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gu_lao_xing_ye_de_xin_wan_fa

    古老行业的新玩法

  • mei_guo_hei_bang

    美国黑帮

  • ta_de_an_quan

    她的安全

  • hao_lai_wu_yan_zhao_men

    好莱坞艳照门

  • she_jiao_mei_ti_yu_chen_mo_luo_xuan

    社交媒体与沉默螺旋

  • a_li_wo_men_bu_zuo_yin_xing

    阿里:我们不做银行

  • ba_gua_qu_dao_ying_xiao

    八卦“渠道”营销

  • wei_shen_me_yao_fan_long_duan

    为什么要反垄断?

  • gong_zi_xing_shen_me

    工资姓什么

  • bu_zhuan_ye_wu_shou_shi

    不专业,无收视

  • gei_bing_tong_tiao_zhan_po_pen_bing_shui

    给“冰桶挑战”泼盆冰水

  • yong_bu_po_chan_shen_hua_bu_zai

    “永不破产”神话不再

  • li_pi_de_she_jiao_wang_luo

    里皮的“社交网络”

  • fan_long_duan_de_zhan_xue_gai_luo_na

    反垄断的“战靴”该落哪?

  • mo_ke_jia_zu_de_qi_yue

    默克家族的“契约”

  • zhong_guo_de_cheng_shi_se_cai

    中国的城市色彩

  • john_lobb_man_luo_ji

    John Lobb“慢”逻辑

  • zhong_shi_ke_huan_lin_jie_dian

    中式科幻“临界点”

  • vc_hua_qiu_yuan

    VC化球员

  • quan_min_mai_fang

    全民卖房

  • wan_zhuan_dian_shi_dian_shang

    玩转“电视电商”

  • da_ma_lou_shi_de_zhong_guo_zheng

    大马楼市的“中国症”

  • hua_li_zhi_tui_bian

    “华丽志”蜕变

  • han_jian_bing_xu_yao_de_bu_shi_bing_tong

    罕见病,需要的不是冰桶

  • galaxy_note_4_de_wen_hua_ye_xin

    GALAXY Note 4的“文化野心”

  • chao_ji_ceo_yu_jia_wen

    “超级”CEO余佳文

  • yi_ben_hong_da_de_zhi_hui_xiao_shu

    一本宏大的智慧“小书”

  • geng_da_de_mian_ji_geng_hao_de_yi_shu_guan

    更大的面积,更好的艺术馆

  • lun_tai_bian_shen_li_dian_chi

    轮胎变身锂电池

  • yin_jing_gai_de_xue_wen

    窨井盖的学问

  • shi_ye_bu_shi_n_1

    失业不失N+1

  • cha_shui_jian-28

    茶水间

  • you_wifi_bu_chun_jie

    有WIFI,不纯洁

  • liu_ci_xin

    刘慈欣

  • xie_li_xie_qi_zou_zheng_dao

    邪里邪气走正道

  • bu_zhuan_ye_wu_shou_shi-2

    不专业,无收视

给“冰桶挑战”泼盆冰水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冰桶挑战”上线新浪微公益后,短短十天就为中国渐冻人组织受捐方“瓷娃娃罕见病关爱中心”筹齐全年总捐款额,瓷娃娃中心一季度收入74.5万,过去十天的收入接近这一数字的10倍。
  赢家不仅是受捐方,冰桶也给协办方新浪微公益带来惊人的数字货币——流量。
  这个关注度平摊给每一个参与的企业、大佬、明星,都是可以变现的注意力经济。从理性人的角度,给参与者算一本账:在冰桶中,平均每人的参与成本是225元和一桶冰水,时间成本是为迎战准备的黄金24小时。产生的回报却是足足平均每人收到110万次点击量,造星成本很低。
  互联网的精英、拥趸和弄潮儿们从活动中获得了人气,参与者收获用户黏性,受捐方得到巨额捐款,似乎皆大欢喜。且慢,受捐方首先有话说。
  受捐中心瓷娃娃是国内知名NGO,目前有14位员工,其中五位是罕见病患者。为了让公众了解国内生活着600万的罕见病群体,中心曾和新浪微公益携手举办网上互动活动,也在传统媒体上多次宣传过罕见病病症、病友故事,来呼吁公众关注和扶助罕见病病友。但中心没想过未来要刻意复制这种捐赠形式。
  既然是种成功的捐赠模式,为什么不应用于未来的罕见病疾病募捐呢?恐怕过分迷失在网络狂欢,失去对病症本身的关注,是主要原因。瓷娃娃救助过2800多个罕见病家庭,从病友社群出发,相比起金钱,中心更加衷心希望获得社会的接纳和认可。因为缺乏社会的认可,罕见病患者比其他大病患者更容易遭到抵制和歧视,患有罕见病的孩子常因为得了这些“怪病”被拒绝入学。如果因为其他常见疾病被拒绝入学,或许可以申诉解决,但因为罕见病缺乏法律定义和保障,在社会上认可度又低,很难申诉成功。
  冰桶挑战这个活动举办过后,很多人连是ALS(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还是ASL都分不清,更不用提口齿清楚地讲出该罕见病拗口的中文译名“肌萎缩侧索硬化症”,更多人称之为“渐冻人”。
  除此之外,网络段子手和舆论员的关注的焦点加剧着活动的跑偏过程。有较真者监督是否认真执行游戏规则:“不浇,不行;不捐,不行;浪费水,不行;造假冰摆拍,不行”;也有好事者发扬逆向思维,要复制出“开水挑战,关注烧烫伤病人”“沙子挑战,关注干旱地区”“火箭筒挑战,关注战争地区平民”。这些都和中心的宣传初衷相差甚远。
  虽然中心希望把焦点从网络事件拉回到病情本身,但是最着急的还是病友和患者亲属。有一个科技公司员工,他的亲人曾因渐冻人病而去世多年。他的公司领导也参加冰桶挑战,所有的同事们都在议论怎么拍画面更出彩,却没有人去关注疾病,他退到了一个角落,在闹剧中沉默。网络舆论让事件本身流于儿戏化,是让受捐助者觉得没有复制价值的根本原因。
  这场冰桶挑战,原本是新西兰的癌症协会为了帮助癌症患者,鼓励“平民英雄”挑战冰水,并通过接力传递给朋友。在波澜不惊地传递了一段时间,新西兰职业高尔夫球手Brittany Linciocome接受挑战,把“冰桶挑战”带进高球界,并掀起一阵热潮。冰桶不分昼夜地从Instagram、Twitter、Facebook等社交媒体上传播,直到漂洋过海到美国,8月份传到弗罗里达高球手Chris Kennedy手中,他开始呼吁迎战者关爱一种更为罕见的疾病“ALS肌萎缩侧索硬化”。不到一个多月时间,冰桶挑战迅速变成最流行的O2O(Online to Offline)活动。
  在美国,用娱乐化的方式进行募捐,已经屡见不鲜,而且大部分筹款都有娱乐性的行为。人们开始接受这种观念,捐款给受惠者目的是让对方获得幸福。如果让受惠者暴露自己的伤病,赚取外界的眼泪,反而是在变相地消费病人的痛苦,榨取病人的尊严。
  当冰桶来到了国内,似乎是橘逾淮为枳。作秀的成分太高,轻松变成了轻佻,过分轻视患者的现状,似乎走上了另一种消费病人的极端。连最应该受惠的被捐助者或者被捐助者代表慈善组织都觉得不值得复制,冰桶挑战很有可能成为一次特殊事件,结束在这如火如荼的八月。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8期 | 标签: | 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