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shu_xi_de_mo_sheng_ren

    熟悉的陌生人

  • za_chang_zi_deng

    砸场子等

  • wo_yao_zhuan_xue

    我要转学

  • jin_chan

    金蝉

  • chu_zi_jiu_ren

    厨子救人

  • hui_duan_zi-15

    诙段子

  • shi_zong_de_ba_hen

    失踪的疤痕

  • bao_fu-3

    报复

  • tui_bu_hui_de_yi_fu

    退不回的衣服

  • tong_shu_shang_de_da_dong_gua

    桐树上的大冬瓜

  • jie_yan

    戒烟

  • yi_bi_shan_kuan

    一笔善款

  • bi_xu_wan_cheng_de_shi_ming

    必须完成的使命

  • zhao_ge_jie_ba_zuo_shi_ye

    找个结巴做师爷

  • yi_sheng_zhi_zuo_yi_jian_shi-2

    一生只做一件事

  • liu_lang_han_de_san_ying_bang

    流浪汉的三英镑

  • sa_huang_bi_shuo_shi_hua_fei_li

    撒谎比说实话费力

  • xian_jiu_ren_huan_shi_xian_bao_hu_xian_chang

    先救人还是先保护现场

  • yi_zhi_tong_ling_dang

    一只铜铃铛

  • ben_qi_hua_ti_jing_guai_de_gu_shi

    本期话题:精怪的故事

  • pang_zi_ye_you_chun_tian

    胖子也有春天

  • qian_li_yin_yuan_gu_shi_qian

    千里姻缘“故事”牵

  • wei_bo_gu_shi-15

    微博故事

  • fang_shang_de_shen_ying

    房上的身影

  • da_shu_bu_jian_wai

    大叔不见外

  • qia_si_ta

    掐死他

  • wu_ye_jing_hun-2

    午夜惊魂

  • jiang_huan_shi_lao_de_la

    姜还是老的辣

  • yi_ding_yao_gen_zhe_ni

    一定要跟着你

金蝉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从前,山下有个普陀寺,这年一场洪灾,淹了寺庙的山门,僧人们无处藏身,都去投靠其他庙门了。洪水退去后,偌大的寺院里只剩下老方丈和一个无处可去的小和尚。
  望着破烂不堪的庙堂,小和尚一筹莫展,老方丈宽慰道:“不慌,咱这庙里还有样宝贝。”说完拿出一个金蝉,这蝉儿拇指般大小,金头金翅,身子像玛瑙一般闪着五彩的光,煞是好看。小和尚这才破涕为笑:“把这金蝉卖了换成银子,咱们就可以修缮庙宇,让香火再度兴旺起来!”
  于是,一老一少带着金蝉来到山下,找了一个临街的客栈住下。白天小和尚出去化缘,老方丈就在客栈门口一坐,把金蝉摆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叫卖。金蝉摆出大约一个月,一天,一个大腹便便的富商路过此地,立即被金蝉吸引住了。此人叫赵大年,财大气粗,家里珍藏了不少宝贝,可这只金蝉太特别了,拿起来竟然能感受到一股神秘的力量,瞬间便抚平了他心里的浮躁……
  赵大年卷起袖子,要和老方丈谈价。老方丈并不理会,他用一根木棍在地上划拉了一串数字,赵大年看清价钱,说:“便宜点,这金蝉我要了!”
  老方丈慢吞吞地说:“一千二百三十两零六钱银子,少一文也不卖。”
  赵大年耐着性子说:“大师,这世间哪有一锤子买卖,这样吧,我给你个整数,一千两,如果你愿意出手,明日就到天顺大酒楼来找我。”说完扬长而去。
  老方丈没有去找赵大年,每天照旧坐在店门口卖金蝉。三天后,又来了一个买金蝉的人,那人很有诚意,把价码提高到一千二百两,可老方丈很执拗,只一句“金蝉不二价”,就把那人给打发了。
  不料一个时辰后,此人又回来了,再次出价到一千二百三十两,大家以为老方丈这回不会再坚持了,没想到老方丈还是直摇脑袋。那人哭笑不得地说:“你卖这么贵的物件,还差六钱银子吗?”
  老方丈收回金蝉,道:“施主,老衲是个和尚,不是商人,施主要是真爱此宝,请再拿六钱银子来。”
  那人说:“实话告诉你,我也是替人办事,这六钱银子虽然不多,可我也做不了主!”大家顿时猜测到,这人一定是赵大年打发来的,想来人家也不差那六钱银子,就想置口气呗。
  从那天起,再也不见有人来问价了,连店主都沉不住气了,忍不住劝老方丈:“咱们这里是穷乡僻壤,难得碰到一个买得起金蝉的主,何况你们师徒二人要吃饭、住店,天天都得花钱,你不如主动去找那姓赵的谈谈,他这种财大气粗的人就是好个面子,你就当这六钱银子卖给他个面子嘛!”
  不料老方丈眼皮一耷拉,说:“施主请不要多管闲事,我徒弟出去化缘了,他一回来,我就把这几天欠的房钱如数还上。”店家一听,这老和尚不知好歹,一生气再也不劝他了。
  傍晚时分,小和尚化缘回来了,谁知他刚进门,就与一个住店的红脸汉子撞了个满怀,那人胸前也不知抱了个什么东西,只听“哗啦”一声脆响,一些碎片掉落下来。那红脸汉子立即扯住小和尚,说他撞坏了自己家传的玉器,非要他赔银子不可。小和尚吓得面无血色,赶紧回去找师傅商量主意。
  老方丈知道这是赵大年设的一个圈套,无非是想逼自己就范,可他现在别无他法,只能去找赵大年,把金蝉卖给他。不料,老方丈接过银子一看,发现只有一千两,便说:“施主,这……”
  赵大年佯装不懂地问道:“我只答应过出一千两银子,如今一分不少地兑现了,有什么问题吗?”
  老方丈无言以对,正要离开,小和尚赶紧作揖道:“施主,请您发发慈悲,我师父算出修缮寺庙的费用,刚好是一千二百三十两零六钱的银子,多一文无用,少一文不够啊!”
  赵大年听了“嘿嘿”一笑,心想:这老和尚真能吹,寺庙还没修,他怎么知道花多少钱?便忍不住讥讽道:“修缮寺庙是一笔大数目,预算上有百十两的出入很正常,可要想算得一文不差,除非是神仙!”
  老方丈叹道:“出家人不打诳语,你要不信,可愿和老衲打这个赌吗?”
  赵大年一听,脾气上来了:“打就打,你不够的银子我给你垫上。”
  老方丈笑道:“那你不怕老衲还不上你的银子吗?”
  赵大年说:“不怕,寺庙修好了,有香火钱可以收。”
  一个月后,寺庙修缮一新,一结账,正好是一千二百二十五两,赵大年听了报价,暗自心惊,没想到数字和老方丈的预算竟如此接近,不过接近是接近,并没有像老方丈说的一文不差啊。
  这时,小和尚跑过来告诉他,香案上的木鱼被水泡得裂开了口子,还要再添十只新的。赵大年找来木匠一问,做十只木鱼的工钱和料钱恰好是五两六钱银子!
  赵大年惊得半晌合不拢嘴,他连忙去见老方丈。此时老方丈正在禅房里打盹,赵大年是个粗人,不管不顾地叫嚷道:“您真是神仙哎!神仙,那垫付的银子我不要了,我只想请您给我算算,我这辈子能活多大岁数,能赚到多少钱……”
  老方丈微微睁开眼,忽然声如洪钟地说:“赵大年,我不知你能活多久,此生还有多少福可以享,我只知道,洪灾之时你趁机抬高米价,赚得一千二百三十两零六钱的黑心钱,如今已一分不少地吐了出来,以后若再干这种投机取巧的勾当,定会折减阳寿,殃及子孙……”
  说完这番话,老方丈便入定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小和尚上前一试鼻息,顿时大哭起来。
  小和尚不知道,上次洪水半夜袭来,老方丈年老体衰,当晚就已油尽灯枯,只因心中惦念着庙里的众僧,才一息尚存,用最后一点余力完成了寺庙的修缮。
  赵大年见小和尚正虎视眈眈地望着自己,哪还敢久留,他战战兢兢地从怀里掏出那只金蝉,递给小和尚,说了句“小人惭愧”,便灰溜溜地离开了。
  小和尚捧着金蝉,心中五味杂陈,当初师父拿出这件宝物时,他心中还犯过疑,以为师父私吞了大量香客的捐赠,现在他忽然想到,师父的法号不就是金蝉子吗?莫非这金蝉是师父的魂魄所化?就在这时,那金蝉忽然动了一下,小和尚以为自己眼花了,再仔细看时,那金蝉竟然弹了弹翅膀,“吱”的一声飞出了窗外……
  见此情景,小和尚开心地笑了。
  此后他时常听到窗外的蝉鸣,好像在跟他一同颂经礼佛……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0期 | 标签: | 32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