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lie-feng-deng

    裂缝 等

  • you-shi-sheng-fei

    有事生非

  • jia-you-huang-jin-niu

    家有“黄金牛”

  • jiu-jing-shui-de-wa

    究竟谁的娃

  • jiu-ming-de-jin-li-yu

    救命的金鲤鱼

  • xin-lang-wei-gu-shi-da-sai-10-yue-you-xiu-zuo-pin-xuan-deng

    新浪微故事大赛10月优秀作品选登

  • jiao-hua-zi-chi-rou

    叫花子吃肉

  • sheng-si-yi-zhang-zui

    生死一张嘴

  • jiu-ping-xin-wen

    “酒瓶”新闻

  • mi-dian-feng-yun

    密电风云

  • shu-jian-en-chou

    书剑恩仇

  • ban-chang-ling

    班长令

  • da-yong-chang

    大用场

  • yi-zhang-te-shu-de-fa-dan-deng

    一张特殊的罚单 等

  • shen-mi-de-pao-you

    神秘的“炮友”

  • you-mo-de-guang-gao-yu-deng

    幽默的广告语 等

  • kou-tou

    口头

  • pan-yue-dian-feng

    攀越巅峰

  • mao-qiang-yu-xi-mi

    茂腔与戏迷

  • dong-gan-di-dai-ma-shang-kai-shi-4

    动感地带 “码”上开始

  • yi-yan-ren-he-liang-yan-ren-deng

    一眼人和两眼人 等

  • gai-pei-chang-de-shi-zheng-ren

    该赔偿的是证人

  • peng-ci-bu-rong-yi

    碰瓷不容易

  • jue-zhao

    绝招

  • zui-jia-fang-dao

    最佳防盗

  • ta-he-ju-chang-sha-guan-xi

    他和局长啥关系

  • lao-niang-lai-duan-xin

    老娘来短信

叫花子吃肉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讨肉吃
  张黑赤天生是个吃肉胚子,一顿能吃几斤肉。可惜他生在穷苦人家,吃肉吃得沦落成了叫花子。
  这天,张黑赤到西城口要饭,正好算命的刘半仙在卦摊上吃红烧肉。张黑赤顿时就迈不动腿了,流着口水喊着要吃肉。刘半仙刚想骂却心眼一转,打算耍他一回,便说:“要吃肉是吧?告诉你个好去处,晚上三更去城门口等着,包你吃个够。”说罢还假装掐指一算,胡说道,“你命中禄米旺,将来要吃一辈子肉,今晚你去西城门,鸿运从此高照。”
  这话谁都不会信,偏偏他张黑赤却当了真,三更天果然来到西城门内,远远看见一伙人打着灯笼提着食盒走来。张黑赤早闻见那是粉蒸肉的香气,心想刘半仙还真准,便饿虎般的扑了上去,却被那几个人死死地扭住。这可是县太爷的夜宵,哪里吃得?
  原来县太爷喜欢搓麻将,夜夜在“悦春园”和几个财主打到五更天,三更左右衙役会到“醉仙居”酒楼拿订好的粉蒸肉给他当夜宵,这些刘半仙都知道,所以他糊弄张黑赤来讨打。
  再说张黑赤被锁在县衙的石狮子上,直到五更天县太爷散了场,才给提出来审。县太爷喝问他为何抢肉?张黑赤头一昂,大声说:“刘半仙说了,这是我命中注定的肉,当然要吃!”县太爷看他傻里傻气,正要赶他走,可又心里一动,笑问张黑赤:“你真想吃肉?”张黑赤连连点头。县太爷又哄道:“肉尽管吃,但要听话。”张黑赤听了忙兴奋地喊:“有肉吃就听话!”
  县太爷命人端来一碗红烧肉,张黑赤扑上去,张开大嘴就吃,喉结里还嗯嗯有声。县太爷看着他的贪吃相,嘴角露出一丝坏笑。
  骗肉吃
  第二天晚上,“悦春园”的牌局打到二更多,王员外的家丁送夜宵来了。到了走廊里,家丁看见王员外靠在条桌上打盹,心里嘀咕,员外这是咋了?不搓麻将反倒坐在这里偷闲,莫不是肚子饿了等在这里吃夜宵?
  家丁把食盒放在桌上,躬着腰说:“老爷,夜宵送来了。”话音刚落,就见王员外猛地坐起来,揭开食盒,端出夜宵就吃。这是一碗卤猪肉,香气四溢,王员外吃得喉管呜呜作响。家丁一看王员外一副多年没吃肉般的吃相,心里嘀咕:不对呀,员外今天怎么这副德行?再就着微弱的灯光仔细一瞅,妈呀,弄错了,这人根本不是王员外。家丁急忙揪着那人就打。
  你猜那人是谁?就是张黑赤!
  原来最近一段时间,县太爷手气不好,被王员外赢了一大笔银子。县太爷看见张黑赤身材相貌有点像王员外,头脑里就猛地闪出一个歪主意:让张黑赤冒充王员外骗吃他的夜宵,也算煞煞王员外的手气。
  这时候,张黑赤和家丁的吵打声惊动了屋里打牌的人,王员外气得吹胡子瞪眼,要把张黑赤送到县衙,让县太爷狠狠法办。可县太爷挥挥手说:“这是个浑人,何必和他一般见识,今晚的夜宵我请了。来来来,继续打牌,别扫了雅兴。”县太爷发话了,王员外不好再说什么,眼瞅着张黑赤大摇大摆地走了。
  还真巧,张黑赤这么一搅,王员外后半夜输了个光,县太爷赢得哈哈笑。散局后,王员外铁青着脸回到家,家丁忙上前赔笑说:“老爷,我把张黑赤抓来了,您消消气。”王员外赶紧拿着马鞭劈头盖脸抽了张黑赤一顿,骂道:“你胆子不小,敢吃我的肉,我抽死你。”张黑赤熬不过打,大哭说:“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赢了县太爷太多银子。”王员外一愣,停了下来,问了个仔仔细细,气得青筋爆出。
  这时,管家凑上前小声说:“老爷,去知府大人那里告一状。”原来,王员外之所以不买县太爷的账,敢赢县太爷的银子,是因为知府大人是他的女婿,那可是县太爷的顶头上司。
  王员外亲自押着张黑赤到女婿面前告了一状,要女婿帮他出口恶气。知府大人笑着劝慰了他一番,说:“这还不简单?他唆使叫花子吃了你的卤猪肉,我叫他加倍还你不就是了?”
  送肉吃
  过了几天,县太爷正在处理公事,忽然手下人来报,知府大人派差办来公干。县太爷急叫快请,待这差办一进来,县太爷的眼珠差点掉了下来。来人竟然是张黑赤!
  只见张黑赤穿着公服,对着县太爷傻笑,还送上了知府的文书。县太爷愣了好一会才看,上面大意是:因邻县正在闹猪瘟,为防止传染,知府衙门决定督促预防,今差遣差办张黑赤检查预防事宜,为时一个月。
  县太爷心知肚明,这是知府大人在帮王员外出气。可是派来的人虽是个浑人,事却是个正经事,邻县确实在闹猪瘟,如果真的传到本县,可以将他定个预防不力,革职查办的罪名。
  县太爷只得命人看座,忍气吞声地问:“张差办,不知你对预防猪瘟有何高见?本县尽力筹办。”张黑赤头一昂,嘴一撇,说:“知府大人说了,我是来吃肉的,不满一个月不许回。”
  县太爷知道张黑赤是个浑人,有理说不清,只得派了两个衙役好酒好肉地服侍他,还专门给他配了个大厨,顿顿变着花样做。
  看着一个叫花子满嘴油腻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县太爷恨得牙痒痒,就给总督大人写了一封信。俗话说,朝中无人不做官,县太爷不学无术能当官,靠的是他叔叔总督大人。
  总督大人看了县太爷的信,就发文给知府大人,说总督衙门人手不够,要调张黑赤去总督衙门当差。知府大人拿着公文愣了半晌,只得照办。
  张黑赤恋恋不舍地带着对酒肉的思念,离开县衙,去了总督衙门。
  谁知过了几天,张黑赤摇身一变成了总督衙门的书办,捧着总督衙门的公函来知府衙门公干。公函里说朝廷拨了一批银两修理河道,总督大人特委派张黑赤来督促工期,时间是半年。张黑赤是个浑人,哪里懂什么修理河道?知府大人哭笑不得,知道这是总督大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替县太爷报仇来了。他让叫花子吃县太爷一个月的肉,总督大人就让叫花子吃他半年肉。
  知府大人当然知道怎样款待张黑赤,好酒好肉管够。可是知府大人心里不舒服,就给恩师吴太师写了一封信。
  吃不完的肉
  这吴太师也不是省油的灯,马上写起了奏章。这天,太后正带着小皇帝批奏章,就看见了他那份,参总督藐视朝纲,派叫花子督促河道工期。太后早习惯了这种内官和外官的争斗,随手把奏章扔在旁边。小皇帝却好奇地问:“母后,这叫花子吃肉真这么厉害?”
  小皇帝一问,太后心里一动。原来小皇帝厌食,怎么哄都不好好吃饭,还特别讨厌吃肉,所以长得病恹恹的。皇帝身体好,才是江山社稷的福气啊,太后没少为这事操心,可各种方法都想尽了,无奈小皇帝就是吃不下饭。太后想到这儿,忙下懿旨召张黑赤进宫。
  总督不知其中奥秘,赶紧派人锦衣装扮把张黑赤送进宫。太监教了他些礼仪,把他带进偏殿。太后和小皇帝坐在龙椅上,下面摆着只红泥小炉,炉上支着口锅,锅里炖着热腾腾的肉,足有五斤多,香气四溢。张黑赤眼瞅着猪肉,咽着口水,食欲大动。太后刚说让他吃,他就饿狗般冲上前,早把礼仪抛在脑后。
  张黑赤大口大口吃着肉,喉咙里发出狗一样的低呜声,嘴唇烫起了泡也浑然不觉,一脸的满足样,连太后都被他狼吞虎咽的粗鄙吃相逗笑了。
  不多会儿,张黑赤就风卷残云,竟然把五斤多肉一口气吃完了,撑得只打饱嗝,嘴角上流着肉汁,衣服上全是油渍,满足地傻笑着。小皇帝被勾起了食欲,嚷着要吃肉。太后早有准备,命宫女端上肉来,看小皇帝香喷喷地吃着,太后赞许地点着头。
  这以后,张黑赤就成了小皇帝的陪吃。自从有他陪吃,小皇帝再也不厌食了,身体自然也越来越好。张黑赤虽然浑,却懂得一个硬道理,那就是把小皇帝哄好了,他就有吃不完的肉。于是他平日里学狗学猫地打着滚叫,逗小皇帝开心,弄得小皇帝离开他就茶饭不思。太后一高兴,封了他为四等护卫,专门陪侍小皇帝。
  几个月后,张黑赤告假还乡,要给爹娘修墓,县太爷领了命,鞍前马后地陪着。路过算命摊时,张黑赤掏出二十两银子直往刘半仙怀里塞,说他算命准,自那晚后自己果然飞黄腾达了。
  刘半仙惊讶地接下银子,瞅着张黑赤穿着锦衣玉袍远去的背影,一个劲地发呆,心里直嘀咕:这世道怎么了?叫花子真吃到天鹅肉了!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2期 | 标签: | 40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