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yi_zhi_gu_du_de_chuan

    一只孤独的船

  • hui

  • bu_kao_ci_wei_sheng

    不靠此维生

  • di_qiu_shang_de_wang_jia_zhuang

    地球上的王家庄

  • shen_mi_de_diao_ke_jia

    神秘的雕刻家

  • chun_tan

    春潭

  • duan_ge_ji

    短歌集

  • yu_ren_fen_xiang_de_ai_qing

    与人分享的爱情

  • song_ming_zhao_liang_de_ye_wan

    松明照亮的夜晚

  • geng_yi_ji

    更衣记

  • fu_qin_nan_huai_jin

    父亲南怀瑾

  • zheng_zhen_duo_chao_gu

    郑振铎炒股

  • qu_yu_zhi_jian

    取与之间

  • wo_men_neng_cong_bu_xing_li_xue_dao_shen_me

    我们能从不幸里学到什么

  • guan_yu_shang_ce_suo_de_na_dian_shi_er

    关于 “上厕所” 的那点事儿

  • bei_zhi_shi_zheng_jiu_de_sheng_ming

    被知识拯救的生命

  • gui_gu_bing_mei_you_fa_ming_shen_me

    硅谷并没有发明什么

  • zhong_guo_hai_zi_de_jiao_yang_wei_ji

    中国孩子的教养危机

  • zun_zhong_ren_xing_zhi_du_cai_you_yi_yi

    尊重人性,制度才有意义

  • mu_qin_de_yuan_zi

    母亲的园子

  • hui_niang_jia

    回娘家

  • mi_yi_yang_de_ren_sheng

    谜一样的人生

  • ke_wo_huan_shi_xiang_zuo_ge_hao_ren

    可我还是想做个好人

  • xun_zhao_wei_wei_an

    寻找薇薇安

  • da_xiao_jie

    大小姐

  • yin_wei_ba_ma_zhi_you_ni

    因为爸妈只有你

  • ni_zai_na_li

    你在哪里

  • zhao_ge_you_qu_de_ren_bai_tou_xie_lao

    找个有趣的人白头偕老

  • yi_liu_de_ke_ren

    一流的客人

  • jia_xin-2

    加薪

  • li_cai_lai_zi_jin_xing_tou_zi_lai_zi_huo_xing

    理财来自金星,投资来自火星

  • zhi_mai_yi_ben_shu

    只卖一本书

  • ren_sheng_ying_jia_de_shi_xiang_quan_neng-2

    人生赢家的 “十项全能”

  • ji_chang_li_de_xiao_lv_xing

    机场里的小旅行

  • na_er_you_yin_ying_na_er_jiu_you_wifi

    哪儿有阴影,哪儿就有Wi—Fi

  • zai_dan_mai_ling_ting_ye_te_er_fa_ze

    在丹麦聆听“叶特尔法则”

  • qi_zhong_yan_se_de_lun_dun_huo_che_zhan

    七种颜色的伦敦火车站

  • bei_ju_dai_lai_de_jing_xi_jie_ju

    悲剧带来的惊喜结局

  • ming_wang_xing_zhi_duo_shao

    冥王星知多少

  • yi_feng_xin_de_li_liang

    一封信的力量

  • ou_zhou_de_wang_shi_wei_he_neng_cun_xu_qian_bai_nian

    欧洲的王室为何能存续千百年

  • zhong_guo_gu_dai_de_ding_dou_zhe_xue

    中国古代的定都哲学

  • qiong_si_xian_sheng_de_bei_can_ming_yun

    琼斯先生的悲惨命运

  • yan_lun-66

    言论

  • ru_guo_qu_diao_shou_ji

    如果去掉手机……

  • ren_sheng_de_yi_yi

    人生的意义

  • kong_chuan

    空船

  • yi_ren_wei_jian

    以人为鉴

  • tong_yi_ge_yuan_yin

    同一个原因

  • wo_bu_jiao_ta_shui_jiao_ta

    我不教他谁教他

  • zhen_zheng_rang_ren_shou_ru_de_zhi_you_de_xing

    真正让人受辱的,只有德行

  • wei_shu_zhai-13

    微书摘

  • xin_ci-7

    新词

  • qian_xun_zhi_dao-2

    谦逊之道

  • zui_dong_ren_de_chen_mo

    最动人的沉默

  • zhui_qiu_ai_yu_mei

    追求爱与美

加薪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几年前,我遇到一家大投资公司的高管。交谈中,他提到他的一个雇员最近找到他,抱怨工资太低。
  “你来公司多久了?”高管问年轻人。
  “3年了,我一毕业就来了。”年轻人回答。
  “你刚来时,希望3年里能拿到多少?”
  “当时希望能拿到10万美元左右。”
  高管好奇地盯着他说:“你现在差不多能拿30万美元了,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嗯,”年轻人显得有点结巴,“就因为坐在我旁边位置的几个人,他们一点儿也不比我强,可已经拿31万美元了。”
  与这个故事异曲同工。1993年,美国联邦证券委员会首次强制一些上市公司披露高管的薪金和津贴的明细资料。这样做的想法是,一旦薪酬公开,董事会就不再愿意给高管们支付天文数字的薪金和津贴了。监管人员希望这样做能根治公司高管薪酬飞涨这一顽症。因为无论是来自监管机关、立法机构,还是股票持有人的压力都没有将这一问题解决。不错,这种情况确实需要制止:1976年,高管们的平均薪酬是普通工人的36倍;而到了1993年,高管们的平均薪酬已经是工人的131倍。
  猜猜看,这一政策颁布之后出现了什么情况?薪酬一旦成为公开信息,媒体就会定期刊登一些特别报道,按高管们的收入高低进行排名。这种信息公开不但没有压制住高管们薪酬的上涨,反而使得美国公司的高管们开始互相攀比工资,到头来,高管们的工资火箭般地往上蹿。这一趋势又进一步被一些薪酬咨询公司所“推动”,他们建议那些当高管的客户回去要求幅度惊人的加薪。结果呢?现在公司高管们的平均收入相当于普通工人的369倍,是高管薪酬公开前的近3倍。
  想到这些,当我遇到一个公司高管时,我问了他几个问题。
  “如果你们工资数据库里的信息被公司上下知道了,”我试探着问,“那会怎么样?”
  那个高管警觉地看着我,说:“那会披露出很多事情来——内部交易、金融丑闻,诸如此类。如果每个人的工资都被大家知道了,那可是真正的灾难。除了那个薪水最高的人,所有人都会觉得工资太低——要是他们出去另谋高就,我丝毫不觉得奇怪。”
  这难道不奇怪吗?工资多少与幸福程度的关联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紧密,这一点已经反复得到了证明。研究证明,最幸福的人并不在个人收入最高的国家里。可是我们还是一个劲儿地争取高工资,这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出于嫉妒。正如20世纪的记者、讽刺家、社会评论家、愤世嫉俗者、自由思想家H.L.门肯指出的,一个人对工资是否满意,取决于他是否比他妹夫挣得多。为什么和妹夫比?因为这种比较是明显而又现成的。
  公司高管薪酬的无节制增加已经给社会造成损害性后果。高管工资的无度增长,非但不会使他们感到羞耻,还会鼓励他们之间进行攀比,再次要求加薪。“在互联网时代,”《纽约时报》的一条标题中说,“富人现在嫉妒的是比自己更富有的人”。
  (余 娟摘自中信出版社《怪诞行为学》一书,喻 梁图)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4期 | 标签: | 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