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gu_lao_xing_ye_de_xin_wan_fa

    古老行业的新玩法

  • mei_guo_hei_bang

    美国黑帮

  • ta_de_an_quan

    她的安全

  • hao_lai_wu_yan_zhao_men

    好莱坞艳照门

  • she_jiao_mei_ti_yu_chen_mo_luo_xuan

    社交媒体与沉默螺旋

  • a_li_wo_men_bu_zuo_yin_xing

    阿里:我们不做银行

  • ba_gua_qu_dao_ying_xiao

    八卦“渠道”营销

  • wei_shen_me_yao_fan_long_duan

    为什么要反垄断?

  • gong_zi_xing_shen_me

    工资姓什么

  • bu_zhuan_ye_wu_shou_shi

    不专业,无收视

  • gei_bing_tong_tiao_zhan_po_pen_bing_shui

    给“冰桶挑战”泼盆冰水

  • yong_bu_po_chan_shen_hua_bu_zai

    “永不破产”神话不再

  • li_pi_de_she_jiao_wang_luo

    里皮的“社交网络”

  • fan_long_duan_de_zhan_xue_gai_luo_na

    反垄断的“战靴”该落哪?

  • mo_ke_jia_zu_de_qi_yue

    默克家族的“契约”

  • zhong_guo_de_cheng_shi_se_cai

    中国的城市色彩

  • john_lobb_man_luo_ji

    John Lobb“慢”逻辑

  • zhong_shi_ke_huan_lin_jie_dian

    中式科幻“临界点”

  • vc_hua_qiu_yuan

    VC化球员

  • quan_min_mai_fang

    全民卖房

  • wan_zhuan_dian_shi_dian_shang

    玩转“电视电商”

  • da_ma_lou_shi_de_zhong_guo_zheng

    大马楼市的“中国症”

  • hua_li_zhi_tui_bian

    “华丽志”蜕变

  • han_jian_bing_xu_yao_de_bu_shi_bing_tong

    罕见病,需要的不是冰桶

  • galaxy_note_4_de_wen_hua_ye_xin

    GALAXY Note 4的“文化野心”

  • chao_ji_ceo_yu_jia_wen

    “超级”CEO余佳文

  • yi_ben_hong_da_de_zhi_hui_xiao_shu

    一本宏大的智慧“小书”

  • geng_da_de_mian_ji_geng_hao_de_yi_shu_guan

    更大的面积,更好的艺术馆

  • lun_tai_bian_shen_li_dian_chi

    轮胎变身锂电池

  • yin_jing_gai_de_xue_wen

    窨井盖的学问

  • shi_ye_bu_shi_n_1

    失业不失N+1

  • cha_shui_jian-28

    茶水间

  • you_wifi_bu_chun_jie

    有WIFI,不纯洁

  • liu_ci_xin

    刘慈欣

  • xie_li_xie_qi_zou_zheng_dao

    邪里邪气走正道

  • bu_zhuan_ye_wu_shou_shi-2

    不专业,无收视

更大的面积,更好的艺术馆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最近,Mass MoCA(麻省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约瑟夫.汤普森松了一口气,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下——8月8日,马萨诸塞州通过了一项基础设施债券法案,总额为14亿美元,其中包括了Mass MoCA的2540万美元专项拨款资金。
  有了这笔资金,Mass MoCA就可以开始它的扩建计划了。
  三十年前,为重振马萨诸塞州北亚当斯经济,一间19世纪废弃的工厂被改造成综合性艺术博物馆,也即Mass MoCA,总面积为52.5万平方英尺(4.9万平方米)。作为地标性艺术馆,Mass MoCA每年为北亚当斯带来的经济效益超过2千万美元,并提供了600余个岗位,去年的游客访问量达到了16.2万人。
  无疑,这让Mass MoCA成为了用文化为经济带来效益的典范,闻名全美。美国ArtPlace执行董事杰米.班尼特认为,Mass MoCA是一种重要的模式,他鼓励并资助像Mass MoCA这样的“改造出来的艺术创意空间”在全国出现。
  艺术实验的平台
  每年,Mass MoCA会精心组织50多场实验装置创作及艺术表演。馆长汤普森表示,博物馆的策展、资金以及精力大部分会投入到这些项目上。过去举办过“the Bang on a Can”当代音乐节、牛仔诗人唐.爱德华兹的表演等,都让观众着迷,尤其是本地的观众,他们很喜爱博物馆表演类型的艺术展。
  今年7月,博物馆展出了安塞尔姆.基弗(Anselm Kiefer)三幅巨大的装置艺术品。这次展览,不仅在建筑翻新上增加了成本,重新布景也花费了不少预算。“一般我们不会亲自参与安装艺术装置,”馆长汤普森说,“基弗有自己的工作室,并不需要我们的帮助,但他发现Mass MoCA很有吸引力,而我们也乐意和他更深入地合作。因为我们的目标是新兴市场和职业生涯中期的艺术家,他们往往想要干出点什么来。”
  不过,面对太新或者太实验性的艺术作品,Mass MoCA也会比较谨慎,会更注重对方的名气。一方面,因为Mass MoCA地处偏僻,有知名艺术家游客才会慕名而来,比如去年中国艺术家徐冰的“凤凰”艺术展,两只巨大的由各种垃圾拼接而成的鸟,吸引了超过12万参展观众。而另一方面,则要追溯到2007年Mass MoCA与瑞士艺术家克里斯托夫.布切尔(Christoph Büchel)的诉讼案。
  事情缘由始于布切尔规模宏大的装置艺术作品《民主的训练场》(Training Ground for Democracy),这次展览耗费了巨大成本,花了38.5万美元,打破了博物馆以往单个项目不超过16.5万美元的成本限定,险些让博物馆陷入财政危机。紧接着双方就闹到了法庭:布切尔指控Mass MoCA管理失当,装置未完成便允许游客观赏;而Mass MoCA却认为布切尔无理取闹,并称他早已退出了该装置艺术展。最后虽然双方议和,但这么一闹,彼此的名声都受损了。从此之后,Mass MoCA便不再轻易和艺术家合作。
  “布切尔虽然把Mass MoCA搞得很尴尬,但依然享有很好的声誉。”丹佛克利福德斯蒂尔博物馆总监迪恩.索贝尔说:“Mass MoCA和国内众多重要的艺术博物馆一样,对边缘探索和先锋的艺术感兴趣。”
  现在,Mass MoCA与有信用、有名气的艺术家合作。最近,画家达伦.沃特斯顿(Darren Waterston)受博物馆邀请就一大面墙壁创作一幅“雄心壮志”的作品。
  这幅雄心壮志的作品名为《不义之财(Filthy Lucre)》,重现了詹姆斯.惠斯勒的代表作《蓝色与金色的和谐:孔雀厅》。这幅画的灵感源于1876年惠斯勒和一名赞助人因创作起了争吵,赞助人不仅要减少酬金且干涉惠斯勒的创作想法,于是他便在画中讽刺了这位赞助人。沃特斯顿重构了该主题,画面变得更加戏剧性——出现在新作品里的是扭曲的书柜、翻倒的陶瓷、正在融化的壁画。《不义之财》获得了《波士顿环球报》的好评:“揭露并一针见血地讽刺了镀金时代典型的极端富裕企业家的风格,明确地警告世人,买家一时兴起疯狂抢购昂贵艺术品导致市场过热。”2015年,《不义之财》将和《孔雀厅》一同在弗利尔和赛克勒美术馆展出。
  扩建会改变吗?
  目前,Mass MoCA在保证馆内艺术品不受干扰的前提下,将部分多余地产租赁给律师、餐馆、出版机构、古董商等。据悉,博物馆20%的收入来自于租金。
  馆长汤普森很早之前就提出博物馆需要扩建,目的在于增加展览空间、创收及吸引更多游客。在他看来,扩建后Mass MoCA至少能吸引18.5万游客,他们将在北亚当斯游玩、消费,当地的酒店、餐厅和商店会迎来更多的客人。但由于经费不足,计划一直搁浅着。
  在计划中,博物馆改造包括26座建筑在内的每一个角落,展览空间将扩建至26万平方英尺(约2.4万平方米)。相比之下,中国最大的美术馆、位于北京的中国美术馆则小很多,它的建筑面积为1.7万平方米,展览空间则为8300平方米。
  事实上,扩建的计划让博物馆感到很大压力,一来是经济来源不足——年度预算只有700万美元加上300万美元社会捐助(以及备用金1200万美元),要完成扩建,Mass MoCA需要再通过私人赞助获得3000万美元。二来是扩建计划主要是增加画廊展览空间,这使得原来的“艺术创作的实验平台”定位遭到质疑。事实上,改建对博物馆的表演和视觉艺术节目(音乐、舞蹈和戏剧节目,每年6到7个展览)的空间与预算影响非常少,而12万平方英尺(约1.1万平方米)的新画廊区域将大多展出类似基弗这类艺术家的装置艺术作品。
  当下汤普森正在接触四位潜在的合作伙伴,这些人包括艺术家、基金会的人以及收藏家。汤普森认为,与这些合作伙伴进行合作(而且大部分钱是对方出的),对博物馆来说有益无害。
  如今,有了州政府的大力资助,博物馆很快就可以进行扩建了——如果一切顺利,Mass MoCA将会在2016年,也就是汤普森提议扩建后的30年后开始动工。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8期 | 标签: | 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