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ting_xun

    庭训

  • shi_sui

    食髓

  • bai_xue_zhu_tou

    白雪猪头

  • shi_san_ge_zhang_mu_xiang

    十三个樟木箱

  • ke_bu_rong_huan

    刻不容缓

  • tao_pao

    逃跑

  • guo_le_ji_jie_de_qie_pu_ying

    过了季节的切蒲英

  • ju_zhe_yan_qiu

    菊者砚秋

  • da_xia_zhi_jiao

    大侠之交

  • wen_yi_yu_mu_jiang

    文艺与木匠

  • kan_jia_de_mi_mi

    砍价的秘密

  • fen_yu_cheng_hui

    焚鱼成灰

  • zhong_guo_ren_de_guan_yin_shi

    中国人的官瘾史

  • yuan_ye_gu_ma

    原野孤马

  • bu_kong_zhi_de_zhi_hui

    不控制的智慧

  • zhong_guo_yu_wai_guo

    中国与外国

  • xiang_cun_tu_jing

    乡村图景

  • fu_mu_ba_guan_xia_de_ai_qing

    父母“把关”下的爱情

  • mian_dui_ai_zheng

    面对癌症

  • he_jiu

    喝酒

  • bu_xie

    布鞋

  • hen_jiu_yi_qian_bu_zhi_you_ni

    很久以前,不知有你

  • qin_ai_de_nan_xi

    亲爱的南希

  • zao_tang_li_de_fu_zi

    澡堂里的父子

  • bi_ye_sheng

    毕业生

  • zhi_shi_li_xiang_bu_yi_yang

    只是理想不一样

  • wei_shui_mai_le_li_zi_song_le_san

    为谁买了栗子送了伞

  • ri_chang_ying_xiong

    日常英雄

  • zhi_du_guan_bu_diao_yi_zhan_deng

    制度关不掉一盏灯

  • ren_yu_qi_wu

    人与器物

  • hai_mu_li_ke_ji_jiu_fa

    海姆立克急救法

  • zhang_ze_duan_de_chun_tian_zhi_lv

    张择端的春天之旅

  • shi_ji_mo_de_kan_ke

    世纪末的看客

  • er_shi_yi_nian_wei_bian_de_jia_ge_biao

    二十一年未变的价格表

  • na_xie_gu_guai_you_rang_ren_you_xin_de_wen_ti

    那些古怪又让人忧心的问题

  • tao_dao_yi_ben_xiao_hua

    淘到一本笑话

  • ni_dao_di_dou_zuo_le_xie_shen_me

    你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 yan_lun-74

    言论

  • man_hua_yu_you_mo-74

    漫画与幽默

  • sofia_mamalinga_man_hua_zuo_pin_xin_shang

    Sofia Mamalinga漫画作品欣赏

  • liang_zhong_ren

    两种人

  • chuang_yi_guang_gao_zuo_pin_xin_shang

    创意广告作品欣赏

  • gong_zuo_shi_mei_li_de

    工作是美丽的

  • liang_yi_ju_chuan_fang

    良医拒传方

  • yang_sheng_ji_dao

    养生记道

  • qiu_fan_he_ma_yi

    囚犯和蚂蚁

  • jie_wai_gong_fu

    界外功夫

  • lao_shi_hua

    老实话

  • wu_fei_xiao_shi

    无非小事

  • jing_dai_xian_xian_de_shi_ke

    静待显现的时刻

  • zhang_zhong_bao_yu

    掌中宝玉

  • ren_sheng_san_mu

    人生三幕

  • yong_yuan_bu_lao

    永远不老

  • kong_di

    空地

  • tan_xiu_xi

    谈休息

  • dang_du_cha_yu_jian_xiu_li

    当读茶遇见秀里

  • yu_si-8

    语丝

很久以前,不知有你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有一年春节,我在淡水遇见高中同学。淡水老街是旅游热点,行人不仅如织,而且织得凌乱,情人两两成对,家族三五成群,青年学子团团围聚,每种移动都是一种织法,没想到同学左闪右闪、我与孩子东挪西移,竟碰头了。
  我们只顿了一下,便认出彼此,“喊阿伯、喊阿伯”,我敦促孩子。
  关于人情称谓,你向来拘谨,那一回也不例外。你怯怯地喊了声阿伯,同学约莫是没听见。你摸不着头脑,我跟你说,先喊了,我再细说原委。待与同学父女分别,我才跟你说,他是我高中最要好的同学,后来却不常往来。
  孩子,当你有机会,与朋友相识于青春岁月,相伴于初老时分,那是人生的幸福,所以我常问你,可有要好的朋友或同学?当你们长大了、成家了,你们或许距离遥远,却会留在朋友的叙述里,如同童话的经典开场:“在很久很久以前……”
  在很久很久以前,当时不知道寒暑,也不知道有你,我跟林姓同学就很要好。我们一起徒步,往山里走、往溪边行,包括闻名遐迩的中部横贯公路。当时,台湾旅游风气未开,走访太鲁阁与天祥时,一如它们的地名,悠悠宁静,完全不像今天旅客如织。
  流水、孤鸟,犹似人生。
  同学结婚早,20岁时已生育男孩。他跟太太租住一间两室公寓,屋子虽小,毕竟门户独立,成为同学聚会场所,有人多喝几杯,或聊到兴起,索性打地铺,隔天再走。相交30年,以为友谊该无碍延续,没料到他妻子先入籍巴西,再是他跟女儿,只有他的长子,因无法适应移居生活,独留台湾。
  几年前他返台,我曾带着你,与他们吃饭。后来一起在台北车站地下街,买了巴西难以购置的《武则天》《神雕侠侣》等连续剧光盘当礼物。当年这些电视剧正在热播,我当然奉上最热的礼物,给心头最热的朋友。
  那一回,我们一同看望高中老师,老师不禁问,花这般代价,忍受无尽的乡愁,值不值得?同学在巴西,并非如我之前无稽设想的住庄园、养小马,而赖贩卖中国结等东方饰品维生,一年忙到头,也只能小有利润。在台湾苦,到巴西也苦,老师不解,两边都苦,何不在台湾苦?老师非常器重同学,常说他文采好,是班上的才子。妻子认识他20载,说他现在老了好多,我却觉得,他只是倦了。
  同学老家就在芦洲,我的隔邻小镇。高中时,我常骑单车经三和路,转碧华寺附近小径,途经苍翠蜿蜒的农田,找他打球。我们常驻足,顾盼蝴蝶与野花漫舞,浏览野菜与水稻争路。20世纪90年代后,三重、芦洲交界剧烈变化,铺了新马路、筑了新大桥,有一次路过,想重寻往昔小路,已遍寻不着。
  同学被老师问得狼狈。我心底盘算着,巴西返台得花几十个小时搭机、转机,前回见他已隔四五年,按此频率,这一生再见,不过寥寥数回了。
  孩子,你可有这等相识且相伴的朋友?人生难以计算,天意自有安排,人与人能做的,只是为彼此停下,喝个茶、吃顿饭,都好。
  因此,我对于淡水偶遇这事,记忆深刻。当时,你带着刚买的摔炮与仙女棒,要到广场上玩,我们携手,穿梭于如织旅客群,寻自己的路,往广场走。同学显然更早到了淡水,正往回走,哪知竟遇上了。
  当我与同学四目相对,忽然同时顿了一下。我不知道同学想了些什么,但那个刹那,我脑海兜着旋转花木马,彩色的孔雀沉下去,灰暗的大象浮了上来,浮沉之间,音乐一贯地悠扬。
  在顿着的瞬间,我把同学回想了一遍。从他的青春斯文,到如今肥胖灰暗,一如从孔雀到大象……但我仍一眼认出他,如同他毫不迟疑地辨识出我。
  孩子啊,慢慢你会知道,人生的花木马上,起、落都是常态,但有没有一个朋友,在你沉降而下的时候,记得你的灿烂容颜呢?
  道别以后,我们到广场玩摔炮与仙女棒。我看了一眼同学离去的身影,并不知道这一别,是否即是天涯。(饰 文摘自凤凰读书微信公众号,勾 犇图)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9期 | 标签: | 2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