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ying-xiao-gu-wen-deng

    营销顾问 等

  • a-p-dang-xiang-chang

    阿P当“乡长”

  • diao-da-yu

    钓大鱼

  • hun-tuo-yi-tai-xi

    “婚托”一台戏

  • huan-xing-zhang-lao-die

    唤醒张老爹

  • shang-ye-ce-lue

    商业策略

  • zhe-ci-zhua-bu-bu-xun-chang

    这次抓捕不寻常

  • ding-zi-shu

    钉子树

  • he-ge

    合格

  • yu-ying-xiong-zang-zai-yi-qi

    与英雄葬在一起

  • rui-fu-zhu-shi-an

    瑞府朱虱案

  • chong-zu-li-you-deng

    充足理由 等

  • yue-guang-bao-he

    月光宝盒

  • huang-di-bu-zhi-mei-zi-wei

    皇帝不知美滋味

  • yu-xiao-tou-wo-shou

    与小偷握手

  • ru-he-ju-jue-da-shan-deng

    如何拒绝搭讪 等

  • zheng-jiu-da-bing-ha-li-si

    拯救大兵哈里斯

  • 3-yue-you-xiu-zuo-pin-xuan-deng

    3月优秀作品选登

  • da-du-deng

    打赌 等

  • da-da

    大大

  • zheng-yi-chan

    争遗产

  • yin-xiang-tai-shen-ke

    印象太深刻

  • li-fa

    理发

  • tian-ji-xin-jie

    天机新解

  • gai-ming

    改名

  • zhe-ge-si-ji-bu-jian-dan

    这个司机不简单

  • ju-chang-zai-ci

    局长在此

合格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年轻人干工作自然雄心勃勃、热火朝天,但怎么才能干合格了,凭的可不仅仅是雄心勃勃和热火朝天……
  
  洪佩佩是济世医院的护士,是个要求进步的青年。上级领导培养她,就把她调到打针间,当上了护士长。
  谁知,佩佩上任才一星期,打针间就接连收到三封批评信。这一下,佩佩急了,这天专门开了个“通气会”,围绕群众来信,让大家讨论,如何整改,来提高她们的服务质量。
  本来,佩佩还有些担心,怕会上没人发言。不料,会议开得异常热烈,带头发言的是位老护士。她说:整个医院就算我们打针间最忙,护士长不表扬表扬,还来批评我们?我们吃力不讨好,不想在打针间干了,把我们调走算了。有的说:打针有什么技术?不就是把针头戳进血管吗?有种人年纪大了,血管瘪了,针头戳不进去,能怪我们吗?还有的说:针头戳进了血管,血管都被戳破了,能不痛吗?这不是技术问题。病人来打针,就应该有忍痛的思想准备。他们喊痛,我们解释几句,就说我们凶,这公平吗?
  这下倒好,“通气会”开成了“出气会”。散会后,佩佩非常郁闷。就在这时,手机嘀嘀响了,是她男朋友王立民打来的,说他感冒发烧了,现在变成了肺炎,正在崇仁医院打吊针呢。佩佩一听,头就大了,正要责怪他为什么不到自己医院里来,那边的电话却挂了。
  听王立民说话有气无力的,佩佩顾不上许多,拦下出租车,急匆匆赶往崇仁医院。
  崇仁医院的打针间非常拥挤,王立民坐在靠窗的座位。座位前,放了只专放药品的空纸箱,他把两条腿搁在纸箱上,半躺半坐。
  这时,佩佩一头冲了进来,见王立民嘴里哼着小调,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她气就不打一处来,骂道:“王立民,这输液位子都是面对面的,当中空出来的弄堂,是给护士巡针留的。这弄堂本来就不宽畅,你还放了个纸箱来搁脚,你叫护士怎么走路?把纸箱拿走,要舒服回家去。亏你还是个卫生局干部呢!”
  这时,崇仁医院的护士长正巧巡针路过,她拍拍佩佩的肩头,说:“小姐,这位先生得了肺炎,吊抗菌素得两个小时。他的下肢患有静脉曲张,让他双脚垂地坐两小时,静脉曲张,会使他的小腿又胀又痛。所以,我们医院把装药的纸箱,改装成搁脚凳,是专门为静脉曲张病人准备的。”
  佩佩一点也不买账,争辩道:“输液座位的弄堂,是留给护士巡针用的,放上这么一个搁脚凳,护士来回巡针就不方便了。”
  “是有些不方便,但是,病人的病情需要,永远是第一位的!”
  佩佩听了心头一震:护士的护理条例,就是根据病人的病情需要来制订的。我们经常在说这句话,却没有像她那样把“病人需要”落实在搁脚凳上。同样是护士长,自己在她面前,就像脱了高跟鞋,矮了一截。好半天,她还没回过神来。
  王立民在一旁却开了腔,笑嘻嘻地说:“这里的护士技术可好了,不管老人、小孩来吊针,都是一针成功,不让病人吃二遍苦。不像有的医院,护士戳了人家三针,还没把针头戳进血管。非但没有一句道歉话,还凶巴巴地训斥人家。”说完,故意拿眼睛瞟了一下佩佩。
  佩佩听了,嘴上却不服气:“你啊,人家给了你个搁脚凳,你就把人家捧上了天。”
  “你别不信,要不然我为啥不上你们医院,舍近求远,乘了车子来这里吊针?”王立民说话时有点激动,把手一扬,佩佩发现他吊针的左手,缠着厚厚一层白布,忙说:“哎哎,你别动,你还说她们打针技术好,你打针的手,怎么缠上纱布了?”
  “这哪是纱布!你看看清楚,这是手套!”
  “手套?”
  原来,吊针时手指全部裸露在外,冷嗖嗖的。血液循环一不通畅了,手指也跟着凉了,肯定要影响药物的输送效果。所以,崇仁医院的护士为了给病人的手指保暖,专门设计了一种手套,既套住手指、手背,又保证针头、输液管不会走动。常言道:十指连心。手套暖和了手指,也暖和了病人的心啊。
  这时,一位年轻妈妈,抱了婴儿来吊针。就在王立民旁边的座位坐下,一位护士拿了药瓶、针筒,跟着她走了过来。核对了注射单上的姓名、药名、剂量,护士拿起针筒,就在小朋友的脑门上扎了下去。
  那位护士的动作真够利索,眼睛一眨,已经把针头扎进了血管,名不虚传,“一针成功”。
  护士小姐打完针,掏出一个布做的头箍,像箍桶一样箍在那个小朋友的头上,佩佩见了好生奇怪:“这是什么玩意儿?”
  年轻妈妈说:“小朋友都比较好动,为了防止针头滑出来,别家医院都是用橡皮胶来固定,左一道,右一道,贴得孩子满头都是。等输液完毕拔针时,要揭这么多的橡皮胶,难免会把孩子的头发一起拔下,孩子哭,家长心里痛。这里的护士长,她专门设计了这个‘鸳鸯扣’来固定针头,防止滑出,避免孩子吃两遍苦。我就是冲着她们医院的‘鸳鸯扣’,特地打车过来的。”
  真是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佩佩看到了“鸳鸯扣”,她打心眼里佩服这里的护士长。
  这时,王立民的药水吊光了,他让佩佩帮他拔下针头,准备回家吃饭。不料,佩佩给他拔了针,要他坐在位子上别走开。
  王立民问道:“你要做什么?”佩佩说,她要找这里的护士长,确定一个时间,带上她们打针间的护士,来这里取经学习。王立民闻言,哈哈大笑起来。
  原来,王立民听说佩佩接连收到三封批评信,非常着急。佩佩是新提拔的护士长,她不仅缺少打针间的实践,更缺少管理的经验。为此,王立民利用自己在卫生局工作之便,查阅了各家医院打针间的先进材料,发现崇仁医院是区卫生局的“静脉注射培训基地”,他就去实地考察了。
  谁知,他早出晚归受了风寒,发了高烧变成了肺炎。医生要他吊针,他干脆就选在崇仁医院,今天,他是有意要请佩佩来看一看,耳闻是虚,眼见为实,现在听说佩佩要带她们医院的护士来这里学习,自己的辛苦总算没白费……想到此,他兴冲冲地说:“这里的护士长叫秦一珍,我认识,我跟你一起去。”
  十二点整,除了值班护士外,其他护士都休息了。王立民跟在佩佩后面,轻轻地推开了她们休息室的门,护士们围着桌子正在吃饭。
  护士长秦一珍却在布置任务:“下午,有四位实习生要上岗,她们在模拟血管上扎针的成绩很优秀,上岗后,就要为病人扎针了。按我们的规矩,给病人扎针前的第一针,必须在自己身上试针—”
  不料,秦一珍话音未落,只见四个护士“霍”地站了起来,齐刷刷地卷起各自的衣袖,很明显,她们的手臂上都留下了好几个针眼。秦一珍也看到了,她话锋一转:“你们都在自己身上试过针了,那就进入最后一道考试,及格了就上岗。”只见秦一珍也捋起了袖子,伸出雪白雪白的手臂,“来吧,在我手臂上试针,我不满意,就不能上岗。”
  佩佩看到这里,悄悄地从护士休息室里退了出来,对王立民说:“我改变主意了,不急着带姐妹们来这里取经学习。”
  王立民吃惊地问:“为什么?”
  “同样是护士长,人家是怎么带兵的?要学习她们,先要从我这个护士长学起,有了合格的护士长,才会有合格的护士!”
  王立民非常欣慰地点点头。突然,他挽住佩佩的肩膀,轻声地问:“佩佩,作为你的男朋友,我合格不合格呢?”
  “合格!”她轻抚着王立民的脸颊,“这就是你的合格证书,我给你盖个章!”说完,在他的脸上轻轻地亲了一下……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8期 | 标签: | 26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