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周刊》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52期2018年第51期
2018年第50期2018年第49期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故事会》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读者》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意林》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今日文摘》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7年第09期
《读者欣赏》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军事文摘》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新青年》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少年版》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海外版》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绘阅读》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下半月》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 zhong_guo_yong_fu_mian_qing_dan_jin_yi_bu_xuan_shi_kai_fang

    中国用负面清单进一步宣示开放

  • zao_meng_sheng_yi_li_de_su_ming_zheng_zha

    造梦生意里的宿命挣扎

  • mu_ji-11

    目击

  • shi_zhe_de_zi_sheng

    师者的自省

  • jin_zheng_en_de_jie_zou_yu_bian_zou

    金正恩的节奏与变奏

  • cao_hui_cao_de_wang_zhi_zi_jie_ban

    曹晖:曹德旺之子接班

  • sheng_yin_shu_zi-62

    声音·数字

  • yi_bao_ju_zhong_ju

    医保局中局

  • hang_zhou_yu_hang_tiao_long_pei_yu_du_jiao_shou

    杭州余杭:“—条龙”培育“独角兽”

  • mei_nv_yuan_chang_zao_chao_yan_li_tong_bao_bei_hou

    “美女院长”遭超严厉通报背后

  • jiang_su_gao_kao_bian_xing_ji

    江苏高考“变形”记

  • tai_shan_yi_xue_yuan_gai_ming_ji

    泰山医学院改名记

  • jiao_yu_ru_he_shi_xian_duo_yuan_ping_jia_yu_jing_zheng_shai_xuan_zhi_jian_de_ping_heng

    教育如何实现多元评价与竞争筛选之间的平衡

  • zhong_mei_jun_shi_guan_xi_cong_zeng_jin_zhan_lue_hu_xin_dao_fang_zhi_zhen_da_qi_lai

    中美军事关系:从增进战略互信到防止“真打起来”

  • jin_yu_zheng_yi_zhi_zai_ge_ge_jin_zheng_en_shen_bian

    金与正:一直在哥哥金正恩身边

  • dong_li_dian_chi_qi_ye_sheng_si_jie

    动力电池企业生死劫

  • jiang_su_tai_cang_shen_du_rong_ru_chang_san_jiao_yi_ti_hua_zhong_de_chuang_xin_ming_zhu

    江苏太仓:深度融入长三角一体化中的创新明珠

  • chen_fei_de_bing_yu_zui_gui_zhou_yi_sheng_bei_bu_an_diao_cha

    尘肺的病与罪:贵州医生被捕案调查

  • gan_su_19_sui_nv_hai_tiao_lou_bei_hou

    甘肃19岁女孩跳楼背后

  • lv_dong_wei_lai_di_jiu_jie_lv_se_fa_zhan_di_tan_sheng_huo_gong_yi_zhan_zai_jing_kai_mu

    绿动未来第九届“绿色发展·低碳生活”公益展在京开幕

  • chang_an_qi_che_chuang_ye_jing_shen_zai_gu_zi_li

    长安汽车:创业精神在骨子里

  • dao_yang_guang_qu_kan_ge_mei_li_de_ren

    到仰光去看—个美丽的人

  • wu_la_er_si_ke_zuo_jiao_ya_zhou_you_jiao_ou_zhou

    乌拉尔斯克:左脚亚洲,右脚欧洲

  • mei_ge_ren_dou_huo_zai_shi_dai_de_yin_ying_li

    每个人都活在时代的阴影里

  • shui_zai_ming_yun_mian_qian_dou_wu_ji_ke_shi

    谁在命运面前都无计可施

  • lian_jie_er_bu_shi_cheng_shi_rang_sheng_huo_geng_mei_hao

    联结,而不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

  • zai_qi_xing_da_de_she_hui_li_ru_he_an_quan_di_huo_zhe

    在气性大的社会里如何安全地活着

  • du_qiu_he_chao_gu

    赌球和炒股

  • zhong_guo_shi_sheng_cun_de_dao_bi_mo_shi

    中国式生存的倒逼模式

  • bo_shi_le_shan

    博士乐山

  • na_xie_zhuang_sun_zi_de_nian_qing_ren

    那些“装孙子”的年轻人

  • cheng_tian_fen_shou

    成田分手

  • chao_liu_xin_pin-22

    潮流新品

  • ya_li_sang_de_la_an_bu_luo_xiu_ba_xi_mei_nv_ai_yun_dong

    亚历桑德拉·安布罗休巴西美女爱运动

联结,而不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情感这件事,我们没法自助,我们只能彼此合作
  许崧
  作家,著有《不去吃会死》《美国走着瞧)等
  谷歌的姊妹企业Sidewalk Labs宣布2020年要在加拿大多伦多市郊建造一座未来城市。
  作为地球上最疯狂的物种,我们一直在努力改造身边的世界,试图让自己生活得更舒适些。这场持续了20万年的改造运动,在最近一两百年间得到了“科技”的加持,人类忽然就像全体打了类固醇,变成了一个新物种。过去我们用“愚公移山”来颂扬死心眼精神,今天要是想平掉一个山头,呼唤中铁二局的小分队带着一堆履带怪物来,可能不用一个星期就搞掂了。我们现在拥有的力量是先人们无法想象的,而且这些力量来得太快太猛,在我们还来不及适应的时候,就已经把很多事情搞糟了。为了改造世界而把世界搞糟,基本上是这200年来人类发展的主旋律,尽管大部分时候我们并非心怀恶意。一切发生得自然而然。
  工业革命之前的漫长历史中也曾经出现过百万级人口的城市,但那只是一些辉煌的例外。长久以来,城市都是政治的经济的或者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中心,但城市的使命从来就不是为了生活。城市,“城”是指一片地方,“市”是市集、贸易。进入农业社会以后,大家有了剩余的粮食和物资,有了彼此交换的需要,于是有了市集;那些稳定下来常态化了的市集,慢慢就长成了城市。生活功能对于城市只是附加的附带的,是需要催生的,从来不是初始目的。当年上海世博会那句口号“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只是一个美好愿望而已。
  我们现在所说的城市化,实际上始于工业革命以后的英国。制造业需要大量劳动力,促使农村人口向城市集中,城市才终于走上了通往巨无霸的道路。随着工业化的蔓延,城市扩张变成常态,终于弄出两千万级别的都市,以及东京湾都市群这样的庞然大物。说实话,两千万人生活在那么狭小的一片地域上,没有弄得每天血流成河真是奇迹。按照人口正态分布的说法,每百人当中就有两到三个流氓,如此算来两千万人里面就有五六十万流氓,比冰岛的全国人口都多。那么多流氓在一起,居然没掀起多少惊涛骇浪来,背后是人类的合作精神。人类是最善于合作的物种,如果没有这个能力,我们可能至今还在食物链的中段茹毛饮血。
  然而城市始终也在给人们制造麻烦,城市病處处体现出来,给建筑学、社会学提出了无数难题。人们过去也曾经试图白手造城,希望从根子上避免城市病发生,结果就出现了巴西利亚、伊斯兰堡这样的地方。我去过伊斯兰堡,那个地方对步行者很不友善,我常常一边走在伊斯兰堡街上一边骂规划师。
  这次谷歌的项目也许是个新开始。这次有点不同的地方在于,互联网不仅仅是技术,而且本身有一些很深刻的思考在背后。凯文·凯利在《失控》中对于生态系统的理解跟之前工业化的装配思维截然不同,指引着互联网时代。以生态思维解决问题,这才是最令人期待的。
  Quayside项目明确提到,要建设紧密联系的社区,形成以人为本、充满活力的公共领域,最终,“不同收入、年龄的人都能在其中找到归属感”。这是我最关心的部分。
  我相信,随着物质富足时代的来临,依靠财富增长提升幸福感的时代已经过去,我们的幸福更多只能来自于精神和情感上的满足。至少情感这件事,我们没法自助,我们只能彼此合作。像日本有些人倡导的那种“高科技就是不用跟人打交道”,实在有违人性。我们要聚在一起生活,在人群中生活,才是最终极的生活品质提升。这个道理以前很多做城市规划的人不在乎,所以这次程序员们出手了。
  回看历史长河,我们从来都是生活在人群中的,只有最近几十年搬进了高楼才对门都不认识了。这当然省却了许多麻烦,但损失的也许更多。人和人的关系切断了,自然也就冷漠了,可谁又愿意生活在一个冷漠社会里呢?
  但愿这次的城市实验能走出一片新天地来。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5期 | 标签: | 2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