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zhi_dou_bang_fei

    智斗绑匪

  • chun_bai_xin_shi

    纯白心事

  • dan_gao_you_xi

    蛋糕游戏

  • cheng_zhe_huo_che_qu_he_lan

    乘着火车去荷兰

  • bi_ni_gui_wu_mao

    比你贵五毛

  • yi_wan_ge_yong_bao

    一万个拥抱

  • fm_diao_pin_106_8

    FM调频106.8

  • xi_mie

    熄灭

  • ni_bei_wo_jie_guan_le

    你被我接管了

  • tiao_chang_bo_bo

    “条长”波波

  • liang_ge_lao_shi_he_yi_tiao_he_de_yue_ding

    两个老师和一条河的约定

  • yi_shi_de_bian_jie

    遗失的边界

  • shi_jie_si_da_chao_shi_kong_xuan_an

    世界四大超时空悬案

  • wu_nuan_yi_lv_feng

    焐暖一缕风

  • zhao_pian_zhong_de_bing_diao-2

    照片中的冰雕

  • bao_wen_gui

    豹纹龟

  • bu_yuan_duan_wei_ba_de_gou

    不愿短尾巴的狗

  • ao_hu_ru_xie

    傲狐辱蟹

  • zhu_zi_de_wu_dao

    珠子的舞蹈

  • chi_xu_fei_teng_de_shui

    持续沸腾的水

  • cong_qiao_dong_li_zou_chu_de_shao_nian_fu_weng

    从桥洞里走出的少年富翁

  • cheng_gong_shi_bi_po_de_jie_guo

    成功是逼迫的结果

  • lao_hu_zuo_guo_de_ban_deng

    老虎坐过的板凳

  • zheng_kai_qing_chun_zuo_ban_zheng_zai_lu_shang

    郑恺:青春做伴,正在路上

  • jin_se_de_shou_zhi

    金色的手指

  • shang_di_de_re_xian

    上帝的热线

  • wu_fa_rao_shu_de_fu_qin

    无法饶恕的父亲

  • yi_wai_zhi_cai-2

    意外之财

  • ma_ma_wo_ai_nin

    妈妈,我爱您

  • dai_er_zi_cheng_feng_ao_xiang

    带儿子乘风翱翔

  • wu_yu_lun_bi_de_mei_li

    无与伦比的美丽

  • shao_nian_e_yu_bang

    少年鳄鱼帮

  • jiao_ren_zhi_lei_1

    鲛人之泪1

  • yan_xue

    腌雪

  • mi_dong_san_bu_qu

    觅冬三部曲

  • xiao_sheng_chu_jia_zuo_zhan_tai

    小升初佳作展台

  • pi_li_man_you_tang

    霹雳漫游堂

  • tu_he

    秃鹤

  • han_jia_sheng_huo_qu_qu_kan

    寒假生活趣趣看

  • gao_xiao_nong_chang

    搞笑农场

  • ren_qiu_shi_le_fan_tian

    囧人糗事乐翻天

  • gao_zhong_na_xie_jing_dian_de_kou_fen_dan

    高中那些经典的扣分单

  • ce_shi_ni_shi_fou_huan_you_tuo_yan_zheng

    测试你是否患有“拖延症”

  • lao_sao_yuan_lai_shi_shua_ma_shi_de_ai_tan

    “牢骚”原来是刷马时的哀叹

  • miao_shi_qu_jiu_cuo_xie_xing_ming

    妙诗趣纠错写姓名

  • le_gao_da_dian_ying

    《乐高大电影》

  • cheng_shi_de_lei_dian_wei_shen_me_bi_xiang_cun_duo

    城市的雷电为什么比乡村多?

  • da_jia_zheng_zai_shuo

    大家正在说

  • 12_xing_zuo_2014_nian_01_yue_yun_shi

    12星座2014年01月运势

鲛人之泪1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子夜午时,月黑风高,阴风阵阵,林影绰绰,有人似鬼,行踪隐密,若隐若现;有鬼似人,深山老林,藏于暗处,凄声惊鸦,人心惶惶。
  一切都处在看不清道不明的状态中,黑漆漆一大片,却被诡异的淡淡的蓝色光芒笼罩着。到处都是形状古怪的鬼魅,走近了却只是怪石树林。再往前看,你永远也不知道与你一臂之隔的黑色物体到底是人是鬼,是木还是妖精。
  “咔吧”轻微一声脆响,老林深处闪出一条黑影,黑影东张西望鬼鬼祟祟。忽然,一颗白色的动物脑袋从黑影的脚边幽幽悬浮起来,那动物的脸长得像狐狸又像狗,它脑袋上的毛发呈白色,一根杂毛都没有,鼻端一块黑,三角形的白耳朵出奇的大,脸上没有胡须,一双单眼皮黑色小眼睛炯炯有神,默默地盯着黑影的一举一动。此物的脸很熟悉,乍看像牛头梗,细看像狐狸,最后用上必杀技铝合金狗眼仔细一看却像男星——孙红雷……
  黑影似乎对动物脑袋的出现浑然不觉,依旧往树林深处探头探脑。
  突然,“啊——”的一声,林子深处的惨叫划破寂静,吓得黑影脚一抖……
  “溜溜——”白脑袋动物一仰下巴,噘嘴发出一串古怪的“溜溜”声。
  黑影又被吓了一跳,猛地抓起白脑袋动物捂住它的嘴,“小声点,惊动了它怎么办?”
  “溜溜,老大,你踩到我的脚了,好痛!”白脑袋动物委屈地挣扎着。白脑袋动物不是只有一颗头,哪来的脚呢?原来白脑袋动物只有脑袋是白色的,脑袋以下通体碳黑,很容易与夜色混为一体,造成白脑袋悬空的假象。只见白脑袋胖乎乎的和狐狸很像的黑色身体上有四只长有利甲的爪子,屁股上有一条蓬松的大黑尾巴。白脑袋黑身体动物长得像狐狸又像牛头梗又像孙红雷,而且还说人话,谁也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动物。
  “这都是你的错,谁让你偏偏站在我要踩的地方。”被白脑袋动物叫“老大”的黑影是一位少年,说话撇着嘴,十分理直气壮,一头凌乱的刘海搭在额前,身上穿着松挎T恤加一条半旧牛仔裤,球鞋脏兮兮的,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
  “啊——”林子深处,又一声惨叫传来。
  少年明显哆嗦了一下,他抱紧树干,给了白脑袋动物一个惊恐的眼神。白脑袋似乎领会了老大的意思,它眨了眨单眼皮小眼睛,“不是鬼魅,是人类的惨叫。”
  “叫得这么惨,到底是遇到了什么?”少年的眼前出现了一个血淋淋的人类,人类因为极度惊恐出现癫痫状态,两眼翻白浑身颤抖,张着嘴怎么也合不拢,汗水打湿了他的头发和衣服,他的脸颊凹陷,呈死人般的青灰色,形如鸡爪的手却深深陷入地面,固执地拖着身体往后退……但这么做只是徒劳,那个令他害怕的东西很快扑向了他,人类发出“啊”的短促惊叫,血肉横飞。
  “不不不!”少年摇了摇头,把幻想出来的恐怖画面摇出脑袋,他深吸一口气,为自己提升士气,紧接着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哼!管你什么妖魔鬼怪,在百年驱魔世家夏家面前,都得俯首称臣!”
  “好帅啊,老大!”少年的英姿让白脑袋动物十分崇拜,蹲在他脚边直摇尾巴。
  “先派夏家契约兽前去一探究竟吧。”少年指了指白脑袋动物往尖叫声方向一挥手,“孙洪雷,去!”
  名叫“孙洪雷”的白脑袋动物却蹲在地上一动不动。
  “去啊,你这只肥狗!胆儿肥了是吧,老大的话都不听了!”少年使劲拽着孙洪雷的两条狗腿,孙洪雷前爪的指甲深深钉入一根树干,拼命摇头。
  “老大,我不行啊,老大!”
  “为什么不行?”少年用吃奶的力气拔起孙洪雷,“你不是天狗吗?天狗怎么会害怕凶邪之气?快去!”
  又西三百里,曰阴山。浊浴之水出焉,而南流于番泽。其中多文贝,有兽焉,曰天狗,其状如狸而白首,其音如榴榴,可以御凶。
  ——《山海经·西山经》天狗
  “可是……可是《山海经》里的妖怪们都说我狗屁都不是。”孙洪雷从单眼皮小眼睛中挤出两滴小眼泪。
  “原来是这样,所以你的心灵才因此受伤吗?”少年露出同情的眼神,拔着孙洪雷的手一松,孙洪雷被拉长的下半身瞬间弹回树干上,孙洪雷“溜”地一声惨叫,流着眼泪在地上痛得直打滚!
  不过孙洪雷的疼痛很快就被少年安抚了,它感到头顶上方传来两道温暖的光线。它缓缓转过头去,看到老大满脸慈爱地看着它,眼睛充满着母性的光辉,那么温暖,那么柔和,瞬间缓解了它的疼痛。
  “孙洪雷,自信点。”少年的嗓音就像一片羽毛,轻轻抚慰着孙洪雷受伤的心灵。
  “老大……”孙洪雷从来没见过这么温柔的老大,激动得热泪盈眶。老大在安慰我了,老大对我真好!溜溜——
  “谁说你狗屁不是,自信点!”少年十分肯定,“你就是!”
  “老大……”孙洪雷的单眼皮小眼睛里情不自禁流出两行热泪。
  “是不是感觉好多了?”少年眼神热烈。
  “是!我充满了自信!”孙洪雷感激地说。
  “很好。”少年微笑着……伸出一条腿,一脚踹向孙洪雷的屁股把它踹进了树林里,“那就快去!”
  树林里,忽远忽近传来孙洪雷的声音,“老大,我去了,你一个人要小心。”
  “啊——”树林深处的凄厉喊声依旧绵延不绝,少年一个人站在黑漆漆的树林里,忽然一阵阴风刮过,传来不知道是树叶拍打还是兽类踩在地上的沙响。少年打了个寒战,空无一人的漆黑密林里,他有一种强烈被注视的感觉,仿佛四周都是眼睛。
  “孙洪雷,等等,你这么弱的能力真让人不放心。”少年打了个喷嚏,说着钻进树林深处,“还是让强大的我陪着你吧。”
  密林里传来孙洪雷感动的声音,“哇,老大,你真好,我太感动了!”
  一人一兽很快会合,轻踩着树叶行走,凄叫声不断,顺着声音就发现了一座白色断墙。那是一座废弃的山间小屋,残破不堪,弱不禁风。惨叫声来自里面,那绝不是正常人类会居住的屋子。
  “啊——”叫声不知第几次传来,这回多了一句台词,可是和前面的惨叫比起来,这句台词却十分微弱,如果不是靠近屋子,少年几乎可以肯定他是听不见那句话的——“救命,救命啊!”
  孙洪雷把黑鼻子贴着地面一边围着屋子转圈一边嗅啊嗅,忽然停止不前,竖起大三角形耳朵,用爪子指了指断墙,意思是:老大,这里有问题。
  断墙上有一扇破了好几个洞的窗户,窗户没有玻璃,古怪的是用白纸糊着的,上面有斑斑褐色的痕迹。少年呆了一下,那褐色的痕迹他太熟悉了!那不就是干涸的血迹的颜色吗?
  正当少年发呆时,一个巨大的黑影突然罩上窗上的白纸,那是一个用双手抱住头的人类的影子,影子在瑟缩后退,虚弱的声音从影子嘴里发出,“救命,救命啊!”
  在少年还来不及缩回脑袋的时候,一只细长的枯手从影子正面伸到影子的脑袋上揪住了一撮头发,然后使劲一拔……少年不敢再往下看,立即缩回脑袋。
  “啊——”又一声凄厉惨叫。少年胸口的心脏“咚咚”直打鼓,他几乎可以想象到枯手揪着影子的头发然后把影子的脑袋从脖子上拧下来的情景!
  “从我们听到的叫声来算,这个妖怪肯定杀了很多人。”少年轻声道,“破屋子里肯定关了不少人,身为夏家的继承人之一,我有义务把他们救出来!”
  “老大,你太了不起了。”孙洪雷满脸崇拜地看着他。
  “直接冲进去才是男子汉的作风。”少年道。
  “可是那个妖怪很厉害,直接冲进去会不会很危险?”孙洪雷有些担心。
  “所以你要保重。”少年说。
  “……”孙洪雷呆愣当场。
  “砰——”随着“溜”一声惨叫,一坨颇有重量的物体破窗而入。
  少年猛地往破窗里一探头,原本以为他能在破屋里看到一堆尸体,但最终他只看到了一颗满脸是血的脑袋。那颗脑袋原本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可长发却左秃右缺被硬生生揪走了大半,露出一块块带血的头皮。
  即使如此,被摧残的脑袋却依然活着,那是一个穿着套装的白领。精致妆容早被鲜血毁于一旦,尽管她惊恐地捂着自己的头皮,却依然逃避不了自己的头发被揪走的命运。
  “他喜欢我……他不喜欢我……他喜欢我……”白领的面前站着一个两米多高的丑陋人形怪物。怪物脸上的皮皱成一团,没有眉毛,死鱼般的大眼睛圆瞪瞪地一眨不眨,鼻子塌得只剩下鼻孔。怪物伸出干枯黑瘦的手拔扯着白领的头发,拔一下就说一句“他喜欢我”,再拔一下又说一句“他不喜欢我”,如此循环。
  “你在干什么?”少年吃惊地问。
  “我……我在占卜。”人形怪物沙哑开口,“拔人类的头发占卜,最近在妖怪圈里很流行呢。”
  没有尸体、没有杀戮,拔人类的头发占卜……这是怎么回事?被怪物的行动弄得一头雾水,少年几乎忍不住破口大喊——这不科学啊!
  《山海经》是中国先秦重要古籍,也是一部富于神话传说的最古老的奇书。该书气势磅礴,内容浩瀚如汪洋,是一部旅游、地理知识方面的百科全书。本书以《山海经》为蓝本,由著名少儿文学作家和央视编剧联合为你打造,既有文字的脉动,也有影像的流动!绝对好读还好看!
  作者简介:
  墨清清,原名林丹妮,国内崛起的新一代少儿文学旗手,著有《稀奇古怪乐小米》等畅销少儿图书,被誉为“杨红樱的接班人”。
  周飞,浙江海宁人。既是《意林12+》杂志编辑,同时也是影视剧编剧,目前还是央视12套《普法栏目剧》签约编剧。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3期 | 标签: | 34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