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xiang_xin_gu_shi

    相信故事

  • mu_zha_yuan_nie

    木闸缘孽

  • chuan_jia_zhi_bao

    传家之宝

  • dou_shi_wei_bo_chuang_le_huo

    都是微博闯了祸

  • zao_yu_xiang_qin

    遭遇相亲

  • ren_zhang_gou_shi

    人仗狗势

  • xi_qiao_de_gua_hao_fei

    蹊跷的挂号费

  • xun_zhao_yin_jing_gai

    寻找窨井盖

  • jie_ji_sheng_dan

    借鸡生蛋

  • bei_chai_kai_de_jun_ling

    被拆开的军令

  • tiao_fu_ma

    挑驸马

  • zhi_tui_yin_zhu

    智退银烛

  • jia_li_lai_le_ge_song_li_de

    家里来了个送礼的

  • gai_si_de_jiao_nang

    该死的胶囊

  • lei_feng_ta_de_mi_mi

    雷锋塔的秘密

  • zui_you_shen_du_de_hua_deng

    最有深度的话 等

  • na_fen_yi_zhu_you_xiao

    哪份遗嘱有效

  • ben_qi_zhu_ti_bai_shi_xue_yi

    本期主题:拜师学艺

  • bu_yi_zhi_cai

    不义之财

  • shen_mi_de_an_dao_deng

    神秘的暗道 等

  • 2_yue_you_xiu_zuo_pin_xuan_deng_zhu_ti_kao_shi

    2月优秀作品选登 主题:考试

  • heng_cai_heng_huo

    横财横祸

  • lao_ba_de_yi_chan

    老爸的遗产

  • ai_shang_he_jiu

    爱上喝酒

  • zai_na_die_dao_zai_na_pa_qi_lai

    在哪跌倒在哪爬起来

  • zhong_yu_you_le_kai_xin_shi

    终于有了开心事

  • bi_zi_zhen_ling

    鼻子真灵

  • nan_zhuan_de_hui_kou

    难赚的回扣

  • jiu_mai_zui_gui_de

    就买最贵的

  • qie_er_bu_she_deng

    锲而不舍 等

  • guo_ge_ping_an_nian

    过个平安年

横财横祸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除夕夜,潦倒书生李怀榕替人画了一整天的画,才换得两条小鱼干。他拖着疲惫的步子回到了自己栖身的破庙。天冷啊,寒风吹得四处漏风的破庙摇摇欲坠,此时,“喵”的一声猫叫唤起了他的注意,只见一只通体洁白的小猫,不知怎的被庙里一块沉重的破案台压着,正微弱地呻吟。“啊,真可怜。”李怀榕伸手推开了那块案台,把小猫抱了出来。
  李怀榕弹开落在小猫头上的灰,在小猫瘦骨嶙峋的身上轻轻地抚摸。这小猫看来是不行了,软绵绵地瘫在李怀榕怀里。
  “遇着我,也算是有缘。” 李怀榕读完站起来了,把两条小鱼干煮了一小锅汤,喂小猫吃了一条鱼。小猫的瞳孔亮了些,两只眼可怜巴巴地盯着剩下的一条小鱼干。李怀榕见状,犹豫了一会,叹道:“罢了,罢了。”说完,将仅剩的一条小鱼干也喂进了小猫的嘴里,自己却就着碗边喝了两口汤。
  那只小白猫吃完了鱼,在李怀榕怀里舒服地伸了伸懒腰,居然说了一句人话:“唔,真舒服啊。”吓得李怀榕“啊”的一声一把将碗和小猫丢在了地上!
  “不要害怕。”小猫一反刚才的萎靡不振,向着李怀榕微微一笑,说,“我乃是天庭派来人间的横财神,玉帝命我在除夕前找到一百位行善却极为贫苦之人,奖赏他们,给他们一次发横财、出人头地的机会。明日,你站在玉珍街面粉店门口,撞你的横财去吧,切记切记!”一说完,小白猫就化作一团轻烟消失了。
  李怀榕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咚”的一声昏倒在地。
  第二天一早,李怀榕醒来,怀疑自己昨天做了一个离奇的梦,可是地上散落的碎片却仿佛在告诉他,应该去试试看。于是,他来到那家玉珍街面粉店门口,可是等了半天,人来人往的,哪里有什么横财?日头渐渐升起,李怀榕正想离去,这时,一个大胡子男人拎着一个沉甸甸的黑色包裹从街对面探头探脑地走过来。李怀榕一下就认出来了,他就是官府通缉的抢劫犯傅大刀!这家伙前几天抢劫了城里最大的当铺,那天,李怀榕还因为这个被官府叫去画他的通缉像呢。
  此刻,李怀榕看着傅大刀手中沉甸甸的包裹,心想:果然横财来了!他悄悄地尾随着傅大刀转进了一条深幽的小巷,傅大刀仿佛感觉到被人跟上了,越走越快。
  李怀榕眼见着自己有些追不上了,心想:糟了,横财要逃跑。于是他随手抓了一块大石头狠狠地砸向傅大刀。“嘭”!简直是如有神助,李怀榕也没想到自己居然出手那么准,大石头顺势飞出,重重地砸在了傅大刀的后脑上,傅大刀“扑通”一下便倒地昏过去了。
  李怀榕赶紧过去打开黑色的包裹,一袋沉重的珠翠宝石映入眼中。这里头随便一颗都是千金之宝,那光晃得李怀榕都睁不开眼来。天哪,真的发财了!李怀榕也顾不得报官领赏了,看看傅大刀不省人事,抓过包裹就跑了。
  刚开始,李怀榕心中惴惴不安,后来,他去了玉珍街那里转悠了几圈,只听得人们说在那里发现了一具流浪汉的尸体,官府查不出那人是谁,便不了了之。李怀榕这才稍稍放心了,但他仍然小心翼翼,不敢露白。每每想吃肉了,他就用竹子从一个凤凰金钗的钗身上刮下一些金粉,拿到街头的张屠夫那里,换些卖剩的肉。
  那张屠夫见李怀榕几次三番地拿出金粉来,心里起了疑。一天,他悄悄跟着李怀榕到了破庙,趴在庙墙边偷看,只见李怀榕在案台下翻弄着什么。他大喝一声,冲了进去,李怀榕没想到荒无人烟的山边破庙居然有人闯入,吓了一大跳。
  张屠夫三步并作两步冲到案台前,要把案台翻开,李怀榕连忙阻拦,可哪拦得住!张屠夫掀开案台,谁知下面竟然空空如也!李怀榕惊呆了,自己视若性命的珠宝呢?
  不过,他好歹镇定下来,浑身发抖地指着张屠夫,怒斥道:“你想干什么?我……我要上告官府!”
  张屠夫有些尴尬地说:“李秀才,你敢?到时我就说你私藏大户人家的金粉!你就斯文扫地了!”说罢恨恨地呸了一口,把杀猪刀插回腰袋里,骂骂咧咧地离开了。
  李怀榕待张屠夫走远了,连忙翻看案台下边,这一看啊,眼睛又瞪圆了!黑色包裹里珠宝统统都在。咦?刚刚张屠夫上来掀开案台的时候,自己明明没见着这个黑包裹半点影子,现在怎么又冒出来了?哦,一定是横财神在帮忙!李怀榕这么想着,赶忙向四周叩头谢恩。
  经过了这么一次有惊无险的考验,李怀榕胆子大了:既然有神仙相助,我何不离开本城,去他县做个逍遥的富家翁?于是李怀榕打点了一番行李,准备第二天就上路。
  没想到当天晚上出事了,新来的钦差大臣竟然带人来到破庙。
  他们来破庙干吗?李怀榕定了定神,拱手迎上去,刚要说话,只听队伍里有人喊道:“看,在庙里。”
  李怀榕顺势看去,这一看,差点没把李怀榕吓昏过去,只见庙里发出万丈光芒。
  如此光亮,定有异宝!钦差一行就是被宝光吸引而来。不一会,护卫从庙里拎出了那个黑色包裹,奇怪的是,这一次,黑色包裹既未隐去,也不再发出光芒。护卫打开包裹,立刻认出那就是当铺所失珠宝。这下人赃俱获,钦差认定李怀榕就是傅大刀的同伙,很快就定了李怀榕一个斩立决。
  行刑前那天晚上,李怀榕窝在大牢里,忍不住双眼垂泪。这时,一只小白猫来到他面前,李怀榕一见,哪里还忍得住,朝它怒吼:“不是说天庭赏我吗?为何助我取得财宝,又助我藏其在手,却又要取我性命,这是赏?还是罚?你是神还是鬼?”
  这时候,小白猫又开始说起人话了:“我给你发财的机会,可是做选择的却是你自己啊。那日午时你看到傅大刀时,良善之人不是应该通知官府抓人吗?”
  “这……”李怀榕愣住了。
  “随后你协助捕快逮住傅大刀,自然就能获得那三十两黄金的赏银。还有一点,我没告诉你,你去官府领赏之时,会遇到知县老爷的独女,她对你有意已久……这便是我给你的机会啊。可是黄白之物竟令一个风骨颇佳的秀才愚蠢地与傅大刀选择一样的路。”
  “傅大刀……他,也是一百个人中的一个?”
  小白猫点点头:“不错,他原来的身份是当铺伙计,他把我化身成的老婆婆送回家,于是我告诉他在夜里子时手持刀斧,守住后门,必能擒下一个巨盗。他先能得到一份非常丰厚的奖赏,之后还会得到老板重用,不久便能当上掌柜。可谁知他见强盗开启宝库大门,便起了歪念,不但将强盗杀害,还卷宝而逃,自己选择了一条不归路啊。”
  李怀榕如遭雷击,拼命哀求:“学生知道错了,横财神大人,快救救我,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吧。”
  小白猫怜悯地看着李怀榕,说:“我已经给过你一次机会了,那日张屠夫闯入破庙,想谋财害命,我助你藏起财宝,救你一命,你自当痛定思痛,主动将其交至官府,拾到也好抢来也罢,官府都不会取你性命,说不定仍有嘉奖!唉,世人多愚昧,是助是害,在于你本身是善是恶,善者成神恶者成鬼而已。”说罢,小白猫浮起身来,在李怀榕的痛哭声中,化作轻烟,消失了。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6期 | 标签: | 27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