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yi-yu-zheng-fan-lan-yu-te-da-hao-zi-wo-le-guan-zhu-yi-de-pian-jian

    抑郁症泛滥与特大号自我 乐观主义的偏见

  • le-guan-zhu-yi-de-pian-jian

    乐观主义的偏见

  • le-guan-zhu-yi-de-liang-mian

    乐观主义的两面

  • ji-shu-ru-he-shi-ren-le-guan

    技术如何使人乐观

  • na-xie-le-guan-de-wen-xue-xing-xiang

    那些乐观的文学形象

  • bei-guan-zhu-yi-ji-cheng-guo

    悲观主义及成果

  • ha-yi-da-yi-yuan-xue-an-shou-hai-zhe-yu-xing-xiong-zhe

    哈医大一院血案:受害者与行凶者

  • jin-yan-jie-yan-he-kong-yan

    禁烟、戒烟和控烟

  • fa-guo-da-xuan-sheng-fu-nan-liao

    法国大选 胜负难料

  • xiao-e-dai-kuan-de-shen-zhen-shi-yan

    小额贷款的深圳试验

  • zhu-zhe-qin-chu-zou-he-hui-gui

    朱哲琴:出走和回归

  • bei-jing-nong-fu-shi-ji-ruo-da-de-shi-jie-yi-xiao-zhang-fan-zhuo

    北京农夫市集:偌大的世界,一小张饭桌

  • wen-zhou-shi-yan-tian

    温州试验田

  • xiang-yu-ma-si-te-li-he-te

    相遇马斯特里赫特

  • wei-nano-sim-er-zheng-chao

    为Nano-SIM而争吵

  • bu-jiang-luo-ji-de-lan-bo-ji-ni

    不讲逻辑的兰博基尼

  • gao-bie-gao-zeng-chang-yu-hai-er-de-gao-duan-ding-yi

    告别高增长与海尔的高端定义

  • cong-ming-hua-zhong-ting-jian-de-biao-xi

    从名画中“听见”德彪西

  • ting-shuo-guo-mei-ting-guo-xu-xiao-feng

    听说过,没听过徐小凤

  • yi-chang-yong-bu-ting-xie-de-bao-feng-yu

    一场永不停歇的《暴风雨》

  • yu-gao-pian

    预告片

  • duo-xi-lai-wei-en-hun-he-dong-xi-fang-wen-hua-de-she-ji

    多希-莱维恩:混合东西方文化的设计

  • yuan-yuan-she-jiao-cheng-ren-li

    元媛,社交,成人礼

  • xiao-en-huai-te

    肖恩.怀特

  • nan-pei-san-jian-ke-de-jue-di-fan-ji

    男佩三剑客的绝地反击

  • ji-duan-nian-fen-li-de-hao-jiu

    极端年份里的好酒

  • ning-xia-zhong-guo-pu-tao-jiu-guo-ji-ren-ke-de-xin-kai-shi

    宁夏:中国葡萄酒国际认可的新开始

  • si-kao-qing-xi-du-da-jian-ce

    思考清晰度大检测

  • na-xie-xing-ge-nei-xiang-de-niu-ren

    那些性格内向的牛人

  • gao-zeng-chang-de-tian-hua-ban

    高增长的天花板

  • mi-ma-zi-de-mi-mi

    密码子的秘密

  • sai-rou-ji

    塞肉记

  • ta-jiu-shi-xi-wang

    她就是希望

  • zao-dao-dan-huan-shi-zao-jun-jian

    造导弹,还是造军舰?

  • huan-qiu-yao-kan-su-lan-9

    环球要刊速览

  • du-zhe-lai-xin-39

    读者来信

  • ji-xu-kong-jian-de-e-mei-fan-dao-wen-ti

    急需“空间”的俄美反导问题

  • ai-e-bian-jing-zheng-duan-nan-yi-ping-jing-de-fei-zhou-zhi-jiao

    埃厄边境争端:难以平静的“非洲之角”

  • tian-xia-9

    天下

  • li-cai-yu-xiao-fei-7

    理财与消费

  • hao-xiao-xi-huai-xiao-xi-9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yin-shu-zi-7

    声音·数字

  • qu-ming-zi

    取名字

  • zhai-nan-wang-wu-yu-tian-shi

    宅男王五与天使

  • dong-xue-yue-du-zhi-nan

    “洞穴”阅读指南

  • kuang-ren-xiao-ji

    狂人小记

  • hao-dong-xi-9

    好东西

  • ge-ge-de-gu-shi

    哥哥的故事

哈医大一院血案:受害者与行凶者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受害者王浩
  3月22日的最后一次见面似有预兆。
  王浩连续几天打电话给好朋友孙心毅约吃饭。两人不是同学,孙心毅是在读博士,王浩因为学医也还没结束漫长的学生生涯,跟其他28岁、已经工作、考虑成家立业的朋友们相比,两人的重心依旧在写论文、做试验和未来发展上,不但性情相投也更有共同语言。聊完孙心毅的近况,王浩向好朋友通告自己的喜事:“哥们儿,我去香港的事情落定了。”孙心毅告诉本刊记者,王浩是一个很慎重的人,虽然去香港的事情去年底电话面试后就基本定了下来,可他并没有声张,直到录取通知这几天就收到的时候,才正式告知好朋友。“他的奖学金合人民币有1.3万元,让我去香港找他,飞机食宿他全包。我听了也特别高兴,我俩就一边走路一边算这些钱怎么花,除去学费、住宿费,生活费其实剩下不多了,只够他一个人吃饱但是吃不好。”孙心毅告诉本刊记者,他让王浩先顾着自己,到了香港等稳定下来找个对象。
  本科毕业后王浩一直单身,虽然周围不乏对他有好感的女孩,可是王浩有自己的打算。“他不想找学医的女孩,因为学医太苦了,工作忙值夜班,熬夜对女孩特别不好,他理想是找一个老师,最好是学外语的。而且,他还没定下来毕业后到哪里去发展,所以就不想在哈尔滨找。”孙心毅说,王浩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学习上,除了繁重的医学专业课,他在“研一”的时候就拜托弟弟王然在北京新东方学校给他报了10天的雅思培训班。那时候还没有这个去香港读博士的机会,可是王浩已经在为自己的将来做可能的准备。
  王浩不是天资聪颖的那种孩子。他的弟弟王然告诉本刊记者,王浩和他都是在农村长大的,父母从来都没有特别管过两人的学习,哪怕到了王浩上初中,兄弟俩随父母迁进赤峰市生活,对学习和前途依旧是懵懵懂懂的。“他上高中时候突然就开了窍,就像很饿的人一样,对什么都感兴趣,学习很拼。”王然说。但是,王浩的高考成绩却并不理想,“他平时准备得挺好的,可是一到大型考试就紧张,发挥不好”。王浩的第一志愿报的是通辽市的内蒙古民族大学机械工程与自动化专业,结果没有被录取,落到第二志愿,内蒙古民族大学的临床医学专业。
  没有了高考压力,很多学生到了大学都放松下来尽情享受无拘无束的大学时光,王浩不是这种人。曾经教过他的大学老师告诉本刊记者,王浩比同龄孩子心智成熟,他对自己的人生有很周密的规划,并且善于寻找和把握机会。偏隅通辽的内蒙古民族大学有跟国内其他高校合作培养的项目,年级的佼佼者可以作为交流生到其他大学去学习,虽然毕业证还是内蒙古民族大学的,但是王浩看重的是走出内蒙古,开阔眼界的机会。他不但自己努力学习争取名额,也要求弟弟王然走同样的道路。结果,兄弟二人都如所愿,王浩到哈尔滨医科大学继续自己“大三”之后的学业,王然以年级第一名成绩被交流到北京继续读大学。
  除了建功立业的志向,虽然临床医学不是王浩的第一志愿,可是读大学后,王浩就立刻喜欢上了这个专业。“他每次回家都要把学校里学的东西给我讲一遍,一开始是从头到脚给我讲解这个器官怎么回事,那个器官怎么回事,后来就讲他做了什么试验。”王然说。绘声绘色给弟弟讲解的背后是刻苦的学习,王然告诉本刊记者,医学书有《辞海》那么厚,从头到尾翻一遍都要翻一阵子,他的书上空白处写的都是标注。他用自己的职业跟弟弟比较:“你学金融的差一点是钱的问题,我学医差一点就是人命。”“大三”后,王浩选择风湿免疫科作为自己的职业方向。“我哥哥经常说,全国只有2000多名风湿科大夫,缺得很,风湿病不能根治只能止痛,最贵的药要1万多块,他特别想研究出来一种方法把风湿病治好。”王然说。
  为了增加学习时间,王浩读硕士之后就搬出宿舍租房居住,他的房东告诉本刊记者,王浩从医院回来就在家里看书写论文,很少交际,也没有什么娱乐。看着他读书辛苦、上进又能做孙子的好榜样,房东在收了5个月房租后就免费让他居住。科系的老师们也很器重他,孙心毅告诉记者,王浩经常随着老师去参加学术会议,香港去过两次,全国其他地方也去过。在一次学术会议上,他代替自己的导师发言,受到了香港大学风湿免疫专家的注意,此后一直保持着邮件联系,硕士即将毕业的时候,王浩提出希望跟着这位老师继续学习。
  “我俩认识几年了,他还没去过我的宿舍和实验室,吃完饭,我第一次邀请他去看看我的宿舍,出来又去看实验室,他说我的实验室跟他们的一点都不一样,还问我工科为什么不用数据分析软件。”孙心毅告诉本刊记者,他们那天商量了两场聚会:“在5月份他毕业前,他要跟我和我的同学一起去游一次泳,还要跟他的师弟师妹们唱一次KTV。这也是他难得的放松。去香港前的暑假,他也没打算回家,早早就拜托老师帮助联系去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的实验室学习。因为香港大部分是用英文授课,他很担心去了跟不上,想在暑假先做试验。哈兽研的实验条件比哈医大好很多,能够多学许多东西。”
  6次看病
  3月22日晚上,李禄带着孙子李梦南第六次去哈尔滨看病。
  去一次哈尔滨很不容易,李梦南家在哈尔滨到漠河的火车沿线上,每天只有两班火车晚上从哈尔滨出发经过10小时的路程清晨到达。车站连站台都没有,只在旁边铺了一片废弃的钢轨,车站外被垃圾山和荒草包围着。因为站太小,从漠河返回哈尔滨的火车并不在这里停留,只有快车半夜会在这里会车,乘客也可以上车,但是因为连候车室都没有,冬天太冷,人们通常还是选择坐20里地的公交车到镇上坐火车。李禄2009年做癌症手术花了20万元,现在还欠着外债,经济上很拮据,所以,虽然年事已高,身体虚弱,他还是选择坐22点25分那班火车的硬座。这是所有去哈尔滨的火车里最便宜的车票,只要48块钱,而且时间很好,夕发朝至,节省了一个晚上的住宿费。
  “我们只在车上吃了一碗面,下车后就直奔哈医大一院风湿免疫科。当时是郑一宁大夫和另外一个高瘦的男医生在,他们让我们先去胸科医院做一个检查。”李禄告诉本刊记者,李梦南到哈医大一院风湿免疫科治疗的是强直性脊柱炎,治疗这种病需要注射一种叫“乐克”的药物,可是李梦南同时还患有肺结核,属“乐克”的用药禁忌症,必须先治好结核才能继续治疗“强脊”。
  李禄带着李梦南坐13路公交车到终点,找到胸科医院后,挂号,做肺CT检查。“看病的人很多,我们要排号,然后等着大屏幕出名字,11点多才拍上了片子,又等了一个多小时拿到结果。”李禄告诉本刊记者,他们连午饭也没顾上吃,赶紧又坐公交车回到哈医大一院,去5号楼五层的风湿免疫科。“我们去找郑大夫,中间碰到了那个高个子的男大夫,他让我们去门诊看病。我们下楼去了门诊,刚好遇到了一个认识的风湿科大夫,他知道我们的情况,告诉我们还得回风湿科。这一回,郑大夫在办公室,看了一下这个结果,发现我们没有拿胸科医院的病历手册,病还是看不上,让我们回去取。”李禄告诉本刊记者,这时已经到了13点多,他当时已经累得支撑不住,让孙子回胸科医院取病历。自己在哈医大这边的病历室调出所有的病历。李梦南是镇上的低保户,病历拿回去可以申请大病救助的报销。
  李梦南从胸科医院取回了病历本,祖孙二人再次回医院。“以往都是在B区看病的,那一天B区的主任没在家,郑大夫就带着我们去找A区主任看能不能用药。”李禄说。走到A区办公室门口,郑大夫没让李梦南进屋。李禄说,李梦南是个内向的孩子,不善于说话,当时看他的表情挺不满意的。这一次的看诊,医生的结论是,肺结核基本治得可以了,但还有潜伏期,为了慎重起见,还是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再来治“强脊”。奔波了大半天,得到这样的结果,祖孙二人很失望。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4期 | 标签: | 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