一趟?”张海翻译后,赵总哼了一声:“不亲自来我不放心,钱给你了,货呢?谁能保证都给我了?”
  中年人微微一笑道:“我做这一行很久了,一向言而有信。”张海又翻译了。赵总说:“钱我带来了,货给我看看吧。”中年人站起身来进了里屋,赵总也跟着进去了。
  张海在外面跟几个大汉面面相觑,好在不一会儿两人就出来了,双方面露微笑,握手致意。回酒店的路上,赵总显得很轻松:“小张,我的事办完了,我打算明天就回国了。我给你公司付的是十天的钱,你可以多玩几天,算我请你的。”
  张海大喜,这可真是心想事成啊,他感激地说:“谢谢赵总,您的考察都还顺利吧。”赵总点点头说:“定金付了,合同也签了,万无一失了,哈哈哈哈。”
  这时,柳眉来电话了,张海赶紧挂断,发了条短信:“马上就回房间了。”谁知,立刻就有一条短信回了过来:“你要是不接电话,就再也见不到她了。”张海纳闷了,这口气不对劲啊,这时电话又打来了,张海接起来,居然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而且说的是英文:“你的女人在我手上,也许你不在乎一个女人的死活,不过我要让你明白,在这个地盘谁才是老大!”
  张海脑子里“嗡”的一声,绑架!他不顾一切地怒吼起来:“你是谁?我警告你,你要敢碰她一根头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对方似乎被他的态度震了一下,几秒后才说:“朋友,都是做生意的,不必这么激动。我不会伤害她,只要你过来聊聊,给你个地址,马上过来。别报警,你明白咱们都是不干净的。”接着,电话那边传来柳眉的声音:“老公救我……”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赵总见到张海接电话的样子,忙问:“怎么了?”此时,张海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直接说:“有人绑架了我媳妇,我要报警!”
  赵总蒙了:“媳妇?是在国内吗?你别着急,在国内我还是认识些人的,可以帮忙,你不要胡乱报警。”张海急得冒火:“不是国内,是在这里!我媳妇在这里让人绑架了!”赵总更蒙了:“你媳妇也跟来了?啥时候的事?”
  张海顾不上隐瞒了,把前因后果一股脑全说了:“现在我什么也不管了,饭碗也不要了,我得救我媳妇,我要报警!”
  赵总一把按住张海的手机:“小张,别急!你现在报警,你媳妇就完了。他们为什么要绑架你媳妇?你在这里有什么仇家吗?”
  张海快急疯了:“我哪有什么仇家,我是第一次来这里呀!”话音未落,手机上收到一个地址,张海一看愣了,赵总虽然英文不好,但也认出来了,这不是刚才去的那个地方吗?
  张海一把揪住了赵总的衣领:“你到底是来谈什么买卖的呀?你这客户也太勤奋了吧,当绑匪还不够赚钱,还要兼职做电气设备?”
  赵总满脸通红道:“小张,你不要激动,我实话告诉你,我不是来搞什么电气设备考察的,我这次是来花钱消灾的。我想他们是误会了,你不要报警,我跟你再去一趟,大不了我再多出些钱,帮你把老婆弄出来就是了。”
  张海冷静下来,松开手说:“好,我不报警,但我要给酒店打个电话,让他们帮我看看房间里的东西丢了没有。”张海拨通酒店前台,用英文说了一通,赵总听不明白,但感觉他语气凝重,知道他心里着急,也不敢再说什么。

5.惊人真相


  两人让出租车司机掉头,很快又来到了民宅门口,看门的以为他们有什么事没办完,也没拦着。两人冲进去,中年人很诧异:“咱们的账两清了,你还回来干什么?”
  赵总连连摆手说:“不是我的事,是他的事。”张海吼道:“我老婆呢?”中年人更是诧异:“什么老婆?”
  张海掏出手机给中年人看:“这电话是你打的吧!”中年人吃惊地喊了一声,从另一间小屋里走出一个人来,张海一看,就是酒店里给他塞小卡片的服务员啊!
  那人指手画脚地对中年人说:“他说谎,他不是那女人的老公。他的住宿登记上只有一个人,我想安排我们的女人去给他服务,但他不要,自己偷偷带女人进酒店,还毁了我的摄像头。他一定是其他帮派的人,带女人来酒店抢生意的。”
  张海大吼一声:“胡说八道!那就是我老婆,你看看我手机里的照片,结婚证认不认识?”
  中年人拿过张海的手机,看了看,无奈地耸耸肩说:“看来这是个误会,我以为是其他帮派到我这里来抢生意的,所以才绑架了她。”
  赵总连声说道:“既然是误会,那就放人吧。把他逼得报了警,对咱们都没好处啊。”
  中年人笑了笑说:“没错,不能让他报警。”他一摆手,几个大汉上来就捆住了张海。赵总吓得面如土色,中年人说:“我不会抓你的,没必要。你不敢报警,因为你也不干净。但他不同,他们两个人都是清白的,放他们走,他们就会报警,我会很麻烦。”
  赵总听不懂,张海叹了口气说:“他说他不会抓你,因为你不敢报警。你到底什么事不干净啊?把我害成这样,总该让我死个明白吧。”
  赵总低下头说:“小张,是我对不起你啊。我当了一辈子官员,也攒了不少钱,本来再过几年就要退休了,偏偏上次来这里考察时没把握住,中了桃色陷阱,被他们录了像敲诈我。我不放心他们,这才过来,一手交钱,一手销毁录像。”
  张海氣得跳脚:“那你干吗要到我们公司雇翻译啊?”
  赵总说:“他们的翻译被警察抓了,我哪敢带单位里的人来啊,那不就露馅了吗?从其他公司找的翻译好糊弄,万一看穿了,我可以给钱封口。”
  中年人大喝一声道:“你可以走了!记住,你要是敢报警,我有很多办法让你身败名裂!”
  赵总还想做最后的努力:“我再给你点钱,把他们放了吧,再怎么说他也是跟着我来的。”
  中年人冷笑道:“你再不走,也别走了。”赵总猜出了意思,不等张海翻译,转身就跑。
  张海被扔进了小屋里,看见了被绑在椅子上的柳眉,正一脸关切地看着他,张海哭了起来:“柳眉,我对不起你,都怪我!”他边哭边把事情一股脑都说了出来。柳眉也哭了:“我不怪你,他们要把我们怎么样啊?”
  这时中年人走进来,对张海说:“我不想杀人,那样罪太大了。我只想敲诈勒索,而且只针对那些有钱人。但我也不能这样让你们走,总得有点保障才行。这样吧,你们俩现场来一段激情戏,我给你们录像,然后我就放你们走。你要敢报警,我就把这录像发到网上去。”
  柳眉呸了一声:“无耻!”中年人说:“放心,我不看着,我留个摄像头。就把这屋子想象成你们的蜜月套房吧,你要是不发现那盆花,我们也不用费这么大的劲。我好不容易安排进酒店的内线,也因为你被开除了,我对你们算很客气了。还是合作一点,反正你们是夫妻,也没啥损失。”
  双方正僵持着,外面忽然一阵混乱,一群警察冲了进来,里面竟然还有中国的武警!很快,屋子里的十几个人都被控制了,武警解开两人的绳子说:“我们是中国大使馆的,接到了酒店的电话,协同当地警方来营救你们。”
  中年男人摇摇头说:“我做梦也没想到你会报警,我当时以为你和我一样,都不干净的。再说,那家伙也不敢让你报警啊。”
  张海说:“其实我不知道在这里该怎么报警,我是请酒店的大堂经理,帮我转接了中国大使馆的电话,向对方求助,并把这里的地址发给了他们。”
  当警察把两人送回酒店时,大堂经理满脸歉意道:“其实我早就发现酒店里有不法分子出没,但没有确凿的证据,对方又有黑帮背景,我们不敢轻举妄动,没想到这次连累到你们了。为了表示歉意,请你们留下度蜜月,我们酒店会把总统套房免费给你们住十天!”
  张海和柳眉相视一笑,默契地说:“不用了,我们想明白了,只要我们俩平安地在一起,不管在哪里都是最好的蜜月。我们现在迫不及待地要回祖国了,那里同样有很多旅游胜地。”
  在回国的飞机上,柳眉说:“那个赵总,你打算怎么办?”张海犹豫着说:“我也有点为难,按理说我应该举报他,可一来我没有证据,二来他人也不算太坏,等蜜月结束再說吧。”
  回国后,两人在国内的旅游胜地度完了蜜月,刚回到家,就看到了新闻,赵总因为贪污和养情妇被双规了。张海看着屏幕上熟悉的面孔,忍不住摇摇头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6期 | 标签: | 1,44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