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ying-xiao-gu-wen-deng

    营销顾问 等

  • a-p-dang-xiang-chang

    阿P当“乡长”

  • diao-da-yu

    钓大鱼

  • hun-tuo-yi-tai-xi

    “婚托”一台戏

  • huan-xing-zhang-lao-die

    唤醒张老爹

  • shang-ye-ce-lue

    商业策略

  • zhe-ci-zhua-bu-bu-xun-chang

    这次抓捕不寻常

  • ding-zi-shu

    钉子树

  • he-ge

    合格

  • yu-ying-xiong-zang-zai-yi-qi

    与英雄葬在一起

  • rui-fu-zhu-shi-an

    瑞府朱虱案

  • chong-zu-li-you-deng

    充足理由 等

  • yue-guang-bao-he

    月光宝盒

  • huang-di-bu-zhi-mei-zi-wei

    皇帝不知美滋味

  • yu-xiao-tou-wo-shou

    与小偷握手

  • ru-he-ju-jue-da-shan-deng

    如何拒绝搭讪 等

  • zheng-jiu-da-bing-ha-li-si

    拯救大兵哈里斯

  • 3-yue-you-xiu-zuo-pin-xuan-deng

    3月优秀作品选登

  • da-du-deng

    打赌 等

  • da-da

    大大

  • zheng-yi-chan

    争遗产

  • yin-xiang-tai-shen-ke

    印象太深刻

  • li-fa

    理发

  • tian-ji-xin-jie

    天机新解

  • gai-ming

    改名

  • zhe-ge-si-ji-bu-jian-dan

    这个司机不简单

  • ju-chang-zai-ci

    局长在此

唤醒张老爹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张老爹今年七十多了,精气神都挺好,每天吃过晚饭还爱到外头溜达一圈,散个步。这天傍晚,张老爹又溜达上街了。走着走着,一辆轿车突然从附近一个巷子里冲出来,张老爹当时就倒在马路上了。等他的两儿一女得知消息,急匆匆奔到医院时,张老爹已被推进抢救室里去了。
  张家老大一进医院,就挥着胳膊大吵大嚷:“司机在哪儿?我要跟他没完!”这时,一个瘦小伙蹭到他跟前,吞吞吐吐地说:“我,我是司机。”
  张家老二一把揪住司机,骂道:“你?你是怎么开车的?眼睛长到后脑勺儿去了啊?”说完,挥手就要打人,还好这时警察赶到了,否则那司机肯定被扇得鼻青脸肿。
  司机急着要说什么,这时候,抢救室的门开了,三兄妹赶紧围上去,争着问道:“大夫,我爹咋样了?伤得重不重啊?”
  大夫摇摇头,说道:“我们已经尽力了。病人还有生命体征,但是苏醒过来的可能性极小。”半晌,大伙儿才反应过来,张老爹这是重度昏迷,变成植物人了!
  这还了得?兄妹三人回头就要教训那司机,可却发现司机已经被警察带走了。
  第二天,三兄妹早早来到派出所打探消息,没想到司机已经给放走了。三兄妹又要发作,可警察却严肃地说,据那司机再三声明,说自己并没有撞张老爹,是张老爹扑到他车上的。当时他还以为是遇上“碰瓷客”了,可下车一看,张老爹确实昏过去了,他这才赶紧把人抱上车,送到医院去救治。
  张家老大一听就怒了,喊道:“这是什么话啊?他明摆着欺负我爹现在昏迷了,没法站出来说话,想要赖账!”这时,张家老二也不甘落后,嚷道:“你们这是欺负人,不行,我们要投诉。”
  警察倒不恼,劝道:“投诉也要有证据,你们还是多陪陪父亲,多和他聊聊天,一旦他醒过来,把情况说清了,事情就好办了。”
  老爹出事的地段没有监控探头,警察几次勘验现场,得出的结论都对司机极为有利。眼下,要确定是司机的责任,除非有目击证人。三兄妹听这么说,才安静下来,决定双管齐下,分头行动。大哥去找目击证人,搜集证据;二哥和妹妹照顾张老爹,陪他多说说话,尽量唤醒他,好指证司机。
  张家兄妹到了医院,又犯了难,究竟给张老爹说点啥好呢?
  还是小女儿心细,她想起前一段时间在新闻里看到,一个麻将迷昏迷以后,家里人天天跟他念叨:“醒醒啊,三缺一,就等你了。”结果那人果然醒来了。她与二哥商量:“咱爹不也是个麻将迷吗?我们要不也试试?”于是他俩凑近张老爹的耳朵,一个劲说:“爹,你醒醒吧,隔壁老刘他们打麻将不凑手,就差你一个呢……”
  就这样整整半个月,张家兄妹嘴皮子都磨破了,张老爹还没醒过来。他们又开始商量新法子。这回,他们想起了前几年总是和张老爹来往的赵婶。那时他们常凑在一块儿,大有黄昏恋的劲头。为这个,三兄妹还和张老爹闹过别扭呢。兄妹几个商量,没准现在张老爹还挂念着赵婶儿呢。于是,他们厚着脸皮找到了赵婶儿。
  谁知,一听清他们的来意,赵婶便连连摆手:“乱弹琴。我跟你爹走得近,那是想给他介绍个老伴。可他担心你们兄妹反对,一直犹犹豫豫没给个准信儿。”
  敢情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张家老大挠挠头,支支吾吾道:“赵婶,我们兄妹天天忙,也很少回家陪陪爹。除了打麻将,我爹还有啥爱好?”
  “有!有!”赵婶不假思索地回答,“你爹隔三岔五就会去东郊转转,而且一转就是小半天。”
  东郊?三兄妹几个不觉恍然:老妈的墓地就在东郊!辞别赵婶返回医院,大哥急急地说:“咱们还得换路子,看我的。爹,我妈她想你了—”
  小妹一听,顿时变了脸色,手忙脚乱拽开大哥,骂道:“快闭嘴吧。你这哪是想叫醒咱爹,分明是想让他快点走啊 !”
  二哥火气更大,朝大哥喊道:“瞧你这破嘴,爹要是去找妈,这医疗费可咋办?”
  大哥连打自己耳光:“急糊涂了。爹,要不你先跟妈商量商量,你们的孙子们还小,还等着你接送上学呢……”可任凭他们怎么哭喊,张老爹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转眼又过了一周。这天,大夫来查房,给出的结论非常不妙:张老爹的生命迹象正在慢慢减弱、消失,苏醒的几率已变得微乎其微。张家老二听了,惊得跳起来:“大夫,求求你再想想办法,我爹他不能走啊。从住院到现在,我们已经花了十几万,该死的肇事司机又矢口抵赖,说和他无关。还有警察,查来查去也没查出个名堂。我爹要撒手走了,我们不成冤大头了吗?”
  大夫一脸无奈,回道:“对不起,我们尽力了。你们—”
  这时候,只见门被撞开,张家老大风风火火闯了进来:“弟弟,妹子,好消息!” 老爹都快不行了,还能有啥好消息?老二和小妹不解其意。
  送走大夫,关上门,大哥这才压低声音说道:“上天不负苦心人,我终于找到了三个证人!”
  老二和小妹一听,高兴得差点跳起来:“真的?真是太好了,你是怎么找到的?”
  只见大哥小眼睛滴溜溜一转,说道:“当然是雇的,我答应给人家一人二千块好处费。咱们可说好,这笔钱不能我一个人出,得均摊。”
  此话一出,弟弟妹妹挺爽气地说:“只要证人肯作证,我们就上法庭,一旦官司赢了,我们至少要向司机索赔五十万!”
  就在三兄妹嘀嘀咕咕的当儿,忽听一声叹息悠悠飘进了他们的耳鼓:“司机没错,是我高血压犯了。唉,你……你们要昧着良心讹诈好人,我死不瞑目啊……”
  谁能相信,张老爹居然醒了!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8期 | 标签: | 22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