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意林》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san_xi_yi_bi_shu

    三习一弊疏

  • yi_dui_jin_shou_zhuo

    一对金手镯

  • hong_chen_xiang_kan

    红尘相看

  • juan_cun_li_de_you_xi

    眷村里的游戏

  • gao_bie_bai_ge

    告别白鸽

  • ai-4

  • peng_ran_xin_dong_de_gan_jue

    怦然心动的感觉

  • meng-2

  • a_mi_er_han_yin_du_dian_ying_de_bian_ge_zhe

    阿米尔·汗:印度电影的变革者

  • dang_huang_miu_de_guang_zhao_che_da_di

    当荒谬的光照彻大地

  • man_le_ban_pai

    慢了半拍

  • si_tao_sui_zi

    丝绦穗子

  • gen_su_shi_xue_zen_yang_la_shi_shu

    跟苏轼学怎样“拉史书”

  • wen_hua_bu_yu_yu_wang

    文化哺育欲望

  • si_fang

    私访

  • ren_yan_zai

    人焉廋哉

  • ying_jie_gu_du_zhong_lao_de_ren_sheng

    迎接孤独终老的人生

  • zui_hao_de_fang_zhu

    最好的放逐

  • xi_sheng_yong_yuan_bi_an_yi_gao_gui

    牺牲永远比安逸高贵

  • gong_zuo_shi_jian_jiu_shi_bi_sai_shi_jian

    工作时间就是比赛时间

  • wei_ai_ting_bai_de_xin

    为爱停摆的心

  • wo_de_fu_qin-3

    我的父亲

  • huan_ying_xia_ci_zai_lai

    欢迎下次再来

  • jian_tou_fa_de_lei_ge_he_xia_jiang_rou

    剪头发的磊哥和虾酱肉

  • hua_fei_shi_jian_he_lang_fei_shi_jian-2

    花费时间和浪费时间

  • chen_mo_de_wei_li

    沉默的威力

  • shi_bai_bo_wu_guan

    失败博物馆

  • dou_shi_mai_mai_ren

    都是买卖人

  • ting_dong_yin_le

    听懂音乐

  • hong_jiu_jia_shui_yu_na_po_lun_de_pin_wei

    红酒加水与拿破仑的品位

  • shui_cha_ye_he_zi_sha_hu

    水、茶叶和紫砂壶

  • zhen_zheng_de_gong_jiang_jing_shen

    真正的工匠精神

  • ren_lei_zhe_teng_shi

    人类折腾史

  • ta_ping_shen_me_zui_xing_lei_lei_que_sheng_ming_xian_he

    他凭什么罪行累累却声名显赫

  • wei_mei_bei_hou_de_yin_an_mian

    唯美背后的阴暗面

  • de_ge_shou_jing

    的哥受惊

  • yan_lun-104

    言论

  • you_mo-6

    幽默

  • xin_mao_de_zao_yu

    新帽的遭遇

  • bu_wan_er_mei

    不完而美

  • xiang_dao_xia_yi_ge_ren

    想到下一个人

  • tong_shi

    同事

  • shi_bai_zhe_he_fang_zi

    失败者和房子

  • yi_zhang_shu_zhuo

    一张书桌

  • yi_sheng_bu_hui_tou

    一生不回头

  • mai_yi_duan_sheng_huo

    买一段生活

  • qian_shan_wan_shui

    千山万水

  • feng_huang_san_dian_tou

    凤凰三点头

  • hu_xian

    弧线

  • xue_lin_xin_yu-2

    学林新语

  • zhi_qu-13

    智趣

  • jin_rong_zheng_liu_chi_zhong_guo_gu_shi_yu_lou_shi

    金融蒸馏池:中国股市与楼市

  • du_zhe_guang_ming_xing_dong_51

    “《读者》光明行动”(51)

剪头发的磊哥和虾酱肉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即便天涯羁旅,许多人却还固守着国内的传统。每每年关将近,留学生中便有两股“异动”:一是置办年货的买卖;二是理发的交易。
  在法国,最简单的理发都要二十欧元起,对囊中羞涩的留学生来说,实在过于昂贵。于是从腊月开始,留学生中那些学戏剧电影、有舞美造型经验的人便愈发抢手。理发一次收五欧、十欧,既能为同学提供方便,又能改善自己的生活。
  磊哥就是这样一个“技多不压身”的留学生。他拍过电影,又读着博士,理发更是分文不取,所求只是美食一顿。
  磊哥的理发手艺,起初也仅限于男生。自备剪刀、推子,上门服务,理个小平头,便能饱食一顿。包子、大盘鸡、红烧羊肉,加上美酒几杯,便结下友谊。两个月后,又是同一批客户,给他奉上大盘鸡、包子、红烧羊肉。
  久而久之,磊哥的声名便传到了周围小城镇的留学生群里。于是,磊哥开始背着工具,跋山涉水、跨市跨省地发展着自己的理发事业。每次回来,他都容光焕发,脸也似乎也胖了一圈。
  二
  “喂,磊哥,我这边两个人头,腊月二十三有空吗?”那天,我也给他打了电话。
  “二十三晚上可以。”磊哥用沉稳缓慢的声音回答道,最后不忘加一句,“菜要好。”
  这一天,我早已提前准备了家乡的特色菜虾酱肉。制作虾酱肉,首先得选用上好的、略肥的五花肉,将肉切成大方块,煮至七成熟。这时,肉块会略微卷起,稍稍膨胀,泛出一层白光。然后,在肉皮上抹上蜂蜜或老抽,在肉上切些横竖花纹,放入锅中油炸。再次出锅时,肉内多余的脂肪已经渗入热油中,肉皮却金灿灿的,泛着又小又酥的泡泡。
  肥肉黄白透亮,瘦肉粉白诱人。将肉切片,拌上咸香的虾子酱和炒面混合成的汁液,整齐地码好放进瓷碗中,再加上葱、姜、蒜和干辣椒。然后用盐水和面,擀出一张圆形面饼,封住碗口,最后上锅蒸。虾酱肉的制作,对留学在外、缺少烹饪工具的我来说,算是一项和理发一样费时费力的大工程。
  三
  磊哥进门的时候,装虾酱肉的瓷碗刚刚放入热水中开蒸。
  把报纸中间撕开一个孔,套在我肩膀上,磊哥便开始了工作。
  “剪短一点就好。”我对他说。
  磊哥下剪缓慢,好像边剪边思索着什么高深的东西。我旁边的师妹忍不住问:“磊哥,你到底给女生剪过头发没有啊?”
  “在国内拍电影时女生的头发都是我剪,在这里你们是第一批。”
  师妹瞪大眼睛,紧紧盯着磊哥的剪子,生怕他出错。
  炉灶上的虾酱肉这时已经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好香啊!”他忍不住赞叹道。
  “磊哥,好好剪,待会儿有好吃的!”师妹在一旁威逼利诱。没多久,磊哥就把我的齐胸长发剪得齐肩了。
  剪着剪着,虾酱肉的味道随着白色的蒸气在我十二平方米的小屋里弥散开来。味道进入每个人的鼻孔,挑逗着大家的神经,也奇迹般地激发了人类的创造力,只见慢条斯理的磊哥突然激动起来。“有了!”他叫道,“你的脸型,其实最适合创意发型。左边头发齐耳,右边及肩。你看怎么样?”
  一片肉香中,磊哥仿佛艺术家附体。
  而肉香入脑的我,大脑中负责判断力的部分也迟钝了,竟跟着附和道:“好!剪!”
  肉香环绕中,磊哥的剪刀飞快地动起来,不一会儿就完成了理发大业。镜中的我,果然从齐胸长发变成了左右不齐的短发。
  当虾酱肉最终出锅,倒扣在瓷盘上,揭开瓷碗时,一座圆润饱满、散發着香气的焦黄色肉山,覆盖在如同草原落雪后山峦起伏的面饼上,混着虾酱的肉汁从肉山边缘汩汩流出,磊哥不由得惊叫起来。他激动地抓起我的相机,好像拍电影一样变换着角度。“这样拍更诱人。你看,肉上面一闪一闪的!”
  我瞥了一眼,照片中的虾酱肉,果然像是从美颜相机中走出,被笼罩在一片神秘诱人的雾气中。
  那天的虾酱肉,我几乎一口都没吃。因为磊哥一直埋着头在虾酱肉前,一筷子连着一筷子,好像一只饥饿的老虎。
  四
  此后,磊哥开始对自制肉食有了兴趣。我最后一次和他通话,他正坐在前往南法的火车上,带着自己刚卤好的一块肉。
  那天早上磊哥刚起来不久,就开始练习卤肉技艺,一边练习,一边预订一周后去南法旅游的火车票。可订完却发现弄错了日期,他订的火车,一个小时后就会出发,且不能退票。于是磊哥毅然拿起卤肉,匆匆忙忙赶到火车站——这块肉,是他当日携带的唯一行李。
  十几天后,他离开法国,前往美国游学。没过几日,我便收到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块热气腾腾的东坡肘子,下配文字:“此肉可与姐之虾酱肉相媲美!”
  肘子品相好,同样“一闪一闪亮晶晶”。大概磊哥已经把自己“理发换美食”的事业拓展到了美国。
  五
  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磊哥,也没有听到关于磊哥吃肉、做肉的故事
  只是几日后,我突然在路上遇见一个发型和我相似的中国女孩——左边头发齐耳,右边及肩。我们彼此都有些惊讶。
  “你好!”我冲她打招呼,她也好奇地看着我。
  “你这头发……你认识磊哥吧?”
  “嗯嗯,是他剪的!”女孩使劲儿点头,我竟有些莫名的激动,好像在他乡遇见了故知。
  (王 梓摘自网易人间,李 旻图)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6期 | 标签: | 15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