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yuan_li

    愿力

  • qi_xi

    七夕

  • mei_qian_chi_fan_zen_me_ban

    没“钱”吃饭怎么办

  • kao_lian_chi_fan-2

    靠脸吃饭

  • ban_gong_shi_li_de_nuan_nan

    办公室里的暖男

  • yi_fen_qiu_shang_qiang-51

    意粉求上墙

  • na_xie_yin_ai_mei_er_chi_tu_de_nv_hai

    那些因爱美而“吃土”的女孩

  • yi_wan_fu_hao_de_gong_tong_dian

    亿万富豪的共同点

  • wei_da_de_gong_si_zhi_xu_yao_55_ren

    伟大的公司只需要55人

  • qiong_shi_yin_wei_ni_bu_dong_fu_ren_de_zhuan_qian_fang_shi

    穷是因为你不懂富人的赚钱方式

  • dao_mang_quan_de_dao_bie

    导盲犬的道别

  • cao_mei_yi_an

    草莓疑案

  • mao_yu_niao_xia_lu_xiang_feng

    猫与鸟,狭路相逢

  • gan_xie_ta_rang_wo_kan_qing_bu_li_bu_qi_de_yi_yi

    感谢她,让我看清不离不弃的意义

  • gu_du_de_shou_wang_zhe

    孤独的守望者

  • you_shi_yi_nian-2

    又是一年

  • wu_di_shang_shang_qian-71

    无敌上上签

  • wang_gou

    网购

  • man_fen

    满分

  • nv_shen_xin_shi

    女神心事

  • shen_hui_fu-63

    神回复

  • shen_hui_fu-64

    神回复

  • zheng_ge_ren_kai_shi_fang_le

    整个人开始方了

  • chong_xian

    冲线

  • zhen_shi_qin_ma

    真是亲妈

  • shuo_de_hao_you_dao_li

    说得好有道理

  • zhe_ci_ta_men_wan_de_shi_tu_po_ci_yuan_de_ai_qing

    这次,他们玩的是突破次元的爱情

  • you_qian_ren_wei_shen_me_yao_dai_kuan_mai_ben_chi

    有钱人为什么要贷款买奔驰

  • jiang_jia_ji_you_chao_fan

    蒋家鸡油炒饭

  • liang_nian_zan_12_wan_de_chun_zhu_yi

    两年攒12万的蠢主意

  • pei_gen_ti-45

    培根体

  • wo_men_jiu_zhe_yang_bi_zhe_chang_da

    我们就这样,比着长大

  • ni_na_dian_pin_zhen_de_bu_suan_shen_me

    你那点拼 ,真的不算什么

  • cai_yi_lin_de_dan_gao

    蔡依林的蛋糕

  • fu_yuan_hui_mei_ge_dou_bi_bei_hou_dou_cang_zhe_yi_yong_chi_de_bei_shang

    傅园慧:每个“逗比”背后,都藏着一泳池的悲伤

  • shen_me_shi_dou_mei_fa_sheng_jiu_fa_sheng_le_ai_qing

    什么事都没发生,就发生了爱情

  • ai_de_zheng_ju

    爱的证据

  • jin_tian_wo_mian_shi_le_yi_ge_67_sui_de_ren_ta_yu_mu_qin_tong_ling

    今天我面试了一个67岁的人,他与母亲同龄

  • shen_me_ren_hui_xing_shuai_yun

    什么人会行衰运

  • kan_jian_dui_fang_de_di_pai

    看见对方的底牌

  • na_duan_xiao_shi_de_ji_yi

    那段消失的记忆

  • yi_men_wang_mu

    倚门望母

  • tian_tang_de_lu_you_duo_yuan

    天堂的路有多远

  • wei_xie_zuo-49

    微写作

  • wei_ping-45

    微评

  • ceng_jing_wo_xi_huan_bu_liang_shao_nian

    曾经,我喜欢不良少年

  • you_ling_gong_zhu_hu_po_zhong_de_ai_qing

    《幽灵公主》:琥珀中的爱情

  • ai_jiu_shi_ni_chi_fan_le_ma

    爱,就是“你吃饭了吗”

  • cha_deng_sheng

    差等生

  • fen_zu_ke_jian_shi_peng_you_quan_zui_ke_pa_de_gong_neng

    “分组可见”是朋友圈最可怕的功能

  • wo_men_wei_shen_me_ai_kan_loser_gu_shi

    我们为什么爱看loser故事

  • wei_hou_zi_bu_ku_dong

    为猴子补裤洞

  • qin_ai_de_sheng_qi_de_hua_yao_qing_sheng_shuo

    亲爱的,生气的话要轻声说

  • ce_ce_ni_de_xie_e_zhi_shu_you_duo_gao

    测测你的邪恶指数有多高

  • 20_sui_de_ji_neng_hen_nan_bang_ni_ting_guo_yi_bei_zi

    20岁的技能,很难帮你挺过一辈子

  • hui_pi_ping_de_ren_hen_duo_dong_shi_ji_de_ren_hen_shao

    会批评的人很多,懂时机的人很少

  • yao_hui_lai_de_li_wu

    要回来的礼物

  • yao_yuan_de_mai_can_ren

    遥远的卖蚕人

  • bi_can_bu_ru_bi_hen

    比惨不如比狠

  • mang_she_chi_e_yu

    蟒蛇吃鳄鱼

  • sheng_yu_si_de_zhe_xue

    生与死的哲学

  • hua_fei_shi_jian_he_lang_fei_shi_jian

    花费时间和浪费时间

  • mai_zhu_chang_fen_de_nv_ren

    卖猪肠粉的女人

  • ni_min_gan_de_xie_si_di_li_bie_ren_que_hao_bu_zai_yi

    你敏感的歇斯底里,别人却毫不在意

  • shen_me_cai_shi_zhen_zheng_you_qu_de_sheng_huo

    什么才是真正有趣的生活

  • long_yi_de_jia_ceng

    龙椅的夹层

  • zhen_zheng_de_zhong_yao

    真正的重要

  • qu_ze_quan

    曲则全

  • chang_shou_de_mi_jue

    长寿的秘诀

  • xiang_ai_jiu_shi_yi_qi_shuo_fei_hua_zuo_sha_shi

    相爱,就是一起说废话、做傻事

  • shou_er_yi_zhi_ji

    首尔“一只鸡”

今天我面试了一个67岁的人,他与母亲同龄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老先生给我写邮件的当天,我就发给全团队了。
  啧啧,1949年生,和共和国同龄。
  啧啧,1991年就有专利了,这一年我一半儿的团队刚出生。
  啧啧,1981年,我出生那一年,他就是厂长了。
  啧啧,这样的老先生也是知道造作的。
  不乏一点小小的虚荣心。

  你看,我面过1998年生的,也面过1959年生的。
  我常常为这种两极化的团队和hold住感而骄傲,造作是个长链条团队,横跨制造业和互联网,这两个极端古老和极端年轻的行业。所以我们的年龄差从5年,10年,最后变成25年。这种hold住是一种壁垒,我常常想,大概也只有我这样从传统行业到互联网,做了这么多年,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人,才能hold住。
  ——老先生来以前,我大抵是这样虚荣着。
  然后老先生就来了。早上7点出发,从江南来,提着小小的漂亮的商务行李箱,大约为了显得气色好,穿着干净整洁的一件红色polo衫,坐了6个小时的火车,再倒地铁和打车,下午4点到了办公室。为了表示对人的恭敬心,还重新梳理了一次头发,花白的头发,略略稀疏了,但梳得一丝不苟。
  我的办公室里,正奉行着新时代文化,上百个年轻人一人一双的人字拖和短裤,当然也包括没洗头和穿着拖鞋的我。
  老先生走在办公室里,是那么格格不入,不是银发与黑发的格格不入,是一丝不苟和随意的格格不入。
  落座,腰板挺直,手机静音,双肩放平,老先生开始讲。上山下乡,知青支边,10年学艺。80年代回城返厂,从工人干到技术厂长。90年代南去沿海,外贸兴起。2000年群雄四起,江湖逸闻。老先生操一口湖南普通话,一板一眼,讲江湖事,如同话家常,没有北京大爷的抑扬顿挫,偶尔还会卡壳,认认真真,好像一个老师,一部活历史坐在眼前,数据细节一清二楚。
  没有一句“想当年天下谁人不识君”。
  我从嘻嘻哈哈坐着,变成了板板正正坐着,像20年前那个大学教室里的女学生。
  40年江湖事说了不到30分钟,老先生开始进入“我也不想再聊这些了这些好无聊我们快点聊技术”的沉默中。我开始打开自家官网,一个产品一个产品问他,怎么能更好地优化细节?
  怎么样弯管能弯得角度更标准?怎么样做模块组接更顺滑?怎么样实现无螺丝的木器组装?怎么样在一个货柜里实现最大的容量?老先生有问有答,老先生两眼放光。“为什么我觉得团队这么笨?”
  答:“那都是你的问题,你没有规划整理好。参照组建流水线最重要的法则是:
  1.设计流程到只要是个劳动力就能做最好的产出。
  2.手一直动,脚不能动。
  3.中等体力的人坐下来20分钟后背要汗湿才是好设计。”
  “为什么研发周期这么长?”
  答:“关键位置流程设计完整,关键岗位技术过关,按小时卡算执行时间。”
  “为什么年轻人不能一专多能?”
  答:“不爱学习。”
  “为什么首版样耗时太多?”
  答:“研发终稿分为六大模块……此处省略2000字……你都交付清楚了,执行者才能执行。”
  时间过去两个小时,老先生喝了一杯水,没上厕所,没有接过电话,没有转移过话题,没有闲聊一句。让我想起了我面试过的任何一个人,包括我自己。
  我没有见过这样的专注。
  老先生打开电脑。“来以前,我用了两个晚上整理这些资料,这是我第一次出来面试,我这一辈子,凭技术好,从来都是人找我,我没有找过工作。”电脑里是四十几个文件夹,一项一项,有编号、项目名称,时间。第一个文件夹里,是专利文件扫描件,产品3D图,动画示意,实物图,流水线图。文件一个一个标注。序列与简历一致,没有一个错别字。图片序列,每一个文件夹内都一致。然后又是两个小时,老先生坐得端端正正,字正腔圆地讲述,依然没上厕所,没停顿,发丝不乱,声调平和。
  会议室里已经拢了一排年轻人,大约每一个人都可以叫他爷爷。过30分钟,鼓一次掌。再过30分钟,再鼓一次掌。一群年轻人,站得笔直,看一个老先生,慢慢地讲。
  到了第五个小时,我问老先生,我请您做什么呢?
  老先生没有说我要做CXO。
  老先生说你们看着办。什么是我能帮到的,我都可以做。
  老先生说,你们是做事情的年轻人,我能做什么就做什么。
  对,老先生没说要做CXO。他先问我,需要他做什么。
  我坐得笔直,我称他为您,发自内心地尊敬。
  这是我职场17年面试过的,年龄最大的求职者。或许也会是这一生中我面试过的,年纪最大的求职者。最初我以为是场面试,最后我认为是一场教育,见贤思齐。
  我一生中面试过上千个人,未有一个有他这样的认真严谨。我遇到过热爱吹嘘“我和××都认识”的侃爷型选手。我遇到过上来就要“改变世界改变你”的梦想型选手。我遇到过“我还需要带简历吗”型,“你给我说说你们公司干啥的”型,“面试有点累了我们先歇会儿”型。我一生中面试过上千个人,未有一个有他这样的认真严谨,特别是在67岁的高龄。
  面试到后来的时候,我认为这已经不是面试,这是一种学习。从某种意识上,我开始反思我自己。这30年来,这个行业的一切都是由1mm的优化,一分钱的效率,一点一滴实打实,一个公司一个公司死亡淘汰,最后优化的成果。我们的团队,人的质地,不是一瞬之间,一句话语就能达到彼岸的。
  我所身处的时代,攻击是容易的,宽容是难的。谄媚是容易的,理解是难的。话语是容易的,实现是难的。泡沫是容易的,兑现是难的。少年得意是容易的,十年一剑是难的。而我所身处的行业,又是完全由难的一切组成的。不轻不美,不符合时代的许多需求,但它符合千百年来,人类商业的规律:创造价值,交易价值。
  老先生在这里的这个下午,我觉得我穿过时光,看到了人的质地。
  一切眼前的巨大事物,都会烟消云散。
  唯一留下的是人的质地。
  若我67岁,是否还能这样:
  发型一丝不苟,带着一箱子专利,腰板笔直,言语平和,寻找传承的人?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8期 | 标签: | 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