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读者》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意林》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you_qing_gan_de_fang_zi

    有情感的房子

  • qing_gan_de_sheng_li_jian_zhu_shi_yu_jia_ren_de_fang_zi

    情感的胜利:建筑师与家人的房子

  • da_xie_de_n_liang_ge_ta_li_ai_sen

    大写的N——两个塔里埃森

  • li_te_wei_er_de_yu_shi_luo_de_fu_ren_gong_jian_zhu_zhai

    里特维尔德:与施罗德夫人共建住宅

  • luo_wei_er_jian_kang_zhu_zhai_xin_sheng_huo_guan_de_shi_jian

    罗威尔健康住宅:新生活观的实践

  • zui_xing_yun_de_pu_tong_ren_liang_zuo_you_song_ni_ya_zhu_zhai

    最幸运的普通人——两座尤松尼亚住宅

  • wa_hu_dao_shang_de_qing_cheng_shan_li_zhe_shi_zhu_zhai

    瓦胡岛上的青城山——李哲士住宅

  • shuang_ta_lian_ren_mei_er_ni_ke_fu_zi_zhai

    “双塔恋人”:梅尔尼科夫自宅

  • a_er_wa_a_er_tuo_fen_lan_de_liang_zhang_mian_kong

    阿尔瓦·阿尔托:芬兰的两张面孔

  • ba_la_gan_zi_zhai_zuo_wei_zi_chuan_de_jian_zhu

    巴拉干自宅:作为自传的建筑

  • ni_mai_ye_zi_zhai_wo_yi_sheng_zhen_ai_zhi_wu_dou_zai_wo_de_si_ren_bo_wu_guan_zhong

    尼迈耶自宅:“我一生珍爱之物,都在我的私人博物馆中”

  • luo_bo_te_wen_qiu_li_jian_zhu_de_fu_za_xing_yu_mao_dun_xing

    罗伯特·文丘里:建筑的复杂性与矛盾性

  • bo_er_duo_zhu_zhai_gei_yu_lun_yi_shi_yong_zhe_de_wen_nuan_yu_zi_you

    波尔多住宅:给予轮椅使用者的温暖与自由

  • zhu_ji_de_chang_wu

    住吉的长屋

  • li_zi_lin_zhu_zhai_qin_mi_guan_xi_de_shi_yan_chang

    李子林住宅,亲密关系的实验场

  • xiao_shi_de_zhu_zhai

    “消失”的住宅

  • wang_shu_zi_zhai_qu_jing_fen_cha_de_hua_yuan

    王澍自宅:曲径分岔的花园

  • shi_he_zi_ran_shi_he_ren_de_fang_zi

    适合自然、适合人的房子

  • ci_xin_an_chu_shi_wu_xiang_wo_yu_a_na_ya_de_gu_shi

    此心安处是吾乡:我与阿那亚的故事

  • bei_da_zi_yuan_li_xiang_she_qu_de_yao_su

    北大资源:理想社区的要素

  • lu_hu_sheng_tai_cheng_cheng_dou_ping_yuan_shang_de_zhen_zhu

    麓湖生态城:成都平原上的珍珠

  • zai_bie_chu_wo_you_yi_ge_xiao_yuan

    在别处,我有一个小院

  • zhong_guo_hui_guan_bi_he_shui_geng_chen_jing_de_yuan_luo

    中国会馆:比河水更沉静的院落

  • zhu_zai_dong_hu_cheng_shi_zhong_de_du_jia_sheng_huo

    住在东湖:城市中的度假生活

  • ou_zhou_kong_huang_bei_hou

    欧洲恐慌背后

  • dong_fang_ying_dou_shi_jie_dian_ying_meng_gong_chang

    东方影都:世界电影梦工厂

  • zhuan_ji_suo_zai

    转机所在

  • ni_wa_jiang_zhi_zi_ji_mi

    泥瓦匠之子机密

  • ru_he_ying_dui_dong_ying_xi_ruan_zhan_lue

    如何应对“东硬西软”战略?

  • huan_qiu_yao_kan_su_lan-84

    环球要刊速览

  • du_zhe_lai_xin-89

    读者来信

  • bo_hei_ju_xing_quan_guo_da_xuan

    波黑举行全国大选

  • ke_shen_mi_er_zheng_duan_shang_wei_guo_shi_de_wei_xie

    克什米尔争端:尚未过时的威胁

  • tian_xia-85

    天下

  • li_cai_yu_xiao_fei-83

    理财与消费

  • hao_xiao_xi_huai_xiao_xi-84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_yin-75

    声音

  • shi_zhi_wei

    食知味

  • man_che_jiang_hu

    慢车江湖

  • h_he_zui_le

    H喝醉了

  • nan_bei_zhan_zheng

    南北战争

  • hao_dong_xi-79

    好东西

  • man_hua-88

    漫画

  • gu_xi_tai_pang_de_lao_jia

    古戏台旁的老家

克什米尔争端:尚未过时的威胁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近半个多月来,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克什米尔地区爆发了数十次冲突,造成几十名平民伤亡,数万名当地居民被迫撤离。印、巴自1947年分治后至今,已因克什米尔问题爆发了三次战争。2003年,虽然双方政府在当地的实际控制线一带达成了停火协议,但多年以来,大小摩擦一直不断。
  与以往相同,此次两国又在互相指责对方首先打破了停火协议。美国威尔逊·伍德罗研究中心南亚项目主任库格尔曼(Michael Kugelman)告诉本刊:“一般而言,此类冲突仅局限于遥远的边境地区,安全部队是唯一受其影响者。而这一次,局势异常紧张,现已攻击到了边境地区的城镇,伤及无辜。”
  另外,这次冲突发生在一个较为敏感的时间节点上。近5个月前,印度刚刚迎来了新总理莫迪。虽然巴总理谢里夫曾应邀出席其就职典礼,并商议举行边境会谈,显示出了缓和迹象。但后来,两国原定于8月25日在伊斯兰堡举行的外交秘书级会谈却被印度临时取消。近一年多来,印、巴都经历了政府更替,本次外交秘书级会谈也是两个新政府成立以来的首次官方会谈,具有一定的象征意义。“会谈被无故取消,暗示着双方关系有所恶化。”库格尔曼进而说,“而两国政府间不甚融洽的关系也意味着此次冲突很难和平收尾。”
  “并且,双方现在其实都不把对方视为和谈对象。许多巴方民众对莫迪心怀恐惧,即使其‘极右翼的印度教民族主义者’形象已基本被‘果敢的经济改革家’形象所替代。同时,这个夏天发生在伊斯兰堡的反政府游行也使谢里夫的地位大受影响。在印度人眼中,巴方的对印政策如今是掌控在巴军方手中的。”库格尔曼说,“在认定对方无和解之意的情况下,双方都会觉得,就算冲突升级,自己也没有损失。巴方国防部长最近称,他的国家将会‘适当地’回应印度在边境线的所作所为;而印方国防部长则警告,巴基斯坦将会为自己所释放的敌意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
  而“巴军方日益强化的地位,则将成为影响印巴关系走向的最关键因素。谢里夫在反政府示威中受到了威胁,全依靠军方的调停和维护才没有被推翻。巴军方本就强势,如今更甚,因为谢里夫欠他们的。”美国阿克伦大学的政治学教授卡特哈勒(Karl Kaltenthaler)也对本刊说,“这对于克什米尔问题而言关系重大,因为巴军方对此问题非常关注。他们并不承认印度对当地部分地区的管辖权,希望克什米尔成为巴基斯坦的一部分。”
  “鉴于两国交错的利益结构,这份双边关系不太会出现戏剧性变化,维持现状的可能性较大。”卡特哈勒说,“但是,克什米尔问题一日不能成功解决,零星的越界枪火就总会发生,双方政府间的关系也很难改善。”
  而这个旧日难题所产生的影响也并非始终如一。“目前,从2008年孟买恐怖袭击案的始作俑者‘虔诚军’、长期被指责策划了2001年印度议会袭击案的‘穆罕默德军’,到为与“伊斯兰国”(ISIS)抗衡而新近成立的‘基地组织’的南亚分支,巴基斯坦的反印度武装分子均因各种原因而蠢蠢欲动。此次冲突也许将很快平息,但鉴于南亚次大陆上的动荡态势,战火迅速复燃的概率很高,而恐怖分子则可利用政府官方注意力被边境冲突分散的机会,来组织自己的攻击,并使这块世界上的主要核武器区发挥出更为严重的破坏效应。”库格尔曼说。
一名悲伤的巴基斯坦妇女在医院照料她唯一幸存的孩子,印巴冲突中她的两个儿子丧生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43期 | 标签: | 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