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2019年第12期2019年第11期
2019年第10期2019年第09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52期2018年第51期
2018年第50期2018年第49期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故事会》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意林》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9年第19期2019年第18期
2019年第17期2019年第16期
2019年第15期2019年第09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9年第12期2019年第11期
2019年第10期2019年第09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今日文摘》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读者欣赏》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军事文摘》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新青年》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意林·少年版》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海外版》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知音.下半月》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意林绘阅读》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 mu_qian_huan_bu_cuo

    目前还不错

  • lan_pao_xian_sheng

    蓝袍先生

  • he_zhong_de_nv_hai_er

    河中的女孩儿

  • shui_shang_xing_lu

    水上行路

  • huang_hun_de_yan_hou

    黄昏的咽喉

  • wo_hui_xiang_qing_cao_yi_yang_hu_xi

    我会像青草一样呼吸

  • tui_gao_ji

    退稿记

  • gu_gong_kan_men_ren

    故宫“看门人”

  • si_xiang_bi_ji_yi_geng_zhong_yao

    思想比技艺更重要

  • zui_mei_de_si_wang

    最美的死亡

  • ren_gong_zhi_neng_he_ren_gong_yu_chun

    人工智能和人工愚蠢

  • huo_mai_he_mai_huo

    活埋和埋活

  • yong_yi_sheng_lai_xue_xi_yi_shu

    用一生来学习艺术

  • dan_qing_fan_si

    丹青反思

  • bu_yong_dong_nao_jin

    不用动脑筋

  • wo_de_623_ke_jie_shi_wai_yi_ze

    我的623颗结石(外一则)

  • cong_ka_fei_guan_dao_wei_xin_qun

    从咖啡馆到微信群

  • wei_shen_me_jian_shi_zhe_me_zhong_yao

    为什么见识这么重要

  • geng_yin_mi_de_shang_hai

    更隐秘的伤害

  • wo_shi_yi_tiao_mei_you_wei_ba_de_dao_mang_quan

    我是一条没有尾巴的导盲犬

  • chou_fu

    丑父

  • xia_xue

    下雪

  • ren_sheng_you_shen_me_fei_zhan_you_bu_ke_de_ma

    人生有什么非占有不可的吗

  • zui_hou_de_qian_shou

    最后的牵手

  • tou_tou_li_qu_de_fu_mu

    偷偷离去的父母

  • fu_zi_dui_hua

    父子对话

  • jiao_zi_wu_fang

    教子无方

  • ni_shuo_shi_hua_wo_bu_sheng_qi

    你说实话,我不生气

  • zu_ke_de_fang_jian

    租客的房间

  • gei_yi_ge_li_you

    给一个理由

  • shi_cai_you_wu_xing

    食材有物性

  • ci_qi_zhong_de_jing_ji_gu_shi

    瓷器中的经济故事

  • wei_shen_me_yi_bu_xiao_xin_jiu_zhuan_fa_le_jia_xiao_xi

    为什么一不小心就转发了假消息

  • zai_bei_ji_bing_yong

    在北极冰泳

  • niu_yue_mei_shen_me_hao_kan_de

    纽约没什么好看的

  • ying_guo_cai_wei_shen_me_na_me_nan_chi

    英国菜为什么那么难吃

  • shi_wu_wei_he_gua_zai_shu_shang

    食物为何挂在树上

  • you_jin_hui_jia

    尤金回家

  • dang_meng_zi_yu_jian_li_xiang_zhu_yi_zhe

    当孟子遇见理想主义者

  • wei_shen_me_ying_xiong_hao_han_dou_ai_dian_liang_jin_shu_niu_rou

    为什么英雄好汉都爱点“两斤熟牛肉”

  • fu_qi_bing_fa

    夫妻兵法

  • bu_mou_er_he

    不谋而合

  • yan_lun-119

    言论

  • man_hua_yu_you_mo-107

    漫画与幽默

  • chuang_yi_guang_gao-3

    创意广告

  • ye_wu_feng_yu_ye_wu_qing

    也无风雨也无晴

  • gun_dong_de_xiao_xiang_li_fang_ti

    滚动的肖像立方体

  • yong_yuan_xing_fu

    永远幸福

  • mei_gui_yuan

    玫瑰园

  • ai_zhi_lu

    爱之路

  • tian_qie_ru_ci

    天且如此

  • jing_zi_he_jiang_jun

    镜子和将军

  • jie_yan-2

    借盐

  • yan_jing_de_zuo_yong

    眼镜的作用

  • wei_shen_me_kuan_rong_bian_de_na_me_nan

    为什么宽容变得那么难

  • wo_zai_ao_si_wei_xin_ji_zhong_ying

    我在奥斯威辛集中营

  • du_zhe_guang_ming_xing_dong_59

    “《读者》光明行动”(59)

蓝袍先生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父亲选定我做他的替身去坐馆执教,其实不是临时的举措。在他统领家事以前,爷爷还活着的时候,他就有意培养我做这个“读耕”人家的“读”的继承人了。只是因为家庭内部变化,才过早地把我推到学馆里去。
  读书练字,自不必说了,父亲对我是双倍的严格。尤其是父亲有了告退的想法之后,对我就愈加严厉了。用柳木削成的木板抽打我的手心,原因不过是我把一个字的某一画写得偏离了柳体,或是背书时仅仅停顿了几秒钟。最重要的是,父亲对我进行心理和行为的训练,目标是一个未来先生的楷模。“为人师表!”这是他每一次训导我时的第一句话。
  “为人师表——”父亲说,“坐要端正,威严自生。”
  我就挺起胸,撑直腰杆,两膝并拢。这样做确实不难,难的是坚持。两个大字没有写完,我的腰部就酸了,两膝也就分开了,冷不防,那柳木板子就拍到我的腰上和腿上。
  “为人师表——”父亲说,“走路要稳,不急不慢。头扬得高了显得骄横,低垂则显得萎靡不振。要双目平视,左顾右盼显得轻佻……”
  我开始注意自己走路的姿势。
  “为人师表——”父亲说,“说话要恰如其分,言之成理。说话要顾及上下左右,不能只图嘴头畅快。出得自己口,要入得旁人耳……”
  所有这些训导,对我这样一个十七八岁的人来说,虽然一下子全做到很艰难,但毕竟可以经过长久的磨炼,逐步长进。最让我不能接受的,是父亲对我婚姻选择的武断和粗暴。
  对于异性的严格禁忌,从我穿上浑裆裤时就开始了。岂止是“男女授受不亲”,父亲压根儿不许我和村里任何女孩子一块玩耍,不许我听那些大人们闲时说的男女间的酸故事
  可是,在我刚刚十八岁的时候,父親突然决定给我完婚。他认为必须在我坐馆执教之前做完此事,他才放心。一个没有妻室的人进入神圣的学堂坐馆执教,在他看来潜伏着某种危险。
  父亲给我娶回来多丑的一个媳妇呀!
  婚后半个月,我不仅没有动过她一个指头,连一句话也懒得跟她说,除了晚上必须进厢房睡觉以外,白天我连进屋的兴趣都没有。我却不敢有任何不满的表示,父母之命啊!
  父亲还是看出了我的心思。有一天,他把我单独叫进他住的上屋,神色庄严。
  “你近日好像心里不爽。”
  “没有,爸。”
  “我能看出来。有啥心事,你说。”
  “爸,没有。”
  “那我就说了——你对内人不满意,嫌其丑相,是不是?”
  “不……”
  我一直没敢抬头,眼泪已经忍不住了。
  “这是我专意给你择下的内人。”父亲说,“男儿立志,必先过得美人关,女色比洪水猛兽凶恶。且不说商纣王因妲己亡国,也不说唐玄宗因杨贵妃乱朝,一个要成学业的人,耽于女色,溺于淫乐,终究难成大器……”
  我惊讶地抬起头,看了父亲一眼,那严峻的眉棱下面,却是坦率的诚意,使我竟然觉得自己太不懂事了。
  父亲当即转过头,示意母亲,母亲从柜子里取出一件蓝袍,交给我,叫我换上。我穿上那件由母亲亲手缝的蓝洋布长袍,顿时觉得心里沉重起来,似乎一下子长大成人了!穿起蓝袍以后,举手投足都有一种异样庄重的感觉了。
  父亲领着我走出上屋的里间,站在外间。靠墙的方桌上,敬着徐家祖宗的牌位。爷爷徐敬儒生前留下的一张半身照,镶嵌在一只楠木镜框里,摆在桌子的正中间。父亲亲手点燃大红漆蜡,插上紫香,鞠躬作揖之后,跪伏三拜,然后站在神桌一侧,朗声道:“进香——”
  我向前走两步,站在神桌前,从香筒里抽出紫香,轻轻地捋整齐,在燃烧的蜡烛上点燃,小心翼翼地插进香炉。颤抖的手还是把两根香弄断了。重插之后,我垂首恭候。
  “拜——”父亲拖长声喊。
  我抱起双拳作揖。
  “叩首——”
  我跪在祖宗神牌前,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抬起头,等待父亲发令。
  父亲从腰间掏出一张折叠的白纸,展开,领着我向祖宗起誓:
  不孝孙慎行,跪匍先祖灵前。矢志修业,不遗余力。不慕虚名,不求浮财,不耽淫乐。只敬圣贤,唯求通达,修身养性,光耀祖宗,乞先祖护佑……
  父亲念一句,我复诵一句。之后我呆呆地站在神桌前,诚惶诚恐,不知该站着还是该走开。父亲紧紧盯着我,说:“明天,你去坐馆执教!”
  由我代替父亲坐馆的仪式在文庙里举行。时值冬至节气。一间独屋的庙台上,端坐着儒家文化的先祖孔老先生的泥塑彩像。文庙内外,被私塾的学生和热心的庄稼人围塞得水泄不通。杨徐村最重要、最体面的人物杨龟年,穿着棉袍,拄着拐杖,由学堂的执事杨步明搀扶着走进文庙来了,众人让开一条路。
  我站在父亲旁边,身上很不自在,心里却生出一股暗暗的优越感来。这儿——文庙,孔老先生的圣像前,排站着杨徐村所有的头面人物,我也站在这里了。门外的雪地上,挤着那些粗笨却又热心的庄稼人,他们在打扫了房屋以后,临到正式开场祭祀的时候,全都自觉地退到门外去了。
  杨步明主持祭祀。他首先发蜡,然后焚香。在杨步明拿腔捏调的唱诵中,屋里屋外所有参与祭奠的村民,无论长幼尊卑,一律跪倒。油炸的面点、干果,在杨步明的唱诵声中被摆到孔老先生面前。整个文庙里,烛光闪闪,紫香弥漫,乐鼓奏鸣,腾起一种神圣、庄严、肃穆的气氛。
  执事杨步明把一条红绸递给杨龟年,由这位杨徐村最高统治者给我父亲披红,奖励他光荣引退。杨龟年双手捏着红绸,搭上父亲的右肩,斜穿过胸部和背部,在左边腋下系住。父亲连忙跪伏下去,深深地磕拜再三,站起身来的时候,竟然激动得热泪盈眶。这个冷峻的人,竟然流泪了。他硬是咬着腮巴骨,不想让眼泪溢出眼眶。我是第一次看见父亲流泪。往昔里,我既看不到父亲一丝笑颜,也看不到他的一点泪花。那泪眼里呈现出我从未见过的动人之处,令人敬服,又令人同情。我那严厉的父亲,从未使人对他产生同情和怜悯,他的眼神中永远呈现出强硬和威严,只能使人敬畏,而不容任何人产生怜悯。现在,他的脸上像彤云密布的天空裂开一道缝儿,露出了一片蓝天,泻下来一道动人的阳光。
父亲简短地说了几句真诚的答谢之辞,执事杨步明代表所有就读孩子的家长向父亲致谢,并对我的上任加以鼓励。杨龟年没有讲话,只是点点头,算是最高的肯定了。
  仪式一结束,我就随着父亲走出文庙。刚一出门,那些老庄稼人就把父亲围住了,拉他的袖子,拍他的后背,抚摸那条耀眼的红绸,说着听不清的感恩戴德的话。我站在旁边,同样接受着老庄稼汉们诚心实意的鼓励,心里很激动。由爷爷和父亲在杨徐村坐馆所树立起来的精神和道义上的高峰,比杨家的权势和财产要雄伟得多!从今日开始,我要接替父亲走进那个学馆,成为一个为老少所瞩目的先生!
  那张黑色的四方抽屉桌子前的那把黑色的座椅,我能否坐得稳?将来再交给我的某一个后代,至少要二十多年吧?二十多年里不出差错,不给徐家抹黑,不给杨家留下话柄,不落到被众人撵出学堂的境地,谈何容易!要得到一个圆满的结局,就得像父亲那样……
  过罢正月十五,私塾开学了。我穿上蓝布长袍,第一次去坐馆,心里怎么也踏实不下来。走出我家那幢雕刻着“读耕传家”字样的门楼,似乎这村巷一夜之间变得十分陌生。街巷里那些大大小小的树木——一搂抱粗的古槐,端直的白杨,夏天结出像蒜薹一样长荚的楸树,现在好像都在瞅着我,看我这个十八岁的先生会不会像先生那样走路!那些拥挤的一家一户的门楼里,有人在看我可笑的走路姿势吧?
  我抬起头,像父亲那样,既不高扬,也不低垂,双目平视,梗着脖子,决不左顾右盼,努力做到不紧不慢,朝前走过去。
  “行娃……唔……徐先生……”杨五叔笑容可掬地和我打招呼,发觉自己不该在今天还叫我的小名,立即改口,脸上现出歉疚的神色,“你坐馆去呀?”
  “噢!对。”我立即站住,对他热诚的问话诚意地回答。站住以后,却又不知该说什么了。我立即意识到,不该停下脚步,应该像父亲那样,对任何人出于礼节性的见面问候,只需点一下头,照直走过去,才是最得体的办法……我立即转身走了。
  走进学堂的黑漆大门了。三间敞通的瓦房里,学生们已经把教室打扫得干干净净,摆满了学生从家里搬来的方桌和条凳,排列整齐。桌子四周围坐着年龄差别很大的学生,在哇啦哇啦地背书。今日以前的七八年里,我一直坐在这个学堂左前排的第一张桌子前,离窗户跟前父亲的那张讲桌只隔一个甬道。这个位置是父亲给我选定的,从我第一天进入这个学堂接受父亲的启蒙,一直没有变动过。我打第一天就明白,父亲要把我置于他的视力扫视无遮蔽地带……现在,那个位置坐上新进入学堂的启蒙生了。
  除了新添的几个启蒙生,教室里坐着的全是那些春节以前和我同窗的本村的熟人、同伴、同学,有的比我长得还高、还壮实,我今天看见他们,心里却怯了。我完全知道他们对我父亲捣蛋的故技,尤其是杨马娃和徐拴……
  我立即走向那张四方讲桌,偏不注意那几个扮着怪相的脸。
  父亲一般是先读书,后晌上学时才写字,我也应该这样做,只是今天例外,读书是难以专注的,写字对稳定情绪更好些。我在父亲用过的石砚台上滴上水,三个指头捏着墨锭,缓缓地研磨。
  墨磨好了。桌子角上压着一沓打好了格子的空影格纸,那是学生们递上来的,等待我在那些空格里写上正楷字,然后他们领回去,铺在仿纸下照描。我取下一张空格纸,从铜笔帽里拔出毛笔,蘸了墨,刚写下一个字,忽然听到耳边一声叫:“行娃哥——”
  我的心一撲腾,立即侧转过头去,看见本族里七伯的小儿子正站在我面前,耍猴似的朝我笑着说:“给我题个影格儿。”
  教室里腾起一片笑声——唔!应该说学堂。
  笑声里,我的脸有点发热,有点窘迫,也有点紧张。学童入学堂以后,应该一律称先生,怎能按照乡村里的辈分叫哥呢!可他是才入学的启蒙生,也许不懂,也许是忘记了入学前父母应有的教导吧!我只好说:“你放下,去吧!”他回到位置上去,笑声消失了。
  我又转过头写字,刚写下两个字,又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蓝袍先生——”
  我的脑子里轰然一声爆响,耳朵里传来学堂里恣意放肆的哄笑声浪。我转过头,看见一张傻乎乎愣笑着的脸,这是村子里一个半傻的大孩子。他的嘴角吊着涎水,一只手在背后抓挠着屁股,他得意地傻笑着,和我几乎一般高的个子,溜肩吊臂,像是一个不合卯窍的屋架,松松垮垮。这个傻瓜蛋儿,打破他的脑袋,也不会给我起下这样一个雅号的,我立即追问:“谁叫你这么称呼我?”
  教室里的笑声戛然而止,静默中潜伏着许多期待。
  “他……他不叫我说他的名字。”傻子说。
  “你说——他是谁?”我追问。
  “我不敢说——他打我!”傻子怕了。
  “我先打你!看你说不说!”我说。
  我从桌上摸过板子,那块被父亲的手攥得把柄溜光的柳木板子,攥到我的手里了。我心里微微忐忑了一下,毫不退让地说:“伸出手来!”
  傻子脸色立时大变,眼里掠过惊恐的阴影,双手藏到背后去了。
  我从他的背后拉过一只左手,抽了一板子,傻子当下就弯下腰去,用右手护住左手号啕起来:“马娃子,就是你教我把人家叫‘蓝袍先生’,让我挨打……呜呜呜呜呜……”
  我立即站起,一下子盯住杨马娃这个专门暗中出鬼点子捣乱的“坏头头”。不压住这个杨马娃,我日后就难以在这把椅子上坐安稳。我命令:“杨马娃,到前头来!”
  杨马娃虎不失威,晃一下脑袋,走到前头来了。他个子虽不高,但年岁不小了,也是个老学生。他应付差事似的朝我鞠了一躬,就站住了。
  “是你教唆他的吗?”我斥问。
  “没有。”他平静地回答,早有准备。
  “就是你!”傻子瞪着眼,“你说……”
  “谁能作证呢?”杨马娃不慌不急。
  “不要作证的人!”我早已不能忍耐这种恶作剧,“伸出手——”
  杨马娃伸出手来。他的眼里滑过一缕无可奈何的神色,既不看我,也不看任何人,漫不经心地瞅着对面的墙壁。
  我抽一下板子,那只手往下闪了一下,又自动闪上来,他没有躲避,我也听不到挨打者的呻吟。我又抽下一板子,那只手依然照直伸着。我有点气,本想通过教训他解气,想不到越打越气了。那只伸到我跟前的手,似乎是一只橡皮手,我听不到挨打者的呻吟,更听不到求饶声。我突然觉得那只手在向我示威,甚至蔑视我。学堂里很静,听不到一丝声响。我感到双方的对峙在继续,我不能有丝毫的动摇,不然就会被压倒,难以起来。我抽下五板子了……
  傻子突然跪倒在地,抱住我的板子,哭喊着说:“先……生!马娃让我叫你‘蓝袍先生’,我说你要打手的,他说不会,你和俺俩都是一块念下书的,不会打手的。他就叫我跟你耍玩,叫‘蓝袍先生’……我往后再不……”
  我似乎觉得胳膊有点沉,抬不起来了。再一想,如果马娃一直不开口,我能一直打下去吗?倒是借傻子求情的机会,正好下台,不失威风,也不失体面。
  傻子先爬起来,深深地鞠了一躬,跑下去了;杨马娃则不慌不忙,文质彬彬地鞠了躬,慢慢走回到座位上去。
  我重新坐好,提起毛笔,题写那张未写完的影格儿,手却在抖。我第一次执板打人,心里却没有打人的畅快,反倒多了一缕说不清的滋味……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8期 | 标签: | 29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