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kai_dian

    开店

  • san_da_xiong_hai_zi

    三打熊孩子

  • mian_shi_jia_chang

    面试家长

  • wei_sheng_bao_wei_zhan

    卫生保卫战

  • zeng_dian_shen_me_ne

    赠点什么呢

  • yi_chu_ji_fa

    一触即发

  • hu_hua_shi_zhe_bu_hao_dang

    护花使者不好当

  • lao_jiang_chu_ma

    老将出马

  • jia_shu

    家书

  • xi_jie-2

    细节

  • shui_tou_le_bao_shi

    谁偷了宝石

  • gu_wan_cheng_an

    古玩城囧案

  • yi_zi_zhi_wu_wan

    一字值五万

  • bu_guan_yin

    补官印

  • a_p_dang_ti_shen

    阿P当替身

  • zui_mei_de_ge_sheng

    最美的歌声

  • bu_chi_kui_de_lao_shi_ren

    不吃亏的老实人

  • da_du_de_lin_ken

    大度的林肯

  • liu_xia_yi_bei_wen_cha

    留下一杯温茶

  • du_yi_wu_er_de_pi_bao

    独一无二的皮包

  • dian_che_xiang_qin_pai_dui

    电车相亲派对

  • qing_jiang_wo_qian_zang

    请将我浅葬

  • xin_mo

    心魔

  • shen_hui_fu-71

    神回复

  • jiang_li_de_ba_da_jie_lv

    讲理的八大戒律

  • bu_tong_fan_ying

    不同反应

  • han_yu_ce_shi

    汉语测试

  • fu_qi_dui_hua

    夫妻对话

  • xun_zhao_wang_xi_lai

    寻找王喜来

  • fei_lai_heng_li

    飞来横礼

  • jiu_xiang_jiao_xun_ni

    就想教训你

  • zhen_shi_jiu_shi_sheng_ming

    真实就是生命

  • mo_bu_kai_mian_zi_de_peng_you

    抹不开面子的朋友

  • hou_qi_zhi_zuo

    后期制作

  • shen_ye_shi_tang

    深夜食堂

  • shao_dong_xi

    捎东西

  • 15_ze

    15则

  • rang_xi_jie_wei_ni_jia_fen

    让细节为你加分

古玩城囧案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一件精美绝伦的传世珍品,引来了贼人的觊觎,掀起了复仇的欲望,交织着难言的情感……

1.推理天才


  陆舫是石城公安局重案组组长,这天早上晨跑时,他发现一处居民区围了一堆人,过去一看,只见一个老汉和一个老太,正吵得不可开交。原来,这两人是邻居,冲突的起因是一盆兰花。当时兰花放在外面,老汉去端花时,被老太一把揪住,两人各执一词,争执不下,老汉咬定说花是自己养的,夜里忘了往回端,老太坚持说自己才是花的主人,一大早刚把花端出来。
  两位老人情绪激动,围观者分不出真假,连劝都没法劝。正僵持不下,一个青年男子越众而出说道:“让我来当一次裁决者!”
  这个男青年身材瘦削,面容英俊,目光深邃,他的出现吸引了所有关注,人群中有人问道:“你知道谁在说谎?”男青年淡淡一笑,伸手摘下一片草叶,说道:“我不知道,它知道!”
  围观者大眼瞪小眼,不知道男青年什么意思,但陆舫却微微点头,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这时男青年举起那片草叶,示意大家细看,只见碧绿的叶子上,缀满晶莹的水珠,男青年不疾不徐地说道:“一盆花在外面放上一夜,肯定会结满露珠,可你们看这盆花,有一滴水珠吗?”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纷纷把矛头对准那个老汉,老汉灰溜溜地钻进屋子里不敢出来了。
  人群散后,陆舫继续跑步,剛跑出没几步,身后有人撵上来,和他并排慢跑着,竟然是刚才那个男青年。陆舫微笑着冲他点点头,说道:“行啊小伙子,有两把刷子。”
  男青年嘻嘻一笑,说道:“班门弄斧,让你见笑了。”
  陆舫微微一怔,只听男青年说道:“我不仅喜欢推理,还喜欢观察,刚才我注意了每个人的表情,一般人是真的辨不出谁在说谎,但你明显不一样,从你的表情和眼神里,就能够看出来,你胸有成竹,洞悉一切,可你又不像我那样沉不住气,所以我才会对你充满好奇。可否冒昧问一句,你是从事什么行业的?”
  陆舫不答反问:“推理每一件事,观察每一个人,你为什么会有这种爱好?
  男青年说:“因为我是写推理小说的,这也算是职业习惯吧。对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陆舫对男青年印象不错,就报出了真实身份,男青年又惊又喜:“你就是大名鼎鼎的神探陆舫?我听过你很多的传奇故事,还在我的小说里借鉴过你的破案手法,能遇到你真是三生有幸!”说着,他热情地伸出手,“我叫林丘,很高兴认识你!”
  两人一边慢跑一边闲聊,聊得颇为投机,林丘想起什么似的说道:“我刚写了一部推理小说,烧脑程度和破解难度很高,我给很多朋友看过,没人能猜出凶手是谁,也没人能看出作案手法。好不容易遇到你这个大行家了,说什么也得让你的法眼鉴定一下!”
  让一位重案组组长去破解一部推理小说,实在是太小儿科了,陆舫笑了笑没说话,但林丘不知是太有自信还是太没眼力见,当场就开始讲述那部小说的情节。
  让陆舫没想到的是,这部小说情节扑朔迷离,作案手法高明,凶手隐藏很深,他一时半会儿竟然参详不透。看到陆舫皱眉不语,林丘乐坏了,说道:“推理小说说穿了就是跟读者的头脑较量,连你都猜不出来,我就彻底放心了,要不要我揭开谜底?”
  陆舫摆摆手说道:“我可没有普通读者的权利,猜不出来就直接跳到结尾,将来真要遇到这种犯罪手法怎么办?”说到这儿,陆舫瞄了眼手表,“我得去上班了,随后跟你联系,你住哪儿?”
  林丘说道:“我不是石城人,家在外地,平时到处漂泊,寻找素材和灵感,我目前住在红叶宾馆,301房间,随时恭候大驾光临。”
  陆舫苦思了整整一天,才一步步抽丝剥茧,解开了小说中的谜题,他不得不对林丘这个年轻人刮目相看,只有真正的推理天才,才能设计出那种高智商的犯罪手法。
  下班后,陆舫来到红叶宾馆,从三层电梯出来,正对的就是301房间,他按了门铃后,房间里没有任何动静,猫眼却陡然暗了一下,分明有人在里面窥视自己,最奇怪的是窥视在继续,门却始终没有开,这让陆舫感觉浑身不舒服。
  陆舫敲了几下门,门终于开了,出现在陆舫面前的并不是那个推理天才,而是一个中年壮汉,一米七左右的个子,敦敦实实的身板。他冷冷地打量着陆舫,目光中充满警觉。陆舫愣了一下问:“请问林丘住这儿吗?他让我来301找他。”
  壮汉的普通话听上去非常生硬,他没好气地说:“你眼瞎了?这是301吗?”说完,他“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陆舫碰了一鼻子灰,苦笑了一下,重新去看门牌,这才发现,房间号码不是301,而是307,有一块没撕净的广告底胶,恰好遮住了7上面那一横,加上走廊里光线昏暗,才导致他找错了房间。
  陆舫重新找到了301房间,见到了林丘,等他道出那部小说的谜底之后,林丘竖起大拇指说道:“我就知道,再高明的犯罪手法也难不倒你,不过能让你这个刑侦高手大费脑筋,我已经对这部小说很满意了!”
  两人一边喝茶一边聊天,陆舫谈起刚才误敲307房间门的经过,林丘脱口而出:“你见到那个日本人了?”
  陆舫沉吟道:“那是个日本人吗?我听出他汉语不太流利,猜到他不是中国人。”
  林丘说道:“我见过他向前台小姐深鞠躬致谢,很像日本人的礼仪,还有一次在走廊上无意间听到他用手机跟人通话,虽然听不懂说的是什么,但能听出是日语。”
  陆舫点点头:“你观察得倒是挺细致,这个人身上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林丘说道:“我感觉这个人很奇怪,他整天闭门不出,窗帘在大白天都拉着,神情中总是有种警觉戒备之色,连走路都轻手轻脚的。”
  陆舫眉头越皱越紧,忽听林丘哈哈一笑:“也许只是我想多了吧,写推理小说的跟你们警察一样,看谁都有点可疑!”
  陆舫告辞出来,走出红叶宾馆时,几乎是出于一种本能,回头往高处看了一眼,他看到了半张面孔和一双眼睛,透过窗帘的缝隙,正默默地窥视着自己。那双眼睛撞上陆舫目光的一刹那,窗帘就迅速合拢了。
  陆舫目测了一下那扇窗户的位置,确定正是307房间,那个日本人为什么要窥视自己?他心里究竟有什么鬼?
  陆舫顺着红叶宾馆正对的方向,一路往前走,走出大概一公里路,他看到了一座气势恢宏的仿古建筑,招牌是五个鎏金大字:开元古玩城。

2.文物大盗


  这家古玩城正在举办一场规模很大的秋季展销会,各种古董文玩琳琅满目,吸引着众多参观者的目光。陆舫在古董鉴赏方面是纯粹的外行,只能看个热闹,他的目光在那些奇珍异宝上一掠而过,却被置放这些古董的底座牢牢吸引。这些底座都是古色古香的根雕,每一件都造型雅致,独具匠心,与上面的古董相互衬托,颇能起到红花绿叶相得益彰的效果。
  一个白发老者正远远地站在那里,神情严肃地审视着一件根雕,眉头微微皱着,似乎很不满意,他取出一把凿刀,走到根雕面前,俯下身去,仔细地雕琢修改着根雕的某处细节。陆舫很感兴趣,凑过去问了一句:“老爷子,这是您的作品吗?”
  老者睬都没睬他,陆舫讨了个没趣,正准备走开,身后传来一个豪爽的声音:“这不是陆警官吗?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一个精明干练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热情地跟陆舫握手,陆舫想起来了,这个人姓高,家里被盗过几件珍藏的古董,是陆舫破获了那个案子,帮他找回了丢失的古董。聊了几句后陆舫才知道,这位高老板现在发展得不错,是这家古玩城的主人。
  陆舫指了指那位老者的背影,说道:“那位老爷子是这些根雕的作者吗?脾气好像有点怪啊!”
  高老板哈哈说道:“艺术家嘛!都有点怪,你没听说过他的名字吗?著名的根雕大师白墨。他为了展示自己的根雕作品,主动找上门来要跟我合作,我何乐而不为呢?我带你去看一件价值连城的文物,那可是我们古玩城的镇馆之宝!”
  高老板领着陆舫来到一处展台前,只见一件造型古朴的大型根雕底座上,放着一个玻璃罩子,罩子里是一件造型精美的镂空瓷瓶,瓶身上是双鱼嬉水的图案。高老板挥手叫过来一名讲解员,吩咐道:“你给这位客人讲一讲这只瓷瓶的来历和珍贵之处!”
  讲解员口齿流利地介绍着:“这只清乾隆御制粉彩镂空瓷瓶,是古代陶瓷中的艺术珍品,历来被皇家珍藏,清末时流落到国外,后来在一次拍卖会上,被一位老华侨花巨资购得,而我们高老板正是这位老华侨的族侄,老华侨把瓷瓶寄存在这里,除了支持族侄的事业之外,还有更深一层的用意:他想让这件命途多舛的传世珍品,见证今天这个盛世,供世人观瞻,与识者共赏……”
  陆舫频频点头,说道:“讲解得很好,老高,你手底下有人才!”
  高老板说道:“她入行不久,还需要锤炼,我们这儿最优秀的讲解员叫何洁,她怀孕七个月时,我都没准她的假,一直让她担任首席讲解员,前不久才回家待产,要不然今天就让她给你讲解了……”
  陆舫只是说句客套话,没想到高老板是个话痨,絮叨起来就没完没了,陆舫正有点不耐烦,手机响了,接完电话后,他对高老板说:“刚刚发生一起命案,我得赶紧过去,失陪了!”
  破获这起命案后,还没等陆舫缓口气,重案组又接到了新的报案,报案者正是开元古玩城的高老板。陆舫率队赶到后,高老板迎上前来,哭丧着脸说道:“陆警官,你一定要帮帮我啊,古玩城遭窃了,其他什么都没丢,唯独粉彩瓷瓶丢了,我可怎么向叔叔交代啊!”
  陆舫带着手下队员,开始对案发现场进行勘验,两个小时之后,陆舫综合各方结论,向队员们介绍了勘查结果:“这是一起非常专业的盗窃案,具有典型的高科技犯罪特征,作案者用特制工具剪断门锁,进入古玩城,目标明确地盗走那只价值连城的瓷瓶,从入室到离开,大约只有三分钟左右。最关键的是,古玩城的监控系统和报警设备,都遭到电磁脉冲攻击,作案者应当是携带了自制的EMP发射器,这种装置足以让一定范围内的电路彻底瘫痪,也就是说,我们无法通过监控,察看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另外,作案者经验相当丰富,他全程戴着手套,现场没留下一枚指纹……”
  队员们一个个面色凝重,显然是知道遇到了难啃的硬骨头,陆舫环视众人,语气却异常轻松:“作案者的确很狡猾,但他毕竟不是神仙,能飞着进来飞着离开,他还是不可避免地留下了一些东西。我们提取了作案者留在现场的脚印,足迹鉴定专家正在紧张地工作,结果很快就能出来!”
  队员们都是行家里手,对脚印鉴定的重要性心知肚明,专家可以根据步伐间距判断出身高,根据脚印深浅计算出体重,作案者的体态特征,也就有了一个大致轮廓。
  专家很快匆匆赶到,递给陆舫一份足迹鉴定报告,陆舫看完报告后,交给队员互相传看。他一边踱来踱去,一边轻声自语:“身高一米七,体重七十公斤,体形偏胖,穿四十三码的鞋……”
  陆舫眉头越皱越紧,眼神却越来越亮,他忽然掉头便走,同时喊了一声:“跟我走!”
  队员们莫名其妙,有人问了一句:“队长,去哪儿?”
  陆舫头也不回,答了一句:“红叶宾馆!”
  一行人很快来到了红叶宾馆,在307房间前,陆舫又是按铃,又是拍门,房间里却没有任何回应。等随后赶到的宾馆服务员打开门,才发现房间里已人去屋空。
  陆舫和两名队员小心翼翼地进入房间,先从地上提取了脚印,交给足迹鉴定专家,这才开始搜查现场,很快找到了部分作案工具和手绘的古玩城內部图纸,在窗台上还放着一架高倍数望远镜,陆舫拿起望远镜放在眼前,一公里外的古玩城尽收眼底。
  刚才在看到足迹鉴定报告后,陆舫立刻把作案者的轮廓和脑子里一个可疑者的形象,联系到了一起,这也许只是一种职业的本能,而搜查结果显然让这种直觉再次得到了验证,现在就等那份最关键的鉴定报告了。
  鉴定报告很快交到陆舫手中:307房间里的足迹和作案者的脚印,确系同一人所留。
  陆舫长长呼出一口气,这起看似深不可测的盗宝案,瞬间便水落石出,有点出乎他的意料,更令陆舫不太习惯的是,他破案一向是靠自己的专业能力,这次却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如果不是阴差阳错,在拜访林丘时误闯307房间,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锁定盗宝真凶。
  正想着林丘呢,林丘就出现了,他探头往307房间看着,跃跃欲试地想进去,被陆舫拦住了:“小林,这是嫌犯的房间,无关者不得进入!”
  林丘嬉皮笑脸地说道:“我写了那么多推理小说,这还是第一次遇到真刀实枪的场面呢!你就破例让我进去看看吧,说不定我还能帮你们推理出一些线索呢!”
  陆舫啼笑皆非地说道:“你当这是自由市场买菜呢,还讨价还价的,这是纪律,我哪能带头违反?你就别给我添乱了!”
  林丘白了陆舫一眼,说了句不够意思,掉头回自己的房间了。
  陆舫查看了红叶宾馆的监控,发现所有楼层的监控都完好无损,唯有307房间所在的三楼,摄像头遭到了人为破坏。陆舫眉头紧皱,陷入了深思。
  陆舫从宾馆前台的监控录像里,提取了那个盗宝嫌犯的照片,一面迅速组织警力展开搜捕,一面在公安内网上进行查询。由于怀疑嫌犯是日本人,陆舫还向日本警方提出了配合调查的请求。
  嫌犯身份很快查明,系日籍在逃文物大盗山本孤村,山本孤村做过很多惊天大案,不知何时竟然潜入了中国,这家伙也真够厉害,流落异国他乡,不但没有收手,反倒凭着高人一等的手段,盗走了属于中国人的传世奇珍。
  重案组成员心里都憋着一股气,发誓要把这个挑衅中国警方的文物大盗抓捕归案。由于山本孤村在盗宝的当天便被迅速锁定,警方得以及时布控,在所有交通要道设卡检查,因此山本孤村并没有机会离开石城,搜捕到他也许只是时间问题。
  奇怪的是半个多月过去了,警方连山本孤村的影子都没有见到,这个神秘的文物大盗仿佛从世界上消失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3.足迹疑云


  连绵秋雨过后,天气终于放晴,从红叶宾馆走出一个瘦弱的男青年,正是那位推理小说作家林丘。他打了一辆车,来到火车站,坐在候车室的椅子上,等着火车进站。就在这时,有人坐在了他身边,林丘转头一看,不觉惊呼道:“陆大警官?你怎么来了?”
  陆舫微笑着说:“我们好歹相识一场,你要离开,怎么也不打声招呼?”
  林丘说道:“你忙于办案,我哪能打扰?对了,那个日本人抓到了吗?”
  陆舫说道:“暂时还没有,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总有落网的一天。”
  林丘说道:“说实话,这家伙还真是个高手,连我都对他有点佩服!”
  陆舫笑了笑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山本孤村的确不是省油的灯,但他还不是当了别人的替罪羊?”
  林丘微微一惊,看着陆舫说道:“听你话里的意思,难道他不是盗宝之人?”
  陆舫说道:“山本孤村的确意在盗宝,只不过有人抢在了他的前头,还把黑锅扣到了他的头上,这就叫一山更比一山高!”
  林丘看上去很好奇:“能告诉我这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陆舫盯着他,冷冷地说:“一位推理高手,一个犯罪天才,这个人是谁,没有人比你更清楚!”
  林丘突然沉默了,好半天才叹了口气,说道:“我还是低估了你!”
  陆舫有些意外:“我并没有直接证据,你完全可以否认。”
  林丘苦笑一声:“像你这种刑侦高手,既然已经识破了一个人,顺藤摸瓜,还有什么是查不出来的?唉,没想到费尽心思设的局,就这么轻易被你识破了!”
  这下轮到陆舫苦笑了:“轻易识破?你太高看我了。你精心设的这个局,把一大帮专业的刑侦人员都绕进去了。这个局最具有迷惑性的地方在于,山本孤村确实意在盗宝,而作案者留下的脚印,既符合他的基本特征,又和他房间里的足迹完全吻合,在这种情况下,哪怕福尔摩斯来了,恐怕也会把他锁定为作案者……”
  “当然,”陆舫顿了顿说道,“再完美的犯罪计划,也不可能做到天衣无缝,我还是发现了一些疑点,比如三楼的摄像头被人故意弄坏了,但山本孤村似乎没有这么做的必要,他的一切行动都是在房间里进行的,破坏走廊里的监控意义何在?再比如,房间地板上的脚印和作案现场的足迹,确为同一人所留,甚至是穿同一双运动鞋形成的,问题是谁会在宾馆房间里,放着拖鞋不穿,始终穿着一双运动鞋?还有,如果山本孤村是盗宝后才离开的,他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逃离石城,为什么警方全城布控搜查,却连他的一点踪迹都发现不了?”
  林丘认真地听着,陆舫继续往下说:“我一直在推敲这些疑点,却始终不得其解,直到那场突如其来的秋雨,带来了满城泥泞,也赐予了我灵感:我看到一个小伙子,背着他的女朋友,从泥泞中走过,留下两行很深的脚印……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其实脚印也是可以造假的……”
  林丘长叹无语,陆舫接着说道:“想通了这一点,再结合那些疑点,很多事情就豁然开朗了。想到我跟你认识的前因后果和种种巧合,我开始把怀疑的目光落到你身上,我先去调查了那两位因为一盆花而起冲突的老人,果然,他们是被你重金买通的,你跟他们演那场双簧,只是为了制造跟我认识的机会,把我诱入你设好的圈套。好了,接下来,让我推断一下你计划的基本步骤和作案过程……
  山本孤村觊觎宝物,却不知早被你窥破意图,你用一部推理小说作饵,把我引入红叶宾馆,事先用广告底胶将307变成301,让我误敲山本孤村的房门,在跟我见面交谈时,又有意透露山本孤村的可疑之处和他的日籍身份。你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将这个文物大盗纳入我的视线,让我在古玩城失窃案发后,能第一时间想到他……
  你計划的第二步,就是嫁祸给山本孤村,你的身高和山本孤村基本一致,但比他瘦弱不少,体重至少轻三十斤左右,鞋码也小两号。于是你身缚三十斤的重物,穿上大了两号的鞋子,进入作案现场,盗走粉彩瓷瓶,留下伪造的脚印。
  当然,足迹鉴定法是一门体系完整的学问,每个人的步伐特征和行走规律都不一样,鱼目混珠还可以,以假乱真是不可能的。如果我们抓到山本孤村,提取他的脚印,经过鉴定对比,很快就能判断出真伪,所以你计划的第三步,就是让山本孤村彻底消失。据我估计,山本孤村做贼心虚,他既有案底在身,又在房里藏着作案工具,你只要雇人假扮警察,去敲他的房门,就能将他惊得跳窗而逃了。也难怪警方遍搜全城也找不到他,只怕案发之时他早就逃到千里之外了……
  然后你进入了山本孤村的房间,先擦洗干净他原先的足迹,再留下和作案现场一致的脚印,计划的最后一步就完成了,你成功地将警方引入了歧途。为了避免三楼的监控拍下关键内容,你提前弄壞了走廊里的摄像头……”
  陆舫讲完后问林丘:“这就是我的全部推断,有什么不对的吗?”
  林丘叹道:“就像你亲眼所见一样,我现在只想说一句话:既生瑜,何生亮……”
  陆舫正色道:“你这方面的才能,绝对不在我之下,只不过你忘了一件事:邪恶永远无法战胜正义!”说到这儿,陆舫的语气里,有了痛心疾首的味道,“像你这样的推理天才,干什么不好,为何非要用自己的才能去犯罪?”
  林丘淡淡一笑:“在悬崖间走钢丝的生活,本来就是我想要的。我设定这个计划,其实有两个目的:一是拥有心仪已久的珍宝,二是挑战心目中的警界传奇。可惜啊,两个目的都没达到,败在你手里的同时,我连真正的粉彩瓷瓶都无缘一见!”
  陆舫大吃一惊:“你说什么?”
  林丘一字一句说道:“我盗走的那只粉彩瓷瓶,早就被人偷换成了一件赝品!”

4.迷雾重重


  林丘带着陆舫来到一片树林,挖出那只瓷瓶。陆舫接过那只精美无比的镂空瓷瓶,拿在手里反复观看着,实在看不出这只瓷瓶跟自己那天在古玩城见过的真品瓷瓶,有什么区别。
  林丘苦笑一声:“如果这么看,就能看出是假货,我就不会上当了。制造这件赝品的是绝顶高手,除非是专业的鉴定人士,才有可能用肉眼辨出真伪,连我都需要用放大镜反复察看每处细节,才能确定这是一件赝品。”
  陆舫把林丘押送回去后,找来多位古董鉴定专家,对这件瓷瓶进行了专业鉴定,结果印证了林丘的判断,这是一件精心打造的高仿赝品。陆舫开始重新分析这桩扑朔迷离的奇案,他首先产生了一种怀疑:古玩城内这只粉彩瓷瓶,是否本身就是一件赝品?但这种可能性很快被排除,高老板告诉他,粉彩瓷瓶摆上展架之后,曾有一批全国知名的文物鉴定专家组团前来参观,如果瓷瓶不是真品,很难逃过专家法眼。
  问题是除了林丘夜盗这一次,古玩城从来没有在晚上被撬过门,当然也不可能进过人,也就是说,以赝品换掉真品,肯定发生在白天。那么,究竟是谁,竟有如此手段,在光天化日之下,干出偷天换日的勾当?
  陆舫去查看了监控录像,却什么线索也没找到。监控虽然二十四小时运转,但在古玩城并未出现状况时,是没人会去细看监控录像的,最要命的是为了节省储存空间,这种监控的内容都是七天自动覆盖。也就是说,以假换真一周之后,监控录像里就无迹可寻了。
  陆舫详细了解了这次古董展销会的防盗措施,高老板告诉他,他们采取的是内松外紧的防范方式,展销大厅里并无专人盯守,但古玩城有内外两道门,门前都会设卡检查,要瞒过所有人的眼睛,携带一只偌大的瓷瓶进出,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陆舫和队员们分析了整个案情后,一致认为内部作案的可能性最大,不过即便是古玩城的员工,也是需要通过两道门检的,想盗走瓷瓶,没有门卫配合,同样难以办到。现在看来,嫌疑最大的就是那几名负责把关的门卫,难道真的是他们串通一气、监守自盗?
  专案组对那几位门卫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调查后,很快排除了他们的作案嫌疑,这几个人都是退伍军人,有的还因为见义勇为受过表彰,私下里也没有太多来往,串通作案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案件的侦破工作,似乎陷入了一个死胡同,陆舫像是置身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看不到一点光亮。
  这天上午,陆舫再次来到古玩城,希望能找到一些新的线索。
  经过一间敞着门的办公室时,陆舫听到几位讲解员在讨论相关知识,女孩们似乎产生了意见分歧,分成两个派别,谁都不肯让步,其中一个女孩不服气地说:“我现在就给何姐打电话,让她来当裁判,何姐的水平你们总不敢怀疑了吧?”另一个女孩说道:“还是别打扰何姐了,她都快生了。”
  陆舫眉峰立起,眼前仿佛有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笼罩一切的黑暗。
  陆舫找到高老板,开门见山地说道:“你此前跟我提过那位首席讲解员,我当时没往心里去,听过也就忘了,现在我想详细了解一下她的情况!”
  高老板怔了一下:“你是说何洁啊?她是我们这里最好的讲解员,现在这批讲解员,差不多都是她带出来的,她一直挺着大肚子工作,一个多月前我才准了她的假。”
  陆舫眼神发亮,以拳击掌道:“就是她了!”
  高老板吓了一跳,失声道:“陆警官,你是说……”
  陆舫自信满满地说道:“一定是她,只有一个假冒的孕妇,才有可能瞒天过海,揣着那只瓷瓶进出,却不引起他人的怀疑,何况她又有工作的便利,能很方便地偷梁换柱!”
  高老板声音都结巴了:“假冒的孕妇?我看着不像啊,她从刚怀孕到快生产,一直在大家眼皮子底下工作,难道她能装这么久?”
  陆舫沉吟道:“如果真是这样,这个人的心机未免也太深了。老高,你把和她关系不错的女性员工都找来,我要一一询问。”
  陆舫的判断很快遭到了打击,有多位员工告诉他,何洁的怀孕肯定不是假的。其中一位跟何洁关系最好的女孩说道:“何姐是个苦命人,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母亲过世之后,更加孤苦伶仃,也不知遇到了哪个负心汉,她整天挺着个大肚子,连个照料她的人都没有。我看她不容易,经常过去照顾她,有时还会陪她去洗澡。我亲眼见过她的肚子,你们千万不要冤枉好人啊!”
  难道自己又一次判断失误?陆舫很快否认了这种想法,就算何洁怀孕是真的,也不等于这个孩子一定能保住,也许何洁中途已经流产,她瞒着所有人,只为伺机作案。
  陆舫甚至有一个更残酷的推测,为了得到这件价值连城的珍宝,何洁完全有可能打掉这个胎儿,制造掉包机会。也许这种想法有些不近人情,但陆舫从警这些年,经历过太多匪夷所思的事,他深知在物欲的魔力面前,人性是多么靠不住。
  陆舫问清何洁的住址后,带上一名女警,坐着警车直奔何洁家。
  何洁住在一幢老式筒子楼里,陆舫找到门牌号码后,敲了半天门,门都没有开,身后的门却开了,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探身出来。为了不引人注目,陆舫和女警都穿着便装,老人显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問道:“找何洁?你们是她的朋友?”
  陆舫点点头:“老人家,何洁不在家?您知道她去哪了吗?”
  老人说:“她前几天肚子疼,去医院了,还是我陪她一起去的。这妮子也怪可怜的,眼看快生了,连个照料她的人都没有。”
  陆舫问清是哪家医院后,带着女警离开了。两人刚下楼,身后传来呼唤声,那位老人拎着一篮鸡蛋赶上来,边走边说:“你们有车吧?带上我行不?我也想去看一看何洁那妮子!”
  陆舫很客气地说:“没问题,我们的车就在前面。”
  当老人看到那辆警车时,一下子呆住了:“你、你们是警察?”陆舫点点头。

5.爱恨交织


  很快,三人来到了医院。老人先走进病房,拉住何洁的手慰问一番后,说道:“小洁,你还有警察朋友啊?我就是搭他们车来的,没想到还能尝尝坐警车的滋味。”
  何洁这才注意到门外的陆舫,陆舫走进病房,出示证件后说道:“我们有一个案子,需要你的配合。”他简单说明情况后,让女警检查何洁的孕肚,然后离开病房,找到主管医生,查看了何洁的住院病历,没发现任何问题,病历上详细记录了何洁的各项检查信息。
  陆舫刚回到病房门前,那位女警便迎上前来,说道:“队长,我检查过了,她确实有孕在身!”
  陆舫点点头,走进病房,对何洁说:“为了侦办这起案件,我们排查了很多人,你只是其中之一,希望不要介意。你是古玩城的骨干员工,好好想一想,在平时的工作中,有没有发现过什么可疑的情况?”
  何洁低头思索着,陆舫耐心等候着,何洁突然眉头紧皱,用手捂住了肚子,呻吟道:“我肚子又疼了,没办法想啊。”
  陆舫说道:“那好,我就不打扰了,希望你平安分娩,生下一个健康的宝宝,再见!”
  坐在警车里,陆舫面沉似水,他满以为这次找到了正确的方向,没想到再次一头撞到了墙上。他闭上眼睛,促使自己冷静下来,开始回忆在医院时的每一个细节,长期以来他已经养成了这种习惯,经常把已经发生过的事,在脑子里重新过滤一遍,看看会有什么疏漏。
  陆舫蓦地睁开眼,眼睛中有光芒闪烁,他挥手吩咐警车司机:“掉头,去古玩城!”
  在重新分析那些细节时,陆舫突然意识到一件事:何洁作为一名优秀的讲解员,无疑应该讲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可是刚才跟他交谈的那个何洁,普通话却着实不怎么样,夹杂着不少方言,当时自己没有多想,现在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陆舫让高老板找来何洁的工作照,当他看到照片上的那个女人后,不由暗呼一声侥幸:险些又上了一次当!
  很快,陆舫再次敲开那位老人的房门,神情严肃地说道:“帮着涉案者欺骗警方,你知道这种行为是什么性质吗?那是要判刑坐牢的!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能干这种糊涂勾当?”
  老人一下就慌了,带着哭腔说道:“小洁让我帮她一个忙,我哪知道有那么复杂?我是个病秧子,小洁平时没少照顾我,她提一次要求,我怎么好意思拒绝?”
  陆舫说道:“你应该知道她躲在哪儿,我现在就要见她!”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这件事和丁姨没关系,有什么冲着我来吧!”陆舫闻声回头,只见面前站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女子。陆舫的目光一路往下,落到她平平的腹部上。
  审讯室里,何洁低头坐着,表情透出冷漠。陆舫打破了沉默,说道:“你玩的这出障眼法看似简单,却极具欺骗性,且不说有对门邻居帮你演戏,办住院手续也是要身份证的,连病历上都是何洁这个名字,试问谁能想到,病房里那个女人,会是假冒的?我只是有些好奇,你从哪找来一个同名同姓的女人?而且她还必须是个待产的孕妇!”
  何洁淡淡说道:“有钱能使鬼推磨,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想找到一个和我同名的孕妇,帮我演一场戏,并不是很难的事。”
  陆舫沉吟道:“话是这么说,但你必须提前谋划和布置,等我怀疑到你时,你肯定来不及再找人,也就是说,一切都在你预料之中,偷梁换柱时你已经提前把后路安排好了,为了谋夺这只粉彩瓷瓶,你真是煞费苦心!”
  何洁冷冷一笑:“如果我告诉你,我对这只瓷瓶根本没有兴趣,你信吗?”
  陆舫微微一怔,反问道:“你认为我会信吗?”
  何洁的冷笑声越来越高,渐渐变成歇斯底里的尖笑:“你们不是已经去起赃了吗?等你见到这只瓷器现在的样子,就不会怀疑我的话了!”
  听何洁这么一说,陆舫心里立刻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追问何洁把瓷瓶怎么样了,何洁惨笑着说道:“它依旧很美,可惜已经成了美丽的碎片!世上再也没有这样的粉彩瓷瓶了!”
  陆舫愤怒了,他拍着桌子,质问何洁:“你疯了吗?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何洁突然如同阴魂附体,全身散发出一股冷飕飕的气息,咬牙切齿地说道:“我视若生命的爱情竟然是一件赝品,我最珍视的东西被他击得粉碎,我就要让他品尝到同样的滋味,我要让他费尽心思得到一件赝品,我要亲手毁掉他最想得到的东西!”
  原来,何洁在一个单亲家庭中长大,父亲背叛了婚姻和家庭,这使得她对爱情有种本能的抵触,直到一个温情脉脉的男子出现在她的生命中,才让她建立起对爱的信心,飞蛾扑火般投身进去。
  直到有一天,男子不辞而别,留下了一封信,信中坦陈了自己的身份,他是一个隐藏的文物大盗,接近何洁并非出于爱情,而是别有居心。他得知一件心仪已久的瓷瓶,传到了这家古玩城中,却又查不出它具体的藏身之地,于是他戴着爱情的假面具登场,骗取了何洁的芳心,试图借助何洁讲解员的身份,打开突破口。最终,何洁全心全意的爱,让这个居心不良的男人感到惭愧,他不忍再继续欺骗下去,选择了不告而别。
  何洁恨透了这个爱情骗子,可深陷在仇恨中的她,却发现自己怀孕了。怀孕六个多月的时候,何洁还在古玩城的展销会上担任讲解员,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那个让她由爱转恨的男人。看来他并没有放弃,粉彩瓷瓶放上展架,让他终于找到了机会。
  回家的路上,何洁心神不定,摔了一跤,不但孩子没保住,还差点把命丢了。躺在病床上,她咬着牙发誓,一定要报复那个男人,狠狠地报复!
  何洁酝酿了一个惊天计划,她隐瞒了已经流产的事实,每天伪装成有孕之身,出入古玩城。直到有一天,她怀揣一件赝品进入古玩城,趁没人时,神不知鬼不觉地替换掉粉彩瓷瓶,事后,还将瓷瓶摔了个粉碎。
  听完何洁的讲述,陆舫的脸上充满悲悯之色,这个被爱欺骗被恨扭曲的女人,在疯狂报复的同时,自己也坠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至于那个男人,陆舫从何洁一开始讲述时就听出来了,他就是那个推理天才林丘!
  就这样,传世奇珍成了一堆碎片,见者无不痛心疾首,高老板捧着那堆碎片,号啕大哭道:“我可怎么向叔叔交代哟..”
  陆舫劝了几句,没什么用,只好转身离开了,让他没想到的是,隔了不到一天,高老板便兴冲冲地找来了,一见面就说:“陆警官,专家鉴定了那些碎片,竟然也是赝品!”

6.真相大白


  陆舫侦破过多少件疑难案件,连他自己都说不清,但眼下这桩案子,实在是平生未遇。这古董疑案如同套娃,脱掉一层,还有一层,谜底不知藏有多深。
  不过,以陆舫丰富的办案经验,很快就再次找到了突破口,那些碎片拼凑粘贴起来后,还原成一件极其逼真的赝品,和林丘盗走的那件赝品不相上下。陆舫敏锐地意识到,两件赝品很可能出自同一人之手,那么在何洁动手作案之前,用赝品换掉正品的人,很可能就是给她提供赝品的那个人。
  陆舫重新提审了何洁,让她交代她那件赝品的来历。何洁告诉陆舫,在南方有一家很大的文物市场,那里有人专职制造各种文玩书画的赝品,自己就是在那里高价购得这件高仿瓷瓶的。
  陆舫带着一名古董鉴定专家,赶到那家文物市场,定制了一件粉彩瓷瓶的仿品,可是当赝品拿到手时,连陆舫这个纯粹的外行也能看出来,这件瓷瓶的逼真程度比那两件赃物差远了,鉴定专家更是连连摇头,直言不讳地说:“赝品也分等级,你这个只能算下等!”
  店主一听急了:“乾隆御制粉彩瓷器啊,知道仿造难度有多高吗?能做成这样已经很难得了,你转遍整个文物市场,要能找到比我造得更好的,我双倍退你钱!”
  陆舫和专家对视一眼,从背包里取出一只粉彩瓷瓶,正是林丘盗走的那件赝品,陆舫盯着那位店主说道:“你看这件赝品,和你的作品相比如何?”
  店主顿时惊呆了:“这、这是赝品吗?我怎么看着像正品?”他接过那只瓷瓶,小心翼翼地放到台面上,用放大镜仔细观看,越看脸上汗流得越多,不住赞叹,“竟然有人能把赝品仿造到这种程度,我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
  这下陆舫明白了,何洁显然撒了谎,这种级别的赝品,显然不是出自这家文物市场。陆舫问道:“我想打听一下,你们这个圈子里,有没有人能造出这种赝品!”
  店主答道:“我认识的人里肯定没有,至于听说过的人里嘛,据说梅云鹤梅老爷子,是这方面的顶尖高手,能造出足以乱真的赝品。”
  陆舫追问:“你知道这位梅老爷子住哪儿吗?我想去拜访他一下!”
  店主有点不耐烦了:“我哪知道啊?你们还有别的事吗?别挡着我做生意啊!”
  陆舫出示了警官证,要求店主全力配合。几个小时后,店主回来了,赔着笑对陆舫说道:“我打听遍了,没人清楚梅老爷子现在的下落,倒是有人知道他老家在哪儿,当时他早已隐退多年,那人去他老家请他出山,不料老爷子非但没答应,反倒离开老家,从此不知所踪……”
  陆舫连夜启程,赶到梅云鹤的老家,几间老屋已经彻底荒废,四周长满了齐膝的荒草。在老屋后面的那座山上,陆舫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山上有很多树坑,里面的树根有的被连根刨走,有的被拦腰锯断。
  陆舫蹲在地上,察看着那些树坑,眉头时而紧皱时而舒展,似乎悟到了什么。
  陆舫刚回到古玩城,高老板便心急火燎地迎上前来,咧着嘴巴说道:“我刚得到消息,我叔叔坐飞机抵达石城了,一会儿就赶过来,这可怎么办好啊?要让我叔叔知道粉彩瓷瓶丢了,心脏病都得发作了!”
  陆舫说道:“你先别急,我这会儿要去见一个人,那位根雕大师白墨!”
  高老板不解地问道:“你急着去见他干吗?”
  陆舫缓缓说道:“因为他是一把钥匙,能打开所有症结的钥匙!”
  陆舫推开白墨工作室的门,只见一个白发老者,正在一件树根上埋头雕琢着,过了好半天,他终于抬起头,对陆舫说了一句话:“我等你很久了……”
  那边,高老板守在古玩城门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乱转,老华侨的车队出现在视线中,高老板发出绝望的哀叹:“完了、彻底完了……”
  就在这时,陆舫的电话打了过来,接完这个电话后,高老板飞一般奔进古玩城,一边跑一边激动地喊着:“没丢,粉彩瓷瓶根本没丢……”
  粉彩瓷瓶重见天日,在灯光下熠熠生辉。在众人的前呼后拥下,老华侨动情地盯着那只瓷瓶,仿佛见到了久违的亲人。
  而在那間摆满根雕的工作室里,陆舫还在和白墨交谈着:“那些被带走的树根,显然是用来做根雕材料的,我当时一下就想到了你,同时意识到一件事:你就是那位梅云鹤!”
  白墨发出一声感叹:“我这辈子在事业和感情上都走了弯路,沉溺于古董仿造之术,只为追随大师巨匠的脚步,到头来却便宜了那些文物骗子,为他们制造了欺世谋利的工具,所幸我还有收手的机会,改投了根雕这门冷清的艺术。可感情上铸下的大错,就很难挽回了,当初我背叛了婚姻和家庭,女儿恨我入骨,发誓永不相认,甚至改随了母姓。我知道,在何洁心目里,已经没有我这个父亲了!”
  陆舫接上话茬:“可你深爱着这个女儿,你跟古玩城合作,无偿为文物制作根雕,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接近何洁,对吗?”
  白墨叹道:“没错,尽管她视我为无物,看都不肯看我一眼,但只要能离她近一点,我心里就很宽慰了。没想到有一天,女儿主动来找我,她为了报复那个年轻人,要偷梁换柱盗走瓷瓶,但她高价定制的赝品,又远远达不到以假乱真的效果。这孩子完全丧失了理智,竟然用自己的性命要挟我,逼我给她制造赝品,你说我该怎么办?不答应她吧,以她那种走火入魔的状态,恐怕真的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事;答应她吧,那无疑是在她滑向犯罪深渊时,用力推了她一把……”
  陆舫微笑道:“你用自己的智慧,解决了这个两难的问题,既保护了这件传世奇珍,又减轻了女儿的罪责!”
  白墨点点头说道:“我也是苦思良久,才想出了这个办法,我根据那只瓷瓶的造型和风格,精心打造出一件真正的根雕杰作,两者达到了珠联璧合的效果,我用这件新的根雕,替换了原先的底座,别人都认为我追求完美,哪知道我是别有居心?这件根雕底座已被我凿成空心,里面藏着一只粉彩瓷瓶赝品。我抢在何洁行动之前,移花接木,偷龙转凤,把真品藏进根雕,把赝品摆上底座……”
  几天之后,陆舫去看守所和林丘见了一面。听完他的讲述,林丘一声长叹:“我负她太多,这辈子是无从回报了。”
  陆舫对林丘说:“我还要告诉你两件事:山本孤村不久前也落网了,每个人都要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不管他的手段有多高明;还有,那位老华侨做出了一个决定,要把那件瓷瓶捐献给国家,也许这个结果能让你醒悟,这世上最有意义的事,不是独占你想要的东西,而是把你心目中最美好的东西,和更多的人共享!”
  (发稿编辑:朱.虹)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4期 | 标签: | 6,43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