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青年》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52期2018年第51期
2018年第50期2018年第49期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故事会》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读者》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意林》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9年第16期2019年第15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今日文摘》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读者欣赏》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军事文摘》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少年版》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海外版》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意林绘阅读》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下半月》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 na_xie_hong_chen_zhi_wai_de_li_xiang_sheng_huo

    那些红尘之外的理想生活

  • kong_fang_jian

    空房间

  • shu_xian_sheng_he_xiao_yuan_xiao_jie_de_ri_chang_dian_di

    树先生和小远小姐的日常点滴

  • dou_po_cang_qiong_yin_ran_li_hu_xiao_yu_zhou_bao_fa

    《斗破苍穹》,引燃李虎小宇宙爆发

  • wu_na_gu_qin_jia_de_yao_gun_meng

    巫娜:古琴家的摇滚梦

  • wu_wen_xi_dong_dao_yan_li_fang_fang_zhong_yu_zi_ji_wu_wen_xi_dong

    《无问西东》导演李芳芳:忠于自己,无问西东

  • li_zhi_xiang_wei_shang_bu_qi_xue_de_hai_zi_ban_xue_18_nian

    李志祥:为上不起学的孩子办学18年

  • cha_hua_jia_wu_zheng_an_ni_he_xing_fu_jin_ge_yi_zhi_shuang_shuang_mao

    插画家吴政安:你和幸福仅隔一只爽爽猫

  • tang_wang_zhou_yi_yong_gu_dian_mei_ren_dan_gao_jing_yan_shi_jie

    “糖王”周毅:用“古典美人”蛋糕惊艳世界

  • zhang_yu_zhi_zhe_zhui_meng_ren

    张羽:执着追梦人

  • mo_di_li_a_ni_chi_luo_de_ji_mo

    莫迪里阿尼:赤裸的寂寞

  • jia_shu_ji_le_24_nian

    家书寄了24年

  • gai_bu_gai_jiang_ju_hao_song_chu_men

    该不该将句号送出门?

  • tu_er_qi_mei_shi_jin_xing_qu_zhi_jia_mi_suan_nai

    土耳其美食进行曲之加蜜酸奶

  • ye_bao_kuang_ren_huang_hong_xiang_zai_fei_zhou_shang_yan_zhen_shi_ban_wu_wen_dao

    “野保狂人”黄泓翔:在非洲上演真实版《无问道》

  • lai_hua_yi_qi_lai_hua

    “来画”,一起来画

  • fu_sheng-2

    浮生

  • zai_lu_jiang_xun_zhao_zhou_lang

    在庐江寻找周郎

  • yi_sheng_de_pei_ban

    一生的陪伴

  • you_nv_wei_lin

    有女为邻

  • you_yu-2

    犹豫

  • huo_lang_bo_li_hua_wai_yi_pian

    货郎玻璃花(外一篇)

  • su_rui_de_mi_mi

    苏芮的秘密

  • yuan_si_zhu_yi_ban_zi_you_di_fei_wu

    愿似朱鹮一般自由地飞舞

  • mu_qin_de_cai_yuan_zi

    母亲的菜园子

  • qing_cheng_tan_you_hua_bi_yin_yun_de_qi_miao_xian_jing

    青城探幽,画笔氤氲的奇妙仙境

  • cha_ka_yan_hu_chun_mei_dong_ren_de_tian_kong_zhi_jing

    茶卡盐湖,纯美动人的“天空之镜”

  • chang_yang_zai_bi_jie_bai_li_du_juan_hua_hai

    徜徉在毕节百里杜鹃花海

  • su_xin_huan_xi

    素心欢喜

  • ding_xiang

    丁香

  • wo_tu_lao_mao_er_de_fu_qin_wo_na_bi_de_die

    我“土老帽儿”的父亲,我拿笔的爹

  • xin_jie

    心结

  • liu_nian_si_shui_fu_sheng_ruo_meng

    流年似水,浮生若梦

  • yuan_ni_bei_wen_rou_yi_dai

    愿你被温柔以待

  • hua_er_yi_yang_de_yu

    花儿一样的鱼

  • na_shi_shi_ta_men_rang_wo_dong_de_ai_yu_bei_ai

    那时,是他们让我懂得爱与被爱

  • dong_dian_yi_zhan_deng

    冬点一盏灯

  • lou_shi_shu_xiang

    陋室书香

  • wen_zhu_ye_you_shang

    文竹也忧伤

  • yi_wai-2

    意外

  • tui_yue_du_tui_dian_ying-2

    推·阅读/推·电影

  • xin_dong_gong_fang-2

    新动工房

  • xiao_bian_shou_ji

    小编手记

货郎玻璃花(外一篇)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货郎玻璃花长得粗犷,货郎担重压下历练得男人味十足,美中不足的是左眼上有块花花,人们送了个外号给他,叫玻璃花。
  玻璃花隔三差五地就进一次王村。进村前,不见人影,只听拨浪鼓有节奏地摇,鼓点是“出动,出动,出出动!”
  在村子里各个角落忙活的村民听到鼓点,心里就活泛了,玻璃花来了,稀罕物来了!大大小小的脑袋瓜子都朝着鼓点奔。
  玻璃花在一块麦场放下担子,把担上的玻璃罩子掀开,看到村民手里拿着破铜烂铁过来,拨浪鼓就换了欢快的调子“哩格隆咚,哩格隆咚!”
  大姑娘小媳妇黄毛丫头拢上来,紧盯着担子里的雪花膏、红头绳、篦子、西洋镜等等,或是掏出几毛钱,或是用手里的破牙膏皮等换来心爱之物,
  村里有个姑娘叫芳,扎着油亮亮的大麻花辫子,辫子梢在屁股上蛇一样的扭动,玻璃花的心就花了,慌得不行。
  芳总是第一个到场,最后一个离开。她的手软软地在“百宝箱”里游弋,玻璃花的心就痒痒的,说话就磕磕巴巴的,别人都不在他眼里,唯有一个她!
  这个牡丹牌雪花膏多少钱?
  这个嘛……一块钱……五毛钱……哦,不!不要钱……
  瞧你!说句话都费劲!哈哈!到底多少钱呀?
  不要钱!
  那不行,我刚才看你卖给他们是一块钱,我就给你一块钱!
  辫子梢一晃,芳就飘出去老远,玻璃花的心总也扯不回来。
  慌慌中,却扯出了闲言碎语。
  真看不出来,芳儿这丫头还能勾搭上玻璃花了!
  女大不中留呀!
  芳儿多标致呀!怎么也得相中一个差不多的,相中一个“一只眼”,这不是鲜花插牛粪上吗?咱村里牛粪这玩意多的是,又不缺!
  去你的!你的嘴就是粪坑!说什么都臭烘烘的!
  那也比“一只眼”香!
  芳的爹熬不住了,驴一样的火爆脾气上来,再出去找玻璃花试试,我打斷你的腿!女娃家家的,不知道羞耻,那“一只眼”是啥玩意呀?倒插门也不稀罕!想和他好,趁早死了这条心!就是嫁个矬子,也比他强!
  除了他,我谁也不嫁!
  反了,反了!除了他,嫁谁都成!我的眼但凡是能睁开一天,你就甭做梦!
  趁早找户人家,远远地打发出去,眼不见,心不烦!这丫头是白养了!
  这一老一小,杠上了。
  拨浪鼓又响起来了,有气无力地。抻断了脖子,玻璃花也没见到芳儿。
  这天,玻璃花正要收摊,一个小丫头慌忙跑过来,手里捧着油亮亮的麻花辫子,我姐姐的,她被我爹关起来了,后天就嫁人了。
  小丫头说了这几句话,就没了人影。
  可这几句话如惊雷把玻璃花震蒙了……
  货郎担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玻璃花看着商店五花八门的名字,心里就打了鼓,把担子彻底放下了,在镇上盘了一个百货店。
  货郎担是放下了,可心里的人放不下,
  这几年,俊姑娘瞧不上他,丑姑娘他还尥蹶子,心里的那个人也总来搅局,高不成,低不就,这婚事就耽搁下来。
  百货店取名叫“小芳百货店”,开张前一晚,他把那麻花辫子从一只精美的盒子里取出来,就如同芳儿在眼前,他想给她梳理一次头发,解开发辫,一张小纸条从浓密的黑发里露了出来,“今晚八点,你在后窗口接我,我们一起逃出去!”
  玻璃花心里又一次被雷击中,哆哆嗦嗦地摩挲着头发,他也真是眼瞎了,两只眼都瞎得不轻哩!
  他把麻花辫子系着红头绳,放在百货店门口,伴上了。
  一日,店里进来一个女人,一个劲儿盯着那麻花辫子看。
  玻璃花就盯着看女人,看着看着,眼就直了。
  你是?……
  你是?……
  两个人同时一愣!
  你的嘴怎么啦?
  女人一笑,嘴就歪了一点,嫁了一个花心大萝卜,整天勾三搭四的,偏偏我的眼尖,心也不瞎,他跑风,我的嘴就受风了,针灸了,还是留了后遗症,后来,干脆扒拉开了。
  玻璃花的眼一黑,又一亮。
  嫂子呢?
  哪来的嫂子哟!天可怜见的,让我再见到你!玻璃花掐掐大腿,疼!又把手擦了又擦,一把拽住女人的手。
  哥,你不嫌弃俺嫁过人?
  嫌弃啥哟!你还是我心里的小芳!我再也不会傻乎乎地放下你的手了。
  芳,你不嫌弃我是一只眼?
  一只眼咋啦?一只眼里只有麻花辫,另一只眼是藏在我心里的玻璃花,甭管是什么花,是花就美呀!

豆腐西施


  豆腐西施不是二八少女,也不是半老徐娘,她只是一个老婆婆,一个卖豆腐的。没有人知道她姓甚名谁?反正都叫她豆腐西施,一说买豆腐,大伙都想起豆腐西施,这名号倒成了她的一个金字招牌。
  鲁镇有一个繁华的富山路,这是镇里的商业区,人来人往,人流量很大,是做生意的好地界。
  极喧闹!
  豆腐西施就在中段支个摊位,天天傍晚来卖豆腐。
  夕阳吊在一杆子高的地方,豆腐西施就踩着这块黄金地段,身着棕红色套装,围着浅蓝色围裙,把满头白发梳成一个光溜溜的发髻,兜在黑色的网兜里,精神抖擞地弓着腰,推着一个长柄的小推车。车上放着用薄木板做成的一个长方形架子,架子里包着乳白色的蚊帐布,蚊帐布四角重叠地遮掩着嫩白的豆腐。
  豆腐西施把小推车放在摊位上,不大一会儿,就有老顾客围拢过来。豆腐西施不慌不忙地右手拿起一把铝铲,左手戴着一次性塑料手套,铝铲在豆腐上划拉几下,一块方正的、鲜嫩的豆腐就上了电子秤,紧接着就听到推车上破旧的搪瓷缸子“叮当”几声,几枚硬币就安了家。买豆腐的自己吆喝着,两块钱给你了哈!豆腐西施并不抬头看搪瓷缸子,一味专注于手里的活计,只是眉梢微微一扬,嘴角轻轻一扯,也不言语。“我要一块钱的!”“我要三块钱的!”……豆腐西施就一铲一铲地忙着,掉了瓷的白色搪瓷缸子奏乐似的一路响下去。
  豆腐西施从年轻就做豆腐,她做豆腐一丝不苟,浸泡豆子之前,要把所有的豆子挑拣一下,歪瓜裂枣的,被虫子舔的,细碎的草芥,一个不留。所有的豆子必是颗粒饱满的,才满意地浸泡成胖娃娃。从浸豆子、磨豆腐、烧浆……一道道工序下来,每一道都透着实诚,所以,她做的豆腐温润,又散发着醇香:色泽似凝脂,又如少女的肌肤吹弹可破:颤巍巍地,如临风的小白乳鸽,她如此精细劳作,曾被同行讥讽为缺心眼儿,可就是她這缺心眼,才笑到了最后。
  是的,她的确有点缺心眼儿,从年轻到古稀,她一直穿红色的衣服,大红、玫红、粉红、西瓜红……到现在,她常穿着深浅不一的棕红色衣服。
  她的一生就守着豆腐过日子。有人说,她年轻时有一个相好的,她在家里磨豆腐,供相好的念书,就像所有的老掉牙的桥段一样,相好的功成名就,连一纸婚约没给,就把她甩了,她就与豆腐长相伴,再没有嫁人,大概是心灰了吧!豆腐西施从不说自己的事,揣测却从未停止。
  有一位资深的商铺老人说,有一年,豆腐西施喜好穿玫瑰红套装,那时的豆腐西施美得如一朵花,几个小伙子天天惦记着,围着她的豆腐摊位转,有一个用情很深,时常帮她推推小车,收收钱,可豆腐西施仿佛对此视而不见。小伙子说,我就不信捂不热你的铁石心肠!自古有三苦——撑船,打铁,卖豆腐。嫁了我,就不用辛苦卖豆腐了,做豆腐多遭罪呀?豆腐西施丝毫不为其所动,每天依然卖豆腐,小伙子也不知去向。
  有关豆腐西施的情感有多个版本,究竟哪个是真的版本,众说纷纭。豆腐西施的人生就这样在人们的唾沫星子中,从鲜红一路走到今天的棕红。
  镇上有一个傻子叫海子,从小吃百家饭长大。每次经过豆腐西施的摊位,淌着哈喇子,盯着豆腐,不走。豆腐西施一声不吭,拿起铝铲,剜下一大块豆腐,包好,塞进海子的手里,再从搪瓷缸子里随意地抓一把硬币,放进海子的口袋里,海子的脸上就有了“嘿嘿”的傻笑。这一老一小之间,仿佛有一种默契,海子在豆腐西施面前非常的温顺,偶尔,还会在路上看到海子在前面帮豆腐西施拉拉小推车,唱着谁也听不懂的歌儿,或是翻几个跟斗,豆腐西施脸上纵横驰骋的皱纹,就有了暖意。
  豆腐西施的身世始终是一个谜,她始终沉默寡言着,她做的豆腐却几十年如一日地受到鲁镇人们的喜爱。
  鲁镇的富山路仍然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中,只见豆腐西施突然换了行头,一身猩红的套装,稍稍有点驼着背,白发在阳光下闪着银光,在人群中很是扎眼。
  几个小女孩子手里捧着一大捧玫瑰花在兜售,豆腐西施在卖豆腐的闲暇时刻,痴痴地看着那娇艳欲滴的玫瑰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天是传统的七夕节。
  富山路上喧闹至极。
  (编辑·李军)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5期 | 标签: | 3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