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chu_xin

    初心

  • you_di_yuan_de_zhong_sheng_hui_hen

    邮递员的终生悔恨

  • shi_er_shou

    诗二首

  • ci_ke

    此刻

  • ren_sheng_de_yi_wan_mian

    人生的一碗面

  • yu_san

    雨伞

  • shi_lou_tai

    失楼台

  • tie_niang_zi_jian_gu_rou_qing

    铁娘子:坚固柔情

  • zui_mei_ren_rui_zhe_yang_zou_lai

    最美人瑞这样走来

  • te_li_du_xing_pan_guang_dan

    特立独行潘光旦

  • xing_qu_yu_ren_sheng

    兴趣与人生

  • wa_er_deng_hu_pan

    瓦尔登湖畔

  • du_shu_de_yi_shu

    读书的艺术

  • wang_zhe_zhi_shi

    王者之师

  • bu_wo_bu_hui_xia_zai_ni_de_gou_pi_ying_yong

    不,我不会下载你的狗屁应用

  • wang_er_de_shui_jing_he_zhong_guo_de_you_jia

    王二的水井和中国的油价

  • ru_guo_luo_si_fu

    如果罗斯福

  • shi_nian_fang_jia_diao_kong_meng

    十年房价调控梦

  • bei_jing_bing_ren

    北京病人

  • huo_bi_liu_shi_zhi_mi

    货币流失之谜

  • 2013_nian_shi_da_qu_shi_bao_gao

    2013年十大趋势报告

  • gan_bu_zou_de_dai_ke_lao_shi

    赶不走的代课老师

  • na_xie_xiao_que_xing_dai_lai_de_rou_ruan

    那些小确幸带来的柔软

  • fu_qin_bu_shi_feng_zi

    父亲不是疯子

  • yuan_shi_cong_lin_zhong_de_zheng_jiu_gu_shi

    原始丛林中的拯救故事

  • mu_qin_de_jing_xi

    母亲的京戏

  • hong_se_yang_zhuang

    红色洋装

  • lao_shi_qing_xiang_xin_wo_nv_er

    老师,请相信我女儿

  • pi_pi_de_qing_chun_sui_yue

    痞痞的青春岁月

  • shuo_shuo_huai_hai_zi-2

    说说“坏孩子”

  • bing_xue_li_de_shan_quan

    冰雪里的山泉

  • kai_shi_bu_zhuan

    开市不赚

  • yi_shu_de_zi_zun

    艺术的自尊

  • jia_zhuang_hui_he_pu_tao_jiu

    假装会喝葡萄酒

  • xiu_jia_hui_lai_di_yi_tian_yao_zuo_de_si_jian_shi

    休假回来第一天要做的四件事

  • piao_yang_guo_hai_qu_si_wang

    漂洋过海去死亡

  • ta_mu_de_nan_ti

    塔木德难题

  • yi_ge_yuan_wang

    一个愿望

  • nin_yi_ding_shi_gong_cheng_shi_ba

    您一定是工程师吧

  • yan_lun-5

    言论

  • man_hua_yu_you_mo-5

    漫画与幽默

  • zi_ran_geng_ti_deng

    自然更替等

  • la_jiu_dai_ke

    辣酒待客

  • wo_de_fu_qin_jie_xuan

    我的父亲(节选)

  • wo_he_ni_de_di_yu

    我和你的地域

  • xing_pian

    行骗

  • ai_xu_yao_lian_min

    爱需要怜悯

  • du_zhe_guang_ming_xing_dong_yi

    “《读者》光明行动”(一)

父亲不是疯子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我的疯子父亲是音乐家,曾拥有一群群的崇拜者。记得在20世纪70年代,我家里总有很多陌生人出入。不仅有重庆的,甚至整个四川的人,只要有心学琴的,都会慕名跑来找我父亲。我记得当时有个四川南充来的乡下人,绰号刘三,就是我父亲最忠实的“信徒”。他跟我父亲学琴,对我父亲崇拜得五体投地,言必称“师父”。刘三对我也很好,属于爱屋及乌。他总是有空就背着我上街,我要什么,他就给我买什么,从玩具飞机、坦克、枪到糖果和冰棍,从不管价钱,百依百顺。我父亲的很多琐事也都是让他去办的。就连他要和谁谈恋爱,也要先来请示我父母,说必须帮他鉴定一下女方是否合格。
  但我父亲究竟有多疯,为何疯,我也说不清楚。总之,从我记事起,我便见他走路、吃饭、办事时,都会一个人摇头晃脑、哼哼唧唧、忽笑忽唱的,不知在想什么。他似乎总在自言自语,耸肩、挠头、甩手,而且还带着一些奇怪的表情,或哭或笑。他不修边幅、不梳头,裤腿也总是一高一低地挽着。灶上的水开了,我摔倒了、生病了,有人喊他了,他似乎都听不见、看不到。桌子上只要有吃的,不管是什么食品,硬的、软的或干得啃不动的,他都会吃得一点不剩。就是放了好几天的饭、发霉的菜、怪味的汤,他也会全拿到锅里煮一通,美其名曰“高温消毒”,然后便狼吞虎咽地消灭掉。他的视力是1.7,属于远视眼,看书报的时候,恨不得离自己的眼睛有一米远。但他从不在乎周围是否有人在看他,因为他似乎看不见周围的人,好像这世界全与他无关。他的耳朵好得可以听出十几个不和谐和弦里的任何音程,在大乐队排练时,可以判断出谁的琴有一个音不准,或者谁的脚不小心发出了擦地板的声音。但他大多数时候还是自言自语。不知道的人以为他有幻听症,只有熟悉他的人知道,那不是在作曲,就是在配器。
  是的,他这人骨子里就是一把琴,一碰就叮当响。
  但自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我父亲不被允许做音乐,他的主要工作变成了完全与琴无关,或略微有关的几件事,如养猪、切菜、拉板车、修芭蕾舞鞋、修乐器、种地和倒垃圾。他不能正常作曲,就偷偷作曲。但那些曲子又无法被记下来,于是就成了随风飘走的哼唱了。在60年代大饥荒时,他身上不是带笔或琴,而是随时揣着一柄勺,走到哪儿便“吃”到哪儿,包括偷吃猪饲料。他在芭蕾舞鞋上,用敲打琴弓来试验节奏。他在闲暇的时候,还设计过实用的机器,如“大跃进”时期,他曾设计过一个半机械化切菜机,有马槽大小,结构异常却并不复杂。里面装有滚动合页刀片、双脚踩踏板、曲轴、斗、人坐凳、绳索、木槽、进出口等。瓜菜从上方的大开口扔进去,然后人骑在切菜机上面,就像骑自行车似的,不断地踩踏用曲轴带动的刀轮,被切碎的瓜菜渣滓便从下方的出口“哗啦啦”地掉出来。因为他那时在重庆歌剧团的食堂里干粗活,每天要切几十棵甚至上百棵白菜和许多瓜果、土豆、萝卜等,把手都切麻了、酸了,甚至扭伤了。若一直切下去,他那双手无疑会被摧毁,永远不可能再拉琴了,于是,他发明制造了一架切菜机。这样情况就不同了,再多的瓜菜倒下去,进入滚筒刀轮,都会被自动切碎。其伟大的现实意义,几乎不亚于现代办公室常用的碎纸机。
  领导说:“原来,这疯子一点都不疯。”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0期 | 标签: | 1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