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zhong_guo_yong_fu_mian_qing_dan_jin_yi_bu_xuan_shi_kai_fang

    中国用负面清单进一步宣示开放

  • zao_meng_sheng_yi_li_de_su_ming_zheng_zha

    造梦生意里的宿命挣扎

  • mu_ji-11

    目击

  • shi_zhe_de_zi_sheng

    师者的自省

  • jin_zheng_en_de_jie_zou_yu_bian_zou

    金正恩的节奏与变奏

  • cao_hui_cao_de_wang_zhi_zi_jie_ban

    曹晖:曹德旺之子接班

  • sheng_yin_shu_zi-62

    声音·数字

  • yi_bao_ju_zhong_ju

    医保局中局

  • hang_zhou_yu_hang_tiao_long_pei_yu_du_jiao_shou

    杭州余杭:“—条龙”培育“独角兽”

  • mei_nv_yuan_chang_zao_chao_yan_li_tong_bao_bei_hou

    “美女院长”遭超严厉通报背后

  • jiang_su_gao_kao_bian_xing_ji

    江苏高考“变形”记

  • tai_shan_yi_xue_yuan_gai_ming_ji

    泰山医学院改名记

  • jiao_yu_ru_he_shi_xian_duo_yuan_ping_jia_yu_jing_zheng_shai_xuan_zhi_jian_de_ping_heng

    教育如何实现多元评价与竞争筛选之间的平衡

  • zhong_mei_jun_shi_guan_xi_cong_zeng_jin_zhan_lue_hu_xin_dao_fang_zhi_zhen_da_qi_lai

    中美军事关系:从增进战略互信到防止“真打起来”

  • jin_yu_zheng_yi_zhi_zai_ge_ge_jin_zheng_en_shen_bian

    金与正:一直在哥哥金正恩身边

  • dong_li_dian_chi_qi_ye_sheng_si_jie

    动力电池企业生死劫

  • jiang_su_tai_cang_shen_du_rong_ru_chang_san_jiao_yi_ti_hua_zhong_de_chuang_xin_ming_zhu

    江苏太仓:深度融入长三角一体化中的创新明珠

  • chen_fei_de_bing_yu_zui_gui_zhou_yi_sheng_bei_bu_an_diao_cha

    尘肺的病与罪:贵州医生被捕案调查

  • gan_su_19_sui_nv_hai_tiao_lou_bei_hou

    甘肃19岁女孩跳楼背后

  • lv_dong_wei_lai_di_jiu_jie_lv_se_fa_zhan_di_tan_sheng_huo_gong_yi_zhan_zai_jing_kai_mu

    绿动未来第九届“绿色发展·低碳生活”公益展在京开幕

  • chang_an_qi_che_chuang_ye_jing_shen_zai_gu_zi_li

    长安汽车:创业精神在骨子里

  • dao_yang_guang_qu_kan_ge_mei_li_de_ren

    到仰光去看—个美丽的人

  • wu_la_er_si_ke_zuo_jiao_ya_zhou_you_jiao_ou_zhou

    乌拉尔斯克:左脚亚洲,右脚欧洲

  • mei_ge_ren_dou_huo_zai_shi_dai_de_yin_ying_li

    每个人都活在时代的阴影里

  • shui_zai_ming_yun_mian_qian_dou_wu_ji_ke_shi

    谁在命运面前都无计可施

  • lian_jie_er_bu_shi_cheng_shi_rang_sheng_huo_geng_mei_hao

    联结,而不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

  • zai_qi_xing_da_de_she_hui_li_ru_he_an_quan_di_huo_zhe

    在气性大的社会里如何安全地活着

  • du_qiu_he_chao_gu

    赌球和炒股

  • zhong_guo_shi_sheng_cun_de_dao_bi_mo_shi

    中国式生存的倒逼模式

  • bo_shi_le_shan

    博士乐山

  • na_xie_zhuang_sun_zi_de_nian_qing_ren

    那些“装孙子”的年轻人

  • cheng_tian_fen_shou

    成田分手

  • chao_liu_xin_pin-22

    潮流新品

  • ya_li_sang_de_la_an_bu_luo_xiu_ba_xi_mei_nv_ai_yun_dong

    亚历桑德拉·安布罗休巴西美女爱运动

教育如何实现多元评价与竞争筛选之间的平衡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克服平均化和标准化教育系统对人们的分类和排名,回归人的本性,弘扬个性和尊重个体,不仅在于遵循教育本质,也在于回应社会发展对于人才的多元需求
  在高校分类愈加细化、教育追逐国际化、选择倾向多元化的背景下,高中教育如何与其衔接,并为目前在大学里大力开展的通识教育打下一些基础,是很多教育界人士关心的问题。
  高中教育的功能兼顾预备性与终结性。预备性是指为学生的升学做准备,强调的是学生需要具有何种知识储备、心智能力、资格要求和心性特征才能迈入不同类型的高等院校,即为应试教育做准备;终结性则要求培养学生直接参与社会生活的能力,即除了应试之外,还要为满足这个社会需要应该具备的能力。
  高中教育如何兼顾眼前应试和长远适应社会这两个诉求?如何兼顾基础性与选择性、统一要求与个性发展?如何协调课程的灵活性与知识的系统性?如何平衡多元评价与竞争筛选?
  近日,在北京大学举办的首届“大学-中学圆桌论坛”,试图回答上述问题。
  在这个论坛上,批判纯粹功利的行为成为一个共识。如何在高考的功利性和必要的素质储备之间取得平衡,成为一个热议的话题。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刘坚认为,当下中国教育面临的重大挑战,仍是以标准答案和高分数为取向的学习、教学与评价。这让一些中学把数字当成办学目标,有的大学也出现了重研轻教的现象。
  在有些地方,本来以素质教育为导向的新高考,也呈现出一些功利化特点。本来以个性选拔为目标的竞赛和自主化招生,也沾染了功利化的色彩。北京化工大学教授裴坚说,学生参加科研竞赛的动机不再单纯,逐渐演变异化为升学的捷径。
  在这种情况下,高中的教育很难呈现多元化的评价。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丁钢说,“如何实现多元评价”是一个同时困扰高等教育和基础教育的问题,在高中表现得尤为明显。尽管上海和浙江都加入了综合素质评价,但多元评价的落实,仍有很多问题。
  一位受访专家认为,一方面,高中课程设置较为简单,内容减负,高考区分度不足;另一方面,学生为了在低难度考试中不出错,确保成绩的稳定性,会大量刷题,这加重了学业压力,低效重复的学习并没有构成真正的智识挑战,中学减负却成为增负。
  复旦五浦汇实验学校校长黄玉峰强调,中学生记忆力好,吸收能力强,这是其未来创造的基础,而不应把大量时间放在习题这样的被动学习中。他说,在中小学,要通过大量阅读,才能建立人文教育的基础。“记诵经典是自古以来行之有效的人文涵养门径,不要低估学生的学习能力,低年级学生也能学好看似艰深的文言文。”
  与会者认为,当前,学生获取知识的途径愈发多元,生活体验愈加丰富,自我认知迅速发展,需要多元选拔机制满足学生的多元发展诉求。
  但很多人不赞同把应试教育的问题都归咎于高考。复旦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副研究员陆一说,高考如同一个建筑的钢架,是整个国家教育制度的基础设施,旨在维护基本教育公平。“高考的粗筛效果是显著的,但难以做到细筛,而这方面自主招生与竞赛可以提供一个比较有效的补充。”
  她指出,现实中,一方面,学科竞赛由于减负被削弱,另一方面,各种大学先修课程风行。“要认识到传统学科竞赛就是中国版的大学先修课程。我们对这些过去相当有效的选拔制度,应该重新进行客观的评估。”她认为,要改善应试教育问题,需要着眼于现实,中国大部分学校办学资源条件并不充裕,真正的教育是不计成本的,办学经费制约了理想教育的展开。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吴刚指出,中国基础教育的困境在于“为身份而斗争”,应试教育不过是功利教育的当代形态。他说,高考是目前相对高效和公正的筛选机制,它基于能力主义的筛选原则;教育因此成为身份建构的核心机制,也陷入普遍的身份焦虑之中,生生竞争与校校竞争是常态,技术层面的改革无法摆脱困境。
  在高考结束之后,许多学生会把复习资料留给学弟学妹。图/视觉中国
  而素质教育又面临内涵模糊的质疑。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刘云杉提出,当我们在说素质教育之“名”时,我们说的是什么?作为一个概念,素质教育是作为一个“批判的武器”出场,它直指“应试教育”,这就形成了“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的二元对立。
  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前校长王本中还认为,教育改革速度太快,折腾太多。他呼吁更加冷静地思考、理智地对话。
  针对上述问题,《中国新闻周刊》采访了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丁钢。
  中国新闻周刊:你认为,中学和大学是否存在衔接方面的问题?
  丁钢:目前来说,中国的中学和大学是两种很不一样的教育生态。中国的中小学生,在应试压力之下,升学考试是他们生活的全部内容。教师非常呵护学生,一方面是因为学生成绩好坏是衡量教师的标尺,双方是利益共同体;另一方面,雙方也在相处中有感情,教师是真心希望学生进步的。
  而问题也出在这里。我们曾经做过一个调查,中学生最大的期望不是减轻学业压力,因为对他们来说,从小到大都有学业压力,不可抗、慢慢地也可接受了,相比之下,学生更希望能有一点自我掌控的时间和空间。
  这是一个听起来很心酸的期待。学校、教师都是出自好心,但是把学生的所有时间都排满了。
  而到了大学,一切就不同了。教师跟学生的关系,变成了“你没问题不要来找我,就算有问题,你最好想清楚问题再来找我”。
  哪怕是最优秀的高中生,到了大学,也需要慢慢转变、适应。现在的大学希望能通过通识教育打开学生的视野,而对学生来说,在这样的压力之下,一切都要靠自己了。
  我认为,这是截然不同的教育生态,双方需要通过对话,来了解彼此的需求,互相衔接,促进高中大学教育方式的改变。
  中国新闻周刊:教育应当如何考虑个体的差异?
  丁钢:从孔子提出“因材施教”,到20世纪多元智能的提出,以及当今对个性化学习的强调,随着对学习个体差异认识的深入及其教育方式探究的不断推进,如何对待学习个体的差异及其施教和评价,成为了一个亘古常新的教育本质问题。
  如果不置这样的前提,类似不要输在起跑线上、取消文理分科、寒门难出贵子等种种说法,似乎可以社会正义的面貌取得正当性,而以统一和同一的尺度来衡量每个个体,并使应试教育获得现实的合理性。
  如果从这个前提出发,我们就不得不深刻地反思以上种种说法和现象的正当性和合理性,以及在大学招生中能否真正实现基于学习个体差异性发展基础上多元评价的社会公正。
  总之,克服平均化和标准化教育系统对人们的分类和排名,回归人的本性,弘扬个性和尊重个体,不仅在于遵循教育本质,也在于回应社会发展对于人才的多元需求。
  中国新闻周刊:你认为,如何能实现保证差异性,又有同一标准的高考制度?
  丁钢:我的建议是,用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替代高考。这类考试可以从高一开始,每年考两次。具体来说,学业水平考试,其实就是学科测试。每个学科可以按照难度,出ABC三套卷。比如一个学生未来想填的志愿是中文系,那么他的数学考卷可以选择B卷甚至C卷,语文当然要选择A卷。
  这样既和大学的专业方向相衔接,又能尊重不同人的个体差异,让学生从中学起就有更多的选择。
  中国新闻周刊:目前新高考允许学生从文理六门课中选择任意三门,这是否在朝着你所说的方向进行改革呢?
  丁钢:这是有益的尝试,但不是根本性的改革。以目前的现状来看,学生的选择并不多。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5期 | 标签: | 1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