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意林》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2018年第26期2018年第25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yong_sheng_zhi_jiu

    永生之酒

  • xin_shang_sheng_huo

    欣赏生活

  • lin_mei_mei_de_qun_zi

    林妹妹的裙子

  • pi_xie_shan_si_hua_dian_chen_shan

    皮鞋·鳝丝·花点衬衫

  • zheng_hao_na_lai_xiu_ren_ru

    正好拿来修忍辱

  • zai_wo_shen_shang_ni_huo_xu_hui_kan_jian_qiu_tian

    在我身上你或许会看见秋天

  • shuai_xing_de_yu_da_fu

    率性的郁达夫

  • hei_yi_nv_he_hong_yi_nv

    黑衣女和红衣女

  • xiang_si_de_mian_kong

    相似的面孔

  • jun_zi_de_zun_yan

    君子的尊严

  • shen_me_ren_yang_huo_le_xiao_tou

    什么人养活了小偷

  • dang_yue_du_cheng_wei_yi_zhong_yun_dong

    当阅读成为一种运动

  • zuo_gong_yi_jiu_shi_jing_ying_zi_ji_de_ren_xing

    做公益就是经营自己的人性

  • da_xue_shi_guang

    大学时光

  • zuo_jia_de_pin_zhi

    作家的品质

  • tan_you_mo

    谈幽默

  • sheng_ming_bu_xi_gong_zuo_bu_zhi

    生命不息,工作不止

  • ren_jian_zui_mei_bu_guo_jing_luo

    人间最美,不过鲸落

  • fang_xia_de_zi_ge

    放下的资格

  • dang_nuo_la_yu_jian_dan_xian_sheng

    当诺拉遇见丹先生

  • lang_du_de_tong_nian_ji_yi

    朗读的童年记忆

  • sheng_ming_de_pin_tu

    生命的拼图

  • ji_mao_dan_zi

    鸡毛掸子

  • lao_dong_zhe_de_zi_tai

    劳动者的姿态

  • wo_de_zhi_duo_xing_mu_qin

    我的智多星母亲

  • ma_ma_de_juan_fa

    妈妈的卷发

  • ren_zai_shi_tu

    人在诗途

  • hen_hui_sa_jiao_de_li_kui

    很会撒娇的李逵

  • tou_kan_ye_yao_you_ji_qiao

    偷看也要有技巧

  • mai_mai_feng_xian

    买卖风险

  • ying_jia

    赢家

  • sha_wu_zhi_jing

    傻无止境

  • bai_fen_bi_he_ju_ti_shu_zi

    百分比和具体数字

  • hu_nong_yang_gui_zi

    糊弄洋鬼子

  • tong_li_tou_zhi_bei

    痛,力透纸背

  • wo_er_zi_bi_ni_qiang

    我儿子比你强

  • zi_ye_yan_jiang

    子夜演讲

  • zui_you_xiao_de_yao_fang

    最有效的药方

  • yan_lun-102

    言论

  • man_hua_yu_you_mo-95

    漫画与幽默

  • chuang_yi_guang_gao_xin_shang

    创意广告欣赏

  • zhen_xiang_wumo

    真相WuMo

  • xiang_qi_liang_ge_ren

    想起两个人

  • ren_xin_ru_wu_ya

    人心如乌鸦

  • ta_dang_wo_cun_zai_de

    她当我存在的

  • xiang_qin_yu_xiang_jing

    相亲与相敬

  • qing_shui_bian_jiu

    清水变酒

  • duo_shou_yu_shui_shou

    舵手与水手

  • jia_xiang_ren_da_lai_de_dian_hua

    家乡人打来的电话

  • you_xi_jiu_guo

    游戏救国

  • zhuan_nian

    转念

  • jiu_hao

    就好

  • tian_xia_mei_su

    天下媚俗

  • ru_guo_ni_xia_wu_si_dian_lai_kan_wo

    如果你下午四点来看我

  • ta_ren_dui_ni_de_kan_fa_hao_wu_yi_yi

    他人对你的看法毫无意义

  • mao_yu_niao

    猫与鸟

  • xian_zai_kai_shi_ni_ying_gai_ren_zhen_yue_du_si_tong_na

    现在开始,你应该认真阅读《斯通纳》

  • du_zhe_guang_ming_xing_dong-4

    “《读者》光明行动”

  • xie_zuo

    协作

  • wo_de_shu

    我的树

糊弄洋鬼子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糊弄洋鬼子”是我幼年时就常听到的一句话。每当妈妈分派的家务活我干得不好的时候,妈妈就会冒出来一句:“你糊弄洋鬼子呢?”长大之后,我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是:洋鬼子是可以糊弄的,而且必须糊弄,但是,对自己人,不能这样干。
  
  最早大规模糊弄洋鬼子的事,是茶叶贸易。虽说清末在开放口岸之前,只有广州一口通商,但中西之间的贸易规模并不算小。来华贸易的主力军——英国商人,最主要的事,就是从秘鲁运来白银,到中国买茶叶。自打越来越富裕的英国人有了喝茶的嗜好之后,唯一的办法,就是从中国买茶叶。因为那时候,世界上只有中国产茶。对于种植业不大精明的英国人,虽然多次偷了茶种在孟加拉试种,但均未成功。
  卖茶给洋鬼子,就是一项糊弄事业。茶叶的品质有高低,好茶和次茶差距巨大,但是,最早买茶的英国人,根本分不出好坏。于是,以次充好,就成了糊弄的第一道工序。這还不过瘾,中国的茶叶商人,开始往茶叶里掺沙子、泥土,反正怎么能增加分量,就怎么来。洋鬼子被这样糊弄的时间长了,就知道了中国人的把戏。按说茶叶是在树上长的,怎么都不应该有沙子。但是,他们没有办法,不能不买,因为这东西只有中国有。
  所以,我们在英国人喝下午茶的工具中,发现了罗——一种细眼的筛子。很显然,这是用来筛我们在茶叶里掺的沙子和泥土的。你看,在没办法的时候,傲气的英国人还真能将就。
  然而,这样的好日子,中国商人没有过多久。鸦片战争之后,来华的洋鬼子越来越多,他们试种茶树的热情,也越来越高涨。终于,他们采用笨办法,不仅用重金从福建弄来茶树,而且连同茶农一并运到了孟加拉。终于,中国的茶树在印度落地,英国人也种出了茶。这个头开了之后,世界上种茶的地方就越来越多了。很快,印度和日本的茶叶出口量激增,茶叶出口,不再是中国一枝独秀。再后来,英国人就以喝印度茶为主了。中国的茶农和茶商,遭到重挫。后来情况转过来,连中国的通商口岸,也进口英国人的袋泡红茶了。
  但是,中国人断然不会因为一两件事的失败,就再不去想如何糊弄洋鬼子。只要跟洋人做交易,能糊弄一定糊弄。最早进入北京的英国公使夫人,由于一时半会儿雇不到中国仆人,得自己上市场买菜。虽说语言不通,但做买卖的人是最容易沟通的。于是,公使夫人马上遭到定点的糊弄——买来的火腿,回去一看,居然是画在木头块上的;买来的肥鸡,肚子里塞满稻草和鹅卵石。这种糊弄,并没有因为后来雇用了中国仆人而减少。在北京的外国人发现,他们的中国仆人,一定会想方设法骗他们的钱。有时候,居然跟小贩合作,一起糊弄他们。几乎没有外国人可以避免被糊弄。
  其实,这样的糊弄,还是小规模的。大规模的糊弄,一般发生在战争期间。尽管这时候,中国政府严禁中国人跟洋人交易,但交易还是会发生。只是,无论买多少牛和羊,多少猪和鸡,都可能被掺假掺水。当时的中国人一定会这样干——这样干,跟爱国没有任何关系,仅仅是糊弄而已。
  其实,中国人也不是专门喜欢糊弄洋鬼子,凡被他们视为外人的,都会被糊弄。内外有别,是国人的一个基本原则。对内糊弄,坑害自己人,那叫缺德,一旦被人发现,是见不得人的,绝对没面子。但糊弄外人,则被认为是精明,不仅可以做,还可以拿出来炫耀。不仅这地方的人坑那地方的人,同一个地方的,城里人也坑乡下人。
  当然,再往久远讲,中国古代,也有不糊弄洋鬼子的好时候,那是汉唐盛世,以及对外通商最多的两宋,而且这种情况多发生在大都市里。那时候的中国全世界都向往,来中国的外国商人大多精明,精通汉语,想糊弄也糊弄不了。不糊弄,公平交易,反倒显得自家大度、爽气。
  只可惜,更多的时候,我们一直在糊弄洋鬼子,想当然地认为,洋鬼子好糊弄。其实,最后被糊弄的,反而是我们自己。
  (张秋伟摘自微信公众号“张鸣”,喻 梁图)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4期 | 标签: | 9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