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文摘》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52期2018年第51期
2018年第50期2018年第49期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故事会》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读者》
2019年第12期2019年第11期
2019年第10期2019年第09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意林》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9年第19期2019年第18期
2019年第17期2019年第16期
2019年第15期2019年第09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9年第12期2019年第11期
2019年第10期2019年第09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读者欣赏》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军事文摘》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新青年》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意林·少年版》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海外版》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知音.下半月》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意林绘阅读》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 si_ge_mai_cai_de_nan_ren

    四个买菜的男人

  • kang_yi_zhu_yu_mi_jin_cheng_jian_mo

    扛一株玉米进城简默

  • sheng_huo_bu_zhi_you_shi_he_yuan_fang_huan_you_shuai_shang

    生活不止有诗和远方,还有摔伤

  • qian_ren_jiang_hu

    前任江湖

  • di_san_ren_mai_dan_de_she_hui_you_xi

    第三人埋单的社会游戏

  • sui_pian_hua_de_yue_du

    碎片化的阅读

  • die_dao_de_dou_shi_xing_zou_de_ren

    跌倒的,都是行走的人

  • shuo_hua_yao_zhu_yi_fu_he_ni_de_shen_fen_yu_dui_fang_de_shen_fen

    说话要注意符合你的身份与对方的身份

  • jiao_yang_bu_shi_ke_qiu_bie_ren_er_shi_du_shan_ji_shen_zheng_jing

    教养不是苛求别人,而是独善己身正经

  • ni_ke_yi_bu_yuan_hua_dan_bi_xu_dong_shi_gu

    你可以不圆滑,但必须懂世故

  • sha_mo_zhong_de_fan_dian

    沙漠中的饭店

  • pi_fu_pi_fu

    匹夫匹妇

  • ba_ba_de_yan_lei

    爸爸的眼泪

  • man_hua_yu_you_mo-128

    漫画与幽默

  • gu_ren_de_ling_shi_rou_gan

    古人的零食“肉干”

  • hao_gu_shi_sheng_yu_hao_da_an

    好故事胜于好答案

  • xiao_xi_zhi_zhang_zhong_bao_ming

    小羲之帐中保命

  • xiang_dui_shou_qiu_yuan

    向对手求援

  • ning_ke_shi_xian_tiao_ti_bu_yao_shi_hou_bao_yuan

    宁可事先挑剔,不要事后抱怨

  • ban_qiu_li_lun

    半球理论

  • huo_jin_wei_he_neng_jian_qiang_di_huo_dao_76_sui

    霍金为何能坚强地活到76岁

  • yin_shi_de_zhong_yong_zhi_dao-2

    饮食的中庸之道

  • gei_wei_lai_kai_yi_tiao_men_feng

    给未来开一条门缝

  • jian_fu_zhi_zhan_yi_ming

    减负之战佚名

  • ri_ben_ban_jian_fu_shi_bai_le_ma

    日本版“减负”失败了吗

  • guan_xin_bing_hua_nan_hai_geng_ying_guan_xin_xiang_cun_jiao_yu

    关心“冰花男孩”,更应关心乡村教育

  • li_ao_83_sui_duo_cai_ren_sheng_xie_mu

    李敖:83岁多彩人生谢幕

  • yi_jian_liu_xing_zhong_guo_li_jian_zai_kou_cang_qiong

    一箭六星 中国利箭再叩苍穹

  • guan_jin_qin_cheng_jian_yu_zhu_yao_fang_xie_lu_guo_jia_ji_mi

    关进秦城监狱 主要防泄露国家机密

  • qing_chao_huang_di_jiu_jing_you_duo_ai_chi_zhu_rou

    清朝皇帝究竟有多爱吃猪肉

  • kong_zi_de_tou_xian_li_chao_gong_guan_da_xi

    孔子的头衔:历朝“公关”大戏

  • wen_yi_fan_de_ba_li_ceng_ru_ci_zhong_kou_wei

    文艺范的巴黎,曾如此 “重口味”

  • si_chao_yuan_lao_de_shu_dou_zi_zhe_xue

    四朝元老的数豆子哲学

  • qing_dao_di_shi_lv_se_shi_lan_se

    “青”到底是绿色是蓝色?

  • li_kai_ao_yun_sai_chang_hou_zhe_xie_nan_min_yun_dong_yuan_zhong_xian_jue_wang

    离开奥运赛场后,这些难民运动员重陷绝望

  • tan_fu_zai_fen_lan_wei_shen_me_shi_han_jian_xian_xiang

    贪腐在芬兰为什么是“罕见现象”

  • fa_guo_di_yi_chu_shen_zi_qi_mi_qi_lin_san_xing

    “法国第一厨神”自弃米其林三星

  • dong_tian_shou_jiao_bing_leng_shi_ren_ti_de_bao_ming_cuo_shi

    冬天手脚冰冷是人体的保命措施

  • pai_dui_cha_dui_na_xie_shi_er

    排队、插队那些事儿

  • qu_nan_you_jia_bai_nian_de_nv_hai

    去男友家拜年的女孩

  • wei_shen_me_qiong_ren_jia_de_fu_er_dai_te_bie_duo-3

    为什么穷人家的“富二代”特别多

古人的零食“肉干”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人类的“厕所革命”历史,是极其漫长的。像巴黎,欧洲大陆上最大的城市,世界上最繁华的都市之一,说起它,人们就会想起浪漫、馥郁、衣香鬓影。但这样一个文艺范的巴黎,就在一个半世纪之前,却没有厕所,是一个“重口味”的巴黎。


  中世纪的时候,巴黎没有厕所,或者说,巴黎就是一个厕所,一个巨大的厕所。
  美国学者理查德德·扎克斯在《西方文明的另类历史》一书中如此描述中世纪的巴黎:
  1270年的一项法律规定,“任何人均不得自楼台窗倾倒‘水’及‘粪便’,白天夜晚均不可,否则必受罚金惩处。”巴黎人很明显不愿遵守该项规定,因此一个世纪以后,又有一项新法令说,“如果愿意大喊三声注意尿水,则可自楼台窗倾倒尿粪。”
  巴黎人不仅在城内各处的走道上、胡同口排便,而且,他们还在宫殿里干这等事。
  当时,法国皇室住在卢浮宫里。1364年,一位名叫托马斯·杜布松的人“受薪在卢浮宫内涂上很多朱红色十字标记,以防有人将这些地方当作便溺之处。”因此,除了罚款以外,在红色十字标处便溺会犯下冒犯神灵罪。
  《西方文明的另类历史》是一本很独特的著作,作者通过认真考证,还原了西方文明凌乱不堪的种种往事。比如中世纪,无论是巴黎、伦敦等大城市,还是乡村,压根儿没有厕所一说。农民们在偏房和后院的洞口上拉屎,而有城墙的城市和城堡在矮墙里修建一些狭窄的滑道供人排泄。更多人是在家里完成,地板就是他们的厕所,拉完以后用铲子往墙角一铲,就算了事……
  BBC曾经拍过一部极度重口味的纪录片,叫作《肮脏的城市》(吃饭的时候千万不要看),以穿越的方式,重现了当年伦敦、巴黎和纽约的脏乱差。比如,美轮美奂的巴黎凡尔赛宫,一直到18世纪的时候,有广大的花园,数不胜数的喷泉,但是却没有一间厕所。
  皇室女性在方便的时候,会说一句“我去采朵花”,步入花园中进行方便。因为有很大的裙撑和繁复的裙摆,只要蹲下就可轻松完事而不会暴露身体部位。男性就没那么讲究了。1764年,有人这样记载凡尔赛宫里面:“宫殿本身发出的恶臭令人恶心,无论是通道、两翼建筑的中庭,或是回廊,到处都有粪便的恶臭。”
  没有办法啊,因为没有厕所,皇宫和贵族府邸里也没有厕所。讲究的,最多是弄一个木头马桶——但绝大多数人是没有马桶也不习惯使用马桶的,于是,大家便在壁炉、门后、墙上和阳台上随地大小便。宫中甬道的每块石头上、宏伟的迎宾台阶上,到处是大小便。
  有记载称:枫丹白露的人们“随地屙屎,街上粪便随处可见”……《厕神:厕所的文明史》一书记载:1606年8月8日,法兰西王储发布了一项有关马桶使用的命令。此次法令严禁任何人在圣·日耳曼宫内大小便。当然,用夜壶,而不是在地板上、角落里或楼梯内。然而法令成为一纸空文,无人遵守,连王储本人也不例外。就在其颁布法令的同一天,便有人看到他在自己卧房的墙壁上撒尿。据称,路易十四为了解决凡尔赛宫、卢浮宫和枫丹白露宫到处是大小便的问题,只能采用一个办法,那就是轮流搬家——每月搬一次家,当一个地方即将铺满粪便时候,就赶紧安排仆人去清扫下一处,然后搬过去。
  巴黎如此,其他地方更如此。巴黎盆地东部塞纳河畔的特鲁瓦,现在是一个艺术之城,也是一个购物天堂,当年,城里人最喜欢去排泄的地方叫木头街,这条街离市政厅很近,官员们受不了那份恶臭,17世纪的时候,曾试图立法禁止人们继续把木头街当做露天厕所,结果引发了骚乱。这座城市纺织工业发达,一个纺织师傅代表市民提出抗议:“我们的父辈在那里大便,现在我也在那里大便,我的孩子还会去那里大便!”
  官员无奈,让步:好吧,好吧,你们继续拉吧。


  很难想象吧,当年的巴黎,是一座恶臭之城。
  曾经有一部好莱坞电影叫《香水》,说的就是18世纪的巴黎,黏滑泥泞的街道,铺满粪便、烂肉与各种下水,透过镜头都能感受到那股恶臭。为了忠实于原著场景,这部电影的导演,甚至用17吨的鱼和动物尸体淹没外景地的街道——还好,可以理解的是,不方便去找数以吨计的粪便。
  人们爱怀旧,对古代总有些田园牧歌式的美好想象,但中世纪的欧洲城市,确实跟美好二字无关。想一想,随处可见的粪便,无处不在的恶臭,那日子何等不堪,还有更不堪的:中世纪的欧洲人,不洗澡。当时的基督教会认为洗身体是神圣的,上自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都没有洗澡的习惯。试想想,如此糟糕的生活习惯,不生病才怪呢。欧洲流行过几次大的瘟疫,死人无数,倒逼人们开始注意个人卫生了吗?没有,恰恰相反,当时主流的“医学”观点是:身上有一层污垢,能抵抗疾病侵袭。
  细思恐极的一幕啊:中世纪的巴黎城,男女老少,个个油腻,贵族平民,无不邋遢,尚未走近,先聞其臭,那气味混合了汗酸尿骚屎臭……那份酸爽那个复杂,若穿越到今天,简直是一具具移动的人形生物武器。即使是貌美如花的大姑娘,那体味气势汹汹,嫣然一笑,满嘴烂牙,口臭袭人——那时人们连澡都不洗,更甭说刷牙了。
  多年来,巴黎一直是世界时尚之都,但上溯某些时尚的起源,让人只能“呵呵”了,比如宽檐帽,比如高跟鞋,都是因为巴黎人当年屎尿都往街上倒,地上稠稠厚厚一层,穿上高跟鞋,防止弄脏袜子和裤腿;天上骤降黄白之物,戴个宽檐帽挡着,别给洒得一头一脸秽物。还有一项延续至今的绅士礼仪:男女在路上并肩走的话,一定要让女士走在马路的内侧,男士走外侧,因为外侧有一些淑女不宜踩的东西,要踩,就让男人踩吧——如果要考证“臭男人”一词的由来,是不是也与此相关?
  虽说“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但对于一些“大臭”,“小臭”们还是无法忍受的。《厕神:厕所的文明史》记载了这么一个故事:15世纪的时候,巴黎出现了某种“厕所”,其实就是把两座建筑的二楼用几块搭板连接起来,厕内物则落到地面上。有一个叫安德鲁西欧的年轻人,估计是比较胖,也估计是某块木板已经朽烂,反正是某一天他蹲在木板上大便时,木板突然断裂,他便掉进堆得老高的粪便中。这是一个热爱社交且非常守时的好青年,为了准时到达聚会地点,他来不及也认为没必要清洗一番,一骨碌从粪堆里爬出来,就直接赴约去了。
  书上写道:“尽管他本人并不为自身气味所困扰,友人们却不堪忍受,遂将其浸入一眼饮用泉中冲洗干净。”
  所以,巴黎的香水产业为何那么发达,也可找到源头了:为了抵抗臭味和遮住自身的味道,法国贵族和上流社会开始大量使用香水、香囊、香粉。绝对刚需。
  但这种浓郁的香与浓郁的臭,结合在一起,是何等霸道的味道!
  (鲁明荐自《新华每日电讯》)
  责编:小侧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9期 | 标签: | 4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