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jin-zheng-ri-de-guo-ji-jiao-se

    金正日的国际角色

  • jin-zheng-ri-17-nian-de-zhang-quan-zhe

    金正日:17年的掌权者

  • chao-han-guan-xi-da-guo-jia-feng-zhong-de-dui-kang-yu-he-zuo

    朝韩关系:大国夹缝中的对抗与合作

  • hou-leng-zhan-shi-qi-chao-xian-yu-mei-ri

    后“冷战”时期:朝鲜与美日

  • chao-e-guan-xi-de-liang-ci-die-dan

    朝俄关系的两次跌宕

  • zhang-jian-qiang-zu-qiu-jiang-hu-zhong-de-cai-pan-da-ge

    张健强:足球江湖中的裁判“大哥”

  • wu-han-bao-zha-an-xian-yi-ren-wang-hai-jian-bei-wei-yu-mi-shi

    武汉爆炸案嫌疑人王海剑:卑微与迷失

  • ai-xin-ma-ma-yuan-li-hai-de-shou-yang-nan-ti

    “爱心妈妈”袁厉害的收养难题

  • da-gong-zi-di-ta-men-de-cheng-shi-cheng-chang

    打工子弟:他们的城市成长

  • jian-shui-zhi-nian

    减税之年

  • ci-qi-shang-de-wen-ren-hua

    瓷器上的文人画

  • yi-shao-ying-er-nai-fen-de-quan-qiu-xing-yao-su

    一勺婴儿奶粉的全球性要素

  • hu-bao-yun-chou-2012

    “虎豹”运筹2012

  • ping-tai-qi-zhong-de-guo-mei-zai-chu-fa

    平台期中的国美再出发

  • hua-yuan-jie-27-hao

    花园街27号

  • jiu-ba-dao-zhi-jie-qing-chun-lai-bu-ji-xue-hui-jia-zhuang

    九把刀:直接青春,来不及学会假装

  • wo-ba-huo-zhe-xi-huan-guo-le

    “我把活着喜欢过了”

  • hou-gong-li-de-li-shi-guan

    后宫里的历史观

  • ba-li-sheng-mu-yuan-yi-ci-nan-yi-fu-zhi-de-fa-guo-zhi-zao

    《巴黎圣母院》:一次难以复制的“法国制造”

  • a-bi-cha-bang-wo-xiang-zuo-de-zhi-shi-jie-fang

    阿比察邦:“我想做的只是解放”

  • mo-xi-ge-cheng-li-de-suo-ma-ya-bo-wu-guan

    墨西哥城里的索玛雅博物馆

  • pu-er-gu-shu-cha-zhi-ao-mi-shan-di-gu-shu-zhi-mei

    普洱古树茶之奥秘:山地古树之美

  • ha-wei-er-de-zhe-xue

    哈维尔的哲学

  • 13-ge-yu-zhou-chang-shu

    13个宇宙常数

  • san-ba-huo-yu-ling-rong-ren-zhi-hou

    “三把火”与“零容忍”之后

  • zhen-kong-de-pin-zhi

    真空的品质

  • zheng-rong-ying-guo-ren

    整容英国人

  • 69-mei-ai-guo-zhe-yun-wang-zhong-guo

    69枚“爱国者”运往中国?

  • huan-qiu-yao-kan-su-lan

    环球要刊速览

  • du-zhe-lai-xin-31

    读者来信

  • zhong-ya-shi-you-zhong-zhen-de-sao-luan

    中亚石油重镇的骚乱

  • wu-fa-gao-bie-de-zhan-chang

    无法告别的战场

  • tian-xia

    天下

  • li-cai-yu-xiao-fei

    理财与消费

  • hao-xiao-xi-huai-xiao-xi-2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yin-18

    声音

  • jia-zheng-qi-ren

    贾政其人

  • chuan-bi-si-nian

    椽笔斯年

  • yao-gun-zhi-xia

    摇滚之夏

  • ming-ri-shi-jie-zhong-jie-shi

    明日世界终结时

  • hao-dong-xi

    好东西

  • yu-jia-jie-pou-xue

    瑜伽解剖学

  • man-hua-21

    漫画

  • zhao-bu-hui-de-mei-wei

    找不回的“美味”

金正日:17年的掌权者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最后时刻
  无论在朝鲜内部还是国际社会来说,金正日的去世,显然都非常突然——仅仅在两天前,2011年12月15日,他还去了平壤一家即将开业的大型超市“光复地区商业中心”视察,这也是他此生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实际上,金正日的这次视察,被推测为与中国多少有些关系。2011年5月,金正日进行了最后一次访华。23日那天,他来到了扬州,在游览瘦西湖、参观了邗江经济开发区之后,他又来到了当地的大型超市华润苏果,在这里观看了20多分钟。超市相关人员说:“他特别注意查看了卖食用油和大米的区域……还向服务员询问了商品的种类。”有媒体注意到,陪同在金正日身边的,是朝鲜合营投资委员长李洙墉,他目前的工作正是负责引进“中国资金”;而且,这家即将开业的超市,使用的是非常中国化的名称——“商业中心”,所以有分析人士称,金正日很可能是在参观了扬州这家大型超市之后,指示开设这家超市的。
  媒体当时还写到了这样一个细节:在超市参观时,可能是因为金正日身体不适,扬州市委书记王燕文一直搀着他的右臂走路。而他下榻的宾馆别墅的一位工作人员说:“金正日从别墅入口走向客房时跛着脚走路,身体看起来很不舒服。”
  三个月后,媒体又罕见地拍到了一段金正日的视频。8月23日,金正日乘坐专列到达俄罗斯,准备与梅德韦杰夫举行会谈。在到达西伯利亚东部城市乌兰乌德后,又前往贝加尔湖。金正日在车站稍作休息的情景被拍到——自2008年后,金正日的行踪一直很保密。因此像此次这样详细公开相关视频,是非常罕见的。视频当中,金正日身穿黄褐色外套,脸色看起来比过去要好,但还是在随行人员的搀扶下拖着左脚走路。随后,他乘坐从自己专列载来的梅赛德斯-奔驰轿车向乌兰乌德西北方向行驶约170公里后,来到贝尔加湖东畔的“图尔卡村”。据说,金正日虽然患有脑溢血,但仍未戒烟。在当天拍到的视频中,金正日也是右手夹着烟卷。
  朝日新闻社原编委波佐场清在报纸撰文称,得知金正日去世的消息,“实在令人难以置信”。作为访朝日本新闻媒体的一员,2011年9月9日,波佐场清在平壤的金日成广场参加了朝鲜建国63周年阅兵式,有了近距离观察金正日和金正恩父子的机会。“经过三次严格的贴身检查,我们进入了会场的观众席。在阅兵式结束的时候,淹没广场的市民爆发出惊涛骇浪般的欢呼声,就在旁边的主宾席,总书记正拍手与之呼应。旁边站立的是金正恩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我们直线距离有七八米,总书记穿着卡其色的夹克。晒黑的脸庞,比电视上看起来要健康得多,透过薄茶色的太阳镜,他微笑着。”与此形成对比的是金正恩。“公开出来的照片给人白白胖胖的感觉,实际上并非如此。”波佐场清说,金正恩的面庞紧绷,“脸色与其说是白,不如说是苍白”。也许是与父亲相比,他对这种大场面多少还有些不适应。
  仅仅从外形判断,早在2000年左右,金正日的身体便发生了很大变化:不仅头发变得稀少,体形也明显消瘦,老化程度显著加快;2007年南北首脑会谈时,金正日的头发几乎全白,连走路都有些不够稳定。2008年9月9日,在朝鲜首都平壤举行的朝鲜建国60周年的庆典仪式上,金日成广场人山人海,然而,人们期待的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却没有出现。敏感的媒体发现,实际上从8月中旬以来朝鲜媒体就没有出现过金正日公开露面的消息。一时间,有关金正日的健康以及朝鲜最高权力接班人的话题迅速成为各国媒体关注的焦点。
  后来证实,金正日在2008年8月因脑出血而病倒。2009年3月,朝鲜媒体公布了金正日访问金日成综合大学游泳馆的照片,照片上的金正日身着蓝色便装,扶着泳池边的栏杆,与7个月前相比,金正日明显变瘦。他的出现向外界表明,他依然控制着这个国家。但是从媒体到情报部门,仍不放弃利用各种机会,以期找寻蛛丝马迹对这位神秘领导人的身体状况进行分析和预测。
  2009年8月,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访问平壤,寻求释放当年3月在中朝边境进行采访时被朝鲜扣留的两名美国女记者。当时,克林顿的主治医生、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教授罗泽·邦德也随行访问。而邦德在访问朝鲜之前专门接受情报机关的“教育”,美国情报部门要求邦德对金正日的走路姿势、牙齿、头发、手指灵活度、发音、手脚动作、体重等进行全面观察。在克林顿与金正日约3小时的会谈中,邦德也陪同出席,对金正日进行了近距离观察。据悉,邦德从平壤返回后,向本国情报部门报告了金正日的健康状态。而美韩两国情报机构早在数年前就开始关注和研究金正日的健康情况。他们根据其父金日成病故于心肌梗死,而金正日本人过于肥胖等情况判断,他可能身患糖尿病、心脏病等多种疾病,认为金正日寿命不会太长。
  据介绍,金正日2008年脑出血后,曾经戒过一段烟,但后来又重新抽烟。韩国一名神经科医生说:“患过脑疾的人重新吸烟,重犯的危险增加。糖尿病患者(金正日)吸烟会导致血管损伤,有引发心脏病的可能性。”一篇据称消息源来自朝鲜高层的报道称,金正日自患病后,情绪低落,偶尔还在亲信面前掉眼泪。医生向其三子金正恩建议,看表演有助于情绪稳定。所以,金正日每个月去看一两次艺术表演。但金正日长时间坐在椅子上看表演感到很吃力,有关单位于是把中场休息时间从10分钟延长到半小时。所以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太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坎贝尔在2010年3月访问韩国时,根据克林顿访问时收集的情报,曾表示:“综合考虑一切医学信息,我认为,金正日寿命剩下3年。”
  2012年是金正日之父金日成诞辰100周年,朝鲜为此提出了一个建设“强盛大国”的具体目标,金正日也因此马不停蹄地为迎接“强盛大国元年”而奔波。仅仅在2011年12月份金正日就曾先后9次外出视察,身体处于过度劳累状态。按照朝鲜官方说法,金正日是12月17日在“行驶的野战列车”上昏倒,虽然立即采取急救措施,但已无济于事,于17日上午8时30分去世。
  值得注意的是,朝鲜官方在12月19日发布去世消息的同时,也发布了《对金正日同志疾病和去世原因的医学结论报告》,确定为急性心肌梗死并发心源性休克,这实际上公开了在12月18日对金正日进行尸检的事实。有分析认为,作为长期管理朝鲜的最高领导人,金正日一直接受着最先进的健康护理。如果不能通过尸检确定死因是自然死亡,“中毒身亡”或“遇害”的说法会甚嚣尘上。1994年金日成去世时,金正日也公开了对金日成的尸检结果,但此后的若干年里,仍有人提出“通过拖延治疗间接杀害”的暗杀论调。目前金正恩的地位尚不稳固,进行尸检并迅速公布结果,也是为了防止朝鲜社会内部出现动荡。这大概也是朝鲜方面推迟两天公布金正日死亡消息的原因所在。
  “筹备”20年的接班人
  1974年2月13日,金正日被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选举为政治局委员。官方报纸《劳动新闻》在报道称:“党中央的意见就是领导的意见,金正日和金日成拥有同等权力。”这被外界普遍视作金正日已确立其接班人地位。
  实际上,早在金正日1960年9月进入金日成综合大学(金日成的所有子女都毕业于这所大学)经济学部政治经济学科学习时,他的“首长的子弟”的身份便卓然于世。政治、经济、历史、哲学、语言等主要课程都有一名个人教师专门辅导,这些“家庭教师”当然都是所在学科内最有名望的学者;大学生活一开始,因为金正日的活动范围加大,跟随他的警卫人员数目也增加。而管理金正日整个大学生活的,是他的表姐,也是金日成综合大学历史学部教授金申淑。据说金正日在大学时代就发表了许多论文,谈修正主义、工人阶级等,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一篇题为《重新查考三国统一问题》的历史论文;而他的毕业论文是《社会主义建设中郡的地位与作用》。在朝鲜发行的《金正日传记》中,这篇论文被形容为“超过了大学毕业论文水平,达到了新的理论境界”。
  1964年大学毕业之后,金正日就进入到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秘书室参事室工作。他的叔叔,也就是金日成的弟弟金英柱当时任朝鲜劳动党组织指导部部长。在金英柱的安排下,金正日开始参与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内部事务,让他全面了解党的工作。一年之后,金正日又被调到内阁总理参事室,开始了解政府所有行政业务的运行。1966年2月,金正日任党中央委员会组织指导部责任指导员,开始掌控中央机关和平壤市党组织。不久,金正日升任组织部指导部副部长和宣传鼓动部副部长。1970年平壤出版的《政治用语辞典》中,“世袭”被定义为“剥削社会中的反动陋习”,没多久,这个条目被删除。
  1973年9月,金正日又成为劳动党中央委员会书记,顺理成章地进一步向权力中心靠近。当在1974年升任政治局委员后,当时,党的核心干部中,已经吟唱歌颂金正日的歌曲,为了记录他的指示,干部们也专门备有特别的笔记本。
  1980年10月10日,在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六届一次全体会议上,被选为政治局常委和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的金正日正式亮相。当时的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常委只有三人,除了金日成和金正日之外,还有一位是军队元老李振宇元帅。与此同时,金正日还任党中央委员会组织秘书兼组织指导部部长,掌握了党的三大核心权力,牢固地确立了其“第二领袖”的地位。为别于被称为“伟大领袖”的父亲金日成,他被称为“亲爱领袖”。1991年12月,继承最高司令官职的金正日,把金日成高高地供奉在象征性位置上,除在外交问题上征求金日成的意见以外,其他所有工作都已由自己主管。到了1994年金日成去世的时候,金正日实际上已经为全面接管权力“筹备”了整整20年。
  实际上,虽然身为长子,但金正日得到其接班人地位的确认,也并不是毫无悬念的。至少在家族内部他便遭遇了两个对手的挑战。第一个竞争对手是曾经扶植他的叔叔金英柱。1970年在金日成生日时,朝鲜修改宪法以确立金英柱的绝对权威。此时的金英柱已是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会书记、组织指导部部长,政治序列排第二位。当时外界一度盛传金英柱要成为金日成的接班人。金正日与叔叔金英柱进行了怎样一番斗争,外界无法得知,但从结果上看,金正日最终得到了金日成和“游击派”的支持。但到了1971年,朝鲜方面传出金英柱患有“植物性神经不调和症”,此后在任何的文件或报道中均再找不到这个名字。
  另一个竞争对手则是其同父异母弟弟金平日(注:也有翻译成“金平一”)。金正日的生母金正淑去世后,1952年,金日成与秘书金圣爱结婚,生下女儿金敬珍和儿子金平日、金永日。出生于1954年10月的金平日外形酷似父亲。与没有军队经验的金正日不同,金平日还在金日成军事综合大学作战系学习过,后来还担任过护卫司令部装甲车大队长。但从1988年至今的23年里,金平日长期被派往欧洲担任驻外大使,以远离平壤的政治舞台。1994年7月他回国参加了父亲金日成的葬礼,但在朝鲜电视台随后播出的葬礼画面中,他和他的母亲金圣爱的画面被剪掉。此后,金平日很少返回朝鲜。金平日的弟弟金英日一直在朝鲜驻德大使馆任一名参事。2000年5月由于肝硬化在德国去世。
  在父亲的背影下
  1994年7月8日,正在妙香山别墅的金日成听到老战友赵明选大将的死讯后,精神受到打击,心脏病发作而突然去世。7月20日,在金日成广场举行的国葬以及追悼仪式上,一身黑色孝服的金正日独自站在众多参加者队列的最前面。与外界想象相反,朝鲜民众极少听到过金正日本人的声音,虽然关于金正日参观军事基地、考察厂矿企业以及出席文化活动的照片出现在报纸上,但视频影像却很少。据说唯一一次在广播上听到他的讲话,还是1992年4月在纪念人民军创建60周年的仪式上,金正日喊了一句“光荣属于英勇的人民军”。
  无论从着装还是性格来说,金正日与父亲金日成都有很大差异。游击队员出身的金日成善于外交、性格率直,喜欢穿西装;而金正日一直到1991年12月被任命为人民军最高司令官为止,一天也未曾经历过军务。他最喜欢穿的衣服是被称为“人民服”的夹克衫。
  在朝鲜官方发布的《金正日传记》中,有这样一个细节:1946年1月初,4岁的金正日随母亲到父亲的出生地万景台游玩。他的曾祖父金辅铉把毛笔和砚台放在金正日面前说:“你的祖父曾用这支毛笔和砚台写过‘志远’两个字,你父亲则写了‘朝鲜独立’4个字。曾孙,你要写什么?”金正日沉思了片刻,提起毛笔在白纸上工工整整地写上“金日成将军万岁”几个大字。曾祖父看了非常高兴:“果然是万景台的好后代。”
  这个故事的虚实无从考证,不过它至少说明一点:金正日要向外界表达他对父亲自始而终的恭敬和热爱。很多文章也提到过这个细节:1959年,17岁的金正日跟随父亲一起访问莫斯科。一次,金日成要到下榻的宾馆外去迎接苏联客人。大家亲眼看到金正日当着众人的面跪下,为父亲穿上鞋子,神情专注而自然。至少从公开的情况来看,金日成对这位长子是器重并着意培养的。朝鲜战争期间,金正日还被父亲送到吉林读书以免其受战火伤害;早在18岁那年,金日成就带他巡视人民军部队;后来更是有意带他出入各种政治场合。所以在中国方面,很多早期与金家打过交道者对金正日也非常熟悉。
  “金日成后来访华的时候,就带着金正日一起来。不过金日成在场的时候,金正日不怎么说话;等到后来自己做主的时候,话才说得比较多。”中联部曾参与接待金氏父子的一位老干部向记者回忆。
  1985年5月4日,尹凤玄作为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朝鲜语记者,曾跟随胡耀邦率领的中国代表团访问朝鲜,当时金日成与金正日父子两人同去新义州迎接胡耀邦。有一天胡耀邦在金日成的陪同下,观看朝鲜著名的血海歌剧团演出。演出结束后,胡耀邦对金日成说:“《卖花姑娘》歌词是您创作的?”金日成豪爽地大笑着回答说:“这是我年轻时闹着玩写的!”坐在一旁的金正日这时插话说:“这是我们伟大领袖在抗日武装斗争时期创作的。”——忆及这一幕,尹凤玄说:“这是我在新义州三天半时间里听到他说的唯一的一句话。”几年后,尹凤玄又跟随时任中国总理访问朝鲜,其间访问了南浦的黄海钢铁厂,作为陪同的金正日,“一句话也不说,只是跟着走”。
  尹凤玄说,年轻时曾在汉语学校读过书的金日成的汉语非常好,虽然略带东北腔,但“非常标准”,“连京剧都听得懂”。在与中国领导人会面时,他通常用汉语寒暄。在这些场合当中的金正日大多都是沉默寡言的角色,在尹凤玄的记忆中,更没有听过金正日说汉语。尹凤玄回忆,1987年金日成访华时与邓颖超有过一次会面。邓颖超告诉金日成,有一次金正日到她家里看望她,邓颖超让他坐下来,他一直不肯,坚持要站着:“周总理和我父亲是老战友,我怎么敢坐下来说话呢?”当金日成听到邓颖超的话后,笑着说:“是吗?”
  早在被确定为继承人时,金正日很长时间都在加强金日成的宣传。他在朝鲜全国范围内建立了8万多个金日成铜像和革命遗址。自1997年当选为朝鲜劳动党总书记后,朝鲜在宣传金正日的时候,反复强调的是金日成生前对于金正日的评价:“金正日同志是文武兼备的真正的人民领导者”,“我对我国有金正日同志这样的哲学家和理论家感到自豪”。随着宣传金正日运动的日益高涨,对于金正日的评价也随之高涨,官方最后的定调是“21世纪的太阳”。从此,遍及朝鲜城乡的大街小巷,都刷着这样的标语:“21世纪的太阳金正日将军万岁!”
  据朝鲜官方的宣传,金正日1942年在神圣的长白山上诞生之时,天上升起了一颗新星,出现了两道彩虹并飞过了一只燕子。但根据苏联公开的档案,金正日实际上是1941年出生在俄罗斯沿海州哈巴洛夫斯克近郊。当时金日成的抗日游击小部队为避开日军的进攻,转移到这里的苏联军营里。当时金正日还有个苏联名字叫“尤拉”。从1984年起,朝鲜开始宣传金正日的出生地是白头山密营。
  当金正日在1974年实际成为接班人之后,朝鲜也开始加强对金正日母亲金正淑的宣传力度。很多学校改名为“金正淑女子大学”、“金正淑师范大学”,一些地方也改名为“金正淑郡”或“金正淑邑”。2000年朝鲜大量出现赞扬“白头山三大将军”的作品,白头山三大将军指的就是金日成、金正日和金正淑。金日成、金正日、金正淑的生日定为“三大节日”,全国上下要举行各种纪念活动。金正淑的生日是12月24日,于是朝鲜的新生代同一天过两个节日:平壤高校的学生们在下午在大学剧场里举行纪念活动和忠诚歌唱活动,回到宿舍后,会拿出酒水等一起庆祝平安夜——据说这种西方文化还是从中国传来的。
  那些片断
  金正日对电影的热爱是众所周知的。这应追溯于他的大学时期。那时候他几乎每天都到中央电影普及社“上学”。平壤后来专门有一座专为他个人运行的电影文献库,这里收藏着大量的世界各国电影的原版。如今,他已拥有一个庞大的“电影资料库”。有的说是1.5万部,有的说是2万部。一个可供比较的数字是,中国电影资料馆的拷贝数量,目前在3万个左右。
  这个电影资料库的配音演员、翻译、字幕、录音师等加在一起有250多人。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到海外收集影片后通过外交手段带到朝鲜;而莫斯科则是引进西方电影的窗口。从莫斯科引进外国电影的工作被称为“第100号物资事业”,不仅包括引进外国电影,还包括在澳大利亚和中国的广州、澳门等地的朝鲜使领馆专门设置复制设备,复制影片后送到平壤。上世纪70年代初,朝鲜外交部第一副部长统管这项工作。2008年平壤国际电影节曾公开了部分“金正日珍藏的电影”,这份电影目录中包含《辛德勒名单》、《拯救大兵瑞恩》、《特洛伊》等美国电影。
  1964年9月,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把“领导电影艺术部门”的任务交给了刚大学毕业的金正日。1968年,26岁的金正日以自己的出生地“白头山”为名,组建了白头山创作团,他成了创作团的一名成员,同时着手将父亲金日成在抗日期间创作的名著《血海》搬上银幕。据朝鲜外文出版社出版的《金正日传略》记载,金正日在这部片子拍摄期间,经常到片场“视察指导”,有时跟电影导演几天几夜地坐在一起,帮导演制定脚本,并与演员交流表演技巧、谈论形象设计和摄影,有时甚至到剪辑室亲自剪片。“在拍摄一幕日本兵的施虐场面时,他甚至冒着木头房子着火的滚滚浓烟协助拍戏。”
  除了《血海》,朝鲜人熟知的金正日亲自参与创作的电影至少还有三部:《卖花姑娘》、《鲜花盛开的村庄》和《女学生日记》。电影里的很多歌曲,都由金正日亲自选定,他还完成了其中的部分歌词。中国人最熟悉的当数《卖花姑娘》,“金正日对它的指导多达150次”。在朝鲜官方报道中,有一系列金正日的艺术成就:他首创了“旁唱”艺术;指导和创作了《血海》、《党的好女儿》、《密林啊,说吧》、《金刚山之歌》等歌剧。在金正日的带领下,朝鲜电影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达到了艺术高峰。
  在朝鲜的官方宣传中,金正日不仅是一位政治家,也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他编写剧本、执导电影、创作歌曲,撰写了大量文艺理论著作,还出版过一本名为《电影的艺术》的专业著作。金正日自己也曾经说过:“如果我没有成为一名政治家,我肯定是个出色的电影导演,或者至少是个电影评论家。”据说金正日是韩国女演员李英爱的“粉丝”。所以2007年卢武铉准备与金正日会面时,将李英爱主演的《大长今》等影视DVD作为礼物送给金正日。
  1978年,金正日还用一种非常特殊的手段“邀请”来韩国著名电影导演申相玉和演员崔银姬夫妇。此后数年,他们夫妇在物质和创作上享受到金正日给予的丰厚优待。申相玉每年可以得到300万美元自由支配的资金,而且拍片时的限制很少。朝鲜第一个银幕上的“吻”,就来自申相玉的作品。若干年离开朝鲜之后,崔银姬还表示金正日虽然很可怕,但艺术造诣却很深。
  金正日也将自己的“艺术品味”延展到其生活领域。韩国媒体《朝鲜日报》报道,金正日的套装为Scabal品牌的羊绒和丝绸混纺的高级衣料量身定做,Scabal这一高级面料品牌不仅是伦敦萨维尔街诸多裁缝的选择,也受到美国前总统布什和一些好莱坞明星的青睐;金正日还非常热衷意大利奢侈品牌Moreschi公司的皮鞋,而罗马教皇保罗二世及著名影星汤姆·克鲁斯都是Moreschi的忠实客户。金正日偏爱欧米茄(Omega)手表,他也经常赠送欧米茄手表给他的部下。他最喜欢的车,则是奔驰S600 Guard豪华轿车。
  金正日还是个“美食家”,据说他对烹饪很感兴趣,常常与人谈论烹饪。干邑品牌轩尼诗曾表示,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有两年金正日曾是“天堂”干邑(Paradis Cognac)在全球最大的买家。年轻时的金正日还喜欢打网球,精通骑马和游泳,每星期骑马一两次,从不间断,1991年左右还因堕马而昏迷,为此朝鲜方面不远万里从法国请来医生为他会诊。据说金正日还是一位高尔夫高手,有报纸称金正日1994年第一次下高尔夫球场打球,第一洞就抓下老鹰球,以后的5个球洞(有报道称是11个球洞)都上演了“一杆进洞”的戏码,总共打出了低于标准杆38杆的成绩,其中还有传闻说是有过一杆连进5个洞的“奇迹”。
  金正日的爱好似乎很广泛。据日本《读卖新闻》报道,与金正日私交甚好的日本女魔术师“天功公主”受朝鲜邀请参加金正日的葬礼。天功曾在1998和2000年两次受邀前往朝鲜进行表演,而且还应邀参加了十几次金正日的私人晚宴,而天功从金正日那里收到的各种礼物多达一个集装箱。
  不为人知的世界
  西方媒体说金正日是这个世界上最神秘莫测的领导人之一,《纽约时报》在一则评论中提到,为收集像朝鲜这样“神秘且不按常理出牌”国家的情报,美国每年花费数以十亿计的美元。
  那辆墨绿色的特别专列,几乎成了金正日最具象征的神秘符号之一。金正日最后一次坐飞机是1965年访问印尼,自此40多年来,再也没有乘坐飞机的记录。金正日每次都是乘专列去他最常去的两个国家——中国和俄罗斯。虽然从平壤到莫斯科往返近两万多公里,长达24天的列车旅程,可金正日依然选择这种交通方式。据说俄罗斯方面有一次还提出要提供给普京总统的专机,但被金正日拒绝。
  因为金正日生前最后一段时间频频访华,所以他的专列也被媒体一探究竟。据报道,金正日的专列一般由12~13节车厢组成,根据需要进行增减。2011年访华时他的专列共约25节,其中4节专门用于为其提供医疗保健服务。这些车厢里配备有为患有慢性肾病的金正日做治疗的透析设备。此外,韩美情报机构曾透露,金正日的专列配备有防弹设备和口径为82毫米的迫击炮。
  金正日的专列进入中国后,会换上中国的机车。由于专列在行进过程中需不断进行信号交换,还要驶过一些桥梁和隧道等,所以,列车司机也由中方提供。专列在出发前,一般都有一辆由三节车厢组成的“先头列车”提前20分钟左右出发,以检查道路的安全状况等。据报道,金正日专列的行驶速度,一般不超过每小时70公里,因而非常平稳。这使得他可以在火车上舒适地连续度过几个晚上。列车内还装有卫星电话、互联网、电子地图等尖端通信设备,确保他随时对重要报告做出指示。
  访华期间,金正日从火车上下来后,主要乘坐中国政府提供的奔驰轿车。接待朝方代表团的车队,一般由30多辆高级黑色轿车和巴士组成。车队中,最高级的轿车是金正日乘坐的奔驰迈巴赫豪华车或奔驰普尔曼加长车。据报道,车队中往往有两辆外观完全相同的奔驰迈巴赫或奔驰普尔曼,确保金正日的安全。
  而从2010年9月,朝鲜提高了金正日的安全警卫级别,将专列设置成“隐形列车”——专列设置了包含雷达吸波材料的“网络”设备,只要将这层胶片形态的物质覆盖在列车表面,就很难捕捉到列车内人员的动向。此举大概是为了摆脱24小时追踪金正日专列的美国间谍卫星及U-2侦察机等。
  2008年12月11日,法国《费加罗报》登载了一篇题为《守护在金正日枕边的法国医生们》的特辑报道,采访了曾给金日成、金正日父子及其家人治病的法国医生们。报道称,1991年11月金日成心脏病发作时,朝鲜方面将法国里昂的心脏病专科医生请到平壤。为了规避美国当时对朝鲜采取的战略物资出口禁止措施,朝鲜驻瑞士外交官还利用外交途径向国内寄去了手术所必需的心脏起搏器。当时进行手术的医生回忆说:“他们带去了350个心脏起搏器,令人非常吃惊。抵达平壤后,立刻给15名年轻军人做了心脏起搏器植入手术,然后有一天被带到一个地方给金日成做了手术。”也就是说,首先给军人做手术,考察一下医生的实力。这位医生回忆,当时朝鲜方面为了保密,给病人戴上了一幅镜片破裂的眼镜,让人认不出来。回到法国后他听到法国情报当局通报说他就是金日成。
  当金正日在几年后因堕马发生脑出血并陷入昏迷状态时,朝鲜又将法国医疗人员带到平壤,这一次他们完全没有让医生看到患者,只给看脑部扫描照片,要求医生们进行诊断。据了解,医生们最终做出没有必要进行手术的诊断,只进行了药物治疗。2008年10月,脑神经外科医生弗朗索瓦·格扎维·鲁被请去为金正日治疗。这位医生透露说,当时并没有给金正日动手术。
  刺探与反刺探,也成了外部世界与朝鲜的一种关系模式。其间不少小插曲也为波谲云诡、风云突变的半岛政治问题横添了几丝冷幽默的味道。金正日于2010年5月访华时,坐火车从丹东到达大连短暂停留。金正日当时下榻在富丽华大酒店,而三名日本记者则在凌晨时分就藏在富丽华对面的新世界酒店大厅后面的沙发里,以便随时关注马路对面的动向。
  “朝鲜方面对金正日住的房间控制特别严,不允许外人进入打扫,所有他用过的东西,床单、生活用品等都由他们的工作人员自己带走。”大连一家五星级宾馆的高级管理人员周先生说。他推测说,此举目的是防止外界从遗落的毛发或其他用品上面进行化验,以了解到金正日真实的健康状况。据他介绍,一般有国家级领导人入住,此举也是惯例,但稍显特殊的是,金正日入住后,“不但床单,连床垫都会撤走”。此前有韩国媒体称“金正日在华期间的大小便,会被全部带回朝鲜,以免外人通过对其排泄物的检测,了解到其真实的健康状况”,这位高级主管对此也予以确认。
  亲人们
  对于金正日的婚姻状况,最早见诸媒体报道的是成蕙琳。演员出身的成蕙琳年长金正日5岁,早在学生时代就因出演电影而闻名全国。一种说法是金正日因成蕙琳与其生母金正淑面貌相似而产生感情。1971年,成蕙琳生下了金正日的长子金正男。但是因为年纪比金正日大,而且离过婚,因此他们的感情一直没有得到金日成的承认,一直过着隐居生活。成蕙琳于2002年5月在莫斯科逝世。
  1981年,金正日同舞蹈演员高英姬结婚。高英姬1953年出生于日本,其父亲高泰文是出生于日本济州岛的旅日朝裔,后来成为日本著名的柔道选手,曾经为金日成表演过柔道。1961年高英姬随父母回朝鲜定居,并于1972年成为万寿台艺术团舞蹈演员。据称,金正日是在父亲金日成举办的一次晚会上与高英姬相识,并对她“一见钟情”。曾担任金正日厨师13年之久的日本人藤本健二在其个人传记中说:“金正日对高英姬的爱不容置疑。”
  高英姬也是演员,而且社会关系也很复杂。但金日成对金正日的这一婚姻未加反对,因为高英姬一家从日本回朝鲜定居,属于“爱国侨胞”。高英姬生了金正哲、金正恩与女儿金汝贞。2004年秋,高英姬死于乳腺癌。朝鲜的宣传把高英姬称为“金正日最忠诚的战友”。还开始出现“从白头山到汉拿山”这一口号,对高英姬加以神圣化,因为白头山是金正日出生之地,而汉拿山是高英姬祖籍所在地。
  高英姬去世以后,出生于1964年的金玉成为金正日的伴侣。金玉毕业于平壤音乐舞蹈大学,主修钢琴,据说金玉从20多岁就开始在金正日的身边工作,所以,她对政治和权力问题非常熟悉。2000年10月,她化名金善玉,以金正日特使身份,随朝鲜国防委员会第一副委员长赵明禄前往美国拜会总统克林顿。当时她拉着一个很大的旅行箱,被小轮子绊倒,却无人帮忙,所以被以为是不重要的人物。其实自金正日因中风卧病在床,金玉被称为“握有金正日卧室钥匙”的女人,很多人想见金正日都由她来安排。在朝鲜中央电视台播出的追悼会画面中,金玉在金正日遗体前哭过后向金正恩行90度鞠躬礼。
  金正日的三个儿子金正男、金正哲、金正恩都曾在瑞士留学。不过他们通常使用化名,扮作外交官的子女,以隐瞒真实身份。
  作为长子的金正男在媒体上的曝光率要远远高于两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有消息说,金正日对长子金正男从小就非常宠爱。金正男曾留学奥地利,通晓英语,回国后一度负责国家信息产业,也曾在军中担任要职。2001年5月,金正男持一份伪造的多米尼加共和国护照,准备携妻子及幼子进入日本境内时被查出而遭拘捕。护照上的假名是汉语拼音“pang xiong”(“胖熊”)。金正男在录口供时透露来东京是“计划去迪斯尼乐园”。此后,金正男逐渐远离了平壤的权力中心,长期在中国澳门生活。
  高英姬所生的金正哲曾化名为“朴哲”就读于瑞士伯尔尼的国际学校。据校方介绍,金正哲的性格“很安静”。他和弟弟金正恩一样都酷爱篮球,是美国芝加哥公牛队的球迷。金正哲回国后,曾担任过劳动党组织指导部第一副部长。相比之下,最少露面的就是最终成为继承人的金正恩。
  当年金正日还有一个弟弟叫金万日。可是3岁那年夏天,他跟金正日一起在平壤金日成官邸内的水池里玩耍时淹死。母亲去世后,幼年的金正日在家里就承担了照顾妹妹金敬姬的责任。金正日将其妹称为“我唯一的血亲,家母弥留之际嘱咐我细心呵护”。也正因为如此,有朝鲜人说,妹妹金敬姬“是全朝鲜唯一一个敢于对金正日发脾气的人”。金敬姬的名字虽然之前较少见诸媒体,她却把持着劳动党的关键位置,包括外务省副相和轻工业部部长。2010年9月,她与金正恩等6人一道出现在朝鲜人民军大将名单里。而她的丈夫张成泽则在金日成去世后被普遍视为幕后辅佐金正恩的关键人物。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1期 | 标签: | 12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