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lie-feng-deng

    裂缝 等

  • you-shi-sheng-fei

    有事生非

  • jia-you-huang-jin-niu

    家有“黄金牛”

  • jiu-jing-shui-de-wa

    究竟谁的娃

  • jiu-ming-de-jin-li-yu

    救命的金鲤鱼

  • xin-lang-wei-gu-shi-da-sai-10-yue-you-xiu-zuo-pin-xuan-deng

    新浪微故事大赛10月优秀作品选登

  • jiao-hua-zi-chi-rou

    叫花子吃肉

  • sheng-si-yi-zhang-zui

    生死一张嘴

  • jiu-ping-xin-wen

    “酒瓶”新闻

  • mi-dian-feng-yun

    密电风云

  • shu-jian-en-chou

    书剑恩仇

  • ban-chang-ling

    班长令

  • da-yong-chang

    大用场

  • yi-zhang-te-shu-de-fa-dan-deng

    一张特殊的罚单 等

  • shen-mi-de-pao-you

    神秘的“炮友”

  • you-mo-de-guang-gao-yu-deng

    幽默的广告语 等

  • kou-tou

    口头

  • pan-yue-dian-feng

    攀越巅峰

  • mao-qiang-yu-xi-mi

    茂腔与戏迷

  • dong-gan-di-dai-ma-shang-kai-shi-4

    动感地带 “码”上开始

  • yi-yan-ren-he-liang-yan-ren-deng

    一眼人和两眼人 等

  • gai-pei-chang-de-shi-zheng-ren

    该赔偿的是证人

  • peng-ci-bu-rong-yi

    碰瓷不容易

  • jue-zhao

    绝招

  • zui-jia-fang-dao

    最佳防盗

  • ta-he-ju-chang-sha-guan-xi

    他和局长啥关系

  • lao-niang-lai-duan-xin

    老娘来短信

救命的金鲤鱼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刘大江和秀娟小两口在镇小学门口开了个小卖铺。他们两口子都是勤快人,又挺有经济头脑。这不,最近学生们流行养蚕宝宝,刘大江便起了个大早,去银行取了存款,准备去进些桑叶卖。
  等他取了钱往回赶的时候,在车站捡个手绢包,包里大钞小钞的有上千元。这事撂有些人兴许就昧下了,可大江不是这号人。他想:包里碎钞多,丢钱的多半是个穷人。这钱没准儿是借来救命的,丢了不得急死了?准得回来找。
  这么想着,大江没离开,傻傻站在道边等那丢钱的人。
  大江足等了两个钟头,终于有一个女孩跑过来,满脸汗水扯住大江,急火火问:“大哥,您在这看没看到一个包包?”
  大江说看到了也捡到了。接着他问了包的样式,里面装的什么,女孩说的都对,大江就把包拿出来交给女孩。女孩打开核对后,大江转身要走,女孩却拉住大江不放,说:“大哥,你救了两条命啊!这钱是我借来给婆婆看病用的,本来就不够,谁知刚才路过这里还给挤丢了,要是找不回来,婆婆救不了,我也活不成!”说完,她从包里抽出两张大票要给大江,大江连连回绝,还从怀里拿出一多半取出来的钱,硬塞进女孩手里就转身跑了。女孩追了一气追不上,只好抹着眼泪离开了。
  大江躲过女孩,回到家里,秀娟已经等急了,问怎么回来得这么晚?大江就把女孩的事说了一遍,秀娟说做得对,可说完她却发愁地看着大江欲言又止,急得大江问了几回才说:“小宝来信了,说学校又追他交齐学费了,咱家存款也不多,本来,想着这钱够了,现在……怎么办啊?”
  大江听了也发愁,小宝是个孤儿,吃百家饭长大的,在县高中读书,学费一直是大江两口子包下的。夫妻俩本来商量好,把存款取出来给小宝了交学费,再去邻县买桑叶。现在,这钱给了女孩大半,眼瞅着够交学费的没买桑叶的,两口子对望着发愁。
  过了一会,大江说:“这么办吧,明天你先把小宝的学费寄去,这是大事!买桑叶的钱一会儿我出去借不就行了?”秀娟说:“好吧,我回娘家看看有没有多余的钱。”这样两人连夜出去借钱,好在亲朋好友都爽快,一两天就把钱借回来了。
  钱一凑齐了,大江就开农用车去了邻县。谁知,他好久没走这段路,不知道这里的路况,车给颠坏了。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很少有车来,大江干着急没办法。
  就在这时,大江身后上来一辆农用车,车上坐着一对小夫妻和一个中年妇女,车型和大江的车一模一样。其实,大江的车毛病不大,换个小零件就行,只是大江出门急忘准备了。这时,大江像看到了救星,可没等他拦,那车自己停下了,小夫妻中女的跑过来,拉着大江喊恩人,大江也乐了,还真巧了,她就是大江在镇上遇到的那个女孩。
  女孩叫过丈夫和中年妇女说:“妈、二奎,这就是我跟你们说的恩人!”原来,女孩叫兰草,和二奎是新婚夫妻。那天,二奎妈突发心脏病,两人把妈妈送进医院,却没带够钱,兰草慌着跑回村借,钱没借够不说,回去路上还给人挤丢了。幸亏碰上了大江,不光找回了钱还凑够了数,二奎妈这才得到及时的救治,捡回一条命。
  没多久,二奎帮大江修好了车,兰草这才顾上问大江怎么找到这来了,大江就把家里缺桑叶的事说了一遍。兰草听了,高兴地说:“大江哥,你算碰对了人,咱村咱家种的桑树最多,有多余的桑叶,啥话也不说了,家去吧。”就这样四人傍晚时进了二奎的家。
  没啥说的,恩人到家,兰草和二奎当然得热情招待。不过,天也晚了,现弄也来不及,二奎就到村上小店买了些卤菜,弄了一桌子。可是,兰草看着总觉要是有个鱼就好了。二奎妈听了犹豫一下,跟二奎说,那就把西屋养着的两条金鲤鱼杀了吧。大江看到二奎妈说这话时眉头是皱着的,心想,是什么样的鲤鱼让二奎妈舍不得呢?于是他跟着二奎去了西屋,看到西屋炕上有个大鱼缸,里面养着两条金鳞金翅的金鲤鱼,在鱼缸里游来游去,别提多好看了。二奎说:“这鲤鱼是我几年前下河摸的,我妈没让吃一直养着,要不是你来,妈说什么也舍不得的。”
  大江听了,死活拦着不让二奎杀鲤鱼,这么着最后二奎没杀成鱼,陪大江喝了半宿。然后,二奎、兰草让大江到新房住,大江说什么也不去,小俩口拗不过大江,家里屋也不多,两人只好收拾了西屋,让大江睡进去。
  谁知,睡到天快亮时,西屋竟然出事了。
  原来,西屋本来是二奎家存放杂物的,平时也不住人,大伙儿都不知道屋顶有根梁遭雨朽烂了,就在大江睡进去的当晚,梁断了,屋顶塌了,掉下来的木头、土石刚好砸在大江睡的土炕上。
  二奎家三个人听到那惊天动地的一声响,跑出来一看,当时就哭了。二奎妈站在西屋门口傻了,嘴里不停说,早知这样,死活也把金鲤鱼炖了给恩人吃,恩人死了也赚个好肚,强比埋在土里啊!
  就在这时,三人身后有人说话,他们回头看时,却见大江好好地站着,连头发丝儿都没乱。这是怎么回事啊?三人乐得几乎要冲天磕响头了,拉着大江问他是怎么逃出来的。
  大江说:“我没逃啊?今个事儿倒是怪了,本来,我在炕上睡得好好的,忽的给水淋醒了。睁眼一看,鱼缸里的金鲤鱼闹得扑通扑通的,把水溅出来弄我满脸满身,把我弄醒了。我正好尿急,就去院里厕所方便,回来时就见屋顶塌了。”
  一家人围着大江这个乐啊,说大江这是好人有好报,要是昨晚上真的杀了金鲤鱼,也免不了这场灾祸,只可惜了那两条金鲤鱼,准给砸死了。
  大江一拍脑门,说:“也许不会呢,我出来时怕鱼再闹腾,弄湿了炕不好晾,就用地上的木板把鱼缸盖上了,把缸放角落里了。”
  果然,四人进到屋里一看,尽管炕上落满了木头、土块,可那鱼缸因为放在角落里,还有木板盖着,还真没砸坏,两条金鲤鱼好好地呆在里面,也不闹了。
  原来,屋顶要塌时先掉下些小土块,土块里夹杂着生石灰,落到金鲤鱼身上烫得慌,金鲤鱼就闹腾着弄醒了大江。
  当下,大江就帮着二奎清理,没多久清完了。二奎越想越觉得大江真是好人有好报,就说:“哥啊,你是不知道,往年这会儿不管谁来,咱家桑叶也没多余的,桑树也只是刚刚够自家养蚕的;前年,兰草说,咱还是多种点桑树吧,等咱俩结婚后还得多养蚕,怕到那时桑叶不够用。这样我才又种一些桑树。谁知,种下桑树后,赶上妈妈时不时地闹病,我们结婚后蚕也养得不多,多的桑叶眼瞅着要烂在树下成了肥料,刚好哥你来了,那些多的桑叶就像是给你备下的,你说怪不怪?”
  二奎妈忙接话说,做人就得心善,这倒不是迷信,真是一环套一环呐!其实不是金鲤鱼救了大江的命,是大江自己救了自己啊!
  大江、二奎和兰草听了,还真是这么回事,都开心地笑了。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2期 | 标签: | 21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