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du_tu

    赌徒

  • po_zhan-2

    破绽

  • zhi_hui_de_ren_dong_de_ba_han_zi_chai_kai_lai_jie

    智慧的人懂得把汉字拆开来解

  • mi_yu

    谜语

  • a_p_yi_hua_jie_mu

    阿P移花接木

  • re_huo_de_lao_ban_jian

    惹祸的老板键

  • wo_huan_hui_zai_lai_de

    我还会再来的

  • ni_chi_de_sha

    你吃的啥

  • rang_ni_bu_duan_lian

    让你不锻炼

  • yi_tiao_long_fu_wu

    一条龙服务

  • jie_jiu_you_yin

    戒酒有因

  • yong_jiao_lai_shuo_hua

    用脚来说话

  • zhu_yi_zhe_dang

    注意遮挡

  • bu_shi_na_me_hui_shi

    不是那么回事

  • shu_xing-2

    属性

  • zhao_gu_sheng_yi

    照顾生意

  • lian_jiu

    恋旧

  • da_an

    答案

  • zhi_qian-4

    值钱

  • ying_xiong_jiu_mei-2

    英雄救美

  • geng_jia_wei_qu

    更加委屈

  • ji_lu_yi

    记录仪

  • qin_re

    亲热

  • ren_ru_fu_zhong

    忍辱负重

  • wo_ye_yuan_yi

    我也愿意

  • bao_lu_shen_fen

    暴露身份

  • bu_tong_xun_chang

    不同寻常

  • liu_yi_shou-2

    留一手

  • ying_wu_da_sai

    鹦鹉大赛

  • hao_hua_mu_di

    豪华墓地

  • chao_neng_shou_ji

    超能手机

  • gou_na_hao_zi_niu_zuo_mei

    狗拿耗子牛做媒

  • jing_shang_zhi_dao

    经商之道

  • sheng_nv_de_wan_xiao

    剩女的玩笑

  • zhe_ge_lao_tou_bu_zheng_jing

    这个老头不正经

  • hu_shi_gu_ke

    胡氏骨科

  • zhi_dou_li_gua_gu

    智斗李刮骨

  • zui_hou_yi_ge_ping_guo

    最后一个苹果

  • hu_zi_wo_li_chi_li_yu

    胡子窝里吃鲤鱼

  • you_kou_nan_kai

    有口难开

  • ji_le_er_shi_nian_de_hen

    记了二十年的恨

  • rou_ruan_de_cheng_fa

    柔软的惩罚

  • tuo_xie_zou_lu_ying_lai_de_ji_hui

    脱鞋走路赢来的机会

  • qi_te_de_dao_qie

    奇特的盗窃

  • jin_mao

    金猫

  • kui_xing_ge_de_lai_li

    魁星阁的来历

  • shu_sheng_zhi_dou_e_ba

    书生智斗恶霸

  • yin_tian_shu_bing_li_shou_su

    因“天书病历”受诉

狗拿耗子牛做媒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凤凰镇法庭庭长宋建池第一天上任,就被王家庄的毛婶堵在了办公室。这毛婶一进门,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个天昏地暗。
  原来,毛婶丈夫死得早,膝下无儿无女,就靠养几头黄牛为生。半年前,她赶着牛从邻居黄菊花家门口过,一跤把大腿摔断了,治病花了七八万,家里的牛全卖了,还欠了不少债。出院后,毛婶一口咬定自己是被同村王老憨家的牛撞的,让王老憨赔钱,王老憨死活不承认,两个人就打起了官司。
  毛婶一审败诉,上诉到了中院,中院以事实不清发回重审,毛婶又把黄菊花加进了被告,她说那天是黄菊花家的大黄狗发疯,吓惊了王老憨家的牛,才导致自己被撞的。这下黄菊花也恼了——那天毛婶摔倒,自己又是扶她又是叫救护车,结果却成了被告,太让人寒心了!
  宋建池好说歹说,总算把毛婶从地上劝了起来,说:“毛婶,这次案子由我主审,我一定会把事情搞清楚的!”
  送走了毛婶,宋建池把案卷反复看了几遍,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案子的肇事者一个是牛,一个是狗,都是哑巴牲口,哪个能给她开口作证?再说出事那天,黄菊花送她去医院,王老憨给她垫付了急救费,现在让他俩赔钱,于情于理于法都说不通啊。
  第二天,宋建池决定到王家庄看看,他先找到了在村口放牛的王老憨。一听宋建池是负责此案的法官,王老憨一肚子气全撒出来了,他指着面前十几头奶牛说:“宋法官,毛家婆娘的心肠太狠了!毛大哥去世前托我照顾她,平日里我处处帮她,可她居然讹我!”说着,举起手里的鞭子,朝着一头奶牛的屁股狠狠抽了过去,只听那头牛“哞”地惨叫了一声,回头看了看王老憨,又低头吃草去了。
  “看见没?”王老憨心疼地摸着牛屁股说,“我家的奶牛就是这么老实,挨了打都不发火,它怎么会撞人呢?再说了,那天我家的牛离毛家婆娘有六七米远,我家牛屁股上又没安弹簧,咋能蹦那么远?”
  宋建池安慰了王老憨几句,然后又打听起黄菊花来。王老憨指了指村口的一处院子说:“喏,那就是黄菊花的家,毛家婆娘就是在那儿摔倒的,你去问问吧。对了,黄菊花家养了一条大狗,不过你放心,那狗仁义着呢,只要你不拿黄菊花家的东西,它绝对不咬你!”
  宋建池进了黄菊花家大门,果然,一条大黄狗“汪汪”叫着迎了上来,后面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跟了出来。宋建池作了自我介绍,黄菊花打量了宋建池一番,冷冰冰地说:“我不管你姓宋还是姓王,反正这个案子你要是敢判我输,我是一万个不服!我黄菊花一年到头,就靠种点小杂粮过日子,挣个仨瓜俩枣被耗子麻雀惦记不算,连毛家婆娘也想讹我。这年头,好人没好报喽!”
  “哪能呢?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宋建池让黄菊花把当时的情形再讲一遍。黄菊花说,那天她出门时,毛婶已经赶着黄牛过去了,王老憨的奶牛正从门口经过,两群牛的距离至少有六七米。黄菊花跟王老憨说了两句话,毛婶不知怎的就倒下了,不过她周围可全是黄牛,王老憨家的奶牛在黄牛屁股后面呢!而她家的大黄狗当时在门口对面的草丛里,离得更远!
  宋建池听完,又跟着黄菊花把院里院外看了一遍,对黄菊花说:“菊花嫂子,您放心,法律讲的就是公平公正,我们一定会把事情搞清楚的!”
  从黄菊花家里出来,宋建池又去了一趟毛婶家,毛婶还是老一套,又哭又闹,撒泼上吊,宋建池好声安慰了她半天,总算脱身出来了。
  回法庭的路上,宋建池陷入了沉思:原告被告这三个人,以前关系挺和睦的,王老憨和黄菊花经常帮毛婶干这干那,毛婶也是刀子嘴豆腐心。这个案子处理好了,三个人能言归于好;处理不好,三个人就成了一辈子的仇人了!可这案子的突破口在哪里呢?突然,黄菊花的一句话冷不丁地从他脑海里冒出来,他猛地一拍巴掌,调转车头,朝城里开去。
  半个月后,宋建池再次来到了王家庄,他把车停到了黄菊花家门口,毛婶、王老憨和黄菊花早就接到了他的电话,三个人都到齐了,不过三个人白眼加冷眼,谁都没有好脸色。周围围了不少老百姓,那条大黄狗在人群里钻来钻去。
  宋建池先走进黄菊花的家,东瞧瞧西看看,然后抄起一把铁锨,出了大门,朝门前的草丛走去。只见他突然俯下身子,扒开杂草细细检查了一番,然后挥动铁锨挖了起来。毛婶他们都看呆了,这宋庭长唱的是哪一出啊?
  此时,黄菊花家的那条狗突然挣脱了黄菊花的手,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在宋建池身边绕来绕去。
  不大工夫,宋建池突然大叫一声,只见三只大老鼠从铁锹下的草丛里钻了出来。这时,让大家瞠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大黄狗疯了一样冲上前去,一口就咬死了一只大老鼠!
  “狗拿耗子,还真有这稀罕事儿!”大家惊呆了。那边,宋建池还在继续挖,不一会儿,又有几只老鼠被大黄狗咬死了。到最后,老鼠的“仓库”露了出来,里面空间不小,有玉米、小麦、花生和红小豆。黄菊花愣了——村里种红小豆的,就她一家,不用说,这些都是老鼠从自己家偷来的!
  “菊花嫂子,您都看到了,大黄狗的确会发疯,不过是在它看到老鼠偷你们家粮食的时候!”宋建池说,“那天您说家里的粮食老是被耗子麻雀惦记,这句话提醒了我,我找了捕鼠专家,暗地里来察看了几次,确定你们家门外就有个大老鼠窝。老鼠从你们家偷了粮食回窝,大黄狗要追的话,正好穿过王老憨的牛群,所以我觉得毛婶的话不全是假的,您说呢?”
  黄菊花苦笑着说:“狗拿耗子惊了牛,这事儿我认,宋法官,我该赔多少?”
  宋建池没说话,把目光转向了王老憨,王老憨挠了挠头,瓮声瓮气地说:“我的牛真的没撞毛嫂,不过既然菊花认了,我还说啥?其实,要是毛嫂不告我,我早就卖牛帮她还债了!”
  宋建池朝王老憨竖起了大拇指,他又走到毛婶身边,问道:“毛婶,我查过病历,你的腿的确是被撞断的,但你身上的皮外伤是牛角划的,王老憨家的奶牛都是断过角的,你的皮外伤是怎么来的?”
  毛婶低着头吭哧了半天,说:“宋庭长,这你都看出来了?我……我是被自己家的黄牛撞的,可正因为菊花家的狗惊了老憨的牛,老憨的牛才会顶我家牛的屁股,我才会被自己家的黄牛撞伤,我治病欠了那么多债,就我一人猴年马月才还得清啊!还有,我咬住他俩不放,是因为……我看不惯他俩眉来眼去的,最近他俩没事老凑在一起嘀咕,也不怕别人说闲话,黄菊花可是有丈夫的人!”
  “哎呀,毛婶,你瞎寻思什么啊?”黄菊花臊了个大红脸,“我找老憨叔商量,是想撮合你俩,毛叔都走了十年了,你俩一直互相帮衬,早该成一家了!”
  众人哄堂大笑起来,宋建池继续问道:“毛婶,咱这个案子该怎么判?”毛婶摆了摆手,说:“我不告了,菊花也别赔了!”然后又冲王老憨努了努嘴,说,“他的牛……也别卖了!”
  宋建池笑了,他冲大家喊道:“乡亲们,毛婶撤诉了!以后咱们乡里乡亲,互敬互让,和气为上!还有啊,”他把头转向王老憨,“老憨叔,古时候给牛郎织女做媒的就是牛,今天把你倆连起来的,还是牛,你的牛可千万别卖,因为这是头会做媒的神牛啊!”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6期 | 标签: | 12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