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读者》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意林》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2018年第26期2018年第25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ying-xiao-gu-wen-deng

    营销顾问 等

  • a-p-dang-xiang-chang

    阿P当“乡长”

  • diao-da-yu

    钓大鱼

  • hun-tuo-yi-tai-xi

    “婚托”一台戏

  • huan-xing-zhang-lao-die

    唤醒张老爹

  • shang-ye-ce-lue

    商业策略

  • zhe-ci-zhua-bu-bu-xun-chang

    这次抓捕不寻常

  • ding-zi-shu

    钉子树

  • he-ge

    合格

  • yu-ying-xiong-zang-zai-yi-qi

    与英雄葬在一起

  • rui-fu-zhu-shi-an

    瑞府朱虱案

  • chong-zu-li-you-deng

    充足理由 等

  • yue-guang-bao-he

    月光宝盒

  • huang-di-bu-zhi-mei-zi-wei

    皇帝不知美滋味

  • yu-xiao-tou-wo-shou

    与小偷握手

  • ru-he-ju-jue-da-shan-deng

    如何拒绝搭讪 等

  • zheng-jiu-da-bing-ha-li-si

    拯救大兵哈里斯

  • 3-yue-you-xiu-zuo-pin-xuan-deng

    3月优秀作品选登

  • da-du-deng

    打赌 等

  • da-da

    大大

  • zheng-yi-chan

    争遗产

  • yin-xiang-tai-shen-ke

    印象太深刻

  • li-fa

    理发

  • tian-ji-xin-jie

    天机新解

  • gai-ming

    改名

  • zhe-ge-si-ji-bu-jian-dan

    这个司机不简单

  • ju-chang-zai-ci

    局长在此

“婚托”一台戏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搭台唱戏,要是独角戏,难免一个巴掌拍不响,有时候还得靠个“托儿”帮衬着,这戏才演得过瘾,看着出彩……
  
  急嫁老太
  大二暑假,我到表姐的婚介所实习。表姐开的婚介所不大,表姐、员工老罗加上我,统共才三个人。
  上班第一天,我就遇上了一件稀奇事。那天我正坐在前台整理登记表,忽听得外头有人喊:“小袁,小袁。”表姐姓袁,有人找表姐。我出门一看,是一个老太太。我赶紧笑脸相迎:“奶奶,她出去了。”
  老太太却依旧往里走,边走边说:“小姑娘,你是新来的吧?给我办个登记!”
  现在不少年轻人工作忙,家长们无奈代为相亲的事时有发生。于是,我掏出登记表,笑吟吟地问老太太:“奶奶,您替家里什么人登记呀?”
  “谁也不替!为我自己!”老太太很干脆地回答。
  我吃了一惊:这老太太可够“潮”的!我忍不住试探着问:“奶奶,请问高寿?”
  老太太显然看出我的用意,不急也不恼,说:“我今年七十六,小姑娘,老年人也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嘛,你说是不是?”老太太的嗓门可大了,估计楼上办公的老罗都能听见。这老太太可真够放得开的。
  我一边点头,一边帮老太太填好登记表,然后指着“附加要求”一栏,问老太太还有什么额外要求,老太太提笔写下了“加急”两个字。
  “加急?”是不是老太太知道自己来日无多,急着把自己嫁出去?也不像啊!想着想着,我发了好一阵呆,连老太太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这时,老罗从楼上下来,我把登记表交给他,忍不住笑得东倒西歪:“这儿有位急嫁老太,我们赶紧把信息发出去吧。”
  谁知老罗淡淡地说:“这事看着就不靠谱,你别管了。”
  
  婚托女郎
  第二天,我打开了电脑,想浏览一下网上的信息,可是找了几遍,信息栏里根本不见老太太的信息!我有点着急,人家可是加急呢,都第二天了,还没把信息登上去,这怎么行!我刚想上楼去找老罗,却见几个男人吵嚷着冲了进来!
  好一阵,我才弄清这群人的来意:原来,有一个叫吴秀芬的离异女人,前一段时间在我们婚介所登记征婚,婚介所前前后后给她安排了好几次相亲,结果都没成功,而不成功的原因,就是吴秀芬要带着以前的婆婆再婚!
  这几个男人都是和吴秀芬相亲失败了的。现在信息发达了,他们一串联,就一起过来讨说法。他们不停嚷着:“吴秀芬就是婚托,编好了托词,和你们合伙骗钱!”“砸了这骗人的婚介所!”……
  我没经历过这场面,吓得当时就哭了。这时表姐回来了。表姐不愧是当老板的,几句话就镇住了那帮男人:“你们口口声声说什么婚托,我问你们:第一、这个吴秀芬收过你们任何礼物吗?没有吧;第二、吴秀芬是不是第一次跟你们见面,就很明白地亮出了她的要求,是带着以前的婆婆再婚?她一开始就没有藏着掖着,又何来骗人之说?你们谈不拢,怎么能怪我们?”
  几个男人见没讨到便宜,灰溜溜地走了。我好奇地问表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表姐叹了口气告诉我,吴秀芬以前有一个家,她孝顺婆婆,服侍丈夫。然而,她丈夫竟和别的女人好上了,坚决要和吴秀芬离婚。婆婆和吴秀芬怎么劝都没用,最后婚是离了,男人走了,吴秀芬就承担起抚养年迈婆婆的任务。时间一长,婆婆觉得是自己耽误了媳妇一生的幸福,于是,老人找到我们婚介所,替媳妇办了征婚登记,但每次相亲,媳妇都提出带着前婆婆再婚,因而相亲都失败了。老人一急之下,决定为了媳妇的幸福,先把自己嫁了。
  原来昨天来登记的老太太就是吴秀芬的婆婆啊,我好一阵唏嘘,这婆媳两人真是令人敬佩。想到这,我不禁怪起老罗来,怪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怎么不赶紧把信息发布出去呢?太不像话了。
  
  半路变卦
  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表姐。表姐看了我一眼,又沉吟了一会儿,开口道:“小姑娘家的,以后这事你就甭管了!”
  可是,那老太太隔三岔五地就来婚介所打探消息,每次语气都很急,声音也很大,一个劲抱怨我们的办事效率太低。我心里发虚,又不便明说,只好每次都赔着笑脸,连声说着:“我们正在帮您物色呢。”
  我很理解老太太的心情。那个吴秀芬我已见过,不过三十出头的样子,长得眉清目秀,因为还没生过孩子,身材也挺好的,要不是被老人拖累着,她完全可以很快找到一个不错的对象。
  尽管表姐和老罗都叫我别管这事,但我还是想成人之美。我想:要是能帮老太太找到一个合适的老头,吴秀芬就可以顺利地解决个人问题,岂不是两全其美的好事!于是我到处托人,终于找到一个老年大学的教授,让他出面,在他的那帮学生中给老太太物色一个合适的,准能让老太太满意。
  事情办得比想象中更顺利。这天,老太太刚一跨进婚介所,我立马笑嘻嘻地迎上去,不等老太太开口,我就大声地向她报喜:“奶奶,这回不用您催了,我都帮您联系好了,对方是老年大学的一名学生,退休前还是一名领导干部呢,他老伴前年得病去世了……”
  谁知这回,老太太用奇怪的神情看着我,反倒觉得很突然。
  这时表姐和老罗从楼上下来了。表姐似乎一脸不高兴,责怪道:“小姑娘家的,要你甭管这事,你还真的做起媒人来了。”
  我这就糊涂了,婚介所不就是帮人介绍对象的吗?再说了,帮吴秀芬再组家庭,也是一件好事啊。我实在无法理解表姐他们的做法。
  就在这时,老太太哈哈大笑起来,边笑还边摸摸我的头,说道:“谢谢你,小姑娘,难得你有这份心意。我今天是来撤单的!”
  我更是摸不到头脑了:“撤单?您老不征婚了?”
  老太太连连点头:“是啊,不需要了。我媳妇已经相亲成功了,所以我也不想再把自己嫁出去了!”
  这可是件好事啊,想起吴秀芬以前相亲的遭遇,我试探着问:“那个男人愿意接受您媳妇带着前婆婆再婚?您瞧,这话说起来也拗口。”
  老太太更高兴了,用不以为然的口气说:“有什么不愿意的?跟自己的妈妈一起生活,天经地义!”
  
  破镜重圆
  老太太的话真把我绕糊涂了,这是什么意思,跟自己妈一起生活?
  表姐送老太太出了门,见我还傻傻地发呆,她就把我叫到楼上,待我坐下后,说出了实情。其实,所谓的吴秀芬相亲和老太太急嫁,都不过是婆媳俩合演的一出戏,这戏只演给一个人看,这个人就是我们中介所的老罗!原来,这老罗就是吴秀芬的前夫,老太太就是老罗的妈。其实老罗离婚后,并没有得到那个女人。于是婆媳俩演了这么一出戏,一是让老罗深切地感受到吴秀芬对老罗和他母亲那份始终不渝的真情;二是给老罗施压,尤其是老太太的“急嫁”,简直压得老罗抬不起头来。现在,这出戏演成了,老罗和吴秀芬终于破镜重圆!
  我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气愤地说:“老罗也太忘情负义了,这样的男人不值得爱!”
  表姐笑笑说:“小姑娘家的,夫妻间的许多事是讲不明白的。唉,人家不是改了嘛,谁还不犯个错啊?”
  想想是这么个理,我不再说什么了,看着表姐一脸的笑容,我恍然大悟:“表姐,这么说,这件事从始至终,你一直是个知情者?”
  表姐得意地说:“不仅是知情者,我还是推手呢—带着前夫的妈再婚前夫,绕不绕口?这么个绝妙的点子,也只有我这个婚介所的老板才想得出!”
  “嗯—”我嘀咕着,想起自己的努力,有些不甘心地说,“其实,我为老太太物色的人,真的很不错呀,他以前是个领导,素质好……”
  表姐愣了愣,接着笑了:“哪天,我跟老太太说说?”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8期 | 标签: | 20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