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52期2018年第51期
2018年第50期2018年第49期
2018年第48期2018年第47期
2018年第46期2018年第45期
《读者》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意林》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读者·校园版》
2019年第11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08期
2019年第07期2019年第06期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今日文摘》
2019年第09期2019年第10期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知音.上半月》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7年第09期
《读者欣赏》
2019年第05期2019年第04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军事文摘》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新青年》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意林.作文素材》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少年版》
2019年第08期2019年第07期
2019年第06期2019年第05期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海外版》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意林绘阅读》
2019年第04期2019年第03期
2019年第02期2019年第01期
《知音.下半月》
2019年第03期2019年第02期
2019年第01期
  • xiang_tong_de_kuai_le

    相同的快乐

  • xiao_hua_15_ze-13

    笑话15则

  • ye_fang_nong_hu

    夜访农户

  • yu_shang_ge_hen_jiao_se

    遇上个狠角色

  • xian_ling

    显灵

  • qi_zhong_ren_sheng

    棋中人生

  • zu_che_bai_sha_kuo

    租车摆啥阔

  • shi_jiu

    试酒

  • liang_jin_bai_mian

    两斤白面

  • sun_zi_yao_ding_hun

    孙子要订婚

  • yu_ren_jiong_shi

    愚人窘事

  • shi_hua_shi_shuo-3

    实话实说

  • xiao_yu_miao_ping

    笑语秒评

  • zhao_dui_xiang-2

    找对象

  • ling_hun_gan_ying_shi

    灵魂感应师

  • huo_chi

    火痴

  • du_she_ji_hua

    毒蛇计划

  • bang_gong_feng_bo

    帮工风波

  • tian_jia_guang_gao_wei

    天价广告位

  • bao_yang_shi_de_guo_cuo

    保养师的过错

  • shuo_zhen_hua_de_yong_qi

    说真话的勇气

  • duo_xing_hao_shi_you_qian_cheng

    多行好事有前程

  • men_dang_hu_dui

    门当户对

  • shui_dong_le_wo_de_yu_e

    谁动了我的余额

  • fen_bu_chu_de_sheng_fu

    分不出的胜负

  • ling_lei_mian_shi-2

    另类面试

  • a_p_qiao_zhua_bai_chi_ke

    阿P巧抓白吃客

  • bu_yong_huan_de_zhai

    不用还的债

  • si_ling

    司令

  • yi_ci_ji_hui

    一次机会

  • fu_weng_de_yan_jing

    富翁的眼睛

  • wen_nuan_fa_sheng_zai_shun_jian

    温暖发生在瞬间

  • ying_bian

    应变

  • shang_gou

    上钩

  • gou_wu_qi_yu

    购物奇遇

  • te_chang

    特长

  • ren_cai_jin_shou

    人才尽收

  • gai_mi_ma

    改密码

  • qian_yong_gao_shou

    潜泳高手

  • tao_le_yi_jie_ke

    逃了一节课

  • xiao_wu_jian_da_wu

    小巫见大巫

  • cai_pai

    彩排

两斤白面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两斤白面,包的是饺子,暖的是人心。
  赵大同是走街串巷卖白面的生意人。这年腊月二十八,他用自行车载着一袋白面去了邻近的大河村。
  面刚卖完,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走上前来,说要用地瓜干换半斤白面。女人叫英瑶,丈夫早逝,家里还有三个孩子,现在全家的生计全靠她一个人,日子过得有点紧巴。
  赵大同不好意思地说:“面卖完了,明天我再来吧。”其实,他本来是想换个村子卖面的,大河村今天刚来过,明天再来,买面的人肯定不多。可英瑶家里的情况,邻近几个村的都知道,为了帮她一把,他答应第二天再来一趟。英瑶开口道了声谢,说完又轻轻地叹了口气,像是不死心似的,站在那儿看赵大同拾掇车子。
  突然,英瑶有点生气地说:“你、你这人不实在,有面怎么不换给俺呢?”原来,赵大同在空袋子下面压着两斤麦麸子,是别人拿来换面的,他准备拿回家喂鸡,没想到让英瑶看到了。赵大同笑笑,说:“这是麦麸子,不是白面。”“麦麸子也是面,俺今天就换你这麦麸子!”英瑶语气很坚决。赵大同犹豫了一下,把麦麸子给了英瑶,却没要她的地瓜干,说是东西不多,不值几个钱,送给她算是赔礼了。
  赵大同到家时,天已经黑了,老婆简芳把饭菜端上桌,叫上儿子,一家人开始吃饭。
  简芳说:“家里的白面不多了,明天你记得给家里留点,要不然过年就没饺子吃了。”赵大同说:“年底了,白面卖得快,我记得家里还有两斤白面,留着过年差不多了。”简芳说:“差远了,又包饺子又蒸馒头的,过个年,最少得五六斤白面呢。再说你们爷俩都好吃面食,你又不是不知道。”
  赵大同答应了,然后叹口气说:“面多面少,咱还有口吃的,这年头,还有人过年愿意吃麦麸子呢。”说着,他就把在大河村遇到英瑶的事讲了一遍,“她这是第一次来买我的面,可就那么巧,全卖完了。明天我准备再去一趟大河村,要不过年她家准没饺子吃。”
  “英瑶?”简芳语气里明显有了醋意,“是不是当年人家给你说的那个对象?你们今天见面了,都说啥了?”
  “看你说的,多少年前的陈芝麻烂谷子了,还提?”原来当年有人想把英瑶跟赵大同撮合在一起,可赵大同当时已经看上了简芳,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
  “哼,你明天不去大河村的话,我就信你一回!”简芳嘟起了嘴,看样子是真吃醋生气了。赵大同笑了笑,说:“好吧,听你的,不去就是了。”
  第二天,腊月二十九,赵大同去了别的村,一袋面很快卖完了。临回家前,赵大同拐了个弯,又去了大河村。他车把上挂着个兜,里面放着两斤白面,那是专为英瑶留的。
  到了大河村,赵大同直接朝英瑶家而去。可是快到她家时,赵大同就看到英瑶挑着两只筲出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人。看到那个人时,赵大同吓了一跳,赶紧躲到一户人家的过道里,待俩人说着话走远了才出来,然后想了想,骑车从村子的另一头回家了。
  晚上,简芳端上饭菜,一家人开始吃饭。简芳问:“给家里留白面了吗?”赵大同像是突然想起来一样,说:“啊,我忘留了!咱家就用那两斤白面凑合着过个年吧。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面粉厂开始放假,我也歇一天,在家准备过年。”简芳听了,没说话,匆匆吃了几口饭,忙别的去了。
  临睡前,简芳坐在床沿上,小声说:“今年咱家过年就不吃饺子了吧。”赵大同还在地下编筐子,头也没抬,说:“过年哪能不吃饺子呢?”简芳说:“吃别的也是一样的。”赵大同说:“过年不吃饺子那还叫过年吗?一定要吃的。”简芳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说:“可是,可是咱家一点白面也没有了。”
  赵大同没停下手里的活儿,只是平静地问:“谁说的?不是还有两斤吗?这两天你也没做面食啊!”简芳像是做错了什么,小声说:“今天村里来了个卖花布的,我拿面换了花布。”
  “这可不像你啊,以前你可从来没缺了俺爷俩吃的。”赵大同接着说,“花布呢?我帮你拿去做件花褂子吧。”简芳一听,高兴了,说:“你不生气啊?花布我已经拿给村头做衣服的二妮了,年前是穿不上了,她太忙,答应年后给我。这事儿怪我,害你和咱儿子过年吃不上饺子了。”
  这时,赵大同略停了停手里的活儿,说:“这样啊,那你再去面缸里瞅瞅,说不定会有奇迹呢。”简芳听了,一下子站了起来,快步跑向自家那个早已经空了的面缸。奇了怪了,面缸里竟然好端端地躺着两斤白面。简芳心里“咯噔”一下,看了眼堂屋里正在编筐的男人,赶紧把面挖到盆里,笑着开始和面,准备明天过年。
  从这往后,赵大同每个月都会去一趟大河村,偷偷在英瑶家的门框上挂两斤白面。
  一晃十年过去了。这天,沂源县的大同面粉店来了一个年轻人。他确认了老板赵大同的身份后,就说:“赵伯伯,您还记得大河村的那个英瑶吗?她是我的母亲,她想请您全家吃个饭,表示感谢。”这时,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进来了,她身后还跟着两个姑娘。来人正是当年换麦麸子的英瑶,三个年轻人则是她的孩子。
  英瑶说:“赵大哥,芳姐呢?把她一块儿叫来吧,今天我是专门来感谢你们的。”原来,英瑶的三个孩子都已经大学毕业,事业有成,她家的日子越来越好过了。赵大同听了,由衷地为英瑶感到高兴。
  英瑶说:“赵大哥,十年前,你送了两斤麦麸子给我。之后每个月,我家门框上都会准时出现两斤白面。时间长了,我发现那都是赵大哥送的。你这一送啊,就一直送到我们搬家。你们一家都是好人啊!”英瑶说完这些,抹把泪叫过三个孩子,让他们给赵大同鞠躬感谢。
  说着话,简芳也来了,知道英瑶一家过上了好日子,也高兴地抹起了眼泪。之后,两家去了县里最好的饭店。
  待送走了英瑶一家,赵大同握着简芳的手,微笑着说:“那年腊月二十九,我在英瑶家门口看到一个人,你猜是谁?告诉你吧,那是个大醋坛子,也是个大骗子!她明明不相信我,跑去察看情况,却又同情英瑶,把自家仅有的两斤白面送给了她,还骗我说拿面换了花布。我后来给英瑶家送白面,还是跟她学的呢!”
  简芳吃惊地说:“你早知道了?为啥不早说?害得我刚过完年就去二妮那儿做了件花褂子,白白浪費了两块钱!”
  赵大同笑了笑,说:“我要是说了,你怎么舍得花钱给自己做件花褂子呢?”
  (发稿编辑:刘雁君)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14期 | 标签: | 66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