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ren_min_yi_shu_jia_lao_she

    人民艺术家老舍

  • xiang_zuo_zhuan_lao_she_zai_mei_guo

    向左转:老舍在美国

  • xie_jia_yu_xin_shi_dai_lao_she_de_pan_ni

    “写家”与新时代:老舍的“叛逆”

  • rong_yao_yu_qu_ru_lao_she_de_zui_hou_shi_qi_nian

    荣耀与屈辱:老舍的最后十七年

  • sha_bo_li_zai_zhong_guo_lv_xing_yi_sheng

    沙博理:在中国“旅行”一生

  • jia_wu_chen_chuan_120_nian_hou_zhong_jian_tian_ri

    甲午沉船:120年后重见天日

  • bei_jing_jin_ru_apec_shi_jian

    北京进入APEC时间

  • ya_tai_qu_yu_he_zuo_wei_zhi_du_hua_an_pai_gong_xian_zhong_guo_zhi_hui

    亚太区域合作:为制度化安排贡献中国智慧

  • apec_25_nian_diao_ru_gai_ge_pin_dao

    APEC 25年,调入改革频道

  • li_gen_jing_ji_qi_ji_de_xin_zi_you_zhu_yi_shi_yan_jie_guo

    “里根经济奇迹”的新自由主义试验结果

  • zuo_pai_dui_zi_you_zhu_yi_de_pi_ping

    左派对自由主义的批评

  • mei_guo_qe_luo_mu

    美国QE落幕

  • yuan_zhi_yuan_wei_de_zhong_guo

    原汁原味的中国

  • si_ke_da_xiang_xi_yin_geng_duo_nian_qing_ren

    斯柯达想吸引更多年轻人

  • shen_mi_mo_ce_bei_ji_guang

    神秘莫测北极光

  • jia_ping_ao_yuan_lai_ru_ci_deng_lao_sheng

    贾平凹:原来如此等老生

  • jin_rong_ye_xing_hua_da_qi_di

    金融业行话大起底

  • hu_gang_tong_zhi_tong

    沪港通之“通”

  • zhong_dian_wei_bi

    终点?未必

  • e_luo_si_de_mian_zi_yu_zhong_guo_de_li_zi

    俄罗斯的“面子”与中国的“里子”

  • huan_qiu_yao_kan_su_lan-85

    环球要刊速览

  • du_zhe_lai_xin-90

    读者来信

  • ba_xi_da_xuan_luo_sai_fu_xian_sheng

    巴西大选:罗塞夫险胜

  • wu_ke_lan_yi_hui_xuan_ju_qin_ou_zhen_ying_zhan_shang_feng

    乌克兰议会选举:亲欧阵营占上风

  • tian_xia-86

    天下

  • li_cai_yu_xiao_fei-84

    理财与消费

  • hao_xiao_xi_huai_xiao_xi-85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_yin-76

    声音

  • guan_yu_ting_dian_de_ji_yi_sui_pian

    关于停电的记忆碎片

  • meng_li_de_nan_hai

    梦里的男孩

  • hei_se_xing_qi_yi

    黑色星期一

  • le_bu_qi_de_huang_tao_guan_tou

    了不起的黄桃罐头

  • hao_dong_xi-80

    好东西

  • ye_ye_de_si_he_yuan

    爷爷的四合院

沪港通之“通”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10月27日这一业界公认的沪港通开通日已过,沪港通爽约了。资本市场任何重大的改革动作,从来都是好事多磨,爽约实例俯拾皆是。但这次不一样,“十八大”提出了明确的资本市场开放目标,两地交易所也给出了时间表,如箭在弦。全球资本从大宗商品中撤出,蜂拥入市,中国资本市场已经“耗”不起了。
  之所以业界预计10月27开通沪港通,是因为4月10日博鳌亚洲论坛开幕式上李克强总理首次提出,上交所和港交所随后在联合公报上,又明确给出了“从本联合公告发布之日起至沪港通正式启动,需要6个月准备时间”。再算上准备工作就绪后再给予市场的两周提前告知期,正好是10月27日。10月初,各方机构似乎已经笃定了沪港通的开通,在此之前,两地交易所已经进行了多轮测试,包括业务流程、市场功能和危机应变等,9月还进行了全球市场推介。至于困扰两地投资者的征税难题也似乎得到了解决,双方暂不征收资本利得税,可以说沪港通已经站在起跑线上,只待发令枪响。
  就如同法律不健全,规则不明,资本市场最惧怕的是不确定性。虽然监管部门的说法是半年内免征,海外投资者还在纠结于半年后是否继续减免,以及将面对突然征税的风险。香港不征收资本利得税,内地则征收10%的利得税,并征收5.6%的营业税。并且,按照现有税收政策,对内地的个人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证券投资的征税存在差异。机构和个人都需缴纳红利税,这部分税款在发放红利和利息时已经被扣除。对于买卖证券形成的差价收入,即所谓“资本利得”却不一致,表面上,个人和机构都不会面对资本利得这一税种,税务部门也不会征收,但却需计入营业利润。个人却因为不必对此报税,从而免了这部分税款。
  这并不是海外资本第一次进入A股,根据国务院2009年的一项规定,QFII在中国的税收原则和内地投资者相同。QFII在内地的股息、红利和利息收入,需按10%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而资本利得则同样不征税。沪股通当然可以比照这一规定实行,问题是,这势必造成征税方面对个人和机构投资者新的不公。个人投资者无需缴税,机构投资者则面对税收压力。当海外投资面对QFII单一渠道时,这种不公还是隐性的,一旦有了个人投资免税的渠道,QFII就会因缴费成本而瓦解,取而代之的是所有海外投资均以个人面目出现。而更严重的后果是,若海外的机构投资者获得了比内地机构的成本优势,长此以往,内地资本也将向海外机构转移,从而动摇内地的税收根基。这样看来,沪港通之不通,已经不是技术准备原因,而是制度设计上存在瑕疵。
  回想资本市场的爽约事件,沪港通的先行者港股直通车的无疾而终算是最著名的一件。那是2007年8月,以外管局公布《开展境内个人直接投资境外证券市场试行方案》为标志,市场在相互矛盾的说法中左右摇摆,最终因管理层态度发生了戏剧性变化而跳水。可以说港股直通车直接促成了2007年10月沪指6124这个世纪大顶的形成。随后的爽约事件还包括股指期货的推出、创业板的设立等等。但证券市场在创新与开发大方向下,这些万众瞩目的市场化改革,虽然一推再推,毕竟迎来了推出的时刻,但结果也是不言而喻的,A股丢失了宝贵的成长期,沦落为全球表现最差的市场。资本市场的开放,则因为缺乏顶层设计,一直没有实质性进展。
  但愿沪港通如同弓弦上的箭,不得不发,从而倒逼资本市场的改革形成整体思路,下一盘大棋。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45期 | 标签: | 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