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yi-yu-zheng-fan-lan-yu-te-da-hao-zi-wo-le-guan-zhu-yi-de-pian-jian

    抑郁症泛滥与特大号自我 乐观主义的偏见

  • le-guan-zhu-yi-de-pian-jian

    乐观主义的偏见

  • le-guan-zhu-yi-de-liang-mian

    乐观主义的两面

  • ji-shu-ru-he-shi-ren-le-guan

    技术如何使人乐观

  • na-xie-le-guan-de-wen-xue-xing-xiang

    那些乐观的文学形象

  • bei-guan-zhu-yi-ji-cheng-guo

    悲观主义及成果

  • ha-yi-da-yi-yuan-xue-an-shou-hai-zhe-yu-xing-xiong-zhe

    哈医大一院血案:受害者与行凶者

  • jin-yan-jie-yan-he-kong-yan

    禁烟、戒烟和控烟

  • fa-guo-da-xuan-sheng-fu-nan-liao

    法国大选 胜负难料

  • xiao-e-dai-kuan-de-shen-zhen-shi-yan

    小额贷款的深圳试验

  • zhu-zhe-qin-chu-zou-he-hui-gui

    朱哲琴:出走和回归

  • bei-jing-nong-fu-shi-ji-ruo-da-de-shi-jie-yi-xiao-zhang-fan-zhuo

    北京农夫市集:偌大的世界,一小张饭桌

  • wen-zhou-shi-yan-tian

    温州试验田

  • xiang-yu-ma-si-te-li-he-te

    相遇马斯特里赫特

  • wei-nano-sim-er-zheng-chao

    为Nano-SIM而争吵

  • bu-jiang-luo-ji-de-lan-bo-ji-ni

    不讲逻辑的兰博基尼

  • gao-bie-gao-zeng-chang-yu-hai-er-de-gao-duan-ding-yi

    告别高增长与海尔的高端定义

  • cong-ming-hua-zhong-ting-jian-de-biao-xi

    从名画中“听见”德彪西

  • ting-shuo-guo-mei-ting-guo-xu-xiao-feng

    听说过,没听过徐小凤

  • yi-chang-yong-bu-ting-xie-de-bao-feng-yu

    一场永不停歇的《暴风雨》

  • yu-gao-pian

    预告片

  • duo-xi-lai-wei-en-hun-he-dong-xi-fang-wen-hua-de-she-ji

    多希-莱维恩:混合东西方文化的设计

  • yuan-yuan-she-jiao-cheng-ren-li

    元媛,社交,成人礼

  • xiao-en-huai-te

    肖恩.怀特

  • nan-pei-san-jian-ke-de-jue-di-fan-ji

    男佩三剑客的绝地反击

  • ji-duan-nian-fen-li-de-hao-jiu

    极端年份里的好酒

  • ning-xia-zhong-guo-pu-tao-jiu-guo-ji-ren-ke-de-xin-kai-shi

    宁夏:中国葡萄酒国际认可的新开始

  • si-kao-qing-xi-du-da-jian-ce

    思考清晰度大检测

  • na-xie-xing-ge-nei-xiang-de-niu-ren

    那些性格内向的牛人

  • gao-zeng-chang-de-tian-hua-ban

    高增长的天花板

  • mi-ma-zi-de-mi-mi

    密码子的秘密

  • sai-rou-ji

    塞肉记

  • ta-jiu-shi-xi-wang

    她就是希望

  • zao-dao-dan-huan-shi-zao-jun-jian

    造导弹,还是造军舰?

  • huan-qiu-yao-kan-su-lan-9

    环球要刊速览

  • du-zhe-lai-xin-39

    读者来信

  • ji-xu-kong-jian-de-e-mei-fan-dao-wen-ti

    急需“空间”的俄美反导问题

  • ai-e-bian-jing-zheng-duan-nan-yi-ping-jing-de-fei-zhou-zhi-jiao

    埃厄边境争端:难以平静的“非洲之角”

  • tian-xia-9

    天下

  • li-cai-yu-xiao-fei-7

    理财与消费

  • hao-xiao-xi-huai-xiao-xi-9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yin-shu-zi-7

    声音·数字

  • qu-ming-zi

    取名字

  • zhai-nan-wang-wu-yu-tian-shi

    宅男王五与天使

  • dong-xue-yue-du-zhi-nan

    “洞穴”阅读指南

  • kuang-ren-xiao-ji

    狂人小记

  • hao-dong-xi-9

    好东西

  • ge-ge-de-gu-shi

    哥哥的故事

狂人小记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百科全书》里提出了著名的疯癫的定义:偏离理性却又坚定地相信自己在追随理性。
  用这个定义去界定疯癫,魏晋狂生刘伶像一个:刘伶纵饮且放荡不羁,酒后在屋里赤身露体。有人讥笑他,刘伶说:“天地是我的别墅大院,屋子是我的衣服,你们跑到我裤子里干吗?”古希腊犬儒主义先贤第欧根尼很像个疯子:睡在一个破木桶里,赤着脚,胡子拉碴,半裸着身子。披着镶金斗篷的亚历山大大帝慕名访问他:“第欧根尼,我能帮你忙吗?”第欧根尼懒洋洋道:“我希望你闪到一边去,不要遮住我的阳光。”亚历山大后来说:“我若不是亚历山大,我愿是第欧根尼。”
  扎奇亚则从逻辑学角度总结出疯人那荒诞又严格的三段论法推理:比如疯人会说“死人是不吃东西的,我是一个死人,所以我不吃东西”;“在这间房子里生活过的人大多已经死了,我在这间房子里生活过,所以我也是个死人”。这不可思议的逻辑简直可以作为对逻辑学家的讽刺,比如:“现代社会的快节奏生活、激烈竞争和永无休止的欲望使人疯狂,我生活在现代社会,所以我是个疯子。”
  我是不是疯子有待商榷,但我住的小区里有个疯子,早上在菜市场上和卖肉的说佛讲经,中午站在大门口演讲,从楼上听去似乎在说:“感谢老天爷让我发疯……”走到楼下听又好像是:“你吃不吃鸡蛋羹,我的牙齿要发疯!”再走近听却是:“如果你发现自己是在做梦,你的梦就会发疯!”
  看着想唱就唱手舞足蹈的他,我理解了想做第欧根尼的亚历山大大帝,空间上的穿越有旅游,时间上的穿越有时下热播的宫斗剧,亚历山大渴望从理性的疯狂世界到疯人的理性世界算是灵魂上的穿越吧?说实在的,我真想也进行一次如此奢侈的穿越。如果穿越,我不考虑卡夫卡笔下那位把自己饿成一把柴禾的饥饿艺术家样的焦虑症,也不想做鲁迅笔下那个怀疑赵家的狗都多看了他两眼的被迫害狂,更不要做把单位账目不眠不休算来算去的强迫症,在快节奏生活和欲望的挤压下,它们已经在轮换间歇发作了。我向往的疯癫是回到15世纪欧洲,乘坐着福柯说的载着疯人的“愚人船”,被送到千支百叉的江河或者茫茫大海,交给脱离尘世,不可捉摸的命运,变成最自由、最开放的囚徒,被牢牢地束缚在有着无数去向的路口。
  然而,即便是发疯,我能做到的顶多是在开会的时候想放声高歌,在单位排节目扯着嗓子高唱时我却忍不住想尖叫,在舞厅里的重金属音乐刺激下该尖叫的瞬间我忽然想捂住耳朵逃跑,我一次又一次按捺住自己发疯的冲动,就像朱德庸的《大家都有病》里说:“我们把内心的疯狂锁住,为的不是怕吓着别人,而是怕吓着自己。”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4期 | 标签: | 1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