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wan_wu_de_zi_shi

    万物的姿势

  • lan_niao_jiu_jiu

    蓝鸟啾啾

  • xun_zhao_yin_shi_ju_sheng

    寻找隐世巨声

  • tian_se_yi_wan

    天色已晚

  • xing_kong_xia_tiao_wu_de_nv_ren

    星空下跳舞的女人

  • huan_er_zhu_de_yong

    患儿朱德庸

  • lu_xun_ping_dian_nv_ren_chuan_yi

    鲁迅评点女人穿衣

  • qing_bai

    清白

  • yi_bi_zi

    一笔字

  • wei_po_jing_jiu_zhe

    为坡敬酒者

  • ni_zhan_zai_wo_de_xin_zhong_dui_wo_shuo_hua

    你站在我的心中对我说话

  • cheng_gong_rong_yi_hu_shi_ye_rong_yi

    成功容易,忽视也容易

  • tao_jia_huan_jia_zhong_de_jing_ji_xue

    讨价还价中的经济学

  • ye_ye_jiang_de_gu_shi

    爷爷讲的故事

  • hui_shu_ji

    毁书记

  • shi_jie_chang_da_le_wo_ye_lao_le

    世界长大了,我也老了

  • zhe_xue_jia_de_liang_nan_jing_di_wai_er_ze

    哲学家的两难境地(外二则)

  • zen_yang_bu_bei_hu_lian_wang_da_bai

    怎样不被互联网打败

  • wo_wei_shen_me_yao_ci_zhi

    我为什么要辞职

  • sha_di

    傻弟

  • meng_xiang_zhi_jia

    梦想之家

  • zhi_tong_chu_fang

    止痛处方

  • gang_qin_de_gu_shi

    钢琴的故事

  • a_gong_de_jia_zhi_ren_sheng

    阿公的价值人生

  • 222_zhang_qian_tiao_de_cheng_xin_shi_yan

    222张欠条的诚信实验

  • hun_yin_shi_shen_me

    婚姻是什么

  • pu_dong_ji_chang_song_bie_na_yi_ke

    浦东机场送别那一刻

  • bu_neng_dui_wai_po_shuo_de_hua

    不能对外婆说的话

  • ming_yun_zhi_shang

    命运之上

  • jiang_long_shi_ba_zhang_yu_qi_dong_xiao_ying

    降龙十八掌与启动效应

  • zhi_shuo_shi_shi

    只说事实

  • kao_di_fen_qu_sheng_de_qi_che

    靠低分取胜的汽车

  • shui_dong_le_ying_guo_nv_wang_de_jian_guo

    谁动了英国女王的坚果

  • ying_shi_shu_nv_shi_ru_he_lian_cheng_de

    英式淑女是如何炼成的

  • wo_men_duo_da_shi_wang_que_le_tong_nian_wang_shi

    我们多大时忘却了童年往事

  • qing_chao_huang_di_cheng_che_de_nan_ti

    清朝皇帝乘车的难题

  • qi_pan_shang_de_huang_di

    棋盘上的皇帝

  • zhu_dian_qi_yu

    住店奇遇

  • dang_li_ke_sheng_mi_lu_yi_hou

    当理科生迷路以后

  • yan_lun-26

    言论

  • man_hua_yu_you_mo-27

    漫画与幽默

  • ni_bu_ying_zai_na_li

    你不应在那里

  • wei_shen_me_ni_ke_yi

    为什么你可以

  • jiao_liu

    交流

  • wei_he_deng_dao_di_liu_ri

    为何等到第六日

  • sui_liu_li

    碎琉璃

  • bie_ren_bi_ni_cong_ming_de_10_ge_te_zheng

    别人比你聪明的10个特征

  • shi_nian

    十年

  • wei_li_shi

    微历史

  • yuan_lai_wo_bu_shi_yi_ke_zhi_wu

    原来我不是一棵植物

  • ren_sheng_de_shi_da_she_chi_pin

    人生的十大奢侈品

  • ai_de_zi_shi

    爱的姿势

  • nai_han_yu_yao_xiao

    耐寒与药效

  • fang_shou

    放手

  • du_zhe_guang_ming_xing_dong_13

    “《读者》光明行动”(13)

毁书记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家有藏书的人,最怕有人借书,可借书的人还总有。多年前去朋友家,看到书架上摆了个牌子,写着:“图书概不外借,免开尊口。”茅塞顿开。后来自己也就做了个一样的牌子,放在书架上,但就这样也拦不住人借书。有时候想约人来家吃饭,电话那头说:“行,正好到你家借几本书看。”放下电话,立刻就收了请客的心。别人对此不理解:书才多少钱啊?可我就是舍不得,怎么办吧!
  终于有一次,让人把书借走了,两三年没还,我也不好意思开口催。后来终于还了,却不是以前借的那几本。原来这一位习惯借书看,东家借几本,西家借几本,最后记串了,张三的书还给李四,李四的书又给了王五,全不是那么回事。再去追也没戏了,那几本书现在买都买不到,我心疼坏了。这算是毁书的一种吧。
  后来看书,发现我远远不是最悲催的那一位。清末有位大学问家杨守敬,才是被坑得最惨的。这位老先生费了很大的劲,弄到本宋版的《大观本草》,孤本啊,视若珍宝。这事让个熟人知道了,这哥们叫柯逢时,是个官员。他跑来和杨守敬商量:“我帮你把这书高价卖了吧。不过,你得先借我看一眼,就一个晚上,明天早晨一定还。”
  杨守敬实在拗不过,还是借了。柯逢时这边可是早准备好了,全府上上下下,书吏们全都备着笔墨纸砚,书一到,一人一本,开抄。到了天亮,全部抄完。柯逢时还书的时候说:“您这个不是孤本啊,我见过坊间的刻本。”果然,没过多长时间,这书就到处有卖的了。
  知道事情真相后,杨守敬气坏了,立刻把家搬得远远的,终身与柯逢时再无来往。周边人说,老杨这辈子,就上过柯逢时一个大当。
  还有抢着借书的,以致借得兄弟翻了脸。
  南宋,宋宁宗开科试宏博之士,徐凤和刘淡然这哥俩去应试。徐凤判断,考题很可能和《山河两界历》这本书有关。这本书谁有呢?徐凤知道,有个叫鲍明的官员那里有,而鲍明又是刘淡然的老乡。于是,就撺掇刘淡然去借书。
  书是借来了,可刘淡然生了私心,根本不提这茬儿,一个人偷着看。徐凤等来等去没消息,还以为没借到呢,硬着头皮直接去找鲍明,鲍明说:“那书就一个草本,已经被小刘借走好多天了啊。”
  徐凤能不生气吗?考试的时候,试题果真和他判断的一样。徐凤答完题,接着写道:“论述这个问题的还有本书——《山河两界历》,但那本书不是正史,不能拿来做论据。”瞧,不是我没看过,而是我没看上。
  考官先看的是刘淡然的卷子,里面大量引用《山河两界历》的内容,心里嘀咕,还有这么本书吗?等看到徐凤的卷子,瞧见这句话,恍然大悟,又找回刘淡然的卷子,批道:“不必全用《山河两界历》,显得啰唆。”最后,哥俩全没考上,两败俱伤。
  看看,借书借出毛病来了,还毁前途、伤感情。
  前几天在网上的旧书论坛闲逛,看到有人发帖子,说某某大学某教授去世了,没两三个月,市面上就出现了大量他的藏书,不由得心生感慨。留那么多书,可惜子孙不识货,不珍惜。
  书和人是有缘分的,缘分尽了,借也好,卖也好,就会离开主人,去寻找新的主人了。唯一让人欣慰的是,它们还在,还在被后来的人喜欢。
  毁书毁得最干脆、最彻底的,就是烧书。
  元朝有位藏书家,叫庄蓼塘,家住松江府上海县青龙镇。这位庄先生当过南宋的秘书小史,家中藏书万卷,而且有大量手抄本。经史子集、稗官小说、山经地志,无所不包,光书目就分了十门。庄先生去世后,子孙没把书当回事,虫蛀鼠啮、邻居盗窃、出售换酒……毁伤散落甚多。至正六年(公元1346年),元朝要开修宋辽金史,派官员到处搜罗民间图书。谁献上本好书,还给官职。江南藏书大家,庄先生算一个,朝廷知道这事,立刻派官员前来取书。
  庄家的反应是什么呢?害怕藏书里有朝廷忌讳的文字,干犯禁条,抢先把书全给烧了。
  等到朝廷官员到来,从余烬里只抢出来点残本,装了车,带着庄先生的孙子,一起进了北京。过了很久,小小庄才“布衣而归”,可见残书已无价值。
  看着就让人伤心欲绝。毁什么别毁书,王朔说过:“书招谁惹谁了?”
  (阿 门摘自《北京青年报》2014年2月14日,黎 青图)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8期 | 标签: | 1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