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2期
2018年第11期2018年第10期
2018年第09期2018年第08期
2018年第07期2018年第06期
《三联生活周刊》
2018年第25期2018年第24期
2018年第23期2018年第22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
2018年第13期2018年第14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意林》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1世纪商业评论》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25期
2014年第24期2014年第23期
2014年第22期2014年第21期
2014年第20期2014年第19期
《读书》
2015年第03期2015年第02期
2015年第01期2014年第12期
2014年第11期2014年第10期
2014年第09期2014年第08期
《中国新闻周刊》
2018年第24期2018年第23期
2018年第22期2018年第20期
2018年第21期2018年第01期
2018年第19期2018年第18期
《读者·校园版》
2018年第14期2018年第13期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今日文摘》
2018年第12期2018年第11期
2018年第10期2018年第09期
2018年第08期2018年第07期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知音.上半月》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2017年第01期
《军事文摘》
2018年第06期2018年第05期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新青年》
2018年第05期2018年第04期
2018年第03期2018年第02期
2018年第01期
《读者欣赏》
2018年第04期2018年第03期
2018年第02期2018年第01期
  • gong_che_si_yong

    公车私用

  • tong_xue_ju_hui

    同学聚会

  • wei_sha_zhe_me_chuan

    为啥这么穿

  • jie_ji_sheng_dan-2

    借鸡生蛋

  • ba_jie_xun_shan

    八戒巡山

  • nan_si_bao_bao_la

    难死宝宝啦

  • ni_dao_di_shi_shui

    你到底是谁

  • shou_fei_shi_dai

    收费时代

  • zha_xin_xiao_duan

    扎心笑段

  • fan_wen_su_yu

    反问俗语

  • kan_kan_ni_lao_le_ma

    看看你老了吗

  • xi_shuo_lao_gong

    戏说老公

  • tu_cao_mei_mao_bing

    吐槽没毛病

  • si_mian_fang

    四面房

  • lie_jing-2

    猎经

  • ju_chang_xia_gui

    局长下跪

  • kan_bu_dong_de_jin_kou_shi_pin

    看不懂的进口食品

  • dai_chi_bang_de_bi_shou

    带翅膀的匕首

  • a_p_you_long_pao

    阿P有龙袍

  • hao_fan_zhi_xu_yi_chui_zi

    好饭只需一锤子

  • yong_shang_ba_lai_ti_xing_zi_ji

    用伤疤来提醒自己

  • xun_zhao_ren_sheng_de_chu_kou

    寻找人生的出口

  • gei_gong_ju_tie_shang_jing_mei_zhao_pian

    给工具贴上精美照片

  • yi_zhi_huang_tong_ling_dang

    一只黄铜铃铛

  • mao_pi_jiang_de_mi_fa

    毛皮匠的秘法

  • wang_po_de_jia_jiao

    王婆的家教

  • xi_gou_ren_xin

    细狗人心

  • zui_hao_de_xiao_chi

    最好的小吃

  • tie_gong_ji_de_ji_hua

    铁公鸡的计划

  • mi_lu

    迷路

  • sao_lei_xing_dong

    扫雷行动

  • wo_shi_sha_shou_o

    我是杀手哦

  • ji_mao_suan_pi_de_shi_er

    鸡毛蒜皮的事儿

  • qing_xi

    请戏

  • xiao_hua-11

    笑话

  • li_wu_li_de_xin_si

    礼物里的心思

猎经

免费领取英语实体书>>

早期,人们以打猎为生,传下了包罗万象的《猎经》。相传,看过《猎经》的人,打猎时可随心所欲、无所不能,然而,《猎经》也有自己的规则——“因序而猎,可得善终;为利而猎,必遭天谴”……

1.倒吊猪


  范盛退休前是县森林警察大队的队长,退休后,因为他妻子舒胜莲是农村人,所以就回到乡下陪老伴。范盛经验丰富,对付盗猎偷猎的不法之徒,很有一套办法,林业局的局长碰到疑难案件,经常向他请教。
  这天,范盛接到林业局局长的电话,让他火速赶到坟淌坪林场,说接他的车已经到达门前。范盛跟妻子舒胜莲打了声招呼,换了套迷彩服,上了局长专门派来接他的绿色吉普车。
  从范盛家到坟淌坪林场大约有一百二十公里,等范盛赶到时,局长一行二十多人已经等在那里了。范盛看到,大家都围着一个年轻人,纷纷询问着什么,年轻人神色紧张地站在那里。这个年轻人名叫胡高峰,是林场的职工,范盛曾经见过。
  范盛走上前问:“局长,有什么事情?”
  局长见范盛来了,马上握着范盛的手说:“范队长,你总算来了,这坟淌坪林场可出了大事!”
  局长说,一个星期前,林业局接到沿海一个城市公安系统发来的协查通报,说他们在高速公路上截获了一辆小型改装货车,小货车被改装成冷库车,里面堆满了野兔、野猪、麂子、果子狸、猪獾、狗獾等野生动物的尸体,有五六十具之多。听货主说,他是花了五万块钱,从本县一个男人手里高价收下的货。男人对自己身份很保密,货主也不知道男人叫什么名字。
  局长接着对范盛说:“你退休后,我们培养了一个叫丁小寿的年轻队长,他是从公安局调来的,我就把这项任务交给了丁小寿负责。”
  丁小寿在各个林场巡查了一番,最后发现,坟淌坪林场管理松懈,并且听附近的村民说,看见过陌生人背着口袋在林场的僻静小路上出入,口袋里疑似装有野生动物。于是,丁小寿组织了三个小组巡山。他自己和胡高峰一个小组,负责凤凰山片区。没想到到了凤凰山,只一眨眼的工夫,兩个人就走散了。胡高峰喊了半天,又找了半天,都不见丁小寿的踪影,就忙赶回林场,打电话向林业局求救。
  范盛听完,问:“离丁小寿失踪已经多久了?”
  “五个小时了吧。”胡高峰看了看手表。
  “走,到凤凰山去。”范盛知道,丁小寿失踪有三种情况,一是遭到动物攻击;二是失足跌下悬崖;三是中了偷猎者设下的陷阱和机关。无论哪一种,如果救援稍有延迟,就会危及生命,特别是在茫无边际的原始森林里,更是如此。
  救人如救火,一队人马沿着巡山小路向凤凰山出发。这些年,由于国家推行退耕还林政策,当地老百姓陆续外迁,虽然路边能见到许多瓦房,但人去楼空,年久失修,已经变得破烂不堪。巡山小路被遮天的大树挡住,细流从树的根部渗出,在小路上形成泥潭,泥泞难行。
  走了约摸一个小时,来到凤凰山,大家分开搜寻。过了一会儿,范盛叫道:“你们看。”
  大家赶到范盛身边,顺着范盛手指的地方一看,在前方约摸三十米的地方,有一个东西被高高地吊在那里,一动不动。走近一瞧,果然是丁小寿。丁小寿的右脚被绳套牢牢地套住,挂在一根胳臂粗的栗树树枝上,离地面足有两米高。
  范盛说:“救人要紧!”说完,他灵敏地爬上栗树,六十多岁的人,身手依然矫健。范盛站在栗树上,双手抓紧高处的树枝,用脚将吊着丁小寿的树枝压下。众人将丁小寿脚上的绳套解下,放在地上,探探他的鼻息,又摸摸他的脉搏,发现丁小寿气息还在,总算放下了心。
  随行医护人员开始给丁小寿做心肺复苏。范盛随手劈了两根竹子,又砍断几根细葛藤,做成了一副担架,在担架上面铺了一层肥厚的芭蕉树叶。众人将丁小寿抬回林场,然后转到车上,送到县医院治疗。
  输了几瓶营养液,又睡了一个晚上,丁小寿的精神好了不少,终于能够开口说话了。为了尽快弄清原因,范盛让丁小寿把事情经过讲清楚。
  丁小寿说:“昨天,我和胡高峰两个人去凤凰山巡山。胡高峰走在前面,我在后面。我发现路边有个铁丝套,就留下来清除铁丝套。大概就在这个时候,和胡高峰走散了。”丁小寿说,清理完铁丝套,他想和胡高峰会合,没想到小路上全是泥泞的积水,积水中有一块石头,刚好可以躲过积水。他踩上那块石头后,人一下子被扯了起来,树枝的弹性非常大,他当时就被震昏过去,直到被营救。
  “抓我的是什么机关?”丁小寿问。
  “倒吊猪。”范盛回答道。
  “倒吊猪”是一种专门捕捉野猪的绳套,绳套和触发机关绑在一根弹性很好的树枝上,然后将树枝压弯。野猪如果钻进绳套触发机关,树枝就会恢复原状,绳套收缩拉紧,野猪就会被套住,吊在半空中。野猪被套住后,会极力挣扎,可是它们在半空中无处借力,六个小时内就会精疲力竭,死于非命。
  这次丁小寿被巨大的弹力震昏,事隔七小时没有丢命,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那个“倒吊猪”的绳套,范盛把它解下来,仔细研究过后,变了脸色,心里揣测道:快四十年了,难道真的是他吗?
  正在范盛推断偷猎者是谁的时候,一桩更大的事情发生了。
  三天后,林业局局长打电话对范盛说:“你尽快到我办公室来一下,又有麻烦了。”

2.铁夹子


  到了局长办公室,局长对范盛说:“我们成立了一个坟淌坪事件调查组,局党委初步决定,由你担任调查组组长,你一定要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范盛忙问:“又出什么事了?”
  局长说:“胡高峰在巡山时,被铁夹子夹住了右腿。幸好他们这次是两人一组,他的搭档邱宗鸣马上向局里报告,把胡高峰送到医院。唉,经过抢救,胡高峰的命虽然保住了,可人残疾了,一辈子只能拄着拐杖走路。现在,坟淌坪林场的职工都人心惶惶,不知道山里到底有多少陷阱和机关,不敢去巡山。”
  也是呀,先是伤了丁小寿,后又残了胡高峰。范盛想了想,决定明天就去坟淌坪林场调查,顺便把所有的陷阱和机关清除。他向局长提出,让丁小寿和邱宗鸣做自己的助手,局长同意了。
  丁小寿虽然身体还未痊愈,但一想到自己堂堂的县林业局公安大队长被“倒吊猪”捕获的情景,就咽不下这口气。范盛选他当助手,正合他的心意,另外,他还想看看这位前辈到底有什么过人的本领。
  范盛和丁小寿开车来到林场,邱宗鸣早在那儿等着他们了。
  “铁夹子在哪儿?”范盛问邱宗鸣。
  邱宗鸣把范盛领到仓库,一个硕大的铁夹子被放置在仓库的角落里。铁夹子约摸有二十多斤重,就像人的牙齿一样,紧紧闭合。范盛知道,铁夹子分为大小两种,小的用来抓捕猴、獾之类的小型动物;而这种二十多斤的大铁夹子,则是专门捕猎野猪、金钱豹等大型野兽的。野兽如果踩上去,触发机关,铁夹子就会合上“牙齿”,狠狠地将腿咬住,轻则伤筋断骨,重则小命难保。
  范盛问:“坟淌坪林场的大型动物多吗?”
  邱宗鸣说:“多呀,有野猪、熊,还有花豹。为了避免和这些动物发生正面接触,我们巡山時身上都佩有牛铃,它们远远地听见铃声,就会避开。”
  范盛笑了笑,这个牛铃驱兽的方法,还是他想出来的。当初,有两名护林员巡山时和一头狗熊在密林相遇,一名护林员被狗熊咬死,另一名侥幸逃脱。后来,范盛看见老百姓在农闲时,将耕地的黄牛放在原始森林散养,却并没有被野兽侵害,一打听才知道,黄牛脖子上系了个铃铛,铃声能传到很远的地方。黄牛性格倔强,有一股宁死不屈的狠劲,就连狗熊也要惧怕三分,所以,野生动物听到铃声后会主动回避。范盛弄清楚后,便想到了让巡山员佩铃的主意。果然,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发生巡山人员和猛兽相遇的事件。
  范盛说:“从目前的两起突发事件来看,有人在坟淌坪林场偷猎,而且偷猎者对林场工作人员的作息时间掌握得清清楚楚,搞不好,已经在山上布满了捕猎的陷阱。我断定,他下一步想捕获更值钱的大型动物,你们想想,你们这里什么动物最值钱?”
  邱宗鸣说:“这个行情,我倒是清楚一些。前不久,有个专门做药材生意的朋友找到我,让我帮他弄些珍稀药材。野生熊胆十万元一副,野生麝香香囊二十万元一个。我当时对他说,‘这些都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你这是想让我坐牢吗?’就回绝他了。”
  范盛叹了口气说:“没想到,这几年,这几味药材身价飙涨。”
  丁小寿也说:“我当上林业局公安大队长后,经常有朋友找我,问我有没有没收的羚羊头、金钱豹皮和荷叶豹皮,说这些东西摆在家里,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丁小寿说完,问范盛:“范队长,听说您在当队长的时候,就像是长了天眼一样,看一下偷猎工具,就知道是谁偷猎的,以至于后来没有人敢偷猎。请问,您现在清楚坟淌坪的偷猎贼是谁了吗?”
  范盛说:“偷猎贼是谁,我现在并不清楚。眼下必须到山上去,找到他设下的陷阱,才能做出正确判断。”说完,范盛让丁小寿和邱宗鸣两个人背上巡山背包,说要到山上去巡查,这些天,吃住拉撒全都在山上解决。
  准备妥当,范盛对丁小寿和邱宗鸣说:“我们今天到四道梁去。”
  “为什么?”丁小寿和邱宗鸣不相信,范盛对这坟淌坪林场会比他们还熟悉。
  范盛说:“直觉,我感觉偷猎分子最近就在那一带活动,准备偷猎野猪和金钱豹。”
  “凭直觉行动?”丁小寿有些想笑,但局长说过,一切行动都得听范盛的。丁小寿和邱宗鸣只好跟着范盛,向四道梁方向走去。一路上,范盛根据地形,准确地摘除了几十个铁丝做成的圈套,这些铁丝套全是逮兔子、野鸡、猪獾等体形较小的野生动物的,让丁小寿和邱宗鸣佩服不已。
  快到四道梁时,三个人的水喝光了,邱宗鸣说:“我去溪边打水。”说完,他就沿着一条长满茅草的小路,向溪边走去。
  “不要动!”范盛大叫一声,让邱宗鸣停下脚步,一边砍下一根两米长的树枝。
  范盛走到邱宗鸣身边,用树枝向前面的草丛中挑去,只听见“咔嚓”一声,从草丛中蹦出一个东西,将树枝狠狠地咬断成两截。
  “铁夹子!”邱宗鸣叫了起来,脸色变得煞白,如果不是范盛阻止,他很可能会和胡高峰一样,变成残疾人。过了许久,他才问范盛:“您怎么知道那里有陷阱?”
  范盛说:“这条小路,是野猪喝水时踩出来的,在这样的路上下铁夹子,是不会失手的。你们要小心了,这附近有成群的野猪,也有以野猪为食的金钱豹,有人在这里布下了大量陷阱。天色太晚了,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
  丁小寿忍不住问:“您怎么知道这附近有野猪和金钱豹?”
  “《猎经》你们应当听说过吧,”范盛淡淡地说,“我就是那个看过《猎经》的人。”

3.封山术


  见两个年轻人怔住了,范盛卖了个关子说:“我们先找间空房住下,喂饱肚子以后,我把我岳父的故事讲给你们听。”
  丁小寿和邱宗鸣两个人在林业系统任职已久,也知道《猎经》的故事。相传很久以前,人们以打猎为生,后来,人们逐渐掌握了野兽的活动习性,写下了《猎经》。《猎经》由族长保管,根据其中的方法狩猎,可以让族人不饿肚子,可随着时间流逝,《猎经》逐渐失传了。
  四道梁以前有个居民点,居民全部外迁后,就成了无人区。三个人找了一间相对安全的板房,住了进去。简单地吃过晚餐,丁小寿和邱宗鸣凑在木板床上,围着范盛,让范盛讲《猎经》的故事。
  范盛缓缓地说了起来:“四十多年前,我还是一个十八岁的毛头小伙子,被分到龙门河林场工作。那时,林场的职能不是植树,而是伐木,将参天大树砍倒后,分解成木料,运到全国各地,支援建设。林场的年轻职工很多,闲暇时候,总爱带着自制的猎铳,去山上打些野兔、雉鸡,填补一下生活的空虚,顺便也打打牙祭。当时,我和一个叫甘发根的年轻人关系特好,形影不离,经常一起出门打猎。”
  从龙门河林场上山的路,要经过龙门村,那里住着一户人家,男主人叫舒生,生得膀大腰圆,是个猎人。听当地人说,舒生不光狩猎有一套本事,更有一套“封山”的法术,可以将山“封”住。他把山“封”住后,猎物便会消失不见。
  舒生有个女儿,名叫舒胜莲,和范盛、甘发根年纪相仿,黑色的长发,白色的米牙,生得清清爽爽,很是漂亮。范盛和甘发根对舒胜莲很有好感,每次上山打猎,从舒生门前经过,总要在那里停留一段时间。舒生爱抽烟,范盛和甘发根总是备上好烟,假装向舒生讨教狩猎的本事,给舒生装烟,觅得和舒胜莲搭话的机会。
  有一天,范盛和甘发根到南山打雉鸡。舒生听了他们的意图,笑着说:“今天,老天‘封山’了,你们到南山,连鸡毛都看不见,不如在家里睡觉。”
  范盛和甘发根不信,因为他们最近到南山打野鸡,从没有空手而归。但那次,舒生说得很准,平常满地可见的野鸡,如同消失了一般,一只也没有见着。
  两个人回去,见到舒胜莲,就把这事说给她听,舒胜莲说:“跟你们说吧,我爹真的会封山,山封住了,你们什么也打不到。”
  范盛和甘发根听了,却认为事出凑巧,不以为意。但后来几次,舒生次次说准,范盛和甘发根才心服口服,认定舒生有“封山”的本领。
  甘发根这个人比范盛有心机,竟然从舒胜莲的嘴里套出舒生是读过《猎经》的猎人。
  那天,甘发根一个人找到舒胜莲,两个人聊到“封山”,甘发根假装不信。舒胜莲掐掐手指,对甘发根说:“猎山有山经,猎水有水经。不信,你跟我去,我抓条娃娃鱼给你看。”说完,她拿着一根线,带上一根针,把甘发根带到小河边。舒胜莲将针弯成鱼钩,系上线,在溪边抓了条小虫,挂在鱼钩上,抛入平静的溪水中。
  小溪清澈见底,一览无余。甘发根看见,仿佛舒胜莲施了魔法,从石缝里涌出七八条胳膊长的娃娃鱼,争相咬钩。舒胜莲拉了一条娃娃鱼上岸,解下钩,却又将娃娃鱼扔进水里,说:“娃娃鱼正在产卵,不可伤了性命。”看得甘发根目瞪口呆。
  过了一段时间,林场有人被沸水烫伤,因为天气太热,伤口创面化脓,打了半个月消炎针,仍治疗不好,如果继续下去,有可能性命不保。当地有个老中医说:“要是有猪獾油就好了,涂抹上猪獾油,不出几天,创面就会愈合。”
  猪獾油是冬天抓住猪獾,取出脂肪,熬制而成的,只能在冬天贮藏,到了夏天,就会变质。眼下正是三伏天,如果想得到猪獾油,只能抓只活的猪獾,熬出猪獾油。
  林场的场长知道范盛和甘发根打猎有点本事,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他们。两人在山上下套、设陷阱,捣鼓了两三天,连猪獾毛也没逮着一根。甘发根脑子聪明,对范盛说:“可能是舒生把山封住了,我们去求他吧。”
  两个人买了一条好烟,把事情的原委讲给舒生听了,请他帮忙打只猪獾救人。
  舒生听了两人的话,闭上眼,用手指掐了掐,摇头晃脑了半天,说:“唉,你们不知道,这是山神封山,并不是我能阻止的,我帮不了你们这个忙。”
  范盛和甘发根再三恳求,舒生经不住两人软磨硬泡,考虑了一会儿,答应下来,对两人说:“猪獾正在繁殖季节,现在这个时候打猪獾,真是造孽呀!”说完,他随手拿了副弓弩,出门去了。
  见舒生出了门,甘发根让范盛缠住舒胜莲,假装和舒胜莲聊天,他悄悄地跟在舒生后面,遠远瞧见舒生走到一个叫百花沟的地方……
  甘发根不清楚舒生去百花沟做什么。百花沟他们也去过,除了有些青蛙、鱼、蛇之类的东西,根本没有其他野生动物。
  约摸过了一个小时,舒生回来了,手里拎着一只猪獾,猪獾头上正中一支羽毛箭。舒生把猪獾递给范盛说:“快拿去救人吧。”
  范盛和甘发根拿着猪獾回到林场,两个人剥下猪獾的脂肪,慢慢在锅里熬着。在熬制过程中,甘发根跟范盛说了舒生去百花沟的事,两个人都琢磨着,一声不吭。等猪獾油熬好,两个人相视一笑,说:“晚上到百花沟去。”
  到了晚上,两个人拿着手电,来到百花沟。到了百花沟的中心地带,突然,他们觉得手电前面全是绿油油的一片,时明时灭,似乎是萤火虫的光芒。两个人忐忑不安,心想:这不会是传说中的鬼火吧?
  还是甘发根胆大,对范盛说:“既然来了,还是去看看吧。”范盛握着手里的火铳,大着胆子,跟着甘发根向前走去。
  手电光很明亮,仿佛把那些绿光固定住一样。两个人走到那些绿光前面一看,惊呆了,那里竟然有几十只大小不一的猪獾,仿佛在聚会一般。由于猪獾是夜行动物,眼睛被手电强烈的光照住,短暂失明,都呆呆地立在那里。范盛叫道:“这么多猪獾!这不会是我眼花了吧?”他心里一激动,手一抖,手电掉在地上。猛然间,两个人感觉猪獾从身边迅速溜走。等甘发根把手电再次拾起来,眼前那惊人的一幕已经不复存在……
  从那以后,范盛和甘发根才真正相信,这世上真的有《猎经》这本书。
  “那后来呢?”邱宗鸣和丁小寿听了范盛的讲述,欲罢不能。
  范盛说:“今天我们摧毁的那些陷阱机关,全是《猎经》上记载的套路。”
  邱宗鸣和丁小寿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什么。

4.熊之祸


  范盛说:“除了我,还有一个人看过《猎经》,就是甘发根。这些天,我看了设陷阱的套路,和《猎经》里的套路相同。我怀疑,这次在林场布设陷阱的人就是甘发根。”
  自从在百花沟目睹了猪獾聚会的那一幕,范盛和甘发根就迷上了《猎经》,有事没事就到舒生那儿串门。舒生知道他们的意图,对他们说:“你们别指望我教你们《猎经》,学《猎经》的人,必须有很强的自制力。如果以猎谋利,就会遗害终身。”
  舒生把《猎经》开篇的几句话念给他们听,说:“因序而猎,可得善终;为利而猎,必遭天谴。”
  范盛见舒生说出这话,就知道舒生不会把《猎经》传给他们,渐渐地就不太去舒生家了。不久,在一次伐木的时候,范盛受伤,回家休养了两个月。
  等范盛痊愈回到林场,发现甘发根经常独来独往。听人说,甘发根在和舒胜莲谈恋爱,范盛不好掺和,两个人从此有了明显的隔阂,少了沟通。
  过了两个月,范盛发现,甘发根出手很阔绰,抽的是好烟,喝的是好酒,还和场长关系走得很近。听人说,甘发根捕猎的本领变得很是高超,不光出售珍稀动物的皮毛,还经常给场长送野味,很得场长赏识。那时候,野生动物不受保护,打野物是很平常的事,可以进行交易,根本没人追究。
  过了段时间,范盛听人说,场长为了当上县林业局局长,准备巴结县长,给县长送四只熊掌。场长把这个任务交给了甘发根,说自己如果当上局长,就把场长的位子交给甘发根,甘发根欣然答应。
  其实这时候,甘发根已经得到了《猎经》。甘发根清楚,他不可能从舒生那里弄到《猎经》,于是就想法和舒生的女儿舒胜莲谈起了恋爱。舒胜莲十八岁,正是青春似火的年纪,甘发根从县城给她带来女孩子喜欢的发夹、头绳、衬衣,把她哄得开开心心。在甘发根的唆使下,舒胜莲把父亲秘藏的《猎经》交给了他。甘发根是个聪明人,看了两天,便明白了一切。《猎经》分为两章,一章是讲各种动物的迁徙规律,不同的季节,动物因为觅食、繁殖等原因,迁徙地点也不同。另一章是讲怎么用陷阱和机关猎捕各种动物。甘发根将《猎经》倒背如流,现学现用,猎捕各种野物如同囊中取物,发了一笔横财。
  接到场长布置的任务,甘发根掐指一算,现在正是母熊产仔的季节,应当在南方一带的山林活动。甘发根带着两个枪手来到南山,找到一个位置藏匿,等熊现身。正午过后,三人便看见一只母熊带着两只小熊,优哉游哉地慢慢走来。
  一个枪手立功心切,没有等甘发根发话,便一枪放去,母熊被击中,怒吼一声,山摇地动,横着身子滚下了山……
  三个人忙到山下去查看,可是地上只有一摊血迹,母熊已不见踪影。两只小熊傻傻地坐在那里,见了人不躲开,反而亲近地扑了上来。两个枪手一人抓了一只,说拿回家给小孩玩。
  甘发根没有想到,这次打熊不成,从此陷入万劫不复的困境。
  当天晚上,林场的人听见,房子外面有熊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声。甘发根知道,那是母熊找熊仔发出的声音,他拎起枪,想出去找母熊,可母熊仿佛嗅到了他的气味,远远地逃开了。甘发根知道,必须把母熊的事处理好,否则,发疯的母熊祸患无穷。他去找枪手,让他们把小熊放了,可一个枪手说,他的孩子怕小熊跑了,就把小熊的脖子用绳子系住,小熊爬树时,被树杈挂住,吊死了。他们就把小熊剥了皮,炖了肉……
  甘发根一听,倒吸一口凉气:“难怪昨晚母熊狂号呢。”
  还没等甘发根找到母熊,他一直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场长的儿子放学回家,被疯狂的母熊抓住,咬断了喉咙。场长五十多岁,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他悲痛欲绝,将丧子之痛迁怒于甘发根。
  1980年,普降大雨,许多地方遭受了泥石流灾害,国家这时已经认识到伐木对大自然的危害,于是大力提倡植树造林。场长借着清退部分伐木工的机会,将甘发根清退回家。
  有没有工作,甘发根无所谓,没有了工作的羁绊,他更可以为所欲为地捕猎。但这时,国家对野生动物的管理越来越严,对捕猎珍稀动物的人,要判处重刑。
  甘发根不信这个邪,他接到一个订单,对方要三张金丝猴皮,开价很是诱人。于是,甘发根冒着把牢底坐穿的危险,猎杀了三只金絲猴,结果在交易时被现场抓获。
  范盛说:“甘发根因此被判了无期徒刑。他服刑前,我曾去看过他。他对我说:‘你把舒胜莲娶了吧,她是个好姑娘。’原来甘发根乱捕滥猎,舒生认为他违背了《猎经》的本意,必遭天谴,一直没有同意他和舒胜莲的婚事。后来,我就娶了舒胜莲,舒生顺理成章地把《猎经》传给了我。”
  范盛讲完了。丁小寿问:“您给我们讲《猎经》的故事,到底是想告诉我们一件什么样的事呢?”
  范盛说:“这次你们遇见的‘倒吊猪’和‘铁夹子’,布置的方式,和《猎经》上记载的一模一样。这世上只有三个人看过《猎经》,我岳父、我、甘发根,我怀疑,甘发根可能已经减刑,放回家了……”

5.穿心箭


  第二天,三个人又巡视了一番,捣毁了几个捕猎野猪的陷阱,回到县林业局。
  范盛对局长说:“我想去邻省监狱查看一下甘发根的信息。”局长批准了范盛的请求。
  范盛带着函件,来到了甘发根服刑的监狱。没想到监狱长一听范盛说了来意,就连连摇头:“你说甘发根在偷猎?这不可能!甘发根因为抗拒改造,多次越狱,所以一直没有减刑。在半年前,他突发脑溢血,在监狱里死亡了。”
  范盛大吃一惊,没想到甘发根已经死了,可那些陷阱机关,分明是《猎经》上的手法呀,难道甘发根还有徒弟不成?范盛就问监狱长:“监狱里有和他相熟的人吗?”
  监狱长说:“他同监舍有一个叫余长江的老头,和他年纪相仿,判的也是无期,两个人在一起住了有十五年吧。余长江经过减刑,快要出狱了。”
  范盛见到余长江,就询问甘发根的事。
  余长江叹了一口气,说:“我和甘发根住在同一个监舍,他性格孤僻,不过,我性格很开朗,和他倒是合得来。他一直筹划越狱的事,说出了狱,到了大山里,就是他的天下了,可是每次越狱都没有成功。监舍里只有我和他,倒也自在。可三年前来了个叫黄教雄的人,这个监舍就变得不那么安生了。”
  余长江说,黄教雄是个亡命徒,为了争地盘,将另外一个混混捅伤,被判了三年。黄教雄膀大腰圆,刚到监舍就颐指气使。余长江性格随和,和黄教雄没有太大冲突。甘发根却心高气傲,不想听黄教雄的摆布,黄教雄就暗地里欺负他,时常把甘发根打得鼻青脸肿,还把他的饭碗打翻,不给他饭吃。没想到甘发根居然用一根细线,轻而易举地逮住了两只老鼠,然后将老鼠的内脏剔除,吃了老鼠的肉。
  黄教雄以前也学过狩猎,见了甘发根的绳套技术,不由得目瞪口呆,暗暗佩服。于是,他好言好语地求甘发根传他技艺,甘发根却始终不搭理他。黄教雄便软硬兼施,时而拳脚相加,时而低三下四,甘发根一直没有松口。
  余长江接着说,在黄教雄要出狱前的两个月,有一天,甘发根突然答应了黄教雄的请求,说要把《猎经》上记载的本领,悉数传授给黄教雄。从这天开始,甘发根每天都让黄教雄背诵各种动物一年四季不断变换的藏身之所,又手绘草图,教黄教雄如何布置机关陷阱。
  听了余长江的话,范盛说:“我明白了,那些陷阱和圈套,全是黄教雄所为。”
  余长江说:“这我不清楚。不过黄教雄确实曾向甘发根请教捕熊的方法。据说熊胆和熊掌在沿海大城市已经涨到几十万了。”
  当时,甘发根答应了,对黄教雄说:“现在,外面猎枪早已经被没收了,连火药也禁了。像熊这么大的动物,你只能靠机关捕获了。我发明了一个机关,叫‘穿心箭’。这机关虽然复杂,但是很实用,如果熊触动机关,机关上的箭就会发出,将熊穿心而过,一箭毙命。”由于机关太过复杂,甘发根还画了张草图,交给黄教雄。
  没过多长时间,黄教雄就出狱了。
  余长江说,黄教雄出狱后,自己曾经问过甘发根:“你把《猎经》教给黄教雄,就不怕他出去为非作歹?”
  甘发根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淡淡地说:“《猎经》上说得好:因序而猎,可得善终;为利而猎,必遭天谴。”
  甘发根说这话的时候带着自嘲的微笑,显得十分意味深长,给余长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没过多久,甘发根就突发脑溢血,在睡梦中死了。
  范盛回到县城,把在监狱探访到的情况向局长汇报,说:“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偷猎的人是黄教雄无疑。只是这黄教雄学过《猎经》,有一套在山中生活的本领,抓捕很有难度。而且,他最近在山中布下了许多陷阱,我们也应当有所提防,免得再次伤人。我提议,开展一次搜山行动,就算抓捕不到黄教雄,也要将他设下的陷阱一一捣毁。”
  局长对范盛说:“那你说,要从哪儿开始搜山呢?”
  范盛说:“依《猎经》所述,现在正是黑熊交配的季节,黑熊应当都在大老岭附近活动。大老岭附近也是香麝的活动场所,而黄教雄想偷猎的正是熊胆、熊掌和麝香。他学会了‘穿心箭’,必然会设下机关用来捕熊,所以,捣毁‘穿心箭’是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
  局长点点头,说:“我联系一下公安局,让他们抽调一部分警力协助我们一起搜山。”

6.遭天谴


  搜山的队伍有一百多人,分成了十组,最危险的大老岭原始森林由范盛带着丁小寿、邱宗鸣等一行人前往。果然,在去大老岭的路上,他们发现了几具被铁丝套套住的香麝的尸体,但让范盛大感意外的是,公香麝身上的香囊,竟然没有被取走。
  走到大老岭附近的一条深沟,大家都闻到一股很臭的气味,就像动物尸体腐烂的味道。丁小寿和邱宗鸣顺着臭味寻去,不一会儿,便吓得跑回大部队。邱宗鸣大口呕吐了好一会儿,才对范盛说:“那边死了一个人,被动物吃得只剩下一副骨架了。”
  范盛见过大场面,走过去一看,只见有一具尸骨倒在地上,一根一头削得锋利似箭、杯口粗的竹子,就像箭一样地刺进他的胸口,尸体上的肉被动物啃食殆尽,只剩下骨架。尸骨一旁,还有一个包,里面有铁丝、橡胶绳等制作陷阱机关的物品。包里面还有一个笔记本,范盛拿起来翻阅,上面记录的竟然是《猎经》上的内容,最后一页,就是“穿心箭”的制作方法。范盛看了后,摇了摇头。
  “怎么了?”丁小寿问,他迫切想学到《猎经》上的神秘内容。
  范盛叹了口气,说:“甘发根改变了制作‘穿心箭’的步骤,黄教雄按照甘发根的草图,自己触发机关,将自己射死。”
  到了这时,范盛这才明白甘发根的用心。甘发根在监狱不堪忍受黄教雄的侮辱,在得知黄教雄要出狱时,就开始教授他《猎经》。黄教雄一开始也怕甘发根骗他,在试用甘发根教的绳套和铁夹子捕获到猎物获利后,才相信甘发根教他的本事是真的,于是,开始制作“穿心箭”捕熊。
  但黃教雄没有想到的是,甘发根改动了制作“穿心箭”的步骤,让黄教雄将自己射死。
  范盛叹了口气,说:“《猎经》说得一点也不差:因序而猎,可得善终;为利而猎,必遭天谴。甘发根和黄教雄的行为不就证实了这句箴言吗?”
  (发稿编辑:吕 佳)

微信扫描二维码,每天学英语

微信公众平台

回复“领书”获取英语实体书


分类:23期 | 标签: | 3,142 views