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40期2018年第39期
2018年第38期2018年第37期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故事会》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2018年第17期2018年第16期
2018年第15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读者》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意林》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36期2018年第35期
2018年第34期2018年第33期
2018年第32期2018年第31期
2018年第30期2018年第29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20期2018年第19期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8期2018年第17期
2018年第16期2018年第15期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 huan_qiu_yao_kan_su_lan-115

    环球要刊速览

  • du_zhe_lai_xin-114

    读者来信

  • tian_xia-116

    天下

  • xiao_mi_suo_shui

    小米“缩水”

  • fu_shi_kang_bi_jin_fa_xing_jia

    富士康逼近发行价

  • po_mian

    “破面”

  • mei_guo_fang_nu

    美国“房奴”

  • guan_shui_she_mian

    关税赦免

  • ti_chu_tong_yong_dian_qi

    剔除通用电气

  • huo_bao_de_jiao_yu_gu

    火爆的教育股

  • hao_xiao_xi_huai_xiao_xi-103

    好消息·坏消息

  • sheng_yin-70

    声音

  • shu_zi-10

    数字

  • xi_guan_jian_shi

    吸管简史

  • jia_chang_cai_he_da_bao_cai

    家常菜和打包菜

  • fei_jie_bu_neng_du_mai_le_jiu_bu_du

    非借不能读,买了就不读

  • wo_shi_shui-3

    我是谁

  • hao_dong_xi-110

    好东西

  • yi_ci_shen_me_dou_mei_you_fa_sheng_de_lv_xing

    一次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旅行

  • shui_shi_xin_yi_xian

    谁是“新一线”

  • xin_yi_xian_yu_xin_jing_ji_ren_wang_he_chu_qu

    “新一线”与“新经济”:人往何处去?

  • lu_ming_di_fang_zheng_fu_jing_zheng_qiang_ren_you_yong_ma

    陆铭:地方政府竞争,“抢人”有用吗?

  • hang_zhou_he_ta_de_chao_ji_xin_gong_chang

    杭州和它的超级新工厂

  • cong_bei_jing_dao_hang_zhou_ming_yun_xuan_ze_ti

    从北京到杭州,命运选择题

  • chuang_ye_cheng_dou_man_sheng_huo_xia_de_xiao_fei_sheng_ji

    创业成都:慢生活下的消费升级

  • di_er_zong_bu_xian_xiang_qi_ye_yu_ren_cai_zhi_jian_de_xiang_hu_xi_yin

    “第二总部”现象:企业与人才之间的相互吸引

  • wu_han_ke_jiao_zhong_zhen_de_ren_cai_bian_ju

    武汉:科教重镇的人才变局

  • jia_xiang_jun_wei_jing_de_shen_su

    贾相军:未竟的申诉

  • tong_xing_lian_qin_you_hui_shi_nian_cong_ju_jue_dao_xue_hui_jie_na

    同性恋亲友会:十年,从拒绝到学会接纳

  • shu_ju_ge_ming_ji_suan_gong_gong_wei_sheng_gdp

    数据革命:计算公共卫生“GDP”

  • liu_lian_yi_zhong_zheng_yi_shui_guo_de_xiao_fei_jue_qi

    榴莲,一种争议水果的消费崛起

  • a_gu_de_feng_xian_yu_xi_wang

    A股的风险与希望

  • gong_xiang_dan_che_zhan_zheng_bian_shen_san_guo_sha

    共享单车战争变身“三国杀”

  • chuang_zao_101_hou_xuan_xiu_shi_dai_de_da_zhong_shen_mei_kuang_huan

    《创造101》:后选秀时代的大众审美狂欢

  • wang_ju_bu_shi_ni_men_xiang_xiang_de_na_ge_nv_hai

    王菊: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个女孩

  • yu_jian_rang_ci_de_guang_hui_dong_che_shi_wu

    于坚:让词的光辉,洞彻事物

  • lei_jia_yin_nan_yan_yuan_yao_deng

    雷佳音:男演员要等

  • wo_mei_pao_guo_long_tao

    “我没跑过龙套”

  • zhong_wen_a_fei_de_shi_dai

    重温“阿飞”的时代

  • xue_jing_han_lin_tu_ru_cang_ji

    《雪景寒林图》入藏记

  • tian_jin_bo_wu_guan_zhong_yao_guan_cang

    天津博物馆重要馆藏

  • qing_mo_he_min_guo_shi_qi_tian_jin_you_cang_bao_de_feng_qi

    “清末和民国时期,天津有藏宝的风气”

  • feng_jing_hua_yu_ying_guo_xing

    风景画与“英国性”

  • ying_guo_feng_jing_hua_san_bai_nian

    英国风景画三百年

  • zuo_wei_qun_xiang_de_ba_li_ping_lun_zuo_jia_fang_tan

    作为群像的《巴黎评论·作家访谈》

  • ren_min_bi_mao_yi_zhan_zhong_dao_xia

    人民币,贸易战中倒下?

  • hei_qiao_de_hei_an_mian

    黑巧的黑暗面

  • wei_yi_ke_a_lin_zhi_mi

    “威伊克阿林”之谜

  • pin_qiong_xian_zhi_bu_le_ni_dui_zu_qiu_de_chuang_zao_li

    贫穷限制不了你对足球的创造力

  • guo_fang_shou_quan_fa_an_de_yi_wei

    国防授权法案的意味

  • da_jia_dou_you_bing-12

    大家都有病

雷佳音:男演员要等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有些演员的外形样貌一看就是男一号,但雷佳音不是;大部分演员都挺想红,雷佳音也是,而且这是他第二次火了。
  从去年开始,雷佳音就在象山拍摄《长安十二时辰》,他在里面扮演男一号张小敬。这是马伯庸的一本通俗小说,故事发生在唐朝天宝年间,死囚张小敬临危受命,要在上元节前找出搞破坏的刺客。24小时内发生一连串环环相扣的故事,这个剧情设计十分“美式”,显然,这类戏剧张力十足的剧本能激发雷佳音的兴趣,之前他主演的《和平饭店》,就是发生在密闭空间里。
雷佳音在《绣春刀Ⅱ》中扮演锦衣卫裴纶,其中吃面戏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2017年,伴随着《我的前半生》《白鹿原》等剧的热播,雷佳音逐渐火了。这好像不是他第一次火,2012年宁浩导演的《黄金大劫案》中小东北一角曾让他以为“这就是了”,还将“水涨船高的关注度和日益减少的私人空间”这道命题拿出来认真思考过。看上去,此次新一轮热度不会那么快散去,这从工作量能窥见一斑:“大年初一到今天,总共歇了也就三天,撑死三天。”
  人们喜欢雷佳音的一个原因是他身上东北人的幽默特质,粉丝称他是“被演戏耽误了的段子手”。他在社交媒体上很活跃,给自己贴标签:“原上金城武”“鞍山河正宇”,粉丝则调侃他是“雷大头”,“头围”这个词出现频次依旧很高。他与上海话剧中心另一位演员郭京飞互相调侃的视频流传在网上,弹幕成群结队涌去表白。这些都替雷佳音在作品之外过滤出一个“社交媒体人设”,某种程度上,这为他吸引了很多“90后”甚至“00后”的年轻粉丝,他们以取笑自己的偶像为乐。
  但作为演员,雷佳音并不愿意在这条耍宝逗乐的路上走得过远,所以,一方面,他的确下定决心“越红越好”,手机壳上都写着“我不能再低调了”,另一方面,他又几乎拒绝了所有的真人秀,包括爱奇艺的一档以脱口秀为基底的节目。当他谈起表演,你会意识到,在上海话剧舞台浸淫多年的雷佳音,是位挺严肃的演员。

《黄金大劫案》和后“小东北”时期


  2010年前后,导演宁浩特别红。《疯狂的石头》之后,2009年上映的《疯狂的赛车》票房过亿,这个成绩当时只有几位大导演取得过;与此同时,《无人区》拍完好几年,迟迟未上映,盛传“特别厉害”。所以,如果是宁浩的副导演打来电话,说有个角色让试戏,大概很少有人会拒绝。
  “我从来不试戏。”雷佳音回答对方。国内的行业规则一般是“没几个是通过试戏当上主角的”,刚出道的演员可能会试,过程又特简单,演员往那一坐,基本就听他说前三句话。当时雷佳音正在北京拍戏,本能地就拒绝了,不是傲慢,而是明知这种试戏基本等于“没戏”。没想到对方说你不来,那我们去找你。“我心想还挺高看我一眼的,就说那行吧,你们愿意来就来吧。”
  约好的时间是8点整,他们到了。一开门,一下进来六七个人,其中还有徐峥。在宁浩过去口碑最好的三部电影里,徐峥都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为了《黄金大劫案》里的小东北,宁浩换了几任副导演,视野范围里条件符合的男演员大都试了一遍,最满意的仍未出现,徐峥替他想到了雷佳音,他们同在上海话剧中心,算是同事。在这之前,雷佳音一直活跃在话剧舞台,演过几个电视剧,鲜少涉及电影,更别说在如此受瞩目的电影中担任男一号。
  除了徐峥、编剧邢爱娜和副导演外,还有扛着机器的摄影师和灯光师,连演对手戏的女演员都一块儿来了。两个小时内,除了剧本中的4场戏,雷佳音现场还即兴表演了一段。5段试戏录影,宁浩没全看完已在心里决定“就他了”,怂,但当得英雄,痞,可又堪称情圣,这些特质雷佳音全给占了。
  宁浩在锤炼演员上是出了名的“残忍”,电影里,雷佳音演的“小东北”三次濒死,其中一次中枪入水,宁浩下的命令是给雷佳音拴上绳子挂上秤砣,丢到水里,最后,水中这四五组镜头总时长不过30秒。雷佳音每天都绷着一根弦,面对宁浩的疾风骤雨。“我这么多年的舞台表演技术,不断击碎重组,宁浩导演授之以渔,教会了我方法。”其中最关键的那句是“舞台上要表现,镜头前得隐藏”,不断地找不同的人把自己隐藏进去,难就难在这里。
  雷佳音认为自己在“小东北”后,某种程度上获得了新生,他知道怎么在镜头面前表演了。这个角色为雷佳音带来不小的关注度,送到手里的剧本得有20多个,大多看上的是雷佳音身上的痞气,或者往外延伸,淘气男孩类型的角色也找上他。最开始一两年,他都拒绝了。原因之一,是宁浩不断鼓励他,说他是“最棒的,真金不怕火炼”,让他再等一个大电影,毕竟他是自己“换了多少个副导演才选出来的”。
  他等来的却是市场风向的变化。“痞”的气质没有真正在市场上流行起来。电视剧领域,那几年开始偏爱育儿剧,等了一年多的雷佳音,终于还是接了《断奶》《我爱男保姆》这几个电视剧,不同的是,后“小东北”时期,雷佳音好歹能在这些电视剧里混上男一号了。
演员雷佳音,鞍山人,最初以“小东北”形象走红

  “小东北”的红利期,雷佳音基本算是错过了。“后来我就想,你别让我逮着(好角色),逮着一个就行。”一等就是5年。
  5年后,雷佳音一下“逮着”三个:《我的前半生》里的陈俊生,《白鹿原》里的鹿兆鹏,以及电影《绣春刀Ⅱ》里的裴纶,它们集中出现在2017年。三个角色都不是男一号,但都旺他。陳俊生话题度高,雷佳音的微博上涌过来一大波粉丝,声称“来看前夫哥”;裴纶助他拿到金马奖最佳男配提名;鹿兆鹏则是对他演技的普遍认可,观众意识到,原来在张嘉译、何冰等这样一批已被认证为“老戏骨”的演员面前,雷佳音并不输阵。
  雷佳音自己特别自豪的一点是,这三个角色是三种类型,这说明大家觉得他能演的角色类型多,选择余地也大,演成功了一个角色后被标签化这柄双刃剑并没有插到他身上。

“文艺土匪”


  当然,雷佳音还是有他的标签,比如他本身是东北人,从前最深入人心的角色又是“小东北”,所以有些剧本一写出来,某个角色就格外适合他。
  最典型的例子是《和平饭店》,故事发生在上世纪30年代的东北,男一号王大顶的人设是“文艺土匪”,一口东北话,“黑瞎子岭”的二当家,可又热爱表演。故事中,这家名为“和平饭店”的高档酒店被封锁,目的是抓捕混入其中的地下党,10天内,各方势力在此密闭空间里生死博弈——光看这个故事简介就挺吸引人。当时,《我的前半生》正找上雷佳音,一开始他给拒绝了,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已经答应了要演王大顶,因为这个角色他太喜欢了。
  雷佳音说他有的时候演戏“脏”,“但我不是那种纯的野路子,我是在学院派的基础上发挥”。他有系统有方法。比如,王大顶是土匪,有表演欲,没事儿会来上一段莎士比亚的片段。这个角色人物设定不传统,很容易就演得浮夸,所以雷佳音一上来就问导演,这部剧的美术是怎么样的,他的方法是从色彩角度揣度自己表演的尺度。
  《和平饭店》将美术定位在art deco风格,撞色,对比强烈。“如果是普通的饭店,我就不能演得太戏剧化,但在像《布达佩斯大饭店》这样风格的背景下,我就可以戏谑一些。”雷佳音说。所以导演为他的男主角设计了两撇小胡子,这是向克拉克·盖博致敬,包括他与费雯丽在《乱世佳人》中经典的下腰拥吻造型。
  不过,雷佳音在戏谑之路上走得更远,在一场闪回戏里,两撇小胡子被雷佳音改成了两撇“达利款”大卷胡。
  《和平饭店》中的日常对手戏,是流里流气的王大顶时时戏弄端庄的陈佳影。最后,当危机解除,二人都在期待一场仪式感十足的告別,理想发生地自然是湖边。一面是陈佳影的船在等她,一面是王大顶突然开始哭。哭着哭着还问:“我能送你一张我的照片吗?方便你以后想我的时候看看我。”陈佳影说行,王大顶递过去一张克拉克·盖博的照片。
  不过,这场精心设计充满雷佳音个人风格的戏后来没拍,因为告别场景由湖边换成了车站。再回过头去看他在《黄金大劫案》里同类气质的“小东北”角色,5年后的雷佳音,在镜头前的确松弛了不少。

允许自己等


  雷佳音“逮着”的另一个角色是鹿兆鹏。《白鹿原》本身是一部劳心劳力拍出来的电视剧,鹿兆鹏这个角色也有争议,有观众评论说“走向太平稳,不像其他人物那样丰富多变”。但对这部戏来说,又必须有这样一个革命式人物。《白鹿原》拍了8个月,雷佳音既跟这个角色作抗争,也在跟自己的选择较劲,在原上等待回归世界,担心“是不是要被时代抛弃了”。
  这种“被抛弃”的危机感,在他自己的生活里曾多次发生。2006年毕业季,北京人艺一试考场上,雷佳音见到了考官蓝天野,后者今年已91岁,仍然活跃在舞台一线,更别说十几年前了。求职者雷佳音还将在二试时再次见到蓝老师,也将给他和其余几位德高望重的艺术家们表演一段二人转,“给老艺术家们演《小拜年》?演的时候我就觉得完了”。
  同去考试的还有跟他同宿舍的刘辉,给刘辉留下更深印象的考官是郑榕,“那可是老神仙啊”。刘辉跟我回忆当年考试的场景时,还能记得当时郑榕老先生说的话:“从昨天考试看,大家都太紧张了。你们不要想着一会儿你们的表演会惊艳到我,不可能的!正常演,你们还是学生。”
  十多年前,戏剧学院表演系的毕业生仍对剧院和剧团充满向往,北京人艺对他们来说就更是神圣殿堂,“没有人不想进北京人艺”。二试后,刘辉接到那个著名的“上剧院来谈话”的召唤,雷佳音这头则毫无音讯。实际上,刘辉这场谈话末尾时,剧院领导还问他:“你们班的雷佳音怎么样,是哪种风格?”刘辉的回答“属于比较有幽默感的演员”实际上非常准确。鞍山人雷佳音,十几年后和演员郭京飞、李光洁组成“TF老boys”,偶尔用男团的方式搞笑,很难想象他在严肃的北京人艺会有何种境遇。
  回看当年,这也是刘辉得出的结论:“他其实更适合上海的剧院,不像我们剧院,整体感觉土气比较重。”另一重感慨的主题则是命运,“一次失利不代表什么,人生的终点在哪,谁都不知道。谁能想到雷佳音当年树懒似的,黏黏糊糊的,能有今天的成绩”。
  考北京人艺未果的雷佳音,留在了更洋气的上海,进了上海话剧中心。2015年,他在《白鹿原》剧组撞见了何冰,北京人艺的“老戏骨”,二人在剧中扮演鹿家父子俩。同一天进组,又同时上原、下生活,第一次照面互相就有个打量,雷佳音觉得何冰这人“传递的是一个特别社会的笑脸,但又绝不是这样的人”;何冰则发现,怎么头两个半月这孩子才拍了一场戏,等自己这个主角都拍完走了,他还多拍了一个多月,“他忍得住,这是很不容易的”。
  “雷佳音特奔着好去。”这是何冰接受采访时冒出的第一句话。《白鹿原》拍摄期间,二人在剧组包下的两层酒店里就住斜对过儿,都能贫,都爱喝酒,都好论表演。“他在外面是抗男主角的,这个戏里可不算什么主要角色,又挣非常少的钱,这就要重点说了,这说明他有这颗心,他要奔向一个大的戏,跟我们这些老帮菜们在一起。”
  和老帮菜们一起拼过戏的雷佳音,还有个认知是,“男演员,只要演,总能出来”。这个观点挺自信。“王学圻老师60多了怎么了?李雪健老师一辈子都没演过差的角色,每一个角色都不一样。女演员困难一些,她们要面对的现实更尖锐。”
  过了某个时间段,女演员淘汰率更高,相比之下,男演员选择空间的确更大。以往表演系招生,会按生旦净末丑这一类别做大致规划,雷佳音说他们班的男生其实都想做“性格演员”。所谓性格演员,按宋丹丹的说法就是那些“色彩重的演员”,既不能演谁都像自己,也不能演谁都没有自己,最理想的是能留下一些表达自己的空间。
  从这个角度,像雷佳音和刘辉这样有能力的演员,允许自己等,“只要足够热爱,能坚持住,总能出来”。但等多长时间?10年?20年?不知道。雷佳音等到了。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6期 | 标签: | 8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