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读者》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意林》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bu_hui_shuo_huang_de_shen_fu

    不会说谎的神父

  • mian_fei_zeng_song

    免费赠送

  • yang_mao_chu_zai_yang_shen_shang

    羊毛出在羊身上

  • tai_xia_ren_le

    太吓人了

  • lou_dong-2

    漏洞

  • hai_zi_de_fu_yang_fei

    孩子的抚养费

  • cai_cai_kan

    猜猜看

  • shui_neng_jiu_wo

    谁能救我

  • zhong_chou_ai_qing

    众筹爱情

  • ju_diao_shen_shu_sha_jie_guo

    锯掉神树啥结果

  • a_p_zhi_dou_jia_bi

    阿P智斗假币

  • shuo_ren_hua

    说人话

  • fu_chou

    复仇

  • 3_fen_zhong_dian_cang_gu_shi-4

    3分钟典藏故事

  • gan_jing_de_chu_zu_wu

    干净的出租屋

  • tang_zhi_de_mo_fa

    糖纸的魔法

  • wu_jia_zhi_bao-3

    无价之宝

  • hua_ti-2

    滑梯

  • jiang_jun_zhai

    将军宅

  • wei_sha_yao_xie_ni

    为啥要挟你

  • yi_nian_zhi_cha

    一念之差

  • bu_chu_cheng_ji_de_gong_an_ju

    不出成绩的公安局

  • yi_wan_sao_zi_mian

    一碗臊子面

  • liu_shen_shuo_mei

    六婶说媒

  • fei_ji_ji_yi_shang_de_zha_dan

    飞机机翼上的炸弹

  • wei_xin_qun_de_qu_ming_mi_ji

    微信群的取名秘籍

  • ming_zi-3

    名字

  • yi_feng_zhuang_cuo_xin_feng_de_xin

    一封装错信封的信

  • cha_dian_si_yi_hui

    差点死一回

  • shu_shu

    数数

  • xin_kuan_lu_zi_kuan

    心宽路自宽

  • shi_qin_jia

    试亲家

  • zhe_ge_xia_tian

    这个夏天

复仇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进山


  清末民初,在长白山脚下有一个村子,上百年来,这个村子的人都以结伴进山挖人参为主要经济来源。王大山就有一个挖参的小团队,他是大哥,身强力壮,经验丰富,老二叫黑子,老三叫狗子,他们仨从小玩到大,一起结伴挖参,日子过得还不错。
  天有不测风云,王大山的儿子忽然得了病,花了不少钱也治不好,而黑子的老婆上山采菌子时失足落入深谷摔死了。只有狗子家一切顺心,媳妇生了大胖儿子,加上五岁的女儿,也算儿女双全了。
  这年深秋,三人再次进山挖参。长白山纵横百里,古树遮天,行走全靠多年的经验和本能。三兄弟都是高手,互相照应,多年来都有惊无险。进山的头几天,三人只是埋头赶路,因为一般要走进林子五天后,才有可能找到参。
  可今年他们的运气不好,一直走了七天,才找到第一棵人参,且年头不多,是个三品叶。接下来的几天,他们陆续又找到两棵参,但是出山的时间也快到了。长白山留给挖参人的时间是很苛刻的,春夏两季是挖不到参的,只有到了深秋,才能找到参。然而长白山的秋天很短,只有一个月,随后就是地狱一样的寒冬,当白毛风吹起来,就是神仙也别想在旷野里活命。挖参人必须提前几天返程,避免被风雪截在路上。
  今年的收获一般,若是往年,可能也就认了,然而今年不同,王大山给儿子治病需要钱,黑子续弦找老婆也需要钱,他俩都想再挖两天。狗子没那么大的压力,但他们是一个团队,必须共同进退。更重要的是,狗子相信王大山的经验,王大山用手摸草皮,观察树叶的颜色,判断今年的冬天会略晚几天。
  三人又挖了两天,挖到了一棵参,狗子觉得差不多了,说:“大山哥,你和黑子最需要钱,这棵参我不要了,你俩平分,咱们该走了。”
  王大山抬头看看树叶,又摸摸土壤说:“应该还有时间。”
  狗子有点急了:“大山哥,每年这日子咱都往回走两天了。就算今年暖和,可再往前走,来回就是六天路,没人这么干过。”
  看着狗子着急的样子,王大山叹了口气说:“兄弟,再挖一天就撤。”话已至此,狗子也只好点头同意了。
  或许是老天爷想补偿他们,第二天他们真的挖到两棵参,其中一棵居然是五品叶!这是能卖出大价钱的。兄弟三人立刻打點行囊,高高兴兴地往回赶路。
  但他们走得太远了,当天晚上,突如其来的雪粒子穿透树叶,且越变越大,盖住了他们先前留下的记号。三人被迫一边走,一边仔细寻找树干上的记号,行进速度大大变慢,食物的消耗却越来越多。他们夜里也不敢休息,举着火把,艰难前行,他们知道,第一场雪下来,意味着白毛风就在后面紧跟着。

背叛


  第二天天亮,树梢传来了不祥的呼啸声,紧接着,狂风裹着雪粒子穿透森林,抽打着天地间的一切。三个人拼命地奔跑,途中王大山不慎掉进了一个被雪盖住的大坑里,黑子和狗子奋力把他拉了上来,好在旁边有一个破旧的棚子,那是山里猎户临时歇脚用的。三人走进棚子,勉强抵御一会儿寒风。王大山看看外面,地上已经一片雪白,连树上都包着一层冰霜。他脸色阴沉,刮了刮树上的冰霜,说:“找不到路了。”黑子抱着头,一言不发。
  当天夜里,狗子突然发起了高烧,迷迷糊糊地说:“完了,咱们是出不去了。”然后他就号啕大哭起来。
  黑子咬牙说:“放心,我就是背,也要把你背出去。”王大山哼了一声,把食物清点了一下,然后解下酒壶递给狗子:“暖暖身子吧。”狗子喝了一大口,很快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狗子被一团雪砸在脸上,惊醒了,发现四处一片黑暗。他正要起来,忽然听见黑子的声音:“狗子是不是醒了?”王大山说:“放心,酒里我下药了,他没这么快醒。”
  狗子一惊,一动不动地继续装睡。那两人都站在暗处,手里的刀闪着寒光。狗子下意识地悄悄摸摸腰间,果然,腰里的防身匕首已经没有了。
  黑子问:“大哥,这么干真行吗?”王大山冷冷地说:“你后悔了?进山前你可比我积极。”
  黑子说:“我听大哥的!”王大山说:“就按之前说的,他老婆归你,儿子归我。这样一来,你有了老婆,我也有后了。医生说我儿子八成是不行了。”
  黑子又问:“不会有啥问题吧?”王大山说:“能有啥问题?狗子死在山里,她老婆还年轻,不改嫁怎么活?他儿子还不到一岁,啥也不知道,我养大就是我儿子!”
  黑子说:“那他女儿呢?”王大山说:“你养着吧,你反正也没孩子,他老婆给你再生个儿子,你就儿女双全了。要实在不愿意养,你就趁他媳妇不注意,带进城卖了。”
  黑子看了看狗子问:“不用杀他?”王大山摇摇头说:“不用脏了咱手,他生着病,又没有粮食,死定了。趁风雪小,快走吧。”
  两人离开窝棚,消失在风雪里。狗子半天都没动弹,泪水顺着脸颊横流。他没想到,自己相交多年的兄弟竟是这样的人!他四处搜寻,食物都没了,但他意外地发现,王大山睡觉的干草上有一棵人参,估计是王大山睡觉时从怀里滑落的,是最小的一棵,所以没被发觉。
  狗子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咬着牙向外走,他对自己说,绝对不能死!他要回家,他绝不能让妻子嫁给一个畜生,更不能让儿子成为另一个畜生的儿子!还有他那乖巧的女儿,如果真的被卖给了人贩子,会落到什么下场,他不敢想。他支撑着虚弱的身体,冲进了风雪中。
  狗子不知道自己跌倒过多少次,每一次跌倒他都觉得自己再也站不起来了,但只要他一合上眼睛,就会看到妻子那俊俏的脸庞,以及一双儿女那可爱的脸蛋。复仇的怒火一次次把他烧醒,他啃一小口人参,挣扎着爬起来,继续向前走。
  风雪时大时小,脚印早就被掩盖,但树上刀刮的痕迹却能看得见。那是王大山和黑子寻找标记时干的事,狗子沿着刮过的痕迹向前走。他打定主意,即使走不出去,也要尽可能地追上,趁他们不备,能杀一个是一个,现在能保护家人的,只有自己。
  当狗子跌跌撞撞地走出森林时,意识越来越模糊,他看到前面有个木屋冒着炊烟,挣扎着走过去,只敲了一下门就颓然倒地。
  狗子在猎户家里足足昏迷了五天五夜,醒来时马上就要走,猎户骂他不要命了,并告诉他,他走出来的方向和他进山的方向有偏差,就算骑马回去也要走上十天,以他现在的身体,也没法骑马。狗子哭着把他必须马上回去的原因告诉了猎户。猎户听完,牵出自己的马说:“我送你回去!”

真相


  十天后,狗子终于赶回了村里。村里空荡荡的,一改往日的热闹,自家的房门也紧闭着。狗子心里瘆得慌,难道自己回来晚了?他拼命砸门,带着哭腔喊:“媳妇,我回来了,开门啊!”
  这时,村口一阵喧哗,一群男人疲惫不堪地走进村子,领头的正是黑子!
  狗子两眼喷火,冲上去就是一拳,黑子晃了晃,应声倒地。周围人急忙拉住他说:“狗子,你疯了?”狗子暴跳如雷:“这是个披着人皮的畜生,还有王大山,王大山呢?给我滚出来,我跟你拼了!”
  有几户人家听到声响,打开了门,只见王大山的媳妇走出来说:“狗子,你回来了!你大山哥呢?”
  这时,狗子忽然看见自己的媳妇抱着儿子拉着女儿,从王大山家走出来,他一下子瘫倒在地,爬过去抱住自己的女儿,看着媳妇问:“你们都还好啊!”
  媳妇哭着说:“黑子哥回来后,说你和大山哥还在山里,就带着全村男人回去找人,都十几天了。大山哥的孩子生着病,我过来给嫂子做个伴。你们总算回来了!”
  黑子虚弱不堪,他嘶哑着嗓子对王大山媳妇说:“嫂子,对不起,大山哥……没了。”王大山媳妇似乎早有预感,只是默默地流泪。
  狗子怒火中烧:“黑子,你装什么好人!”看着众人吃惊的目光,狗子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出乎狗子意料的是,大家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悲愤的神情。这时,村长走过来说:“狗子,这是大山写给你的,你看看吧。”
  那是一张草纸,字是用炭条写的,歪歪扭扭的,其中有好多字还是用画代替的,上面的大意是:狗子,你能看到信,就證明你还活着,大哥真高兴。大哥掉坑时脚受伤了,走不远了。大哥知道你也走不动了,黑子还有机会,可他若带着咱俩,也得死。咱哥仨只要有一个出去,咱三家就有依靠。可大哥希望你也能活,人处在绝境时,愤怒往往更能让人活下去。留一根人参给你续命,其余的但愿黑子能带出去。是大哥对不起你们,大哥太想多挖棵参给孩子治病了..
  狗子颤抖着手问:“这……你们俩当时……”
  黑子咳嗽着说:“狗子,是我用雪团把你打醒的。真要杀你,趁你睡觉就动手了。后来出去没走多远,大山哥的脚就不行了,他逼着我走,自己躺在雪窝子里不动了。他说你一边走一边在树上刻记号,万一狗子能跟上来呢……”黑子说不下去了,痛哭起来。
  村长接着说:“黑子到村子时只剩一口气了,让人背着他回去找你们。临走时,他把参都给你两家分了,他说他没媳妇没孩子,如果回不来,要这些也没用。”
  听到这里,狗子爬过去抱住黑子,号啕大哭起来。
  (发稿编辑:朱.虹)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6期 | 标签: | 3,07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