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文摘》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52期2018年第51期
2018年第50期2018年第49期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故事会》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读者》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意林》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知音.上半月》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7年第09期
《读者欣赏》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军事文摘》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新青年》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少年版》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海外版》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绘阅读》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下半月》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 huo_zai_zhen_shi_zhong

    活在真实中

  • bao_tuan_qu_nuan_de_lao_nian

    抱团取暖的老年

  • zhong_guo_kong_chao_qing_nian_yi_chao_5800_wan

    中国空巢青年已超5800万

  • xin_ling_bu_shou_wu_kan_kan

    心灵“补”手吴坎坎

  • 1990_nian_ying_hang_5390_hao_shi_gu_ji_shi

    1990年“英航5390号事故”纪实

  • zen_yang_rang_qian_nian_hou_de_ren_ji_zhu_ni

    怎样让千年后的人记住你?

  • gu_ren_zhen_de_bi_wo_men_gao_ma

    古人真的比我们高吗

  • mei_guo_si_hui_de_tiao_yue_bu_sheng_mei_ju

    美国撕毁的条约不胜枚举

  • mi_qi_lin_de_xing_ji_dao_di_zen_me_ping

    米其林的星级到底怎么评

  • 50_nian_qian_de_yi_ye_zhi_jian_rui_dian_cong_kao_zuo_xing_gai_wei_kao_you_xing

    50年前的一夜之间,瑞典从靠左行改为靠右行

  • wang_zi_da_hun_cong_lian_yin_dao_sheng_yi

    王子大婚,从联姻到生意

  • te_lang_pu_tui_qun_ao_man_jia_pian_jian

    特朗普“退群”傲慢加偏见

  • ge_guo_jun_quan_you_sha_gao_ke_ji_zhuang_bei

    各国军犬有啥高科技装备

  • jie_mi_fei_ji_qi_jiang_qian_hou_ti_jian

    揭秘飞机起降前后“体检”

  • miao_xing_ren_gao_leng_shi_yin_wei_ben

    喵星人高冷是因为笨

  • he_zui_jiu_shuo_wai_yu_geng_liu

    喝醉酒说外语更溜?

  • niao_bu_de_bian_qian-2

    尿布的变迁

  • shi_nan_ren_tai_ruo_le_huan_shi_nv_ren_bian_qiang_le

    是男人太弱了,还是女人变强了?

  • gan_zou_xing_fu_hun_yin_de_jue_mu_ren

    赶走幸福婚姻的掘墓人

  • sui_bo_zhu_liu_de_na_xie_nian-2

    随波逐流的那些年

  • zhi_yao_huan_shui_de_zhe-2

    只要还睡得着

  • yi_ge_pu_tong_ren_de_si_wang

    一个普通人的死亡

  • bu_shi_tai_shan-2

    不识泰山

  • she_jian_shang_de_gu_du-2

    舌尖上的孤独

  • bie_zai_zui_hao_de_nian_ji_man_zu_yu_zuo_zi_ji

    别在最好的年纪满足于做自己

  • san_ge_shi_fu

    三个师傅

  • wei_shen_me_yi_mao_qian_de_hong_bao_you_na_me_duo_ren_qu_qiang

    为什么一毛钱的红包有那么多人去抢?

  • yin_wei_bu_rong_yi_suo_yi_geng_nu_li

    因为不容易,所以更努力

  • zhe_ge_shi_jie_shang_zong_you_yi_ban_ren_bu_li_jie_ling_yi_ban_ren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半人不理解另一半人

  • bao_fu_xin_li_ru_tong_e_mo

    暴富心理如同恶魔

  • wo_na_yuan_fang_de_ma_ma_a

    我那远方的妈妈啊

  • zai_fu_mu_mian_qian_zhuang_zhuang_sha_jiu_shi_yi_zhong_xiao_shun-2

    在父母面前装装傻,就是一种孝顺

  • man_hua_yu_you_mo-141

    漫画与幽默

  • hui_ren_li_lun-3

    灰人理论

  • xin_shang_ta_men_de_du_te_xing-2

    欣赏他们的独特性

  • mei_gen_wang_fei_jiao_cuo_le

    “梅根王妃”?叫错了!

  • da_qing_lv_li_zai_xiang_gang_yi_zhi_yong_dao_1972_nian

    《大清律例》 在香港一直用到1972年

  • jing_wei-2

    敬畏

  • xian_liang_gan_dong-2

    限量感动

  • ren_lao_le_wei_sha_hui_ai_yi_jie

    人老了为啥会“矮一截”

  • bi_ji_ke_yi_jie_du_chu_ren_de_xing_ge

    笔迹可以解读出人的性格

  • an_shen_zhu_mian_liang_yao

    安神助眠“良药”

赶走幸福婚姻的掘墓人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掘墓人很可能是无休无止的家务活。有了家庭后,人们很难再像谈恋爱时那么轻松愉快地放飞自我,工作再忙,回到家里,也有很多活儿要干。一些夫妻会因为做饭、洗碗、扫地等家务活争吵不休,并因此埋葬了浪漫的生活日常。
  如何才能将幸福生活从家务的桎梏中解放出来呢?主动分担、找家政服务甚至提高自动化程度等。都是解决之匙。

分担是家务的正确打开方式


  不患寡而患不均体现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在家里。有调查发现,25%的离婚人士表示。“对家务分配的分歧”是离婚的首要原因。
  对家务分配有怎么样的分歧呢?传统“男主外女主内”的分工方式并非最佳选择。且不论现在越来越多的家庭里,男女双方都要出去工作,传统模式只会让女方陷入“内外一手抓”的困境中,即使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有一方不用工作的家庭中,这一模式也给夫妻关系带来隐患。
  传统模式下,丈夫工作压力大。妻子则因经济贡献不足而导致缺乏成就感,从而影响夫妻感情。如果丈夫在工作之余兼顾家务,虽然会博得妻子的欢心,但丈夫则容易在这种“双重角色”下身心俱疲,婚姻生活难谈幸福。而如果“男主内女主外”的话,男性又会因为没有工作导致抑郁寡欢.女性则容易感到压力过大。
  因此合理分担家务是构建和谐关系的办法,而这一点也得到了研究的证明。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所作的一项调查显示,分担家务劳动是仅次于忠诚和性生活和谐之后。与幸福婚姻有关的第三大要素。在这份调查中,62%的夫妻表示,分担家务劳动对婚姻的成功至关重要。在这一点上,不论受访者是男性还是女性、年长还是年轻,都表示认同。
  界定“如何分工才是合理的”并不容易。平均来说,男性在外面工作的时间更长,可就是在那些女性收入更高、工作时间与男性相等或者更长的家庭里,女性依然承担了更多的家务责任。
  一项针对500个美国职工家庭的研究显示,男性花费18%的时间来做家务,承担了33%的家务劳动;而女性则花费22%的时间用于做家务,承担了各项家务劳动中的67%。女性所做的家务是男性的两倍还要多,而且女性还承担了所谓的“精神劳动”或者“无形的工作”,即规划和协调各项家务。
  鉴于此,想要婚姻更长久,男性要多做家务才行。美国斯坦福大学研究人员发现,女方提出离婚的主要原因是她们厌倦了婚姻生活中性别不平等,自己需要承担更多家务活和看孩子的责任。负责这项研究的社会学副教授迈克尔·罗森菲尔德解释说,婚姻分工制度已经略微滞后于对性別平等的期望,“丈夫仍然期望他们的妻子承担大部分家务和看孩子的活”。
  雇人干行不行?
  如果男性还是不想干家务活怎么办?其实也有可简单的解决方式:花钱雇人。虽然钱是买不来幸福的。但对于经济条件允许,但又被大量家务搞得焦头烂额的夫妻来说。将一部分家务外包是提高婚姻幸福度的一条路径。
  美国哈佛商学院和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学者们进行了关于购买省时服务能否改善夫妻关系的一项研究。这项研究进行了多种测试、涉及3000多人,结果显示,那些花钱买服务、可以少干些家务活的人对婚姻关系更满意,原因之一是他们可以跟伴侣度过更多开心的时光。
  这项研究发现,付钱让他人来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能增加幸福感。比如点外卖食品、打车、雇用家政服务员,或者付钱让别人跑腿都会有这方面的效果。“如果觉得有些事项让你充满恐惧,那或许值得考虑一下,你能否出得起钱,让自己落个清静。”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心理学教授伊丽莎白·邓恩说。
  花钱雇人干家务的意愿和收入有关,但购买时间似乎并不只是更富有的一个标志。有半数收入并不高的美国工人阶层也愿意花钱换取时间,主要是让自己不必承担做饭、购物和家居维护等家务。有趣的是,研究人员发现,在低收入人群中,满意度与购买时间之间的关系更为密切。
  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随机试验。试验参与者每周末可获得40美元,持续两个周末。在其中一个周末,他们被随机分配把钱花到一项能节省时间的服务上,比如出去吃饭,而不是做饭。在另一个周末,他们只能花钱购买并不能节省时间的实体商品,比如一件新衣服。
  “当人们把那40美元花在可节省时间的服务上时,他们称,他们的情绪更积极,压力也更小。”哈佛商学院助理教授阿什莉·惠兰斯说,“不过,必须指出的是,尽管花点钱购买时间能增加幸福感,花很多钱却未必如此。”
  每个月在节省时间的服务上花费一两天的收入能最大程度地提升满足感,而更多的支出则会降低满足感。研究人员认为,这种“幸福界限”是由多种原因造成的,可能是因为太多外包家务会让人有沮丧感,觉得自己好像什么都干不了;也可能是因为过多支出会导致在应对其他方面捉襟见肘。也可能是因为购买了这么多服务后,会觉得有些服务不够好,从而后悔自己没把这些钱省下来——而所有这些原因,又会给夫妻关系带来新的隐患。如果只是为了少做家务就承担这样的风险的话,无疑有些得不偿失了。

家务机器人来了


  好消息是,随着自动化程度提高,越来越多的家用电器走进家庭,现在的家务负担和百年前相比已经大为减轻。
  比如,早上起来要吃热气腾腾的早饭并不用费劲生火,将半成品放进微波炉转一分钟,随着“叮”的一声,一切已大功告成。
  衣服早就不用一件件手洗,扔进洗衣机里就能完成从洗到甩再到烘干的整个过程,人们所需的就是洗完后将衣服叠起来放入衣柜。
  要做顿丰盛的晚餐的话,会有电饭锅、压力锅、榨汁机等一大排工具帮忙,就连餐后的盘子都能由洗碗机代劳。即使不想扫地,现在也有扁平的扫地机器人定时在家里转上几圈。
  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就连科幻小说中那些能照顾人饮食起居的家务机器人的雏形也开始出现。这些高科技时代的“田螺姑娘”,让不想干家务的夫妻们少动手也能拥有洁净如新的家。
  这种家务机器人最早应用在专业护理领域,比如在日本,家务机器人就能照顾老人的饮食起居。日本有超过四分之一的居民年龄超过65岁,而日本护理人员匮乏。由于工资低,工作条件差,这也是日本员工流动最频繁的领域。新研发的护理机器人可以被编程,弥补国家人口老化问题,老年护理领域普及。
  一种生活辅助型护理机器人机器人的外表就像个大型玩具熊,可以帮助医院的病人上下轮椅。它可以辨别脸庞和声音,对大约30个声音指令作出反应。可以捡拾地下的物品或者从橱柜中取出物品。而这种护理机器人很有潜力进入家务市场,成为因家务而纠缠不清的夫妻们的福音。
  以前机器人只在工厂中使用,可现在越来越多的机器人已经走入家庭,帮助人们从繁重的家务中解脱出来。根据国际机器人联合会的数据,2017年,全球约有3520万台机器人被出售给了世界各地的家庭。预计到2019年,机器人的年销售额将达到130亿美元。
  虽然说把家庭幸福的期望寄托在机器人身上有些怪异,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在这种拥有巨大潜力的家务机器人研发团队中,一定有不想千家务的已婚男性。
  (张纳尔荐自《瞭望东方周刊》)
  责编:天翼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3期 | 标签: | 4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