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文摘》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52期2018年第51期
2018年第50期2018年第49期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故事会》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读者》
2019年第12期2019年第11期
2019年第10期2019年第09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意林》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9年第19期2019年第18期
2019年第17期2019年第16期
2019年第15期2019年第09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9年第12期2019年第11期
2019年第10期2019年第09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读者欣赏》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军事文摘》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新青年》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意林·少年版》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海外版》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知音.下半月》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意林绘阅读》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 mei_hao-3

    美好

  • cong_ming_yao_tang_yi_de_you_huo_yu_cui_ruo_de_zi_lv

    “聪明药”:糖衣的诱惑与脆弱的自律

  • 80_hou_lao_pei_zai_tai_wan_hua_zhong_guo_xin

    “80后”老培,在台湾画中国心

  • cai_kang_yong_zuo_ge_wen_nuan_de_ren_tai_lei_le

    蔡康永:做个温暖的人太累了

  • xiang_gang_ding_ding_che_bu_zhi_shi_huai_jiu

    香港叮叮车:不只是怀旧

  • ni_dui_zhong_guo_tong_xin_yun_ying_shang_de_li_liang_ke_neng_yi_wu_suo_zhi

    你对中国通信运营商的力量可能一无所知

  • wan_tong_wang_xiang_qu

    顽童妄想曲

  • lian_lian_bao_tan

    恋恋报摊

  • yi_ge_ba_zhang_pai_bu_xiang_wo_da_ni_yi_ba_zhang_shi_shi-2

    一个巴掌拍不响?我打你一巴掌试试

  • si_jia_jing_cha_neng_jie_jiu_ying_guo_zhi_an_ma

    私家警察能解救英国治安吗

  • lao_fo_ye_zao_xing_bian_hua_cang_zhe_shi_shang_mi_ma

    老佛爷造型变化藏着时尚密码

  • hai_wai_ken_lao_ye_bu_shao_cong_xiao_ken_dao_lao

    海外啃老也不少,从小“啃”到老

  • yi_ge_bang_zhu_yin_du_nian_qing_ren_tao_hun_de_zu_zhi

    一个帮助印度年轻人逃婚的组织

  • san_guo_hao_ren_de_lin_zhong_ji_tang

    三国好人的临终鸡汤

  • yin_ba_chong_tu_shi_ru_he_bei_ren_wei_zhi_zao_chu_lai_de

    印巴冲突是如何被人为制造出来的

  • gao_kao_zuo_wen_su_cai-12

    高考作文素材

  • mao_dun_xie_zuo_yao_wu_qiu_zhen_shi

    茅盾写作要“务求真实”

  • yong_wen_du_zhan_sheng_dui_shou

    用温度战胜对手

  • tian_tou_yu_ku_tou

    甜头与苦头

  • wo_men_wei_he_neng_jiang_fa_wei_de_ying_pian_kan_wan

    我们为何能将乏味的影片看完

  • you_yi_ji_bang_shen_ru_tong_jia_you_yu_liang

    有一技傍身如同家有余粮

  • tian_ya_hai_jiao_he_chu_xun

    “天涯海角”何处寻?

  • bei_yun_shi_za_zhong_ni_xiang_tai_duo_le

    被陨石砸中?你想太多了

  • ji_yin_jian_ce_neng_zuo_shen_me-2

    基因检测能做什么?

  • duo_zou_yi_bu_ni_jiu_chao_yue_le_90_de_jing_zheng_zhe

    多走一步,你就超越了90%的竞争者

  • chao_diao_zai_peng_you_quan_shai_jia_ban_de_ren

    炒掉在朋友圈晒加班的人

  • du_shi_ji

    独食记

  • gan_ga_ti_zhi-2

    尴尬体质

  • meng_zhong_de_fu_qin-2

    梦中的父亲

  • yi_tiao_tang_guo_yi_bei_zi_de_he

    一条淌过一辈子的河

  • fu_qin_shi_shi_shang_zui_bu_kan_de_yi_ge_dou_shi-3

    父亲是世上最不堪的一个斗士

  • niu_ban_ren_tu

    牛伴人途

  • xing_fu_lai_qiao_men_qing_ni_wan_xia_yao

    幸福来敲门,请你弯下腰

  • man_hua_yu_you_mo-185

    漫画与幽默

  • shang_ce_suo_wan_shou_ji_wei_hai

    上厕所“玩手机”危害

  • shi_jian_bang_ni_shai_xuan_le_xu_duo_ren

    时间帮你筛选了许多人

  • cai_chang_xiao_shi

    菜场小事

  • luo_dao_di_mian_de_na_yi_tian-2

    落到地面的那一天

  • shui_neng_jiu_ni

    谁能救你

  • suo_you_de_zhi_shi_dou_bu_hui_bai_xue

    所有的知识,都不会白学

  • tui_hua_de_wei_lei

    退化的“味蕾”

  • ni_you_an_jing_kong_ju_zheng_ma

    你有“安静恐惧症”吗

  • jiang_jun_de_tong_bi

    将军的铜币

恋恋报摊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家附近的报摊消失快两年了,原址在造新的地铁,每次经过那儿都有说不出的伤感失落。作为一个不甘寂寞的老媒体人,我成天上网玩手机;大概没几个人像我这样,知道微信朋友圈每天最多发四百条,超过了就会被关二十四小时“禁闭”,因为我被罚过多次。但我还是离不开报纸,每天要看一堆报纸,每到一个地方定找当地主要报纸浏览一通。


其实,翻报纸寻找有用信息要比上网快得多,不会一条条打开后才知道是不是废话。而且从排版、标题、配图都看得出编辑同行的想法,不像网上小编常喜欢惊世骇俗。還有,我每天做电视、电台新闻评论,翻报纸时看到需要的资料随手撕下剪下、圈圈画画,比上网看手机方便许多。


几十年同报纸打交道,也就对报摊有了特殊感情。每次换一个地方居住,最先认识的邻居应该就是附近的报摊主,每天一大早去光顾,很快成了熟人。我在北京清华园住了九年,西南小区门外朝南五十米有个报摊,由一位胖胖的中年妇女打理。没几天她就知道我要哪几份报刊,晚去了或外出几天都会给我留着。后来还会给我妻子带点郊区的新鲜蔬菜,她们也成为了朋友,常常谈论北京日常生活中的许多事情,她还织了一件毛衣送我们。


同报摊主人聊天,可以获得报刊行业的第一手真实“情报”,胜过看什么专家的调查分析。哪一家最近卖火了,哪一家越来越不行要关门了;科技白领常看什么杂志,农民工最多买什么报纸;女学生喜欢什么,小学生喜欢什么……他们都了然于胸,并按此布置摊面,不断调整,把最热门的报刊放在最突出的位置。


一天去买报,她突然神神秘秘地告诉我,某份财经杂志早上刚到,就有人来全部买走,接着又去附近其他报摊如此“搜购”。她觉得里面一定有名堂,特意为我扣下一本。那本杂志我保留至今,因为封面故事涉及的大买卖影响深远。


这些年平面媒体受到互联网冲击,同样反映在报摊经营上。卖得出去的报刊数量一年年减少,销售总额更是萎缩。要撑下去只有增加卖饮料、电话卡,还有就是多卖童书、游戏书,吸引上学放学都会走过的北大附小、清华附小学生。一到放假,生意就十分清淡,尤其是隆冬腊月北京滴水成冰,天又黑得早,她和读小学的女儿只能躲在摊位里面,开着小小的取暖器。我一直提醒她小心别着火,四周全是纸哪!


时间久了,谈的事情也多了,知道她从江苏扬州那儿来,离了婚。女儿大了,要回老家读中学,是她最担心的事情,常问我怎么办才好,到底该陪女儿一起回家,还是留在北京守着这个报摊。一天她喜滋滋地告诉我要回老家结婚了,不会再来北京。接手报摊的是位小伙子,不怎么上心,常常看不到人。最近北京的媒体朋友说清华大学里面已没有一家书报亭,不知西南小区门外的这家是否还活着。


我熟悉的北京另一家报摊在东四环大望桥附近,上海文广驻京办的大楼旁边。我每年三月都要为东方卫视做两会现场评论,那半个月就住到那儿。摊主是对三十出头的小夫妻,好像来自河南,也有个在北京读书的女儿。每次见到我都打招呼:“您又来了,两会要开了?”


后来有一次,我问:“孩子读书怎样啦?”听到的是一声叹息。“回老家上中学了,只能那样,不然跟不上课程考不上大学。”来北京打工的家庭,孩子都是这个命吧。他们自己呢?“原来租借的地方不让住了,只能搬得更远,也不知明年还让不让在这儿卖报。”


经常去别的国家兜兜转转,看到人家国际大都会的报摊报亭,难免心生羡慕嫉妒恨。但反过来想想,也许咱们这方面走在了前面,就像手机支付那样。


(谭天池荐自《新民晚报》)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08期 | 标签: | 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