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读者》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意林》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2018年第28期2018年第27期
2018年第26期2018年第25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kai_juan_gu_shi-2

    开卷故事

  • xiao_hua_14_ze-12

    笑话14则

  • ji_ti_jiao_you

    集体交友

  • shui_shi_ying_jia-2

    谁是赢家

  • xuan_liang

    悬梁

  • ze_xiao

    择校

  • an_shao

    暗哨

  • zui_xia_cheng_san_shi

    醉侠程三石

  • shan_zhai_wei_ji

    山寨危急

  • dou_shi_ni_men_bi_de

    都是你们逼的

  • gei_ba_ba_mei_mei_rong

    给爸爸美美容

  • hui_duan_zi-25

    诙段子

  • ying_xiong_xie_mu_hai_tian_jian

    英雄谢幕海天间

  • ma_dai_fu_qi

    麻袋夫妻

  • lu_ban_shu

    鲁班书

  • wan_ou_zhen_ni

    玩偶珍妮

  • 3_fen_zhong_dian_cang_gu_shi-9

    3分钟典藏故事

  • jiang_jiu

    讲究

  • gua_ren

    寡人

  • you_ling_chuan_de_zu_zhou

    幽灵船的诅咒

  • zhe_bi_li_jin_suan_bu_suan_yi_chan

    这笔礼金算不算遗产

  • jin_zi_dao

    金子岛

  • lang_xing_xun_lian

    狼性训练

  • yi_fu_bie_luan_reng

    衣服别乱扔

  • zhe_zhao_bu_hao_shi

    这招不好使

  • xun_zhao_hao_sang_zi

    寻找好嗓子

  • bao_shou_guan

    保寿官

  • dao_di_kan_shang_sha

    到底看上啥

  • ren_wu_yi_wan_cheng

    任务已完成

  • sha_cai_zui_gan_jing

    啥菜最干净

  • jian_fei-2

    减肥

  • wan_wu_yi_shi_de_mou_sha

    万无一失的谋杀

金子岛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暴风雨之夜,打鱼小伙儿的船漂流到一个无人海岛,岛上遍地都是金珠!听说了这个故事的人,都对神秘的“金子岛”垂涎三尺,想要分一杯羹,可他们不知道,自己即将踏上的,是一场死亡之旅……

1.神秘金岛


  民国时,平城里甚是萧条,但有一家“白氏当铺”的生意奇好。
  因年景不好,凡是穷困得吃不上饭的,都只能拿家中仅剩的锅碗瓢盆,或是祖传的首饰珠宝去当铺,换一点儿钱勉强充饥。当铺则把这些物品运到富裕的大城市里高价出售,赚取差价。
  这天傍晚,白氏当铺的掌柜钱理百无聊赖地坐在店里,眼看就要打烊了,有个衣衫褴褛的年轻小伙儿左顾右盼,偷偷摸摸钻了进来。
  这小伙儿一身呛鼻的鱼腥味,晒得黝黑,一看就知道常年在渔船上讨生活。
  钱理捏着鼻子,挥挥手:“关门了,关门了!”
  小伙儿讨好地说:“掌柜的,我来当东西,是好东西!”
  钱理不耐烦:“你一个穷打鱼的,有什么好东西?”说着,他就要赶人出去。
  小伙儿急了,忙掏出一样东西,捏在手里,说:“掌柜你看,我真是来当好东西的!”
  钱理捏着鼻子看了一眼,眼睛立即瞪大了,只见小伙儿的手心里有一颗拇指大的浑圆金珠,发着晃眼的金光。
  钱理一把抢过金珠,放在嘴巴里咬了一口,惊呼:“真的!”
  小伙儿慌忙抢了回去,说道:“当然是真的!掌柜的,说吧,这金珠能当多少钱?”
  钱理看着黄灿灿的金子,他心生一计,“咳咳”两声,说道:“就一颗?这金珠一看就是成套的,凑满一打十二颗,那才值钱呢!”
  钱理谅这穷打鱼的啥也不懂,所以故意说十二颗成套,为的就是刺探这小伙儿身上还有没有金珠。
  “那怎么办?我就只拿了六……”小伙儿想了想,赶紧改口,“一颗,只有一颗!”
  钱理两眼贼光一闪,心口“怦怦”直跳,这小子到底有多少颗金珠?他装模作样地说道:“一颗,那就没法了,这一颗金珠半两也不到,我只能出两块大洋。”
  钱理是黑心压价,现如今市面上金价飞涨,一两金足可以换三十几块大洋。
  打鱼小伙儿果然不领行情,一听“两块大洋”,就满脸通红:“当真两块大洋?”
  钱理嘴上骂他穷酸没见识,心里却乐开了花,他说道:“你觉得少了?没办法,今年到处都在打仗,就这价格,还是我看你可怜,出的最高价了。”
  小伙儿却连忙笑着摆手,道:“不少了,不少了!”
  钱理假装叹了口气,说:“可惜了,如果你有更多金珠,哪怕就是多一颗也好啊!”
  “多一颗,你能出什么价?”
  “每多一颗,加两成价!要是你能凑整十颗,每颗就值六块大洋!”小伙儿一听,两眼都要冒出金子的光来了!
  钱理挑了挑眉,问道:“你看你这金珠……还当吗?”
  “不当了,不当了!”小伙儿赶紧把金珠塞进怀里,“我,我先走啦!”说罢,他头也不回小跑着出了当铺。
  钱理心里冷笑,他把后头两个膀大腰圆的伙计叫了出来,吩咐道:“你们两个,赶紧跟上那小子,记住,我要他全部的金珠!”
  一个小眼睛的伙计新来不久,还不太懂规矩,就问道:“那找到金珠之后呢?”
  另一个伙计一拍他脑门,教训道:“笨蛋,这事儿还要掌柜的教你不成?他不是打鱼吗?咱们把他沉到海里去,就当是祭海神了!”
  钱理这伙人虽然开当铺,却都不是正经的商人,凡遇上带了好东西的穷苦人,常做杀人越货的无本买卖,有时直接谋财害命,有时交接了货物,却又悄悄把钱抢回来。只因平城县衙无道,受害的又都是穷苦人,所以无人能治。
  钱理声色俱厉:“都机灵点儿!你们都是给白爷做事,这事要办好了自然有赏,要办不好……”他冷笑连连,两个伙计再不敢多话,快步跟了出去。
  天色已暗了,两个伙计七拐八弯地在打鱼的小伙儿身后跟了好一阵子,只见那小子压根没朝城外走,反而朝城南方向的富人区去了。
  再跟了一会儿,前面忽然传来了大户人家院子里唱戏的声音,两个伙计心一沉:还当真要进富人区了,富人区里贵人多,自然不好随便动手。
  他俩心头恶念一起:不等了,反正也要给他个痛快,索性现在就绑了他,严刑逼供,还怕问不出金珠在哪里吗?想到这儿,他俩也不隐藏了,大步朝打鱼的小伙儿追了过去。
  那打魚的小伙儿早就注意他们了,一看他们不藏了,他也撒腿就跑。
  “站住!别跑!”
  两个伙计迈开步子追,小伙儿跑得飞快,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慌不择路,他忽然左拐,钻进了一条昏暗的小巷子里。
  两个伙计气喘吁吁跟进巷子,一看,乐了,这巷子是条死胡同!
  两人狞笑着朝那小伙儿逼近,小伙儿见势不妙,扯开嗓子大叫:“杀人啦!救命啊!”但谁叫他钻进了这条小巷子里呢?旁边的大院子里似乎在办什么酒宴,宾客们的嬉笑声不停,还有戏班子在唱戏,热闹着呢!这下小伙儿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一个伙计“呸”了一声:“真是个包!”他从小伙儿怀里把那颗金珠子掏了出来,贪婪地打量了几眼:“说,金珠从哪里来的?你还有多少?”
  小伙儿支支吾吾:“我捡、捡来的,只、只有一颗。”
  “啪啪啪”,那伙计不由分说就是几个巴掌甩过去,“还不老实说,就拗断你的手指!”
  小伙儿吓坏了,带着哭腔一股脑儿全说出来了:“真是我捡到的!我在出海的时候,遇上暴风雨,我的船漂流到一个海岛上,我就是在那个岛上捡的金珠!不信我带你们回家,我家里还有五颗!”
  “海岛?”那小眼睛伙计掏出匕首贴在小伙儿脸上,威胁道,“你要是说假话,要你好看!”
  “句句属实,千真万确!你们可千万不能杀我,只有我才知道那个岛怎么走呀!那天,我只走了几十步路,就找到六颗金珠,那岛上一定还有,那就是个金子岛!”
  两个伙计听了,心“扑通扑通”直跳,这要是真的话,那可真是不得了啦!
  “说!你住在哪儿?”
  小伙儿十分配合:“十里渡,我就住在十里渡的小渔村,两位大爷,放开我,我带你们去吧!”
  两个伙计露着贼笑,对视一眼,押着打鱼的小伙儿就直奔十里渡了。

2.海盗县长


  话分两头,却说小巷子一墙之隔的大宅子里,张灯结彩,热闹非凡,正是平城的新县长陈慈在办五十大寿。
  陈慈是今年刚到平城的县长,在五十岁之前,他做的都是水路上的无本买卖,俗称海盗。
  后来,陈慈自觉年纪大了,不想再在刀口上混饭吃了,就把多年来的“收获”换成金银,从省里的军阀头子“白阎王”那儿买了个县长,带着手底下的一帮弟兄,从黑道变成了白道。
  今日是陈慈到任的第三天,恰逢他五十大寿,底下人张罗了一场酒宴,从省城请来一个戏班子,专门为新县长贺寿。陈慈坐在主座上,手指头有节奏地敲打台面,嘴里跟着戏班台柱子哼哼唧唧。正在这时,师爷凑了上来:“大哥,戏班主说有要事禀报!”
  陈慈一皱眉,低声道:“老二,说过多少次,现在得叫县长!你说戏班主?带上来吧!”
  这戏班主四十来岁,中等身材,普通长相,他上来作了个揖:“小的拜见县长!”
  “你有何事?”
  戏班主恭敬地说:“刚刚小的在院里听闻了一件奇事,不知是真是假,特来禀报,好给县长大寿添个彩头!”
  原来,戏班子的换衣间,与那小巷正好一墙之隔。方才有个戏子在里头换衣服,忽然听到外头有人呼喊救命,又听有人凶神恶煞地威胁。这戏子胆儿小,缩着不敢动弹,倒是将外头的对话一字不落地听了下来,后又转述给了戏班主。
  听戏班主简略一说,陈慈身子前倾,饶有兴致:“我没听错吧,你是说有个满是金珠的金子岛?”
  “我这个伙计唱功好,就是胆儿有点小,话里话外夸张了些。县长不妨听他将事儿复述一番,也好辨一辨真假。”
  陈慈点头应允。不一会儿,就有个卸了一半妆的戏子上来,他捏起喉腔,竟惟妙惟肖地唱了一出三人对白的大戏,唱到求饶时声嘶力竭,唱到威胁时凶神恶煞,周围的人听了一边喝彩,一边也不自觉地对那金子岛垂涎起来。
  陈慈原先还当是个玩笑,可是听戏子这样一唱,顿时也动心了。
  眼看旁边的宾客个个都眼冒绿光,他赶紧打断唱戏的,朝众人说:“今日感谢诸位光临,不过在下身体不适,就不陪酒了,诸位吃好喝好!”说罢,陈慈便带着师爷、戏子与戏班主进了内院。
  等陈慈把那戏子盘问清楚后,他已对金子岛的事信了七八分,又听到戏子连那打鱼小伙儿的地址也记住了,他心头更是一阵火热:自己的老本大多都买了这个县长职位,正愁手里的钱不够花呢,没想到就让老子碰到这么件好事!
  陈慈“哈哈”大笑:“好,好!戏班主,若此事当真,好处少不了你们!就请你们先在这儿住下,好生等候。”陈慈这是担心戏班主他们泄露“天机”,所以假意挽留,实则是软禁。
  戏班主一脸为难:“可我们已收拾好了行李,明儿得赶下个地儿的高跷戏……”
  陈慈大手一挥不容拒绝:“师爷,派人把他们的行李都搬到府里,我也想听听高跷戏。”戏班主无可奈何,只得躬身称谢。
  陈慈紧接着发令:“师爷,你再带两个兄弟,去城外的十里渡瞧瞧。”
  十里渡就是戏子听到的地址,师爷接了令,立即叫上几个兄弟,他们本来就是海盗出身,杀人越货稀松平常,几人带上刀枪,直奔十里渡而去。
  十里渡是平城外的渡口,沿着十里渡有许多渔户的小木屋,这会儿,打鱼的小伙儿带着当铺的两个伙计已到了自己的家。
  小伙儿神情惴惴不安,点上烛火,翻开一个满是鱼钩、渔网的木箱子,在里头翻找了好一会儿,才掏出一个油布包。
  “这个……”
  两个伙计没等人把话说完,就扑上去把包抢了过来,掀开油布,五颗明晃晃的金珠交相辉映,煞是好看。他们挨个儿咬了咬,喜出望外:“都是真的!”
  小伙儿缩头鹌鹑似的呆在一边:“两位大爷,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们快放了我吧!”
  两个伙计眼冒凶光,狞笑道:“放了你?你先给我们好好说说那个岛!”
  小伙儿只得磕磕巴巴地说了起來。他说,三天前他外出打鱼,遇上了风浪,他的船漂流到一个海岛上。岛上没人,他饿得慌,就想找吃的,没承想刚走两步,脚下便硌出了一个血包,低头一看,就发现了一颗金珠子。他不敢相信是真的,可没走几步又发现一颗,就这么四下里再找了一阵,总共找着六颗,还想再去远点儿的地方瞧瞧,忽然岛上刮起了一阵飓风,海岛上空竟像是烧起来了似的,云霞汇聚,火红一片,将整个儿海岛都照得通红。他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岛上的妖魔鬼怪作乱,等风稍停歇点儿了,他就赶紧驾着船离开了。
  小伙儿讲得有声有色,讲到骇人之处,他还忍不住比画起来。木屋里的烛光微弱,整个屋子昏昏暗暗的,听完打鱼小伙儿的奇遇,当铺两个伙计心里头直打鼓,竟有这种事,难不成世上真有妖魔鬼怪?
  两人刚想再问,忽然一阵冷风吹来,吹熄了烛火,紧接着两只大手从黑暗中伸了出来,将两个伙计的嘴巴钳住。他俩刚想挣扎,忽然觉得腰间一凉,什么东西扎了进来,痛得浑身直打哆嗦。
  “抬到外面,丢海里去喂鱼!”黑暗中一个低低的声音响起,打鱼的小伙儿惊恐地大叫:“你们、你们是谁?”
  没人回答,只听得有人进了屋,把什么东西搬了出去,没过一会儿,蜡烛重新被点亮,一个眼角有刀疤、神态狰狞的人出现在小伙儿面前,正是县长的师爷。他拾起掉落的六颗金珠,挨个儿打量,口中喃喃:“好看,真好看。”
  师爷越看越觉得这金珠自己在哪儿见过似的,偏偏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他开口问小伙儿:“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丁三。”丁三好似被吓傻了,声音愣愣的,“他们、他们去哪儿了?”
  师爷忽然高声喝问:“他们?谁是他们?哪里有他们?”
  丁三低下了头,黑暗中,他的两眼仿佛熊熊燃烧,怒不可遏,却只缩着一言不发。不多时,又有两个凶神恶煞的壮汉走了进来,他们腰间别着刀,手上染着血,通红通红的。
  师爷朝丁三冷笑:“跟我们走一趟吧!”
  不顾丁三的挣扎,三人一路挟持着丁三,走小道悄悄回到了县长府中。

3.再現金珠


  此时县长府里的客人都已经散了,县长陈慈坐在大堂中央,丁三被师爷一把推到堂中。
  师爷将情况细细禀报,陈慈两眼放光:“小子,再给我说说那个岛!”丁三又重复了一遍,陈慈听了,凝神问:“你是说,那岛上空忽然红云汇聚,像火烧着似的?那你可曾听见什么声响?”
  丁三鸡啄米般点头:“你怎知晓?我听到有许多打雷般的声响,我还以为是天空烧开了一个窟窿,什么东西掉下来了呢!”
  陈慈“哈哈”一笑:“是真!是真!”原来他常年在海上讨生活,曾见识过几次海岛火山喷发的情形,与丁三说的一般无二。一个只在附近海域打鱼的小渔民,哪能有这样的见识?除非他真的见过!
  陈慈显然信了小伙儿的话,他问:“还记得去那岛的路线吗?”
  丁三点头如捣蒜:“记得,记得!我本打算回去……这个、这个……”
  陈慈心中了然,任谁见了这么个岛,恐怕也会再回去一探的,他一拍椅子扶手,下令道:“来人,带他下去好生休息,明日一早,咱们就整装出发!”
  一个壮硕的汉子拉扯着丁三出了大堂,师爷这时才将一油包的金珠掏出递给县长。
  陈慈接过来,虽只有六颗,拿在手里却也觉得沉甸甸的。他捻起一颗金珠,也觉得甚是眼熟,竟好像在哪儿见过一样。
  师爷疑惑道:“县长,这金珠是从何而来的?听说南海里有座火山,能从地下喷出铁水,难不成,这金珠也是从火山底下喷出来的?”
  陈慈却没理会他,这金珠子他越看越眼熟,忽然,他神情一变:“这是……”他立即站起来,赶紧带着师爷,急匆匆回了内院,从床下拉出一个铁箱。
  翻开铁箱,里头是许许多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匕首、头骨,甚至有干瘪的真人脸皮,这是陈慈多年海盗生涯里积累的战利品。他在里头翻翻捣捣,不多时就掏出一个半黑半黄的圆珠子。
  “这是……”师爷也惊了,他终于想起自己在哪儿见过金珠了!
  这半黑的圆珠子,正也是一颗金珠,只是在船上放得久了,受了杂质腐蚀,才显得发黑。
  陈慈忽然眉头皱成“川”字:“这是巧合,还是阴谋?”
  原来,这半黑的圆珠子,是半年前陈慈在一次劫船中得来的战利品,而那回他抢的不是别人,正是省里的军阀头子白阎王。
  当时,陈慈他们仍是水路上敢杀敢拼的恶匪,有一回打听到白阎王为了讨好洋鬼子,搜刮了一船的金子,准备送去买军火。陈慈跟弟兄们一合计,当晚就定下了计划,干了这一票就金盆洗手,享受荣华富贵去。第二日,他们踩好点,打探清楚线路,就沿途埋伏起来。
  大军阀的金子本不好抢,可是他们这趟行动却很轻松,原因是那船上居然多是老弱妇孺,压根儿不像运金子的。然而,上了船之后,他们才发现,哪里有什么金子?这船上载的大箱子里头,居然都是花岗石!只有一个眼尖的年轻海盗,在一个船甲板缝里发现了一颗金珠子。
  当时陈慈还以为自己中了埋伏,气得直咬牙,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杀光了船上的老弱妇孺,然后一把火将整艘船给点着了。
  眼看着燃烧的火船一头扎进大海深处,但“埋伏”却始终没出现,他们才发觉事情有些不对劲。
  回去之后一打听才知道,白阎王手底下有个军官,不满白阎王对洋人卑躬屈膝,抢了金子,带着全家人,去投奔了革命党。
  陈慈依稀记得,在船上时,的确有人提到自己是白阎王手下的军官,求他放过船上的妇孺。陈慈当然没放过他,连同他的老婆、女儿都没放过。
  只是金珠怎么会只有一颗?其他金子总不能不翼而飞吧?无论陈慈怎么打听,却都没了消息,但他经过了这么件事,才厌倦了在刀口上混饭吃,于是金盆洗手了。
  后来,陈慈故意从白阎王那儿买了个县长,他晓得“最危险的地方就最安全”的道理,却不承想,今日竟然又见到了一模一样的金珠。难道当年的事被白阎王发现了,他要来报复了?
  师爷在一边悄声说道:“县长,弟兄们手脚利落,整船都烧没了,谁能知道是我们干的?也许是个巧合!”
  陈慈想不通:“那小渔民……有问题吗?”
  师爷确定地说:“就是个捡了便宜的蠢货,我们到的时候,那小子吓得两股战战,都快尿裤子了呢!”
  难不成那个军官提前将金子转移到了别的地方?比如,一个荒岛!陈慈越想越肯定,他立即下令:“咱们人多,明日就找条船,探一探那‘金子岛’去!”
  到第二日一早,陈慈仍在睡觉,忽然县衙门外“砰砰砰”响起急促的敲门声,紧接着师爷闯进来:“县长,白家来人了!”
  陈慈闻言,一下子惊醒,从床上蹦了起来:“白阎王?”
  “不,是他那个不成器的侄子‘白鼠狼’!”
  白鼠狼当然不是人名,他真名叫白三郎,是白阎王的侄子。白三郎在平城有许多产业,白氏当铺就是其中之一,因为他仗着白阎王的威势,在平城作威作福,无法无天,所以私底下老百姓都叫他“白鼠狼”。
  陈慈心想着,自己与他井水不犯河水,他来做什么?难不成真是白阎王派他来算账的?陈慈穿好衣服,来到大厅,发现堂上坐着一个三十多岁、一脸富态的中年人,想必他便是白三郎,他身旁还有个掌柜打扮的人侍立着。
  
  丁三站在船头,那儿灯光微弱,突然,黑夜中不知何处,传来“砰”的一声枪响,丁三竟像中枪了似的,一头从船上栽了下去,“扑通”摔进水里。
  这一枪让船上的人剑拔弩张,个个都拔出了枪,对准对面的人。
  “谁开的枪?是不是你!”白三郎厉声质问陈慈,他心里到底也是有点儿怕了。
  陈慈还没回答,又是几声枪响,竟将船上仅有的几盏油灯全都打灭了!
  只听黑暗中,有个声音喊道:“弟兄们快开枪!宰了这白鼠狼,金子就全都是咱们的了!”
  白三郎大惊失色,这分明就是陈慈的声音!
  紧接着接二连三响起了枪声,白三郎急得大喊一声:“开枪!快他娘开枪!”
  顿时火光此起彼伏,子弹横飞,又过了不多会儿,船上的枪声变得零零散散,到最后终于一声也没了。
  忽然,黑暗中一个罐子被丢在了甲板上,一簇浓烈的火焰蹿了起来——这是一个油罐!
  突如其来的火光一下子照亮了横尸遍地的甲板,此时甲板上别说站着的人,就是能喘气的也没几个了,白三郎脑门上被凿了个碗大的破口,早已死得透透的。陈慈呢,大腿和腹部中了枪,躺在地上不能动弹。
  “是谁?究竟是谁害我?”陈慈凄厉地嘶吼。原来,刚刚在黑暗中发出的那个声音压根儿不是他的,是有人故意挑拨他们!
  船沿上忽然伸出一只手,有人抓着船侧木板跳了进来,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
  “是你?是你这个贱民……”

5.血海深仇


  这三人,其中两个脸上蒙着黑布,另外一个,浑身湿漉漉的,正是丁三!
  此时丁三腰板挺得笔直,像根枪杆子似的:“陈县长,别来无恙!”
  “你害我!你为什么害我?”
  丁三旁边一个蒙面人“扑哧”笑出了声:“为什么?陈县长,你海盗出身,作恶多端,早该想到有今天的。”
  陈慈听他声音有点耳熟,哆嗦着问:“你又是谁?”
  蒙面人摘下面罩,陈慈两眼睁得斗圆:“戏班主!”
  此人正是为陈慈唱戏的那个戏班班主,他身旁的人也摘下面罩,竟是那个唱戏的戏子!
  陈慈凄凉一笑,渐渐明白了:“刚才是你学我声音说话,挑起我和白三郎之间恶斗……”
  那戏子笑眯眯,故意学着陈慈的声音说道:“在下也就这一嘴的口技管用,陈县长请了!”
  原来,他们早已算计好了,丁三指挥舵手划船时,每隔一段,便让船偏离一点方向,看似一直在前行,实则是按着丁三的路线走,一直到了约定的地点,恰与乘着小渔船的戏班主他们相遇。
  等两船相遇,戏班主两人便顺着船沿爬了上来,故意空放一枪,让丁三借机跃入水中,紧接着打碎油灯,让戏子学着陈慈的声音大喊,放枪迷惑众人。黑暗之中,陈慈与白三郎双方连遭变故,自然是难分敌我,只能自相残杀了。
  戏子眯着眼讥笑道:“陈县长自视甚高,午时,我刚一唱‘将相和’这出戏,你便入了我的圈套。你可知道彼时我心中真正想唱的,却是一句‘一丘之貉’才对,你竟恬不知耻,自比廉颇、蔺相如,你不中计,谁中计呢?”
  陈慈气得咬牙切齿:“卑鄙!现在白三郎也死了,你们以为白阎王会放过你们?”
  戏班主与戏子對视一眼:“白阎王?自然会有人对付他!更何况,害了白三郎的人,可是你陈县长呀!”
  陈慈心中一颤,这人说得一点儿不错,他不禁问道:“你们到底是谁?”
  “陈县长,你到现在还猜不出我们的身份吗?你和白三郎,是平城里的两只老虎,一个作恶多端,一个鱼肉乡里,若不除掉你们,平城的百姓怎会有安生日子?平城怎能得到解放?”
  陈慈这下全都明白了,惊恐道:“你们是革命党!”
  戏班主道:“还得多谢陈县长把我们的‘行李’也搬去了府中,我想此时,咱们的弟兄也该彻底解放平城了吧!”
  陈慈满脸苦涩,他明白了,那行李里放的定然不是高跷戏服,而是军火武器!
  “厉害,厉害!仅凭三个人,就让我们两队精锐全都折在这里,想必那个满是金珠子的岛也是假的吧?丁三啊丁三,想不到我陈慈一辈子纵横水道,最后居然会栽在一个小渔民的手里!”
  戏班主冷笑一声:“渔民?他可不是渔民,若非他出谋划策,我们怎可以如此兵不血刃就成功,那满是金珠子的岛……也不是假的,我就亲眼见过!”
  陈慈瞪大了眼睛:“什么?”
  戏班主戏谑道:“只可惜,那满岛的金子,早就做了我革命军的军饷!”
  这时丁三才终于说话了:“陈县长,你可还记得,半年前被你们屠杀殆尽的那艘船?”
  “你怎么知道?”
  “你们只当那艘船是白阎王运金子的,可其实那艘船只是个幌子,真正的金子早已被转移到一个秘密海岛之上,这便是那金子岛的由来。”
  “竟真是如此?可船上的妇孺……”
  丁三怒目圆睁,咬牙道:“他们……都是我的家人!”
  原来,丁三本名丁浅丘,家中排行老三,他父亲丁厉曾在白阎王手下做事,因看不惯白阎王卖国求荣,丁厉暗中投奔了革命党。
  当白阎王要拿金子向洋人买军火时,丁厉将金子暗中掉包,送到了一处小岛上,再假借运送金子的名义,偷偷将家中老小都送上船,准备就此远走高飞。哪知道人算不如天算,陈慈这胆大包天的海盗打上了他们的主意,最终一家老小尽数葬身于大海。
  丁浅丘一把拉开自己的衣襟,将后背露了出来,只见他背部皮肤满是烧伤的疤痕。
  “当日,我正好钻进船中一处暗格,躲过了你们的屠刀,到后来你们放火时,我整个背部都烧着了,只是想到大仇未报,咬碎了牙齿也没发出一点儿声音。我眼睁睁看着我父惨死,我母遭辱,你们连我方才七岁的小妹也不放过!老天让我活了下来,便是让我今日来取你狗命,为我一家报仇!”
  说罢,丁浅丘从怀中掏出了一把匕首,走上前一下扎进了陈慈的心口,将他钉在了船上,陈慈痛得意识模糊,惨叫不停。
  “你不是想去那金子岛吗?我说过,那岛上火红火红的,好似晚霞一般,等整艘船烧起来,你便能看到了……”
  随着数个油罐砸在船上,整条船像是被火龙吞了进去,烧成了一个大火球,竟真的将水面照得如同晚霞一样。
  丁浅丘眼泛泪花站在小渔船上,身旁戏班主安慰他:“小丁,这回你立了大功,也终于报仇雪恨,等这次事了,你暂且回去好好歇息吧!”
  丁浅丘抹干眼泪,摇摇头,道:“队长,我不能休息。这天底下还有千千万万的人跟我一样,他们都是咱们的同胞,民族复兴尚未成功!”
  三人相视一眼,齐声喊道:“众志成城,同心协力,打倒军阀,民族复兴!”
  质朴而坚韧的口号在燃烧的火船旁久久回响,就像新时代的号角声。
  (发稿编辑:丁娴瑶)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7期 | 标签: | 77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