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shuang_se_ren_sheng

    双色人生

  • wei_zi_ji_ying_zi_chi_fan_de_ren

    喂自己影子吃饭的人

  • shun_jian

    瞬间

  • qian_tu_wu_liang

    前途无量

  • yue_hui

    约会

  • kong_you

    空友

  • bian_shuai_de_ren_yuan

    “辫帅”的人缘

  • mei_yi_ge_gu_shi_dou_zhong_zai_ling_hun_shen_chu

    每一个故事,都种在灵魂深处

  • shui_shi_zhen_zheng_de_da_shi

    谁是真正的大师

  • li_mao

    礼貌

  • yu_guo_de_huang_yan

    雨果的“谎言”

  • ming_shi_de_bu_he_shi_yi

    名士的“不合时宜”

  • li_shi_de_yin_ju_zhe

    历史的隐居者

  • zhong_guo_shi_wifi_jiao_lv_zheng

    中国式Wi—Fi焦虑症

  • mei_guo_zhi_mei

    美国之“美”

  • zhui_zhu_te_quan

    追逐特权

  • jue_bu_gou_qie_de_mei

    绝不苟且的美

  • xu_rong_he_rong_yu

    虚荣和荣誉

  • li_er_wang_de_jing_ji_xue_bei_ju

    李尔王的经济学悲剧

  • wei_xian_de_da_shu_ju

    危险的大数据

  • bu_zheng_di_yi_de_ren_sheng_hao_mei

    不争第一的人生,好美

  • nv_er_zui_hou_de_yuan_wang

    女儿最后的愿望

  • ying_huo_chong_zhi_lian

    萤火虫之恋

  • bai_bu_xing_huo_shi_nian_xin_deng

    百步星火,十年心灯

  • nan_ren_de_li_xiang_yu_xian_shi

    男人的理想与现实

  • dao_de_jing_xiang_de_ling_mian

    道德镜像的另面

  • zhe_kou_quan

    折扣券

  • wo_bu_shi_shui_de_ou_xiang

    我不是谁的偶像

  • zhe_jiu_shi_fu_qin

    这就是父亲

  • fu_qin_hui_jia_shi

    父亲回家时

  • lao_ma_de_iphone_jia_gui

    老妈的iPhone家规

  • shu_ren

    熟人

  • ren_zhi_shi

    人之师

  • nan_guai_ni_cheng_bu_le_hai_ming_wei

    难怪你成不了海明威

  • zhi_ye_shui_zhun

    职业水准

  • li_hun_de_qi_da_fa_xian

    离婚的七大发现

  • ying_xiang_guo_shi_jie_de_xie_mi_zhe

    影响过世界的泄密者

  • ou_zhou_ren_shi_zhe_yang_hu_xiang_bi_shi_de

    欧洲人是这样互相鄙视的

  • zhong_guo_ren_dui_mei_guo_de_shi_da_wu_jie

    中国人对美国的十大误解

  • jia_shi_cang_ji_mi-2

    驾驶舱机密

  • huang_shang_zou_le

    皇上走了

  • ren_ji_ju_li

    人际距离

  • bi_yao_de_qian_zou

    必要的前奏

  • zong_tong_si_kao_de_da_shi

    总统思考的大事

  • jin_xing_ren_de_cuo_zhe

    金星人的挫折

  • yan_lun-12

    言论

  • man_hua_yu_you_mo-13

    漫画与幽默

  • bu_neng_wan_quan_tan_lu_zi_ji

    不能完全袒露自己

  • shen_geng

    深耕

  • xing_zou_zai_bing_mian_shang_de_ren_sheng_zhe_xue

    行走在冰面上的人生哲学

  • qing_gao_he_ji_du

    清高和嫉妒

  • you_fen_si_pin

    友分四品

  • hao_peng_you

    好朋友

  • ren

  • li_shi_de_ji_nian

    历史的纪念

  • liu_lang_de_yi_shu

    流浪的艺术

  • bu_zhi_zu_shi

    不知足诗

  • huang_tang_shao_nian_shi

    荒唐少年时

  • du_zhe_guang_ming_xing_dong_liu

    “《读者》光明行动”(六)

皇上走了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一个6岁的孩子,要用自己的名义,跟一个国家签下还政于民的合同,这个乍听之下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真实地发生在1912年2月12日。这个孩子叫溥仪,帝号宣统,清朝最后一个皇帝。
  这天早上,北京,紫禁城,懵懵懂懂的溥仪跟随隆裕太后来到养心殿,举行最后一次早朝典礼。这一次的典礼与往常不同,面对领着小皇帝坐在金銮宝座上的隆裕太后,大臣们不再像过去那样磕头,而是三鞠躬。
  与典礼形式之变相对应的,是权力实质之变。在这个最后的早朝典礼上,这对孤儿寡妇要颁布退位诏书,晓谕天下,皇帝要把统治权交付给全体公民。
  隆裕太后是慈禧太后的侄女,光绪皇帝的老婆,溥仪的伯母。在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双双死去、溥仪继承皇位之后,这个40岁的寡妇根据姑妈的遗嘱,抱起3岁的皇帝,走上金銮殿,对重大事件发布命令。
  悲痛中,隆裕太后迟迟不肯在早已起草好的退位诏书上盖玉玺。这份合同是晚清最后一个状元和他的幕僚们起草的,全文300来字,表达了4层含义:
  第一层含义是退位的背景:革命党发动武昌起义,很多省响应革命,纷纷独立,皇室与革命党举行南北和议,前后两个多月,迟迟没有结果,搞得华夏沸腾,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可见,“国体一日不决,民生一日不安”。
  第二层含义是人民的意愿:共和是大多数人民的选择,是人心所向。
  第三层含义是太后的态度:既然人民选择共和,我就不能只顾我爱新觉罗这个家族的尊荣,而置人民意愿于不顾。所以,外观大势,内审舆情,皇帝要将统治权归诸全国,定为共和立宪国体。
  第四层含义是太后的命令:在这个辞旧迎新的历史时刻,请袁世凯全权负责组建临时政府,商讨中华民国统一大计。我和皇上呢,提前退休,做个局外人,优哉游哉地过几天舒服日子,一辈子享受民国的优待,以乐见其成的姿态,期待着国家长治久安,人民安居乐业。
  你看这诏书,审时度势,深明大义,坦坦荡荡,一副识时务者为俊杰的架势,怎奈,隆裕太后和大臣们几度落泪,几度哀号,道出了诏书的虚伪,退位的无奈。说到底,如果没有革命党闹事,袁世凯逼宫,隆裕太后怎么舍得结束清朝268年的统治。
  眼见隆裕太后泪洒诏书,迟迟不肯盖玉玺,外交大臣上前劝慰,事已至此,就请您保重身体,反正优待条件已经定下来了,您就放心退养吧。
  这个外交大臣所说的“优待条件”,就是南北和议时,皇室代表和革命军代表谈判后形成的《关于大清皇帝辞位之后优待条件》《优待皇室条件》。如果说退位诏书是一份“主合同”,“优待条件”就是“从合同”,相当于承诺与保证,只要你大清皇帝宣布赞成共和国体,中华民国成立之后,就给皇帝和皇室一系列优待条件,像诏书中所说的,一辈子享受民国的优待。
  “共和”这个词是中国的,《史记》中有,隆裕太后可能知道。说的是西周时期国王跑了,大臣执政的往事。这是清帝退位前中国历史上唯一一段没有君主的时期。那时候,两个大臣共同执政,商议着办事。
  “共和”这个观念是欧美的,这一点,隆裕太后可能就不知道了。通俗地说,在欧美,那些不愿意接受君主世袭统治、不相信君权神授的人,把这个观念发扬光大,变成主权在民的共和制度,说,非经公民选举,任何人不得领导国家。
  晚清时期,认同欧美共和观念的中国人,为了翻译这个观念,就从古老的《史记》中找出“共和”这个词,反对主权在君,要求主权在民。主权在民,就是公民掌握国家权力。
  我猜,隆裕太后命令清帝退位之时,并不明白共和的本质。她只在乎退位之后的优待条件能否落到实处。
  简单地说,所谓优待条件,就是“五个一”:
  一个是荣誉,皇帝退位了,尊号不废,照样称“皇帝”,中华民国像对待外国元首那样以礼相待。那些王公贵族也一样。
  一个是工资,退位之后,中华民国每年拨付400万元。
  一个是住房,暂住紫禁城,日后搬到颐和园。
  一个是祖宗,宗庙和陵园永远供奉,由国家派兵保护。
  一个是财产,皇帝的私有财产,皇族成员的私有财产,国家予以保护。
  26天之前,还是在养心殿,溥仪看到隆裕太后坐在养心殿东暖阁的炕上,用手绢一个劲地抹眼泪,一个又粗又胖的老头子跪在她的面前,满脸泪痕。长大以后,溥仪明白,他们双双哭泣的原因,是这个叫袁世凯的老头子向隆裕太后直接提出了退位问题。他对她说:“自古无不亡之国。亡国之君,身受杀戮,古今中外,斑斑可考。”见隆裕太后受到惊吓,他借机劝她接受优待条件,认为这是古往今来绝无仅有的创举。
  革命党武昌起义之后,隆裕太后期待袁世凯挽狂澜于既倒。岂料,审时度势的袁世凯养敌自重,占领汉阳之后,按兵不动,没有乘胜追击进攻武昌,而是暗示革命党谈判:我帮你们赶走皇帝,你们同意我做大总统。同样审时度势的革命军同意了袁世凯的条件,并使用成立南京临时政府的“激将法”,迫使袁世凯和清廷早做了断。
  如此背景下,袁世凯不能再拖了,他开始逼迫清帝退位。可能是良心愧疚,可能是担心皇室拼命,也可能是因为别的什么,袁世凯建议南京临时政府按他所说的,提出“优待条件”,让清帝“光荣退休”。后来,他指使亲信在御前会议上提出清帝退位和优待条件,有个激进的皇室成员会上表示反对,他便唆使革命党把他暗杀了。再往后,他唆使群臣密奏隆裕太后,以法兰西革命绞杀国王的前车之鉴,吓唬没读过法兰西革命史的她。于是,隆裕太后只能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跟他讨论优待条件了。
  现在,隆裕太后正式答应了,并在最后一次早朝典礼上颁布退位诏书。而袁世凯——这个曾经誓言决不辜负孤儿寡妇的人,却没有出现在这个历史场景中。隆裕太后不顾劝慰,不停地哭。眼见劝慰没有什么效果,那个事实上忠于袁世凯的外交大臣,好像猛然想起什么似的,对她说,革命党发来了紧急电文,如果正午之前清帝不能如约退位,他们就收回优待条件。
  恐吓果然比劝慰有效。隆裕停止了哭泣,愣了片刻,抬手交出诏书,让人盖上玉玺,昭告天下。
  一个终结中国两千多年封建帝制的历史时刻,就这样结束了。
  回头看,这个历史时刻充满了悲伤、潦草、无奈、不堪,没有大历史的宏大叙事,没有诏书字面上的谦恭、高调、明理、欢愉,留给后人的除了几张纸,还有纷繁的评说。
  持革命派观念的人说,对比法国大革命中被绞死的路易十六、英国资产阶级革命中被绞死的查理一世,清帝以退位换取优待条件的那几张纸,表明辛亥革命这个资产阶级性质的革命,具有妥协性、不彻底性。
  持宪政派观念的人说,清帝退位,对皇室而言,是耻辱的,也是光荣的。那几张昭示天下的纸,是光荣革命的象征性文本,是一份对清廷、对革命党都有约束力的建国契约,使得起初模仿法国大革命的辛亥革命,最终以谈判的方式,走了英国革命的道路。
  我赞成宪政派的观念,我感动于退位诏书的问世。农历腊月二十五的那个早晨,昭告天下的退位诏书,作为一份具有宪法意义的法律文件,告诉全体公民,此后,这个挂了几千年龙旗的国家,要挂共和旗,这个走了几千年专制路的帝国,要走宪政路。
  (一 帆摘自《经济观察报》2013年7月15日,王 青图)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8期 | 标签: | 98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